Blog

我們在想,頂級高手對戰居然這麼恐怖,能破壞自然規律。這實力恐怖如斯,很難讓我們想象到。我對二師爺道:「那個步千機這麼厲害?羽良和陸豐劍俠,還有韓露的師傅,他們聯手都沒打敗他嗎?」

二師爺沉聲道:「可能這個步千機得到強大的力量,陸豐劍俠他們可能暫時跟步千機打成平手。目前我們也不知道情況,當然最好陸豐他們能早點結束戰鬥,不然燕京市的平民慌亂了。」

林子喝了一口水,對二師爺道:「街道上的人們已經開始混亂了,以為地震,學校都讓我們提前回家。」

季昌師叔摸了摸下巴,面無表情道:「也許這只是一個開始,世界真的要大混亂,可能世界大戰又要展現這個世界。」

雪鷹道:「種種跡象確實有點像,你們想想雲山出現神跡,又出現隕石。戰魔即將蘇醒,還好被滅掉。鬼王殿又現身,帝國陰謀發動戰爭,不惜一切代價控制雲山。這一切都是一盤棋,我們所有人都是他們的棋子。背後究竟是誰,那就不得而知了。」

雪鷹這一番話一鳴驚人,說到重點上了。一直沒想過這個問題,今天被雪鷹這麼一說,還真是這回事。難道這一切都是布局的人操縱,那操縱這盤棋的人究竟是誰呢?那又跟誰在下這盤棋?

我們被當作棋子,背後不禁涼了起來,難道我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被「他們」知道了?每做一件事都是他們控制的,並不是我們控制的?

冥天一直在一旁沉默,這時候開口道:「看來確實如此,我們背後有強大的力量,當然敵人也會有。因為他們是對立,也就是他們為了贏全盤棋,會不折手段。他們的目的似乎是一樣的,就是爭霸這個世界。」

二師爺抓著鬍子思考,並沒有發言,氣氛開始沉重起來。因為大家都沒想到過這個問題,突然想到卻不願意接受,甚至不敢相信會有這件事。不過仔細想想一路上走來,發生這麼多事情,確實有這個可能。 大家心情都不好,誰會甘心被當作一枚棋子呢?二師爺看大家士氣低迷,給大家打氣:「也沒什麼,我們還不是在一起,最主要是我們活著開心。」

我們也知道二師爺也是為了我們好,我只能勉強笑了笑。這就是人生天註定,說的就是這樣吧。他們可以幫你墊路,當然也可以把你面前的路毀掉,人生被上天控制住。沒有自由感,被別人利用成為棋子。換做別人,知道這件事心裡都不好受。

二師爺見大家都沒話聊,只好讓大家散會休息了。今天不用上課,冥天出奇沒有訓練我們,讓我們自由活動。但是並沒有感到快樂,更多的是苦澀。雪鷹看到大家心情低落,都覺得後悔說出那句話。

我沒有叫上林子和韓露,一個人打著傘走出去到街道上。看著街道上瘋狂的人們,很多人為了生存開始自私起來。只為自己著想,不考慮別人感覺,這就是人的弱點。

找一塊台階坐了下來,雖然周圍是喧嘩的聲音,但並不影響我的心境。靜下心來,閉著眼,呼吸一下空氣。腦海不斷浮現人們在超市裡大喊大叫,搶著買食物和鹽。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甚至有些人拿到東西不付錢就跑,實在道德淪喪。

只好嘆了一口氣,無奈搖搖頭。大雨「嘩嘩」的聲音,都壓不住人群的吶喊。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大雨開始變小了,我才睜開眼。街道上人開始慢慢變少了,可能已經拿到滿意東西,回到家裡吧。也許地震過了這麼久,大家以為不會再出現地震,覺得安全了。

看著這一幕,心裡也不是滋味。我站起來,看到有幾個人圍著兩個婦女。一個箭步跑過去,拉開兩個人,大喊一聲:「你們在幹什麼?這麼多大男人欺負女人算什麼本事?」

「你又是誰,管老子的事?老子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關你屁事?」一個二十多歲青年,穿著黑馬甲,對著我囂張跋扈道。

我沒有著急動手,只是問他:「你為什麼要欺負別人,如果別人也是這樣欺負你怎麼辦,你有沒有想過她們的感受?」

穿著黑馬甲的人不樂意了,更加生氣,怒道:「你怎麼這麼煩,管這麼多閑事,馬上地震了你管好自己吧。」

「如果真的是地震,我們更加團結起來,不團結起來誰都會死。如果人人像你這樣,那全人類那不是自取滅亡?」我對著他怒吼。

黑馬甲的人咬牙切齒,用憤怒的眼神看著我。二話不說,一拳向我頭上襲來。我怎麼會犯這麼低級錯誤,讓他打中頭部,修真者不是修的玩。往右一移,讓他的拳頭撲了空。

右手一個勾拳打向他的腹部,被我打飛撞到牆上。其他五個人見到老大被我打飛,並沒感到害怕,五個人氣憤握緊拳頭把我包圍起來。旁邊兩位婦女看到其他五個人圍著我,早就抓住機會逃掉了。

五個人雖然練過家底,但是遇到我是修真者,那差別是一個天一個地。五個人一起衝上來,我絲毫沒有慌亂。一拳打向最靠近我的人頭部,再一腳踢飛。踢飛一個后,腳部再橫掃向左邊兩個人,兩個人被我踢倒退幾步。

右邊兩個人,拳頭打我。一個人被我躲閃,另外抓住他的拳頭,另一手握拳打向他腹部倒飛到馬路上躺著。再收拾另外一個人,被我抓住放倒在地上躺著,一腳踩上去起不來。

其他人不敢再上了,知道我不是一般的人。躺在牆上穿馬甲的人指著我道:「難道你是…修真者,我們錯了,有眼無珠,不識泰山。求放過我們吧,我們剛被燕山派拋棄,什麼都沒有了。」

我走過去,抓住他的領帶,把他輕易拎起來。對他道:「難道不能老實做一份工作好好做嗎,非要欺負人干搶劫的事。如果你們被抓進監獄里,你們父母老了誰來照顧?」

馬甲男子不再說話了,開始沉默不語,便開始痛哭起來。我看出他在懊悔,便放下他,對他道:「現在改邪歸正還來得及,這次我放過你們,走吧!」

馬甲男子,不停的流淚,一人向衚衕方向走進去。其他五人也跟從馬甲男子,我也沒有阻攔他們,相信他們已經知道錯了。這個時間快到響午,吃飯的時間快到了,便開始往家的方向走回去。 回到家,就已經聽到季明師叔炒菜的聲音,其他人默默無聲坐在一旁。 寂寞城市,寂寞情 要麼在思考,要麼在玩手機,要麼看著手中的劍。沒有之前歡樂,很顯然被那件事影響到,受到很大的打擊。

我對著大家道:「嘿,我說大家,還真以為那件事是真的嗎?其實我不相信這種事,命運都是自己手中把握的。 明末異姓王 別人憑什麼能控制我們的命運,這不可能的事。」

大家還是毫無反應,我就覺得氣氛開始尷尬起來。連活潑的林子都不配合我,甚至韓露沒來幫我解圍,我不知該繼續怎麼說。

二師爺見氣氛充滿尷尬,幫我解圍道,微笑道:「哈哈,這只是猜測,何必當真呢。阿凱說的對,命運是我們自己把握的,大家樂觀點。」

「沒錯,命運是我們自己把握,我們幹嘛在這裡消極?」 冷婚暖愛 林子這才反應過來,對著我咧嘴一笑。

眾人也開始心情回復正常,都笑了起來。廚房裡的季明師叔也大喊:「好,今天中午給大家炒點好吃的,你們等著哈。」

一聽到季明師叔要炒好吃的,我們開始興奮不已,年輕的我們當然還是吃貨的時期。正是如此,大家情緒開始歡樂起來。畢竟想通了,不會再糾結什麼幕後黑手。

大家歡歡樂樂吃著飯,甚至喝酒來慶祝一下。吃完飯後,林子跟我說,秦昊打電話來。說有一家院子里,遇到鬼魂索命,在網上找到我們求救。

這下又有事做了,不過林子這次打算不帶別人去,只讓我跟他過去。說什麼人多不方便,會連累什麼的。無奈之下,只好聽他的。找機會帶著劍,偷偷跑出來,跟秦昊和徐浩集合。

秦昊攔住一輛的士,我們四人上車趕去目的地。到了一個比較偏的地方,周圍沒有高樓大廈,面前是一個挺大的院子。這時候天已經不下雨了,但是還是陰雲密布。看著宅子配合這天氣,確實感覺有點詭異。

我們在院子外,現在鐵門邊上,按著門上紅色的按鈕。一會門自動打開,卻沒有人迎接。這就奇了怪,難道院子里沒有人?不過是多想了,院子里的屋裡門打開了,走出一位穿著黑色西裝帥氣逼人的男子。

走過來對著我們客氣道:「歡迎歡迎,不好意思哈。沒有在門口迎接你們,實在抱歉。」

發現這男子非常禮貌,頓時對他有了好感。要是有少女在這裡,又帥氣又禮貌,一定迷住不少少女。這名男子可以當少女殺手了,實在恐怖,好在我們都是男的。

「沒事沒事,我叫張凱,他是張林,徐浩秦昊。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我介紹下我們的身份,再觀看四周,時而打量這名帥氣男子。

帥氣男子驚訝了一聲,上下打量著我們,震驚道:「難道你們就是驅鬼大師,這…這你們也太年輕了。」

林子聽到這男子懷疑,自然不樂意了,不高興道:「怎麼,我們年輕就不能做驅鬼大師嗎?」

「不不不,怎麼會呢,只是好奇而已。實在抱歉,實在抱歉。對了,忘記自我介紹,我叫劉偉。」帥氣男子不好意思賠禮道歉,試問天下哪裡還有如此之人,實在是完美。

我非常客氣對他道:「您實在太客氣了,張進他就急性子,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不不,是我不應該懷疑你們,是我的錯。」劉偉沒有推卸責任,認為是自己的錯。讓我們一時半會無語,實在說不過他,才沒繼續反駁。

劉偉見我們沒有回復,頓時感到尷尬,只好無奈道:「來,請進吧,先喝口茶。」

我們剛準備走,鐵門外出現按鈴聲,說著一句恐怖的童聲:「別走…先答應我的要求,否則我們會一直在你身邊陰魂不散。」

這句話說的非常陰沉,倒把我們嚇到了,回頭轉身警惕看向鐵門外。林子已經把布拉開,露出五行劍指著鐵門外。不知道外面是不是鬼,語氣實在太恐怖了。劉偉被林子這麼大動作嚇了一跳,更不敢靠近鐵門邊。

徐浩和秦昊這兩傢伙更不用說了,早就抓住我的手臂,躲在我後面。我對外面喊到:「請在閣下是誰,為何讓我們答應你們要求?」

「因為我們是鬼,哈哈哈……如果不答應,我們是不會離開的。」那童聲又開始叫囂著,絲毫不怕我們。 這時候門突然打開,秦昊緊張大喊:「這門怎麼自動打開了,有鬼啊!」

徐浩也跟著秦昊大喊,我也是醉了。看著門外,居然是三個十歲左右的小孩。穿著奇怪的衣服,臉上帶著血跡和傷疤,十分恐怖。這是兒童殭屍,變著這麼恐怖。

更奇怪的是,旁邊的劉偉卻大笑了起來:「哈哈哈……」

我心裡冒著冷汗,難道這個劉偉也是鬼,跟他們是一夥的?林子當然被劉偉這一舉動嚇到了,自然怒道:「你笑什麼笑,你以為這樣能嚇到我們?」

劉偉被林子一聲訓,卻收住笑聲,不好意思繞繞頭。無奈看向林子和我,又看向孩子,似乎不理解林子為什麼凶他。我也蒙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難道不是我們所想象的?

孩子卻沒機會我們,雙手捧著對我們道:「我們不管你們怎麼樣,快給我們糖,不然我們不會走。」

「對,不給我們都不會走。……」

我們四人嘴巴張的老大的,完全屬於懵逼狀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劉偉客氣走到孩子道:「好好,哥哥給你們糖,這我從國外帶過來的。來,別搶,每個人都有。」

我們四人對視,實在無語死了,這三個小孩原來是扮鬼。把我們嚇到了,林子都想衝過去教訓這三個小孩。我好奇對劉偉道:「這些孩子為什麼白天裝鬼要糖,是你們這裡的風俗嗎?」

「哈哈,當然不是,今天是西方的節日。萬聖節,到了這個節日孩子都會扮鬼到鄰居要糖吃,糖是必須要給的。當然大人也會扮鬼跟小孩朋友一起玩,也挺好玩的,對了祝你們萬聖節快樂。」劉偉沒有計較剛才的事,還是熱心幫我們解釋。

我們這才明白,原來今天是西方人的節日,沒想到西方的萬聖節也傳到我們的國家。實在是不可思議,在我們老家農村根本不可能過這個節日。小時候假如扮鬼去別家,那被家長發現絕對會被打殘。

劉偉給三個小孩糖后,打發他們離開,帶著我們進屋裡。進去客廳,我們發現客廳的傢具都是帶著古老的元素,這房子也是個古董房子了。不然房子裡面座椅,傢具等其他東西,帶著年代久遠的味道。

看來這不僅是大戶人家,而且還是傳統世家。不過奇怪的是,客廳除了我們四個人和劉偉,為什麼沒有其他人?實在是匪夷所思,想問他卻已經不在。其他三人看向我,林子對我小聲說道:「這裡太古怪了,我感應到這裡陰氣挺重的。而且這個劉偉肯定有問題,非常不正常。這麼大的房子,怎麼就他一個人住在這裡。」

「這事先不要下結論,等問問情況后再說。萬一他的家人在房間裡面,不方便見我們。」我拍了拍林子大腿,讓他不要過於急躁。

等了一會兒,劉偉手中帶著餐盤走過來,上面有四個茶杯。一一尊敬遞給我們四人,我特意吹幾口氣,嘗了嘗茶水的味道。甘而不苦,我知道這肯定是上等好茶。對著劉偉不斷稱讚茶水好喝,劉偉簽約說是粗茶。

劉偉坐在一旁椅子上,高興看著我們品茶的樣子。我也不好拐彎抹角,直接對他問道:「這屋子就你一個人在嗎?」

劉偉道:「哦!不是,我們一家人四口從國外回來的。我妹妹和父母都去招呼外公了,所在不方便跟你們見面,讓我來接待你們。實在不好意思哈,讓你們感到寒心了。」

「不不不,怎麼會,我還想問一下。你們請我們想做什麼?」我繼續問道。

劉偉沒有慌亂,繼續客氣道:「只是希望各位驅鬼大師,幫我看看這裡有沒有鬼魂。有的話幫我驅除,我外公一直跟我們說屋裡有鬼,讓我們離開這裡。我們當時想把外公帶到國外,外公始終不答應,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外公一直昏迷不醒,不知道是不是被鬼害得。」

我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件事。看來這事情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也不難。只要找出鬼就行,問它什麼情況就好了。我對劉偉道:「那好,那我們明白了,我們幫你抓鬼。你可別讓那些裝神弄鬼的小孩跑進來,會影響我們作戰計劃。畢竟他們化妝技術太強了,簡直像真鬼一樣。」 無奈搖搖頭,誰會這麼無聊無緣無故扮鬼出來嚇人。哦,剛才三個小孩就是,現在更無語了。小孩好的不學,偏偏學壞。

我又喝了一口茶水,看向劉偉,直接切入主題道:「你們為什麼覺得這裡有鬼,這裡有出過命案嗎?」

「聽鄰居說過,傳說這院子幾十年前有一個女人在這裡自殺過。也就是外公搬到這裡之前,那女的已經自殺死亡了。聽我媽說過,那是三十年前搬到這裡。但是我打聽不少人,說那個女人在31年前自殺的。我就認定一定是這個女人成了冤魂,來勾結我的外公不放。」劉偉耐心解釋原因,我們一聽原來只是一種猜測。

不過照他這麼一說,倒是也有可能。我沉思了一回,那個女人31年自殺,他的外公就在30年前搬過來。時間才相隔一年,那這個女鬼跟他的外公有什麼聯繫呢?

我繼續問道:「你的外公高齡?」

劉偉摸著腦瓜想了想,想到對我道:「好像六十五歲左右,怎麼了?」

「沒事,我在推理原因,稍等…」說完又繼續思考,那三十年前也就是三十五歲。也不知道我長得對不對,線索太短了,只能先查查再說。

其他人根本不敢打擾我,怕出一點聲音會打斷。我對大家搖搖頭,還是不好推斷出原理,只能先去調查。

「讓我們見見你外公吧,我們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鬼上過身。」我對劉偉道,只能先看本人才能下結論。

「好,大家請!」劉偉做出「請」的手勢,讓我們進一個房間。我們陸陸續續走進去,發現一個中年男子和中年婦女,還有一位美麗動人的十五歲左右小姑娘。看來他們就是劉偉的家人,父母和他的妹妹。

劉偉對著大家一一介紹,我看向躺在床上的一位老人,閉著眼似乎在睡覺。因為還能聽到他的呼吸聲,除了睡覺還能做什麼。劉偉的家人坐在床邊都非常擔心,看來他的外公情況不樂觀。

仔細一看,發現老人印堂發黑,皮膚隱約帶著黑色。這很明顯陰氣很重,也說明老人跟鬼魂糾纏過。只可惜老人正在睡覺休息,也不好叫醒他,只好帶著大家走出這個房間。

林子拉著我道:「他身上有黑色,一看就是被陰氣入侵。」

我對他點頭,這我自然看的出來。光靠我們兩個,自然肯定救不好這老頭,只能到時回頭讓季明師叔給丹藥救活他。現在主要是找出女鬼最重要,把女鬼消滅掉這個院子就不會有事了。

劉偉這時候也出來了,客氣對我們道:「大師,您們能不能看出我外公是什麼情況?」

我對劉偉詢問道:「你外公陰氣很重,很顯然這裡確實有女鬼。你對我說,這幾天在這裡住,有沒有遇到奇怪的事情?或者這裡有沒有你外公不讓你們進去的密室地下室之內的。」

劉偉想了想,還是搖了搖,對我肯定道:「倒是沒有什麼密室,在這裡住也沒遇到奇怪的事情。我外公有事嗎,求大師一定要幫我們。」

劉偉雙手激動抓住我的手,看他這麼真誠相救他的外公,我也很感動。但是我們兩個根本沒有丹藥,有了也不知道那個可以治。到時找季明師叔要一顆,倒是也不會很難。

我充滿信心對他點頭道:「好,你外公一定會救好,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麼大的院子,怎麼會沒有地下室或者院子呢。如果沒遇到奇怪的事情,又沒有地下室和院子,那就難查了。不知該從哪裡開始查起,又不知怎麼逼出女鬼現身。不可能叫一聲女鬼,女鬼馬上就出來跟你見面。

劉偉感謝我道:「非常感謝凱大師了,到時候一定不會虧待各位。」

我對他微笑點點頭,金錢對我們來說已經無所謂。二師爺他們積蓄我相信有很多,不然會養活十個人。我告訴劉偉,我們在四周觀察一下,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線索。

劉偉這才忙自己的事情,離開了我們,並讓我們晚上留下來在這裡吃飯。我們也只好答應,畢竟下午不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看到劉偉離開,我們出了客廳,到外面四周觀看。

林子這才放開對我道:「看那老頭還真恐怖,差點嚇到我了。身上那黑色真的是…受不了。」 看了四周,並沒有任何異常,更別說什麼線索了。院子查不到,只好把目標放在屋裡。帶領大家走進屋子裡,找到劉偉跟他說我們要查整個屋。

劉偉睜著大眼睛,有點不敢相信看向我們。我好奇問他怎麼了,為什麼用這個眼神看著我們。

「你們不是道士嗎,怎麼不用法術吸引鬼魂出來消滅掉,怎麼你們要自己找?」劉偉說出自己想問的,實在不理解。

劉偉說出來,讓我和林子非常尷尬。我們兩人確實學藝不精,不會招鬼魂,只能去找。我乾咳嗽幾聲,化解這場尷尬,對劉偉道:「這不是尋常鬼魂,怨念太強,不好勾引。」

劉偉深信不疑看著我,有點害怕道:「不會吧,這鬼這麼強?」

我假裝鎮定自若點點頭,劉偉這才不再懷疑。林子都用佩服的眼神看著我,吹的可以把牛吹起來。徐浩和秦昊自然不知道其中原因,害怕拍了拍我肩膀,我問他們怎麼了。

秦昊害怕道:「該不會是真的吧,凱哥。比上次見的鬼王,誰恐怖呀?」

我給他翻了翻白眼,鬼王能跟這個鬼比。鬼王是鬼族之王,自然鬼王最恐怖了。但是也要安慰他一下,對他道:「那鬼跟鬼王比不上,放心吧,我和林子有辦法對付。」

林子這時附和道:「有我林哥在,你們怕什麼,放心吧。那鬼被我找到,我非抓住它,滅掉它的魂魄。」

秦昊和徐浩不太敢相信林子的話,畢竟覺得林子不太靠譜。林子感受到他們兩個人鄙視的目光,便怒道:「難道你們不相信林哥哥?」

「不是不是,哪敢不相信林哥。」秦昊和徐浩服軟了,收回鄙視的眼神,稱讚林子。惹著我忍不住笑了笑,無奈搖搖頭。

劉偉這才笑起來,想起自己要做事,便跟我道別離開了。我拉住他們三個人打鬧,畢竟我們到這裡來是干正事的,並不是來玩。三個人被我拉住,自然停止了打鬧。我們四人收到上次的教訓,不敢再分成兩隊執行任務,擔心又被鬼魂算計。

我們四人就這樣走在一起,打開每道門,查看每個房間的角落。這樣的行為有點像小偷一樣,進入別人的房間,翻著別人的東西。但是不這樣做,我們也沒辦法。

一樓所有房間都查看了,連劉偉爺爺的房間都查過,都沒有任何異樣。於是我們上了二樓,卻發現二樓灰塵很多,看來有段時間沒有打理了。也許老爺子一個人在家,只住樓下,覺得樓上沒必要打掃了吧。

他的家人剛回來,一時半會忘記打掃二樓,因為一樓還有挺多的房間住。所以二樓沒打掃不足為奇,不在這裡多想。

我們每走一步,地板就會留下我們的腳印。看著二樓整個視野里,沒發現過其他腳印。秦昊道:「我們走進來有腳印,這裡沒發現任何腳印,我想不會有人在二樓了吧。」

我對秦昊道:「不,鬼可以在半空中飄,腳根本不用碰地。二樓和三樓嫌疑最大,沒人的地方,鬼魂做什麼別人也不會知道。反正這棟別墅就三層,我們很快查完的,大家加油。」

其他人跟著我喊「加油」,繼續展開尋找鬼魂之旅。打開第一個房間,卻發現裡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灰塵卻留了一堆,門一開,灰塵飛滿一片空間。我們被灰塵嗆的不行,實在太多了。

捂著鼻子,趕緊退後,不敢在裡面呼吸。沒想到吸進這灰塵,就會不停地咳嗽,實在太難受了。我又小心翼翼把門關上,林子埋怨道:「這房間多久沒有打掃了,這灰塵都已經這麼厚了,害著我們被嗆死。」

我對他「噓」聲,告訴林子:「你能不能小點聲,被他們家人聽到,他們聽了不難受嗎?」

林子知道自己錯了,連忙向我道歉。我也無奈接受了,畢竟警告他下次不能爆粗口,說別人的壞話。林子連忙答應,聲稱不敢了,我才放過他。

打開第二個房間,也是空蕩蕩的,但是卻發現不得了的事情。前方一道牆上有一個窗戶,窗戶下方的地板上有一雙腳印。我們緩慢走進房間里,看向四周,什麼都沒有。

慢慢的向那雙腳印靠近,圍觀看著這雙腳印。徐浩用手丈量下,思考一會對我們道:「這是女人的裸腳,估計37-38碼,年紀就看不透了。」 秦昊看著地下腳印害怕躲在我身後,聲音都帶著顫抖道:「這鬼為什麼站在這裡,太可怕了吧!」

徐浩卻沒有害怕,而是站在這個腳印的角度看向窗檯外,遙望遠方。指著窗外,並對著我們道:「我覺得它是再看那輛車,等待老人的家人離開。可能她是好鬼,不想傷害人,所以一直在等待。」

「就算是好鬼也不能留,人鬼殊途,不能在一起。那老爺子就是跟鬼魂呆久了,所以沾了陰氣導致身體不好。無論無何也要把它找出來,解救它在人間不停的徘徊。」我堅定自己的原則,告訴大家不能因為女鬼是好鬼,就可以任由它在人間。

他們三個都明白我的意思,非常贊同點點頭。細心的徐浩在陽台上發現一道痕迹,似乎被指甲不斷摳。這個發現就不得了,圍觀起來討論鬼魂為什麼摳這裡?

徐浩斷定道:「很顯然它的心情非常急躁,老爺子的家人不走,它就非常生氣。只能在這裡摳陽台解氣,看來這鬼就是女鬼,跟老爺子關係不一般。」

「嗯,我也覺得是這樣,當年自殺的女子跟老爺子肯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故事。這個線索很重要,我們就繼續這個線索去查。」我也沉思了會,說出心裡想法。

秦昊這時發揮出來,對大家分析道:「那還用說,女鬼跟老爺子是情人關係。我猜測是這樣子,女鬼是老爺子前女友。老爺子跟她分手,她承受不起就自殺了。老爺子知道這件事,心裡過不去,就買下這棟別墅。然後遇到前女友鬼魂,老爺子這才後悔莫及,跟女鬼相伴下半生。」

「鬼扯,你編的故事真好聽,我可不信。」林子還是直性子,直接不相信秦昊所分析的故事。

秦昊開始和林子爭吵起來,我和徐浩搖搖頭。不過我和徐浩認可秦昊所分析的故事,很大可能就是這個。老爺子身體不好,這時候去問肯定不方便。想知道答案,只有一個辦法,找出那個女鬼。

這個房間再也沒查到線索,就離開這個房間。換別的房間挨個檢查,卻再沒發現任何線索,就剩最後一個廁所沒檢查。打開廁所的門,卻聞到一股臭味,我們忍不住捂住鼻子。

發現馬桶蓋把馬桶蓋上去,我拿起馬桶卻發現馬桶裡面生長一群蛆蟲在爬。讓我們忍不住要吐,實在太噁心了,迅速把馬桶蓋蓋上去。因為廁所臭的原因,誰也不想說話讓臭味進嘴裡。

拉開淋浴間的滑門,缺發現浴缸里留著十厘米左右高的黑水。臭味就在這裡散發的,這水放這麼久也難免會這麼臭,實在受不了。我們先退出廁所,把門關上,放開鼻子貪婪著呼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