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們的對手! 主宰阿斯蒙蒂斯的識海意識已經徹底崩碎,這種狀況反應在他的人格上,往輕里說,是精神錯亂,往重里說,差不多已經廢了。

琦亞布拉達原本就沒敢奢望如此美妙的開局,奈何阿斯蒙蒂斯昏招連連,完美助攻對手。

按理說主宰的意志可謂無法撼動,不可能被對手用如此幼稚的方式搞成這樣,但這種黑色幽默還偏偏就對阿斯蒙蒂斯有效。

造成這一切惡果是有原因的。因為這位順風順水,從來就沒嘗過失敗滋味的主宰大人,對自己有著變態般的自信,自我感覺實在良好,從來都認為一切盡在掌握中,如此便造成了他對某種在意的東西有著極端的執念。

再加上連續兩次靈魂分裂,造成他精神意志方面急速衰弱,心靈力場強度甚至差點跌出主宰級別。

況且分裂出的六個分魂人格也不閑著,居然沒有一個服從於主魂,紛紛鬧著要分家。其中一個還被琦亞布拉達給拐跑了。

分魂的獨立,才是對阿斯蒙蒂斯最致命的一刀。因為他始終無法將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上,更沒法專註思考。腦海意識中雜念叢生,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如同開鍋的沸水,一刻也不停歇。在這種狀態下,便嚴重影響到主魂阿斯蒙蒂斯對事物的客觀判斷,只能用一瞬間強制產生的極端思維,強迫性地去處理每一件事,對待每一次事件變化。

於是,在種種外力內因之下,阿斯蒙蒂斯希望瞬間幻滅,無數年來的努力成了一堆蹩腳的笑話,他不瘋誰瘋?

阿斯蒙蒂斯識海意識崩碎的那一刻,東方晨才算真正得到了自由,因為所有六個分魂與主魂的聯繫全部中斷。只不過除了東方晨被琦亞布拉達帶走,其餘五個分魂還被封在那具身體里無法出界。

再也沒有這樣好的機會了,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只見那正八面體微微一震,所有光華瞬間內斂,急速蠕動縮小,片刻間化作一枚暗金色球體,略微一動,便已消失在了此處。

表世界,那間密室內。

面對雙眼瞪得老大,口中咿呀不清,白痴模樣的老師,普羅修斯心急如焚,哭也不是喊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才好。

正在此急火攻心之刻,普羅希斯一晃眼,就見一個金色小光點竄出老師頭顱,直飛密室陰暗之處。

他瞬間什麼都明白了,怒喝一聲:「想跑?給我留下!

鎖靈!」

鎖靈秘術發出,此處空間所有能量波動停止運轉,連原子都被定住不動。怎奈琦亞布拉達此刻乃是純神靈狀態,況且神靈又是量子列陣架構,遠遠不是只能鎖定原子的鎖靈秘術所能束縛的。

這就像能阻攔束縛水滴,卻攔不住洶湧而來的海浪一樣。光球微微一頓,速度絲毫不減,繼續向角落處逃竄。

本來這件密室四周的亞空間中,布有數種專門鎮壓琦亞布拉達的陣法,但那些陣法想要發揮原有威力,需要阿斯蒙蒂斯來親自主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 沒有主宰之力的加持,僅僅靠普羅希斯一個四階門徒,陣法對原至高神形如虛設,起不到一點作用。

眼看兇手就要逃出密室,普羅希斯紅眼了,情急之下再次怒吼:「禁術:斷空!」

斷空禁術,乃是普羅希斯的招牌絕技,更是他威震四方的冠名,宇宙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號稱四階禁術之極,出手則必死,堪稱即死術中的即死術,連主宰中招都得脫層皮。

沒想到僅僅剩一團神靈的琦亞布拉達遇到如此恐怖的禁術時,反倒不跑了,懸停在原處,大笑道:「啊哈哈,終於出手了嗎?

你的這招我吃過幾次,每次都能讓你心滿意足,是不是覺得吾對此招沒辦法了?

呵呵,以往種種,都是麻痹爾等的,就等你的禁術呢!

看招:綻放領域!」

琦亞布拉達話音一落,以光球為中心,一陣陣莫名波動瞬間輻射開來,而那光球也由暗金色,漸漸轉為赤紅,並且還在像心臟一樣有節奏地脈動著。

此刻,光球和普羅希斯已經被同時拉入了斷空禁術產生的次元空間內。目力所及,只有一片虛無,四周隆隆作響,遠處隱隱閃動著雷光。

在這片次元空間中,一切規則由普羅希斯自由制定,連九大至高規則都得靠邊站。他先是定下了一大堆作弊般的規則,將對手所有反抗掙扎的可能性直接歸零。然後又召喚來威能逆天的法則雷電,也打算好好教訓教訓眼前的囚犯。就算所有的努力拿神靈沒辦法,至少也不讓它好過,最起碼不能讓它逃跑。

面對這一切壓倒性的優勢,起亞布達拉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漂浮在那裡,赤紅光球持續脈動著。

突然,普羅希斯大吼一聲:「這、這,怎麼回事?這不可能!」

琦亞布拉達嘿嘿一笑:「終於發現了么?

快點收了神通吧,晚了,你就要死了!」

普羅希斯冷汗都下來了,臉色慘白,哆嗦著嘴唇喃喃道:「這是怎麼了?怎麼會這樣?心靈力場祭獻了十倍之多?百分之一!

維持禁術的能量,消耗猛增900%!還再不斷增加著,1000%、1200%、1500%……

誰能告訴我,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僅僅一分鐘不到,普羅希斯就敗下陣來,無奈中斷了禁術。因為再繼續下去,他損失的可就不僅僅是心靈和能量了,構成他生命的一切精華,都將在綻放領域的影響下,在極短的時間內綻放噴發,連眨一眨眼睛,都會消耗掉他上百萬年壽命之精華,更不要說維持如此恐怖的禁術了。

次元空間消失,兩個對手終於又回到了那間密室中,普羅希斯苦笑道:「真不愧為至高神,風采依舊,小人受教了!

傳說您敵對時連手都不動,只憑枯萎、綻放、蝕,這三大領域便足矣無敵於天下。

傳說而已,之前小人還不信,如今,唯有震撼。小人對您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大人,如今您要走要留,小人絕不敢阻攔,只是,老師成了這樣全拜您所賜,您就看在我們幫您守護這顆星球的份上,救救老師吧!」

其實琦亞布拉達對這位門徒的印象還相當不錯,最起碼光明磊落,有情有義,要不是攤上這麼一位專門坑徒弟的老師,前途真是不可限量。

想到一些事情,琦亞布拉達口氣緩和了許多,同時收回領域技能,光球又變回暗金色:「放心吧,你老師死不了,畢竟也是主宰之境,哪能那麼容易就垮了?

不過吾不願救他卻想救你。吾有一門秘法,是有關契約的,趁現在你老師思維意識混亂,可以幫你解除星奴這個身份。

呵呵,難道你不想么?」

普羅希斯聞言渾身一顫,片刻后堅定說道:「多謝大人!小人在此發誓,今後一定不會做出不利於大人的事來,否則神魂俱滅!」

琦亞布拉達又開口說道:「讓你成為星奴的,應該是你老師的《宇之千星》秘法吧?不過他還沒真正領悟這門功法,所以你才有機會。

那麼,關於這部功法,你熟悉么?因為想要徹底擺脫星界靈印,還需你自己多努力啊……」

……

一個多小時后,普羅希斯對懸浮在阿斯蒙蒂斯額頭上的暗金色光球匍匐跪拜,虔誠道:「多謝大人再造之恩。現在不便多說,到時候,小人自會為大人的大計,添加些許助力。

時機到時,大人自會知曉因緣,明白小人一片苦心。

大人,前路艱險,請多多保重。再會!」

光球似乎微微顫了一顫,也沒多說什麼,通體金光一亮,開始徐徐升高。

就在琦亞布拉達即將脫出這片讓它歡喜讓它憂的地方時,突然,它感到四周時空一滯,緊接著一片陰影晃過,神靈被某種巨力牢牢禁錮攥死。

原本精神錯亂的阿斯蒙蒂斯雙目一閉一睜,瞬間恢復清明,冷笑著對攥在自己手掌心的光球說道:「大人,您這是要去哪?

哼哼,本虛還沒玩夠呢……」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將琦亞布拉達和普羅希斯嚇了一跳,就連躲在神靈保護圈內一直看熱鬧的東方晨都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誰知道這半死不活的主宰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清醒過來,還正巧抓住了幾乎貼在他腦門上的光球。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嗎?

琦亞布拉達為之謀劃了上萬年的計劃,就這樣失敗了?

「呃呵呵,你們玩得挺開心啊。」

阿斯蒙蒂斯得意說道:「莫里斯坦,說起來本虛還得感謝你。要不是你小子急於跟本虛撇清關係,讓琦亞布拉達略微修復了我的識海,本虛還清醒不過來呢。

說說看,你們之間背著本虛到底達成了什麼默契?就你那點微末伎倆,又能給至高神大人提供什麼助力呢?」

一向忠誠謙卑的普羅希斯一改往日奴僕作風,挺胸抬頭道:「老師,學生現在乃是自由之身,有權不回答您的問題。」

阿斯蒙蒂斯真想一掌斃了眼前鹹魚翻身的傢伙,但在他全盛時壓制普羅希斯都得使出五分力,擊殺更是要使出八分力。可如今這般落魄模樣,對方沒起歹念,聯合琦亞布拉達一起對付自己就不錯了,怎還敢有它念?

瞬間的殺意被主宰很好地摁了下去,他輕輕一笑:「自由之身也好,今後就有更多選擇了。

莫里斯坦,本虛還是你的老師吧?」

普羅希斯趕忙俯首道:「老師,您這話從何說起?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您對學生來說如同父君,學生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老師的賜予,學生至死都不敢忘。

老師,等您再稍稍恢復一些,學生便向您發出心靈血契。只要不是陷學生於不信不義、畸怪絕死之條件,盡可寫在血契之內!」

阿斯蒙蒂斯艱難地坐了起來,眯著眼睛說道:「心靈血契?

莫里斯坦,你可想好了,本虛勸你莫要衝動!」

普羅希斯恭敬無比:「請老師相信學生的真心。」

看到門徒這般慷慨的妥協,阿斯蒙蒂斯也不好再說什麼,剛剛失去一個最強助力星奴的憤恨,這才稍稍平復。

緊接著他將目光轉向緊攥著的手掌,陰笑道:「那麼你呢?我親愛的至高神,我們的交易,還沒完成呢。」

再次落入對手魔掌的琦亞布拉達為自己一時的心軟大意懊悔不已。心中明白只要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無論怎麼折騰,阿斯蒙蒂斯也絕不會再就範了。

生死就在一念間,此時不搏更待何時?

拼了!

主宰手掌中的光球劇烈顫動起來,並傳出陣陣大笑:「啊哈哈哈,阿斯蒙蒂斯,就憑你現在的狀態,連靈魂都不健全,還想留住我嗎?

吾已經失去一切,還有什麼是不能捨棄的?無數年來忍辱負重,等的就是這一刻!

耦反領域!」

聽到這個領域技能怪異的名字時,東方晨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懂這領域之名的意思,全當作一種牛逼領域技能來看待。而普羅希斯則認為該領域技能,必定具有類似綻放領域那樣的恐怖效果,所以他連想都沒想,很乾脆地扔下老師,瞬間隱入自己的里世界中避難去了。

但他們都想錯了。琦亞布拉達作為前至高神,掌握著最全面的永恆信息,無時無刻都在面臨著同族們的窺探挑戰。試問它如果沒有能鎮得住場面的手段,怎麼配做至高神?

耦反領域,是琦亞布拉達真正的絕技。枯萎、綻放、蝕三大領域只是餐前開胃小菜,對付平行宇宙眾生不在話下,但耦反領域,可是讓整個神族都懼怕顫慄的東西!

阿斯蒙蒂斯因為跟神族的特殊關係,從某些渠道了解過琦亞布拉達的過往事迹,很清楚耦反領域是什麼東西。一旦暴露在領域範圍內,自己一個小小主宰絕無生還可能。

所以當他聽到手掌中的光球在喊出那個禁忌之名時,臉都白了,怒吼一聲:「海神變!

秘術:破缺!」

一瞬間,阿斯蒙蒂斯已經完成海神變。全身衣物被變身氣息震作齏粉,顯出一副半人半怪,人首魚尾的身軀,渾身上下覆蓋滿了密密麻麻的暗金色正六邊形鱗片,只有額頭正中呈菱形排列的九枚正六邊形鱗片紫中透紅,似是閃動著血光。

滿頭銀髮無風自動,在身後獵獵作響,雙目瞳孔成了兩道血紅色的豎線,鑲在冰藍色眼睛中呈現出一種異樣美感,而原本暗金色豎瞳早已不見蹤影。

同時,密室連同整座神廟開始劇烈震動起來,建築材料紛紛脫落崩解,詭異地懸浮在半空。

一看阿斯蒙蒂斯動用了海神變,琦亞布拉達再次出手:「想憑變身之能加速恢復?做夢!

枯萎領域!」

枯萎領域大家都很熟悉,主要功效是將領域覆蓋範圍內的所有生命封印在當前狀態,並阻止抵消一切生命生長進化屬性,包括心靈進化。

一旦被這種噁心領域擁抱,什麼救助恢復措施都沒用了,只能等領域效果自行消散。但消散的時間,是隨受創者的實際境界而定的,進化三階之下,枯萎效果基本上會伴隨終生。

施展出海神變和破缺技能的主宰,已將自身防禦做到極致,壓根就不懼什麼枯萎領域,只憑當前狀態就夠了。

枯萎領域雖然不足為慮,可他心虛的是另一種領域。傳說中的耦反領域誰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效果,神族朋友肯定不會將這等機密告知於他,但阿斯蒙蒂斯絕對能確定一件事:絕不能讓耦反領域碰到自己!

想到做到,阿斯蒙蒂斯另一條空著的手臂向上方猛烈一劃,神廟上半部分轟然炸開,露出了湛藍的天空。

無數碎塊四射飛濺,但都詭異地懸浮在一個看不見的球形空間中,越飛越慢,到最後竟然全都懸浮不動。

阿斯蒙蒂斯不敢怠慢,趕緊將手掌中那個瘟神煞星向高空扔去,而後便靜待那傳說中的領域發威,以及即將來臨的不可預知的後果。

可等了半天,除了炸開崩塌的神廟,漫天碎塊雜物,也不見有任何別的動靜,更別說什麼領域了。

就在主宰納悶之時,琦亞布拉達傳音的話語在他腦海中響起:「哈哈,你也不想想,吾都虛弱成那樣了,怎麼可能施展出耦反領域?

剛才詐你呢,多謝主宰大人送吾一程!

好自為之,後會有期!」

阿斯蒙蒂斯傻眼了。

我……又被騙了!

不是說至高神天性淳樸么?不是說它一心放在事業上疏於心計么?

短短一天時間老子被它騙了多少次?直接被人家當猴耍,是可忍孰不可忍!

主宰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獰笑道:「你有領域,難道本虛就沒有么?

給我回來!渦流領域!」

阿斯蒙蒂斯渦流領域一出,整個被影響空間呈球形瞬間向中心點扭曲塌縮,球形空間和其內一切物質被壓縮在一點,從外界看去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被領域覆蓋的琦亞布拉達當然也沒能倖免,宛如瞬移般出現在那個點之內。而從頭到尾一直觀戰的東方晨都嚇懵了:這就是主宰級別的戰鬥?什麼都是多餘的,唯有領域的碰撞!

須知主宰一般都是集空間時間法則之大成者,操控時空如雜耍一般,被他們盯上的,基本沒可能跑掉。

想要破解這種時空封禁之術,沒別的辦法,只能用更狂猛的暴力破開,或者,繞過時空障礙,直接攻擊施術者,對其進行有效干擾從而迫使其放棄施術。

目前的琦亞布拉達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破開時空封鎖,只能選擇第二條路。

隨塌縮時空跌落壓縮進那個奇點的第一時間,它便已經想好對策,大喊一聲:「給我開!蝕領域!」

蝕領域乃是琦亞布拉達最常用的技能,相當於它的觸手眼睛,幾乎能幫它做任何事,而且耗費極低。

但如此便利好用的能力,卻在它與阿斯蒙蒂斯相遇以來的上億年裡幾乎沒怎麼使用過,就算偶有施展,也是相當隱秘,根本沒讓對手察覺。

這是為何?就是在等這一刻!

因為蝕領域可以跨維度操作,能任意穿梭於低維度中。

撒旦殘情:豪門抵債品 面對這種跨緯度的特殊技能,操弄時空就不夠看了。 村支書銷魂的三十年 琦亞布拉達很清楚敵人是主宰,是主宰就必定會用時空壓迫手段。而這時,無視時空,直達維度層面的蝕領域便派上了用場,會給阿斯蒙蒂斯出其不意的打擊。

事件正如期望的那樣發生了,蝕領域無視時空渦旋塌縮的奇點,直接越障而出,瞬間輻射開上千米範圍,將近在咫尺的阿斯蒙蒂斯籠罩在內。

情急之下,琦亞布拉達拚命了,燃燒起最後一點神力精華,蝕領域威能驟然猛增上萬倍。如同粘稠的黑色瀝青一樣,緊緊將主宰包裹在內。

阿斯蒙蒂斯受到如此猛烈的攻擊,依舊不肯中斷渦流領域。他心裡明白,對方如此不顧一切的反撲,就是為了迫使自己停下領域技能,一旦封鎖光球的奇點失效,琦亞布拉達便會逃之夭夭。

他被封在蝕領域形成的膜中,只覺得周身上下正在被某種能量瘋狂地腐蝕著。但阿斯蒙蒂斯一點也不擔心目前的處境,因為有海神變加破缺秘術,定可保自身無礙。

「呵呵,你就這點伎倆了么?

雖然不知道這股黑水般的能量是怎麼穿過奇點的,但對本虛沒用!

別掙扎了,乖乖回到囚籠中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