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們需不需要做些什麼,畢竟如今……”她神色變幻,最終如此輕語道。

“他的路,他的道,不是我們可以出手干預的,還是任由他自行發展吧。”濃郁的黑灰色死亡之氣繚繞中,傳出了這麼一句淡淡的話語聲。頓了頓,那聲音繼續說道:“我還能堅持一段時間,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我知道了……”洛青妍喃喃自語。

……

北山,雜役區,靈田深處。

震天的妖獸嘶吼聲響徹,那一道道散發着狂暴氣息的妖獸光影,帶着狂暴的兇殘氣息,向着羅衝三人掠去。

四周的空氣,在這一刻全部被生生碾爆開來。

“退!”光頭青年面色大變。這些光影並不是純粹的虛影,其中都蘊含着妖獸生前的一絲本源,要知道這些妖獸可不僅僅都是化丹境的存在。這麼一股腦全部爆射而來,即便只存在了一絲本源,但那浩大的聲勢,都足以令羅衝三人心神震駭了!

面色大變中,羅衝三人就要暴退開來。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如同夢魘般的輕語聲卻是在三人耳邊輕輕響起。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

方辰眼中閃爍着迫人的精芒,他揮動雙手,在身親的虛空中輕震。

轟隆隆!

頓時間,一片轟鳴聲忽然在此地響徹開來。與此同時,一排排足有數丈大小通體灰黑色的墓碑拔地而起,像是城牆一般擋住了羅衝三人正欲後退的身影。

頭頂處是撲身而來的一道道妖獸光影,而身前身後,又是散發着這詭異的死亡之力的墓碑,羅衝三人此時的境況極爲糟糕,有一種上天無門下地無路的感覺!

“拼了!”天藍色衣袍的青年狠狠一咬牙,一團熾熱的紅芒從其體內爆射而出,向着撲來的光影射去。此外,羅沖和光頭青年也都紛紛展開了壓箱底的手段,保命的靈器。

嘭嘭嘭!

伴隨着妖獸的嘶吼咆哮,狂暴的碰撞聲一時間從此地響徹開來,一道道狂暴的氣勁衝擊波更是向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光芒耀眼的如同煙花一般在半空中不時綻放開來。而在這些光團中,可以看到羅衝三人奮力搏殺着的場景。

“看來還需要再添上一把火。”看着視線中,羅衝三人雖說狼狽,但仍是有些遊刃有餘的模樣,方辰漆黑的眼眸中,有寒芒閃爍。

雖說憑藉着超絕的武道境界,方辰可以使用大道化形這種高深莫測的手段。但畢竟此時的修爲太過薄弱,從無至有化形出來的妖獸也並是不很強大,雖然可以讓羅衝三人疲於應對,但真得想要怎麼樣,還是極爲困難的。

“既然如此,那便……”方辰輕語,言語間,他平平的伸出白皙的手掌,旋即五指一根根的輕輕握攏。

在方辰五指剛動的那一刻,羅衝三人四周,原本靜靜矗立在地面上的一排數丈大小的墓碑,頓時間發出隆隆之聲。大片的墓碑都在顫動,似乎下一刻就會騰空而起一般,一股可怕夾雜着破滅的死亡之力在瀰漫。

“不好!”感受着四周的動靜,羅衝面色一變。

然而就在他話語聲剛落下的時候。

咻咻咻……

大片的墓碑在這一刻騰空而起,將陽光都遮蔽,投射下大片的陰影。

“葬!”方辰輕輕吐出這麼一個字。

嘭嘭嘭!

那一塊塊騰空的墓碑,頓時間如同雨點般,狠狠的向着羅衝三人爆射下來。

妖獸嘶吼聲,墓碑炸裂聲,隱約間還有羅衝三人的怒喝聲,聲聲不息!三人腳下的靈田,在這一刻都被炸開了不少,點點紫黑色的泥土被轟然之力給衝上了半空,隨後再如同雨點般傾瀉而下。而羅衝三人的身影,則是被徹底掩藏在了其中。

這般情況,大概持續了數十息左右的時間。

當妖獸的光影全部消散,大片的墓碑也不見身形,狂暴的氣勁與紫黑色的雨點都逐漸消散開來之後,三道狼狽的身影漸漸在方辰的視線中清晰起來。

視線中,羅衝三人此時的模樣當真是狼狽到了極點,一身的衣袍破爛不堪,整個人更是如同從爆炸堆中走出來的一般,頭髮焦黑膨脹。不僅如此,三人身上的氣息在這一刻都顯得極爲紊亂,並且帶着一股虛弱感,顯然受創不淺!

“這片靈田先借我兩日,如何?”在羅衝三人苦澀,驚駭以及夾雜着警惕的目光中,方辰並沒有出手,反倒是咧了咧嘴,伸手指着原本屬於羅衝三人的,那位於靈田最深處範圍的這片區域。

“借兩日。”聽到這三個字,羅衝三人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更是忍不住暗暗腹誹。

你以爲這靈田是想借就能借的啊。

而且他們總共也就這麼兩日的看以利用的時間,錯開這兩日之後,便是入宗考覈了。到時候此地對於他們而言,又能有什麼用,甚至很有可能都不會再接觸到這片靈田了。

方辰所謂的借,無非就是搶,而且是將原本三人手中資源硬生生的給撬走了。如果有但凡一絲可能,三人都不會答應。只是眼下……

回想着之前方辰風輕雲淡之間出手之時的威勢,以及眼下自身三人的這副模樣,羅衝三人目光對視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那一抹深深的無奈以及苦澀。

三人聯手,並且佔據了先機都落得如此下場。此時面對方辰的這個要求,他們敢說不嗎?

看着三人吶吶無言,臉上閃爍着的無奈以及妥協之色。方辰臉上的笑容更加濃郁,他拍了拍手,提起身旁的鋤頭,笑道:“那麼,現在就請三位離開吧。”

三人無言,唯有飛速的離開了此地。面對方辰這個妖孽的變態,他們實在是沒有什麼抗爭的心思了,真的是有多遠就想躲多遠。如今只是搶了地盤,萬一那傢伙心血來潮,想要將三人身上已經收穫了的紫色小顆粒全部搶奪走。那他們可就欲哭無淚了。

“紫陽之力,紫色小顆粒。”口中喃喃着,方辰揮舞着鋤頭,向着紫黑色的靈田耕去。 紫黑色的靈田深處,少年躬身鋤地,一陣如同金屬碰撞般的沉悶之聲不斷迴盪開來。

袖袍一拂,紫黑色靈土中夾雜着的一顆不起眼的紫色小顆粒頓時沒入方辰懷中。擦拭了一把額頭的汗漬,即便是以方辰的雄渾氣勁,此時那俊秀的臉龐上也忍不住泛起了一抹疲憊。

這些靈土極爲堅硬,比之尋常的鋼鐵都還要勝出一籌,開耕之時所需要花費的氣力也隨之暴增。這般一口氣持續了近半日之後,方辰也略感有些吃不消了,而若是換成尋常的鍛體境武者,恐怕不消片刻就會力竭。

“九十八顆。”

放下鋤頭,方辰隨意坐在一旁的空地上,細數着這半日的收成,臉上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露出滿足的笑容,反倒是輕輕皺了皺眉。

“還是太少了。”他輕語,言語之中,對於這收穫竟極爲些不滿意。

如果沒有那兩萬多的積分,對於積分沒有多少概念,也不知道一顆紫色顆粒等於十個積分的話,方辰或許並不會如此。但曾經擁有過兩萬多積分,而如今自己辛辛苦苦忙了半日,也纔得到了九十八個紫色小顆粒,換做積分,也僅僅是九百八十點。這種收穫,雖然已經遠遠凌駕於這片靈田中其餘耕作着,辛辛苦苦積攢着紫色小顆粒的人之上。但方辰並不滿足!

“太慢了,來得太慢了!”方辰自語,漆黑的眼眸中,似有兩團黑白色的火焰閃爍。他手掌一翻,一團黑紅色的光芒從掌中升騰而起。黑紅色光芒中,隱約可見一枚龍眼般大小的珠子在滴溜溜的旋轉着。

“去!”方辰輕喝一聲,手掌一揮,這幽冥邪眸頓時重重的砸向腳邊的靈田。

嘭!

一道沉悶的撞擊聲驀然響徹,隨後便是一陣令人牙酸的擠壓之聲。黑紅色光芒閃爍中,這幽冥邪眸竟然在生生向着靈田深處擠去。

“差不多了。”一分鐘之後,方辰眼中閃過一縷縷懾人的精芒。他身形一動,整個人向着身後飄身退出了數十丈的距離,旋即輕啓雙脣,淡淡的吐出了一個字:“爆!”

這話語聲落下,轟隆!

方辰腳下的地面,在劇烈的抖動,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底下竄上來一般。而紫黑色的靈田中,忽然由地面底下漸漸升騰起了一團漆黑色的光,那光芒,如同煙塵一般,嫋嫋升起,帶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壓抑氣息。與此同時,方辰腳邊,即便是已經隔了數十丈距離,那大片裸露在空氣中的紫黑色的靈土顆粒,也如同石盤上的沙礫一般跳躍抖動着。

這種壓抑的情況,一直持續了足有三四息左右的時間。

而後——嘭!

驚天的巨響聲從之前幽冥邪眸擠入的靈田之中傳盪開來,一股狂暴的氣浪如同空氣波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席捲開來。而在這氣浪之中,漆黑色的光芒帶着一股狂暴的氣息如同黑雲般向着半空中嫋嫋升騰。而在這其中,大片的紫黑色靈土被轟然巨力給一併送上了半空。

隨後……嘩啦啦~天空中,開始下起了一陣紫黑色的靈土之雨。

而也就在這時候,方辰眼中閃過一縷縷懾人的精芒,旋即,他十指開始如同彈鋼琴一般在半空中波動起來。

咻咻咻!

一道道氣勁從其指尖爆射而出,躥入正在緩緩落下的紫黑色靈土之雨之中。

“嗤嗤”的細響之聲在這一刻不斷迴盪開來。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那從方辰指尖爆射出去的每一道氣勁之中,隨着時間的流逝,都會漸漸黏上一兩顆那蘊含着紫陽之力的紫色小顆粒,而更有甚者,甚至是一道氣勁之中,黏上了足有五六個紫色小顆粒。

這些氣勁將半空中隨着靈土一道化雨而下的紫色小顆粒全部黏在身上之後,繞了一圈之後,便轉而向着他回射而來。

呼……方辰袖袍輕拂,一道道的迴旋而來的氣勁頓時在身旁消散一空,旋即,在其周身,便圍滿了一圈紫色的小顆粒。伸手在身前一晃,將這些紫色小顆粒全部收入囊中,方辰那原本輕輕皺眉的臉龐上這才露出了一抹笑意。

“六十七。”神識一掃,方辰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按照那最爲尋常的方法耕地,半天也僅僅收穫了九十八顆紫色小顆粒,而如今,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就收穫了六十七顆。這其中的效率,何止提升了一倍兩倍,簡直是百倍都不止。

“不過這樣一來,這深處的靈田,貌似也只需要半日的時間就足以全部翻一遍了。”方辰目光向着四周輕輕一掃。

羅衝三人佔據着整片靈田深處的區域,而這片區域也着實不算小了,至少如果讓羅衝三人來開墾,或者是如同之前的方辰那般,即便是兩日的時間,也絕對難以全部開墾一遍。但是如今,以方辰這般堪稱暴力的方式翻找紫色小顆粒,僅僅只需要半日的時間,就足以將這些其餘全部翻一遍了。到時候的他將還會有一日的時間空餘出來。

這一日,怎麼安排?

就這麼浪費掉?方辰搖了搖頭,如今的他最缺的便是時間,如此奢侈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做的。但靈田深處的區域都被開墾完了,如果還想要獲得紫色小顆粒的話,那就只能……

目光向着身後,這片區域之外的地方望去,方辰再次輕搖了一下頭,否決了。已經佔據了整片靈田深處這麼一大片區域的他,如果在這之後,還要出去佔據靈田的別處位置,從衆人手中生生再扯下一塊肉來,這就是極爲過分的事情了,很容易引起公憤。

而且不僅如此,靈田外圍的區域,所蘊藏着的紫色小顆粒較之如今深處的區域將會減少很多。這對於方辰來說,更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先將此地的紫色小顆粒全部收入囊中再說。”方辰皺了皺眉,輕語道。

話語聲一落,他手掌一翻,那黑紅色的幽冥邪眸一如之前那般,向着一片沒有開墾過的靈土鑽去。

片刻之後,震天的轟鳴聲再次響徹開來,紫黑色的靈土中夾雜着紫色小顆粒被轟然巨力震上半空,隨後又如雨水般灑落。

“好大的動靜,那傢伙在幹什麼?”

“好狂暴的氣勁波動。”

“恐怖,竟然將靈土都給炸飛了!”

“真是瘋子,耕個地都能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靈田上,正在奮力耕地的衆人聽着深處區域那時不時傳來的一道道震天動地的巨響聲,以及腳下隱約間的抖動之感,不少人面色一變,目光掃向方辰所在的區域之時,不管是第一批到來的少年,還是之前就已經看到過方辰出手臉上都帶着一抹敬畏。

而距離方辰最爲靠近的一片區域中,羅衝三人遙遙的望着那片原本屬於他們的地盤,眼角更是忍不住微微抽搐了一下。

“變態!”低低的暗罵了一句,羅衝悶悶的開始耕起地來。

而靈田深處,那時不時響徹開來的震天動地之聲,在日落西山,夜幕即將降臨的時候,也終於不再傳來。

“結束了。”隨意的坐在一片空地上,方辰微微喘着粗氣,額頭上有點點的汗漬閃爍。

用幽冥邪眸中磅礴的幽冥之力強行暴力地轟開紫黑色的靈土,這種做法雖然極爲粗魯高效,但這些靈土的堅硬程度畢竟非比尋常,在這其中,方辰所消耗的氣勁也絕對是一個極爲龐大的數字。半日下來,讓他都有些倍感吃不消了。

不過這半日的收穫,也令方辰極爲滿意了。一千六百二十三顆紫色小顆粒,這鉅額的數量如果說出去,足以令這整片靈田上辛苦開墾着的衆人全部眼紅。因爲他們今日收穫的全部加起來,都不可能有方辰這麼多。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方辰的這般實力,可以用暴力直接轟開堅硬如鐵的靈田來尋找蘊藏在其中的紫色顆粒的。

夜色很快就昏暗下來了,靈田上奮力耕地的衆人,此時都開始三三兩兩的離去。不過臨走前,衆人的目光幾乎都會往方辰那所在之地望上一眼。

紫黑色的靈田不僅堅硬如鐵,而且一到日落黃昏之後,整片靈田的堅硬程度更是會詭異的暴增起來。而到了那時候,即便是化丹境的武者都極難破開靈土,更不要說是還只有鍛體境的衆人了。因此,晚上時間,是不能用來耕地尋找紫色小顆粒的。

片刻之後,人幾乎都走得差不多了,靈田深處,方辰盤膝而坐的身影,那緊閉的眼眸緩緩睜了開來。

咔嚓。

在他手中,手中的兩塊已經耗去了全部靈氣的靈石化爲粉劑消散開來,方辰一掃之前臉上的疲憊,氣勁吐露之間,身上的灰塵全部抖落。

“該回去了。”他輕語,旋即站起身,目光向着四周一掃之後,便向着屋舍走去。

走在路上,方辰雙眉輕皺,他在思考明日該怎麼辦。

靈田深處的區域已經被他翻了一個遍,不再有紫色小顆粒殘存。而入宗考覈之前,在自身修爲不能突破的情況之下,此時的他已經達到了這個境界的巔峯,不可能再進一步,悶頭修煉,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是無用功了。

“嗯?”思慮之間,方辰忽然擡起頭,看着視線中不遠處自己的那間房間,眉毛一挑。 原本緊閉的木門,此時卻是半開着的,露出房間內略顯凌亂的一角,方辰邁動的腳步驟然一窒,瞳孔微微一凝,漆黑的眼眸中更是有凜冽的寒光閃爍。

“宋南飛!”冰冷的吐出這三個字眼,一股磅礴的煞氣從方辰體內涌動開來。與此同時——咔嚓,方辰手中,那由乾元所贈予的通信玉佩被驟然捏碎,一股莫名的氣息從中霎時間射入方辰身前的虛空之中,轉而消失不見。

做完這一切之後,方辰停滯的腳步再次輕輕擡起,向着那已經多了兩個不速之客的房間走去。

方辰房間內,此時早已是一片凌亂,像是被徹底翻了一遍,而那已經不見了被褥的牀鋪上,有兩道身穿暗紅色袍服的身影靜坐着。

“他竟然還敢過來!”帶着戲謔之意的話語聲從其中一道身影中傳了出來。旋即,這身影站了起來,目光遙遙的透過半開的木門,看向陰沉着臉邁步而來的方辰。刀疤在臉上蠕動,如同蜈蚣一般,宋南飛那恐怖的臉龐上漸漸有一股猙獰之色凝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