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倒覺得,最難得的,還是環哥兒弄的那些……叫什麼來着?就是供暖的那個……”

賈環得意笑道:“鍋爐!”

溫博連連點頭,道:“對對對,就是鍋爐!

https://ptt9.com/120245/ 哎呀!真好啊!

不像燒炭、燒火炕那般燥熱,熱的溫潤還均勻,真好!

想來要是我家也有這鍋爐,到了冬天,我娘一定喜歡……”

賈環哈哈笑道:“博哥你夠了……我莊子那邊早就開始準備了,今年夏天,一定能把你們府上後宅都換上鍋爐。

還用你說,我還能忘了幾個嬸嬸?”

“嘿嘿嘿!你少賴我,我是這個意思嗎?明明是你多心了……記得裝好點啊……”

溫博得了便宜還賣乖,反咬一口道。

賈環鄙視他,豎了根中指。

溫博看着他霜白的鬢角,暗自一嘆,忽然變得有些煩躁道:“你那小妾不是說,養一段時間頭髮就能黑嗎?怎地還不好?她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咱再想法子去多找幾個太醫看看,別給耽誤了!”

賈環笑道:“她連眼睛都能給我換一副,你倒是說說看,可見過比她更厲害的?急什麼,不疼不癢的,白就白唄。”

溫博聞言,又和其他人換了一眼,而後低聲道:“可是……我在外面聽說,你行換眼之術,不僅僅是白髮那麼簡單,還……還有損壽元,因爲換眼之術太傷天和。環哥兒,你到底要緊不要緊?”

賈環聞言,又看了眼秦風和牛奔,然後和韓家三兄弟嘿嘿一笑,纔對急的豎起大黑眉的溫博笑道:“真倒是真的,不過……”

牛奔三人聽到前一句臉色都變了,只是聽到“不過”二字後,又鬆了口氣。

牛奔氣得一顆花生米砸了過來,卻被賈環順手抄在手裏,丟在口中,呵呵笑道:“不過公孫說了,我的身子特殊,不比常人,好生將養,慢慢就能調養過來。幾位哥哥放心就是……”

“那你不好好將養身子,這段日子跟我們一起幹活幹的那麼起勁做什麼?輕重你不知道嗎?”

牛奔這次真不高興了,綠豆眼裏明顯多了幾分怒色,看着賈環道。

賈環聞言哈哈一笑道:“奔哥,我又不是二百五,要是真做不得,我難道還會強求?

就這點子活,對小弟我來說,不過是毛毛雨罷了。

你別忘了,如今我也算是七品大高手了,哇哈哈哈!”

牛奔聞言,臉上怒氣散去,想起自己如今不過五品的修爲,罵咧咧的道:“你這是走了運!真真是……運!哼哼!”

說着,自己也笑了起來。

秦風關心道:“這麼重的活兒,扛着大石頭一跑幾裏地都不算累,那你到底怎樣好生修養?”

賈環聞問候,面色一滯,得意不起來了,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說,一旁知道內情的韓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就是沉穩如韓大,先瞪了眼韓三,然後居然也忍不住一笑。

這下,牛奔等人徹底生出了好奇心。

要知道,這段日子來,可是很少見韓大笑的,如今他越發沉穩了。

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韓大都忍不住樂了起來。

賈環覷眼看着“嘎嘎”偷樂的韓三一眼後,哼了聲,對好奇心爆棚的三人道:“是這樣,公孫說,我目前這種情況,不大合適行.房……其實哥哥們也都知道,像我這種正直又比較羞澀的人,怎麼可能這麼早早的就去行.房呢?”

“哈哈哈!”

牛奔等人聞言後,面面相覷起來,隨後忽地齊齊爆出雷聲般的大笑聲。

落在不遠處堤岸邊栽種的一行剛剛冒嫩芽的金絲垂柳上停歇的幾隻翠鳥,被這般大笑聲生生給震落了枝頭,掉下半空才又“撲棱棱”的飛了起來……

賈環任憑兄弟幾個嘲笑也不惱,自己樂呵呵的斟茶自飲。

他如今連酒也不能喝了,被賈母下了禁令。

不過賈環知道,賈母不只是怕他喝酒喝壞了身子,還怕他會再“酒後亂性”……

兄弟們笑着笑着也不笑了,可能是見賈環沒有一點羞恥感,所以笑的沒有什麼成就感。

最後,哥兒幾個還唏噓的羨慕起來。

說起來,從武之人當真不容易。

自幼便吃那麼多非人之苦不說,日後上戰場還要以命廝殺不提,關鍵是,尋常富貴人家的子弟,十二三、十四五最多不過十六七,家裏通常就會安排通房丫頭,可以教導人事了。

小的時候禁是因爲身子骨還沒長成,過早過生活會壞了身子骨的根基。

可大了就不能再禁了,不僅不能禁,還要安排可靠放心的丫鬟去正確啓蒙引導。

若不然,到了年紀還憋着,萬一忍不住到了外面,找那些不知是髒的還是臭的,交代到那些手段下作的狐媚子手裏,那家裏還不得慪死?

而且,真要那樣,纔是真真“好好的哥兒都讓你們給教壞了”。

因此,尋常富貴大戶人家中,子弟們到了差不多的年紀,都會安排大丫頭們陪房。

可是武勳將門子弟卻不行,別說十二三,就是十六七,只要沒固好武道根本,還有一絲進階的可能,家裏長輩都絕不會允許子弟們過早的性福……

這就是爲何武勳將門家族,父子之間年紀相差很大的緣故之一。

所以,別看秦風等人的年紀都不小了,都中衙內公子圈裏,這個年紀當父親的都不再少數。

可他們幾個卻是一水的初哥。

只是,身體上不被允許,可心理上,大家到底都到了少年慕艾的年紀。

別的不說,誰的牀頭炕尾旮旯角里,沒藏着幾本**?

可是光有精神食糧有什麼用?

滿屋子白嫩嫩水靈靈的丫鬟,他們卻一個都不能吃。

除非,他們做到了一點,那就是早早的突破到七品,即可隨意……

因爲到了七品,武道根骨基本上就徹底成型了。

當然,絕大多數武人都到不了七品。

但只要二十五六甚至三十歲前,他們的武道還在進步中,他們就不會徹底放棄。

真過了這個歲數,還沒有太大長進,他們才能徹底死心。

該娶妻娶妻,該生子生子。

牛奔、溫博還有秦風就都有可能屬於這種情況……

七品啊,這麼些年來,除了賈環和他那個更加變.態的小妾,他們還從沒看到過哪個能在二十歲前突破的。

想想最多再過兩三年,賈環就可以日日笙歌,**苦短,而他們還得苦逼的打熬身子骨。

哥兒幾個是徹底笑不出來了……

倒是賈環,似乎已經想到了兩三年後的性福生活,在大家都不笑了後,一個人“嘿嘿嘿”的傻樂起來!

“我靠!恁他!”

牛奔綠豆眼都嫉妒紅了,大吼一聲撲向了賈環,不過沒撲兩步就被秦風給拉住了。

牛奔氣道:“你拉我作甚?”

秦風沒好氣道:“你覺得這個亭子,能經得起我們幾個折騰嗎?才修好的水榭,再讓你給禍禍塌了,環哥兒自不會說什麼,可人家家裏老祖宗還不罵你?”

牛奔聞言,頓時沒脾氣了,看了看建在水上的亭軒和水橋,忽然覺得沒意思的緊,真要發力,他一拳就能全砸塌嘍!

撇了撇嘴,牛奔道:“我原想着,今年我家裏也起這麼個園子,給我娘來受用受用。可現在一看,卻是不成了。我娘那脾氣,一上來就拍一把。

就這麼個小亭子,還不夠她一巴掌收拾的。”

秦風等人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正要再說什麼,卻見不遠處從翠嶂山口的那條羊腸小徑裏鑽出來一個丫頭,高聲揮手喊道:“三爺! 助理食用指南 宮裏來公公啦,還是之前那一個,老太太讓你回來接旨哩!”

清清脆脆的聲音,在空曠的園子裏迴盪着,也讓牛奔等人大笑不止。

他們對山口處的小丫頭並不陌生,當年在城南莊子上一起練武時就都認識了。

實際上,賈家裏敢這般大聲喊叫的丫頭,也就這麼一個……

賈環站起來招了招手,大聲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小吉祥“咯咯”笑着揮手迴應了下,然後又鑽進那翠嶂中不見了……

賈環回頭對牛奔等人道:“哥哥們自在這裏玩耍,我先去接個旨意,奏請我家大姐回家省親的摺子可能批下來了。”

無敵辣條系統 牛奔等人卻也不再多待,日色已經不早了,也都準備歸去。

不過他們沒有打算從正門離去,(w..cm)而是準備從西北角門出去,便宜些。

順便還能再欣賞一回園子裏的景色。

他們都知道,過了今日,他們再想進來卻是不能了。

既然賈家貴妃省親的摺子批了下來,那麼這座爲了省親而起的園子也該封禁起來。

除了僕婦、丫鬟和賈家男兒外,外客卻是不好再入內了。

所以,他們要最後再遊覽一回這座他們出了大力氣的景色佳園。

……

ps:感慨一下,咱們終於寫到正文了,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悄悄的,不要說話,一會兒三爺來了,咱們嚇他一遭,咯咯!”

“不好吧……”

“沒事!三爺膽大着呢,嚇不壞!”

“可是……”

“耶耶?我還打算,等以後收你做個通房呢!你現在就不聽我的話了?

通房每月可是有二兩銀子的月例哦……”

“呃……那好吧……”

“對嘛,這樣才懂事。本文由。lwχ520。首發你放心,等以後,你就在我房裏做通房,你的好多着呢!

別忘了,我是你義姐哩!不會虧待你的!”

“哦哦……”

賈環從亭上下來,走到正門前那座高大的翠嶂前的山口間時,隱隱從裏面小徑深處,傳來一陣嘀咕聲,賈環哂然一笑,沒有放在心上,而是打量起面前的假山來。

這翠嶂其實就仿若正宅大門口的照壁般,作用是不使來客甫一進門,就能觀盡滿園景色,那就顯得無趣了。

但顯然,這翠嶂比照壁要高明無數倍。

修的再好的照壁,也不過是一面牆罷了。

可這翠嶂,卻是一座山……

若是從正門處初入內時,

翠嶂山口間爲一羊腸小徑,曲折通幽。

小徑兩側奇石怪誕,石上苔蘚成斑,藤蘿掩映其中。

不過越往內,視野則漸寬闊。

柔和的光束漸可照進,可見山間佳木蘢蔥,奇花閃灼,一帶清流,從花木深處曲折瀉於石隙之下,水花如雪。

只是看着,一股清涼浸心的舒爽感便油然而生。

不過,因爲賈環此刻是往外出,所以他觀賞的景色卻是倒着的,但同樣舒心……

聽着前頭出口處的一塊大石後,兩個盡力屏住的呼吸聲,賈環嘴角彎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在外面世界飽嘗了疆場上的刀槍劍雨和朝堂內的勾心謀算後,回到家中,能與這般童真快樂,可愛無邪的俏婢逗趣一會兒,其樂何止無窮哉……

看着大石旁露出的兩個小腦袋,賈環卻裝作沒有看見,不動聲色的繼續往外走去。

兩個小腦袋以爲大計得售,激動的小臉兒俏紅……

待“無知的”賈環路過大石時,小吉祥悄悄的從大石的另一側鑽出,朝賈環身後彎腰小跑去,一隻小手還得掩住小口,不使她自己笑出聲來,然而一雙大眼睛早已彎成了月牙。

另一隻小手還要忙着照顧同樣彎着腰,跟在她身後的香菱。

香菱似乎比小吉祥還要激動,還要緊張……

“啊!”

小吉祥拉着香菱走近賈環背後,兩人一跳老高。

小吉祥大叫一聲,香菱跟着小叫一聲。

皆是滿臉桃花!

然後,二人一起期待着賈環大嚇一跳的樣子,可惜……

“嗯?”

小吉祥失望的皺起了一對輕淡的毛毛蟲眉,和睜着一雙茫然大眼睛的香菱對視了一眼……

奇怪,三爺怎麼會沒有反應?

香菱有些畏懼的悄聲道:“小吉祥姐姐,三爺……三爺不會是生氣了吧?”

小吉祥聞言連連搖頭,撇嘴道:“再不會,三爺從不會跟我生氣!我再瞧瞧……三爺?三爺?”

小吉祥又快走兩步,追上前面已經走到越來越窄的羊腸小徑處的賈環,連聲試探的呼喚道。

賈環好似終於聽到聲音了,他頓住了腳,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

“啊!!”

看到緩緩轉過來的一張蒼白的臉上,一對白眼上翻,鬼臉猙獰,舌頭外吐,還發出“吼吼”的悶哼聲。

天色本來就漸漸變暗了,小道中的光線更加不足,昏暗幽深中看到這一幕,可想而知,對兩個小丫頭的衝擊有多大……

小吉祥和香菱兩個人,抱在一起,齊聲發出了高亢的尖叫聲。

不過,不同的是,小吉祥叫着叫着,卻又“咯咯”“哈哈”的笑了起來,她放開香菱,然後一蹦老高,撲到了賈環的懷裏高興的大笑着!

對小吉祥來說,就算賈環做的鬼樣子再可怕,她還是能認得出這是她的三爺。

既然是她的三爺,別說是假扮的,就算真變成了鬼,她都不怕……

不過膽小的香菱就可憐了,“啊啊”的大叫了一陣後,雙眼一翻,人就昏了過去……

還好賈環發現的早,提前一步將她攬住,纔沒讓她摔倒在地,碰到石頭上……

“完蛋了!”

小吉祥見香菱嚇昏過去後,也不敢玩鬧了,從賈環身上跳下來,看着雙眼緊閉的香菱,擔憂道:“三爺,香菱不會被你嚇壞了吧?”

賈環聞言,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剛纔是想給你倆一個教訓,這裏路那麼窄,又不明亮,你嚇我就罷了,若是嚇別個,真出了事,老太太板子打下來,我可護不住你!”

小吉祥悻悻的點了點小腦袋,委屈道:“三爺,我也不同旁人頑的……”

賈環哼哼了聲,道:“你不是同你公孫姐姐說過兩手急救嗎?快,試試!”

小吉祥聞言,眼睛忽地一亮,臉上的沮喪之色也盡去,又眉開眼笑道:“得嘞,三爺,您瞧好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