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娘說過兩日去溫泉莊子住幾日。”

“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聞言,雲雪有些沒想到,朱明玉一向不喜歡在家呆着,這樣能出去的好機會她怎麼會放過呢?

雲雪不明白的是,朱明玉是喜歡出去溜達,但也分跟誰出去,跟着蘇側妃和雲雪出去,她寧可在家。

要說這個溫泉莊子,是蘇側妃的陪嫁,在京城外二十里的西山附近,那裏有是出名的溫泉之地,不過蘇側妃這個莊子位置極好,每年她都會帶着雲雪去,當然也沒忘了邀請恆王妃和朱明玉。

恆王妃自然不去,不過卻沒攔着朱明玉去,因爲每年去的時候華家兩位小姐也是一起的,接送她們的通常是華傲,爲了見華傲一面,之前朱明玉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可是泡溫泉的好時節,入秋天氣這麼燥,我娘還請了華嫿和華曉,你不是有個繁城來的朋友嗎,也讓她一起來吧。”以爲朱明玉是因爲不想跟她們一起,雲雪想到了讓朱明玉帶個同伴一起。

“我不想去,多些夫人好意。”朱明玉可不想跟她們出門,誰知道她們打的什麼主意,恆王妃不在,她自然要小心些。

見實在勸不動朱明玉,雲雪也生氣了,甩下一句不識好歹就走了。

姜嬤嬤在一旁對朱明玉的決定十分讚許,小姐變謹慎了,這是好事。

朱明瑤一向不反駁朱明玉的意見,不過心裏有些遺憾,她倒是有些想去。

似乎是看出朱明瑤的遺憾,朱明玉笑笑,道:“回頭我帶你去,但不一定跟她們去。”

朱明瑤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姐,我沒那個意思,不要麻煩了。”

朱明玉笑笑沒說話,心裏卻是在想,若是蘇側妃想把自己引出去,那肯定不會請這麼一次就罷手的。

不過沒想到的是,雲雪沒再來找朱明玉,反而宮裏來了個小太監,傳太后懿旨讓朱明玉過明日陪同前往西山別宮。

太后也是個養生的人,每年都會去溫泉那邊住一陣子,但這次卻是難得要帶人過去,而且朱明玉覺得自己也在邀請之列很是奇怪。雖然如此,她還是認命的讓丫鬟收拾了東西,準備明日跟着她們動身。

總裁的重生嬌妻 第二天到了宮門外,朱明玉倒是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華嫿家姐妹,宗家姐妹,陳柔,關姝好,這麼一看,朱明玉算是有些明白了太后爲何會請自己。

這不是在鳴泉寺抄經的隊伍嘛。

陳柔見到朱明玉很是高興,悄聲道:“肯定是太后娘娘知道了我們抄經書的事情,大概是貴妃娘娘說的,但沒想到太后娘娘會請我們一同去。”能跟着太后同行,這可是榮耀。

朱明玉倒沒陳柔那麼開心,這件事反正也瞞不過太后,秦貴妃可不是樂的拿出來做個順水人情,至於榮耀她沒覺得,反而有些不踏實,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纔好。(。 168 西山行宮

太后不喜歡人多,帶着幾個姑娘來也不過是種獎勵,並沒準備拘着她們在身邊,讓她們隨意活動。由跟着太后一起來的秦貴妃負責安排她們,房間早就安排好了,幾個姑娘分開住在了三個院子,朱明玉、陳柔和關姝好在一個院子裏。

這次跟着朱明玉來的是木棉和木槿,朱明玉特意叮囑了兩人,不要到處亂跑,這裏不比恆王府,又來了這麼多人,要處處小心才行。

剛收拾好東西,陳柔便來找朱明玉了,約她去看看,朱明玉應下,把關姝好也拽上了。

關姝好還是上次的樣子,不愛說話,但卻很認真的聽着陳柔和朱明玉說什麼,不時點點頭。

西山行宮,顧名思義,自然在西山,這處行宮是明景帝登基後新建的,設計這裏的人並未留下名字,不過據傳說是個與明景帝十分要好的人。

在設計的過程中,明景帝也提出了不少建議,所以與皇宮不同,這裏倒是帶上了明景帝的個人特色,不如皇宮富麗堂皇,是實用派的,景緻不多,僅僅是點綴。朱明玉覺得這裏的花園恐怕還沒朱家在繁城的大,不過房子倒是不少,住個千八百人不成問題。

不過對這裏的設計,陳柔有些遺憾道:“這裏什麼都好,就是太肅穆了,本是菊花盛放的時節,路過時候卻沒看到什麼。”

忽然幾人身後傳來一個聲音道:“這你可說錯了。”

朱明玉回頭一看,原來是雲羅和雲出辰,方纔說話的就是雲出辰,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時候來的,動身的時候這就是這些人。

幾人紛紛向兩人行禮,雲出辰也沒什麼架子,因爲他對建築頗有興趣,就着這個話頭倒是說了不少。

這處行宮的位置在一衆溫泉莊子裏並不算好,但要從守城的角度來說,卻是個不錯的瞭望崗哨位置。在興建的時候也不是要修療養之地。而是作爲西山大營的據地,不過建成後沒什麼戰事,在後來幾代君主手裏慢慢變成了現在的行宮。

西山行宮並不是嚴格的正南正北,而是稍偏東一些。整體東西短,南北長,南北兩邊各有一處塔樓。聽雲出辰說,這裏的房子原來更多,劃分也十分規整。中間是明景帝辦公歇息的彰清殿,前面還有一處演武場,後來改成了現在的花園。

朱明玉正聽雲出辰講着,雲羅過來跟她並行,低聲問道:“猹猹怎麼樣了?”

“很好,已經長大了不少,叫起來的時候很唬人,不過牙還沒太長全,似乎有些慢,”朱明玉一笑。道,“若是知道你也會來,我就把它帶來了。”

雲羅也笑了,道:“就算是幾個月也夠嚇人了,你可不要輕易帶它上街。我和九哥前兩天來的,並不知道皇祖母也會來。”

“等下我就偷溜回去了,免得被皇祖母知道我跟九哥偷跑出宮。”

“你們是去哪兒了?”朱明玉有些好奇。

雲羅有些神祕道:“回來有機會帶你去嚐嚐。”

感情是出去吃好東西了,看來美食還是在民間啊。朱明玉笑道:“好啊,那我就等着了。”

見雲羅和朱明玉在後面嘀嘀咕咕有說有笑,雲出辰不講了。道:“你不是要回去嗎?”

這話是對着雲羅說的,雲羅道:“這就走,九哥跟我一起嗎?”

雲出辰則揹着手走了,道:“我要在這裏住幾天。你自己回去吧。”

一直認真聽講的關姝好突然道:“後來呢?不講了嗎?”

雲羅吐了吐舌頭道:“怪我,影響了他的興致。”

雲出辰走了,陳柔倒是放鬆了一些,雖然雲出辰沒什麼架子,但在他身邊還是覺得很彆扭,也就是關姝好。心寬,半點沒覺得。

剩下又云羅帶着朱明玉她們逛了下,不過她還要回宮,也沒久留。

朱明玉她們見逛得差不多也回去了。

西山行宮這裏不光有室內溫泉也有室外的,她們住的院子裏都引有溫泉,倒是避免了這麼多人在一起。她們的院子都是圍繞在彰清殿旁邊的,確實照雲出辰所說,都很規整,分了幾撥人,不過院子都是同樣的規格。

朱明玉對室外那個溫泉有些興趣,不過自然不能去泡,聽說那個池子很大,就在彰清殿後面,基本是皇室專屬。收拾好了東西,朱明玉便出了自己的房間,準備去享受下天然溫泉,在門口看到了明顯在踟躕不定的關姝好。

“想去試試嗎?”朱明玉問道。

聽了她這話,關姝好看了一眼跟着她身邊的嬤嬤,有些想點頭卻又很猶豫。

那嬤嬤朱明玉有印象,上次在鳴泉寺的時候也是她根河的。

關姝好身邊的嬤嬤替她道:“多謝朱小姐好意,我們家小姐怕水。”說完就帶着關姝好走了。

陳柔這時也過來了,看到關姝好離開,問道:“明玉,姝好找你有事嗎?”

“沒有,是我看她站在門口想進去又不想進去的,便問了下,她的嬤嬤說她怕水。”

陳柔是關家的姻親,平時來往不少,對於關家的事情知道的自然不少,對朱明玉說起了關姝好的事情。

關姝好是關厚德的四女兒,她上面有三個姐姐,一個哥哥,出身侯府,又是嫡出幼女,按理說不應該養成這樣的性子,不過在她小時候掉進水裏,差點沒命,雖然救過來不過人卻變得有些愣癡癡的。後來關家就嚴禁她靠近水邊,生怕她再發生危險。

原來如此。

朱明玉點頭道:“我也看她被身邊的嬤嬤看得緊。”想起關姝好處處被人限制,若是自己恐怕早就受不了了。

不過一個人一個活法,關姝好卻是有些讓人不放心。

朱明玉與陳柔好好的泡了個溫泉,覺得渾身都舒坦了不少,吃過晚膳後也無事,兩人讓丫鬟湊着,又打了幾圈牌。朱明玉的手氣很不好,一直在輸,於是便拉了木棉頂替自己,沒想到木棉馬上扭轉了局面。連着胡了好幾把,然數錢的朱明玉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木棉有些不好意思,直道自己是運氣好。

陳柔輸了不少,嘮叨了兩句朱明玉是故意的。先輸然後讓木棉上場。

看時辰也不早了,幾人這才罷手。

朱明玉把贏來的錢都給了木棉,正準備脫衣休息的時候,有人在外面敲門。

木棉奇怪,問道:“是誰?”

門外的人並未說話。還是敲門。

朱明玉看出門外的影子像是關姝好,便讓木棉去看看,木棉過去一看,還真是她,便請了她進來。

見她臉有些被凍到的樣子,朱明玉覺得關姝好大概在外面等了有一會兒了,她身邊沒跟着白天那個摸摸,估計是偷偷出來的,看陳柔離開纔過來敲門,

不過這麼晚她找自己有什麼事嗎?

關姝好確實是個不會僞裝的人。進來就對朱明玉道:“我想試試。”

“嗯。”頓了一下,朱明玉才反應過來關姝好回答的是她白天的問題,想到她等到這麼晚就是爲了回答這個,朱明玉既有些想笑也有些嘆息。她不覺得關姝好智力有問題,白天的時候她聽雲出辰說的,還能搭上幾句,雖然不多,但聽得出來她並不是在裝懂,而是真的知道,至於她這個性子大概是被人拘得久了。才變得如此怯懦的。

感覺關姝好還有話要說,朱明玉笑笑,鼓勵道:“你還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關姝好鼓起勇氣道:“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

說完,關姝好又怕被朱明玉拒絕。道:“我,我就是說說,今天也太晚了。”

朱明玉沒讓關姝好走,道:“不晚,晚上泡溫泉更好。”

關姝好沒想到朱明玉這麼痛快就答應了,有些靦腆的對她笑了下。木棉知道自己從來就是攔不住朱明玉。也沒攔着,而是默默給她準備好了東西。

朱明玉帶着關姝好去了院子裏的溫泉,關姝好開始還是不敢下水,任憑朱明玉怎麼哄怎麼勸都不管用,最後,朱明玉索性直接把她推進了水裏。

猛然掉進水裏的關姝好嚇了一跳,掙扎着就要沉下去了,但就是這樣,她都沒有尖叫,讓朱明玉覺得她還真是被管過頭了。

朱明玉連忙撈住關姝好的身體,她已經嗆了一口水,朱明玉用手託着她的後背道:“你放鬆,不要這麼僵硬。”

關姝好卻是更加緊張,朱明玉感覺她的肌肉都繃緊了。

“你站起來,不要怕。”朱明玉繼續鼓勵道,“我就在你身邊,你不會有事的,深呼吸。”

關姝好聽着朱明玉的聲音終於鼓起勇氣站了起來,這麼一站,才發現,水不過才齊肩,終於是放鬆了下來。

看着水從自己的身邊流淌而過,關姝好很是新奇,不用朱明玉再教就自顧自玩了起來。

朱明玉白天已經泡過了,再泡肯定皮膚都要皺起來了,便在岸邊看着關姝好玩。

看關姝好玩了一會兒還沒有要出來的意思,朱明玉道:“我看不早了,改回去了。”

關姝好有些戀戀不捨,但還是聽話的出來了,讓木棉幫着她收拾妥當。

朱明玉在旁道:“你肯定是偷跑出來的,這麼久別讓人懷疑,若是你想玩,明日再來找我。”

“謝謝你。”關姝好認真對朱明玉道

朱明玉笑笑,道:“小事兒,其實你做的很好,我”

關姝好點頭道:“二哥說的沒錯,你人很好。”

聞言,朱明玉一愣,她的二哥不是關洵嗎?沒想到關洵還對關家人提起過自己,似乎對自己評價還不錯。

關姝好又與朱明玉道了一聲謝謝這纔回去。

朱明玉一直把關洵對自己的舉動當做是行善,即便是有些懷疑也不願多想。想當年她也是曾經因爲暗戀對象一個笑容一句話琢磨到整夜整夜睡不着的,但後來發現暗戀的對象對每個姑娘都這麼說過,她便冷了心,再也不想做這種自作多情的事情了。

不過今晚,因爲關姝好的話,她又有些些心思浮動起來,估計回去也睡不着,於是便帶着木棉在附近溜達溜達。

想起白天沒去成的露天溫泉池,朱明玉便帶着木棉準備過去看看,想來這個時候應該也沒人在泡溫泉了。

剛到附近就被人攔住了,有一個頭發都白了的老太監守在入口,朱明玉認識他是太后娘娘身邊的心腹趙公公。

看來太后這麼晚還在泡,這歲數大的人還真是任性。

既然進不去了,朱明玉便準備回去,還沒走,裏面就跑出來一個小宮女,慌慌張張的道:“娘娘暈過去了。”

趙公公一聽也顧不得攔朱明玉了,連忙派侍衛去叫太醫過來,自己則跟着小宮女要進去。

朱明玉想起太后的年紀,也不算年輕了,忙道:“讓我進去看看吧。”

她前世也在養老院做過志願者,還專門考取過救護的資格證,雖然沒什麼大用,但她後來在醫院可沒少見過急救,這老年人一旦暈厥過去,可大可小,不及時醫治,後果很嚴重。

怕趙公公攔着,朱明玉忙道:“我外祖父患過中風之症,就是這麼忽然暈厥的,你讓我進去看看,現在沒工夫耽擱了。”

趙公公打量了朱明玉一下,雖然不太信朱明玉年紀輕輕能做什麼,不過也有人去找太醫了,於是便帶着朱明玉進去了。

進去之後朱明玉發現太后躺在地上,已經有人給她裹上了毯子,朱明玉臉色上前查看,還好,沒有流涎,看來不是中風。

朱明玉趴在太后的心臟位置,聽了下,覺得她的心跳很不正常,有些緩慢,似乎隨時能停止,看來是心臟問題引起的昏厥。

就在她聽着的時候,太后的心跳就消失了,朱明玉嚇了一跳。

想起教科書裏的話。

陰緣未了 對心源性暈厥,應立即用拳捶擊心前區進行復蘇,如心跳未恢復還應進行胸外心臟按摩和人工呼吸,緩解後,儘快送醫。

朱明玉立刻雙手攥在一起,照着太后的心口錘了下去。

趙公公一看朱明玉這架勢,下了一跳,本能的就要去攔着她。(。) 169 急救

朱明玉看到了趙公公要阻止自己,忙道:“太后的心跳停止了,必須感激急救,請信我這次。”

趙公公伸手試了下太后的脈搏,確實微弱得幾乎感覺不到,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就放手試試吧,於是便把想要上前拉開朱明玉的宮女攔下。這次太后沒帶着花嬤嬤來,這些小宮女都是聽趙公公的吩咐,所以也沒再上前。

其實朱明玉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不過現在顧不得想什麼後果,能把人救過來最重要。

趙公公和一干宮女在旁目不轉睛的盯着朱明玉,太后若是死了,他們也活不成了。

好在她的運氣不錯,在幾次錘擊和按壓後,太后的身體顫動了一下,總算是活過來了。雖然心跳恢復了,不過太后依然沒睜眼。

“太后倒下的時候撞到哪兒了嗎?”朱明玉問道。

一個宮女回答道:“好像磕到了胳膊。”

朱明玉小心檢查一番發現,太后的胳膊像是是骨折了,已經腫了起來,不過相比磕到頭或者脊椎,已經是萬幸了。看來別的地方沒事,於是朱明玉便讓宮女太監們把太后擡到榻上去。

這時,胡太醫也來了,跟他一起來的有秦貴妃和華嫿。

胡太醫是一直爲太后看診的,對於她的身體狀況很是清楚。太后一直就有心悸的毛病,聽說她暈倒後胡太醫的心裏便咯噔一下,這摔一下可大可小啊。

朱明玉簡單道:“胳膊傷到了,其他地方似乎無礙。”

經過胡太醫的檢查,太后的胳膊是骨折了,這一下摔得有些重,現在還不能肯定有沒有事,他先給太后吃了些現成的藥丸,又連忙開了方子讓人去煎藥,然後這纔開始處理太后胳膊上的傷。

朱明玉看沒自己的事情了,便準備悄悄的出去了。趙公公一直圍着胡太醫似乎沒看到她的行動,不過華嫿見狀道:“明玉,你這麼晚怎麼會到這裏來?”

她與秦貴妃的院子離得近,聽到動靜便跟了過來。 替身夫人帶球跑 但朱明玉怎麼能這麼快就過來的?

“我晚上沒睡着,正好路過。”對於心臟復甦那件事,朱明玉沒準備提。

不過趙公公卻是道:“幸好有朱家的小姐在,聽到娘娘暈過去後二話不說就跟着進來了,娘娘有一會兒都沒脈搏了。還多虧她錘擊了娘娘的心口幾次,才把娘娘救回來。”說着趙公公還抹了把眼淚,情緒十分激動。

一聽這個,秦貴妃和華嫿都有些驚訝。

秦貴妃問道:“明玉,你是這麼知道這麼救人的?”

“回娘娘的話,我是看書學來的,不過也是第一次用,現在我的手還是抖的呢。”

朱明玉伸出手讓他們看,還真是在發顫。這不是她裝的,太后被擡到臥榻上之後。 https://ptt9.com/26621/ 朱明玉擦發現自己的手心裏都有些出汗了,幸虧人救下了,不然真出了事兒,肯定第一個拿自己開刀。

胡太醫在檢查太后的時候也發現了,太后的心口被人錘擊過,猜出了幾分,但沒說,但到了這個地步,也沒等秦貴妃問就解釋一下。

“這個法子對心跳驟停的人確實有效,娘娘一直也有心疾。暈倒後也容易引發這樣的狀況。”

華嫿聽了之後看向朱明玉,目光裏帶着審視。

秦貴妃倒是親熱的拉過朱明玉的手,安撫的拍了兩下,道:“看這嚇的。別怕,你可是救了娘娘的功臣,真是沒想到你小小年紀能如此沉着冷靜。”

朱明玉自然忙稱不敢當。不過現在不是多談這個時候,秦貴妃轉而問道:“怎麼讓娘娘這麼晚還泡着?”

宮女跪了一地沒人敢說話,還是趙公公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這西山行宮到了晚上有些涼。太后便想泡泡,暖一暖再歇息,沒想到就出了這樣的事。

在旁聽着的朱明玉倒是覺得這個趙公公有點意思,看他這一會兒說的話沒有半句虛的,而且難得客觀公正,在宮裏這種環境下,不知道他是有意做個實誠人還是本身就是個實誠人,不過能在太后身邊服務這麼多年的人應該不會是傻子。

秦貴妃聽過後也沒再繼續追究,準備留下來照顧太后,等她醒來,華嫿主動請纓留下沒走。

見沒自己的事兒了,朱明玉便出去了。到門口,遇到了趕過來的雲出辰,他還真沒跟雲羅一起走,見到朱明玉也是有些意外,看了她一眼,沒說什麼就趕緊進去了。

出了門,一陣小風吹過,朱明玉打了個冷戰,她何止是手心出汗,後背都出汗了。看到一直跟着自己身邊的木棉也打了個顫,朱明玉笑了下,道:“嚇到了吧?”

木棉還有些驚魂未定,道:“小姐,真是太危險了,幸好太后沒事,不然……”她也明白,若是太后有事,她們肯定活不長了。

“嗯,確實挺嚇人的。”朱明玉感嘆,若太后只是個普通人,她肯定也不會這麼後怕,雖然人都只有一條命,但有些人的命就是特別金貴。

太后暈倒這件事的動靜可不小,朱明玉和木棉沒走太遠,就看到幾個姑娘都出來了,哦,除了關姝好。

見到朱明玉往回走,陳柔問道:“明玉,太后娘娘怎麼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