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忍不住好奇地問道:“你爸到底是幹嘛的?這種事這麼輕易的就解決了?”

唐風突然很小聲地對我說:“我告訴你,你別告訴別人啊。”

“絕對不會!”我很正經地說道。

“他是販賣軍火的。”

我聽了一愣,這麼誇張?早就猜出來那個唐叔叔絕對不簡單,但沒想到他是幹這個的。

“我去,你不是真信了吧?”唐風瞥了我一眼:“傻帽,這你都能信,你是白癡啊。”

我被唐風說的臉一紅,說實話我是真信了,媽的,我還是太單純了,怎麼什麼話我都能信,太沒面子了。

“切!我故意表現出來的而已。”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免得被唐風繼續嘲笑。

我急忙問道:“那關於黃毛,應該沒事了吧?”

唐風一抱頭說道:“你是沒事了,我有事啊。這回我的生活費大大縮水啊。一個月才六百塊,才這點錢夠屁啊。”

我看着唐風很苦惱的樣子,不由得笑了:“不少了,每天也就是在學校吃頓中飯而已,兩葷一素也就五六塊而已。”

“瞎掰!”唐風大叫了一聲:“600塊是讓我一整個月的生活費。”

說完他又補充了一句:“除了生病,和學費。”

“不是吧?”

“怎麼不是,他基本上一個月也就回來個兩三回。回來就是問問我學習怎麼樣,生活上還需要什麼,然後就是帶我到處玩玩。現在好了,生活費直接縮到600,沒得浪了。”

“沒事,那就省着點用吧,不夠了我還有,我們可以一起用的。”

“你有個毛。”唐風很不屑的說道。

“嗯,我有毛,你還沒長毛呢!”

“媽的,怎麼說話呢!”唐風一個餓虎撲羊就向我撲了過來。

“哎呦!你溫柔點。”

“你又不是美女,要溫柔幹嘛?”

“但我是帥哥。”

“在我面前你還敢說帥?”

“我操!你放開,君子動口不動手啊。”

“對付小人,就得用拳頭。”

鬧了好一會,他才把我放開。媽的,唐風力氣太大,實在是弄不過他。

我嘆了口氣:“過兩天又要上學了,我們還得找王蒙。”不知道是爲什麼,也許是經過了昨天的那些事情,我感覺我已經不像以前那樣膽小怕事了。

風哥:“那必須要找他啊,要不怎麼咽得下這口氣。那天除了黃毛就屬他最拽了。”然後風哥又朝我笑了笑:“等把王蒙處理了,我們的仇纔算是真正的報了。”

“嗯。”我嗯了一聲,心裏默默的盼着那天可以快點的到,心裏還是有點興奮的,也許青少年的骨子裏都是不安分的吧。

“哦,對了。其實你可以每天和我住在一起的,反正這裏房間也多。我爸很少回家,他是肯定不會反對的。你可以和你爸媽說一下的,就說這樣可以有助於我們的學習啊。”

這話說的我心裏一動,不過一想到我爸媽,我不由得嘆了口氣:“我倒是想,不過想要我爸媽同意,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唐風說道:“嗯,那就以後再說吧。”

人,在經歷變故後,都會成長。

我想,我已經變了。

我想,我不會再任由別人欺辱我了。

我想,我可以舉起自己的拳頭去捍衛自己的尊嚴,而不是用別人的拳頭。

……

時間就像是沙漏裏的沙子,總會在你不經意之間瞧瞧地溜走。很快就到了週一,我又要去上學了。傷,只是小傷,頭不疼了,也就沒事了。

去學校除了學習,最主要的目標其實還是王蒙。本來以爲解決王蒙不過是輕而易舉,等他落單的時候胖揍他一頓也就行了。卻怎麼也不會想到,正是由於他這個引子,我們舉校皆敵。 終於又回到了可愛的學校,心裏一下子就充實了許多。看着充滿青春氣息的校園,我不由得再次豪情壯志大發。

以後,一定要考上清華大學!!!

可是一想到今天還要處理王蒙那破事,又不由得先把這偉大理想放在一邊,等着以後再來徹底爲理想奮鬥。

進入久違了的初一二班,看着好多人正在趕工,趕工那還沒有寫好的作業,不由一陣苦笑。而蔡青和陳旭正是衆多抄作業同學中的一員。

“喲,這麼一大早的就寫作業,你可真認真啊。”我往陳旭的桌子上一坐。

“哎喲,趙翔,唐風,你們沒事兒吧?”陳旭陳胖子一看是我和唐風,立馬站了起來。

“什麼意思?”唐風問道。

“星期五那天,也就是開學第一天,你們倆不是和黃毛他們幹起來了麼,是不是?”胖子好像很興奮的樣子,真不知道他到底在興奮個什麼勁兒。

這時蔡青也過來了,也是滿臉的好奇。

接下來我和唐風就把事情說了說,一頓的解釋,只是那天晚上夜動酒吧動黃毛的事沒說出來。

“我操!不會吧,那這麼說黃毛兩根手筋腳筋被挑斷的事也是你們幹了?太牛B了,太牛B了。”胖子一臉的興奮。

“你怎麼知道黃毛的手筋腳筋被挑斷了?”我不答反問。

“我家和黃毛家離的不遠,這點事還是知道的。“胖子見我默認,表現的更加激動。

“喂,小青,你怎麼到現在一句話也不說?”胖子推了一下蔡青。

“小青,哈哈。”我被這個稱呼給逗笑了:“這稱呼正符合蔡同志悶騷的性格啊。”

“你才悶騷,趙翔你個大傻B。”接着小青又轉頭看向胖子“你也傻B,死胖子。”

“敢罵我,媽的。趙翔跟我削他。”說着便向小青撲了過去。

餓虎撲羊,聲勢駭人啊。心裏這樣想着,我也加入了戰鬥。

“唐風,你還看什麼,快來幫我。哎呦,風哥風哥,快來,正義的力量需要你。”小青大聲的叫着。

“好,我來幫你。”唐風大吼了一聲也加入了戰鬥。

唐風加入戰局後幫的卻是我們。壓倒性的優勢,悶騷男小青徹底落敗。

“啊哈哈哈,哈哈哈,唔、唔!”胖子坐在小青的腳裸處,把他的手按在地上。唐風負責撓他癢癢。我捂住他的嘴不讓他笑。看着他想笑卻笑不出來,一張小白臉憋得通紅,我們都哈哈笑了起來。

折騰了好一會,我們才放過小青。

“好了,說說今天放學吧,我們要幹王蒙。”唐風這時忽然說道:“我看你好像知道好多關於初二初三的事情啊。”

“我一家鄰居是初三的,我和他玩的挺熟的,這些都是我們在一起時他告訴我的。”胖子揉了揉下巴看着唐風道:“不過你們要是幹王蒙的話,這件事還是不大靠譜啊。”

“怎麼,他很厲害麼?”唐風擡頭問他。

“嗯,確實厲害。”這時小青插了句嘴,“我和胖子在來這學校之前就聽說過他了,他在初二算是很有威信。如果說打架,真給他時間準備的話,雖然不能說把整個初二的人都拉過來,但是100來號人還是行的。而且他個人也很能打,我估計整個七中論單挑也沒幾個人能打得過他。”

“還有。”這時胖子也說,“他初一時就想抗七中,後來就是到處和人打架。那時的初三也是內亂,初三的要和初三的打,又要和初一、初二的打。楞是沒有一個人抗得起學校。那時候就是一片亂,王蒙也算是夠狠,很有膽識。但最後還是被初二的,也就是現在初三一個叫韓少武的給歸攏了。後來七中就被韓少武給扛了,雖然王蒙最後沒有扛上七中,但這也足夠說明他的牛B了。”

“呵呵。”唐風輕笑一聲,跟着我也笑了。我雖然不知道那個王蒙在初二到底多有威信,不知道他有多牛B,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麼的能打,但我知道那天黃毛王蒙他們十幾個打我們,第一個被幹翻的就是王蒙。

“那又如何?”唐風頓了一下,接着很認真的看着他們倆:“說實話,你們兩人都挺不錯的,很合我的胃口。我還是挺想交你們這兩個朋友的,但是你們也說了,王蒙這人不簡單,所以這件事你們不要插手,我和阿翔兩個人就夠了。”

胖子和小青兩個人乾笑一會,都沒有接話。

“說說那個王蒙吧。”唐風又接着說道:“那個王蒙怎麼樣怎麼樣,都是你們聽說的吧。”這句話是對小青和胖子說的。

“嗯,雖然是聽說的,但應該不假。”

這句話已經沒有剛剛那麼肯定了。

“風哥,你幹嘛不讓蔡青和陳旭兩人幫我們一起?”中午吃飯的時候我看着唐風問道。

“畢竟只認識了沒兩天,雖然是朋友,但他們也不一定會幫我們。與其說出來讓他們左右爲難,不如直接讓他們不要幫算了。”說完,唐風往嘴裏刨了口飯繼續道:“難道他倆不幫,我們就不去弄王蒙了嗎?”

“那怎麼可能?王蒙一定要打。不過胖子他倆說的王蒙那事情是真的假的啊,100多人,操,唬人的吧。”

“首先。”唐風夾了塊肉,吃完後豎起了一根食指“他們也說了,那只是聽說,聽說永遠都只是聽說,它不一定就是真的。有時候就算是親眼看見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更別說是聽說了。”

“還有。”風哥又豎起了中指“就算是真的,他能叫那麼多人,能叫100多號人。那也得他有那時間叫人,不會有誰無緣無故的就幫他吧,估計也就是人託人才叫了100多,就算真叫到了會每個人全都上手麼?畢竟不可能每個人都和他關係好,便宜架誰都會打,真打起來不一定就全都能上手。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的圈子,他要是真有那麼多人,而且每個人都敢上手,那這七中還能被別人扛了?”

“最後。”唐風又伸出了無名指:“到時候下午放學時看王蒙身邊有多少人,人少了,上去就打。人多了,那就等,等他落單了幹翻他!”

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估計唐風的口也有點幹,喝了一大口的湯。然後又開始大口大口地刨飯,那架勢,好像他吃的不是飯,而是王蒙似得。 教室裏的人越來越多,突然一個女孩子出現了教室門口,我的目光不由得被吸引了過去。

她,穿着白色的女士襯衫,藍色的牛仔褲,帶着一副紅框眼鏡,

清純,這是她給我的第一個感覺。

這是我們班的麼?爲什麼我昨天沒有見過她?我就這麼一直看着她。

也許是有所感覺,她忽然轉頭看了我一眼,我的心一慌,連忙轉移目光不敢再看她。似乎有什麼撥動了我心裏的那根弦,我忍不住地胡思亂想起來。就這樣,早自習在我一臉茫然中度過了。

不知道是初中課程太簡單,還是我太聰明。老師教的內容我很容易就接受了,唉,底子好就是沒辦法,我心裏這樣想着。

我學習還是很用功的,上課認真聽講,說實話我心裏還是挺在乎學習成績的。而唐風、胖子和小青就不一樣了,我觀察他們好一會了。

唐風一直低着頭在看書,不過我知道他肯定是在打瞌睡。小青的眼睛從沒離開過老師,但他的眼神很呆滯,我知道他在神遊。胖子就更極品了,他就一直在扣鼻屎,扣了一會又把鞋子脫了摳腳丫子,過了一會又扣鼻屎,我算是徹底服了他了。

今天星期五,最後一節老師要開會,讓我們自習。值日班長坐在講臺上,誰說話就要記名字,然後交給阿貴。巧的是,今天的值日班長正是唐風。

自習課上還是有很多人說話的,當然也少不了我。我就在後面和小青還有胖子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天。唐風也沒管他們,就是記名字,誰說話就記誰,記得不亦樂乎。全班有一大半人的名字都被記了,當然這其中不包括我和胖子與小青。

過了半節課左右,班裏突然就安靜下來了。沒有了一點聲音,好詭異,我感覺着有點彆扭,忍不住的吹了聲口哨。果然不出我所料,很多個腦袋同時轉頭看了我一眼,接着教室又充滿了活力。關鍵時刻還得靠我啊,心裏有點小得意。

想着一下課就要到學校外等王蒙,越是臨近下課,我的心裏就越是緊張。

在快下課時,還有個小插曲。阿貴回來後,他先是看了看紙上的名字,然後就大發雷霆,我知道他那麼做是爲了讓我們知道他到底有多麼的憤怒。

“你們還有個學生的樣子嗎?教室裏的吵鬧聲,我在外面都聽到了,你們以爲學校是你們的家嗎?啊?一個個的,都太不像話了……”

阿貴說了好一會,嘆了口氣又道:“你們家長這麼辛苦,花錢供你們讀書,你們只有好好學習才能回報你們的父母啊!”

最後,阿貴讓那些榜上有名的人抄課文,想不起來是哪篇課文,只知道很長很長,長的讓人沒心思抄。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老……老師。還有個人沒有被記。”一個被記了名字的孩子站了起來,他竟然還哭了,一邊擦着眼淚一邊說着。媽的,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估計阿貴也是被嚇的一愣,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伸手一指他:“是誰,你說吧。”

“我也忘了是誰,就知道他上課時還吹口哨了,唐風怎麼沒記他啊。”說着眼淚還嘩嘩往下掉。

頓時,無數的目光掃向了我。

竹馬之婚,老公拜託拜託 “操!我操!我操!操!操!”

這時我的腦海中只有這麼幾個字,怎麼還有這種人,我是真被他打敗了。憤怒還在其次,我最不解的是他的心靈爲何如此扭曲,一定要拖我下水,最最令我費解,令我無奈的是他怎麼還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