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江東歷經三世,根基穩固,兵強馬壯,劉修怎麼能敢與我江東爲敵呢。”黃蓋不敢相信,畢竟劉修雖然僥倖勝了幾次,然而還不是龜縮在江陵中,而江東已經佔據六郡,黃蓋根本不信劉修能夠對抗的了江東。

“黃老將軍不可大意啊。”周瑜意味深長道。

“大都督意欲何爲啊?”

“哼,絕對不能讓此子成長起來,我心中已有計較,將來即便曹操敗退,我也有辦法賺取江陵。”周瑜冷笑道。

“立刻讓子敬見我,有事要交於子敬去辦。” 艾弗遜網

?曹操圍攻江陵以及周瑜偷襲烏林的事情很快傳到了夏口劉備大營中。

此時夏口大帳中,劉備、諸葛亮、關羽、張飛等劉備集團的核心人物全部聚在一起。

“江陵傳來消息,曹操率領水軍共十多萬大軍攻劉修,結果劉修使用了一種神祕的武器將曹操擊退,不知道諸位可有人知道此武器是何物?”劉備皺着眉頭問道。

所有的人都是陷入了沉思。

諸葛亮搖着羽扇,也是眉頭深鎖,顯然沒想明白此神祕武器是何物。

“連軍師也不知道嗎?”

諸葛亮苦笑着搖了搖頭:“確實不知道,我閱覽很多書籍,都沒有對於此物的記載。”

“據說此物威力巨大,方圓十步之內,毀滅一切。”

“想來不會有假。”諸葛亮說道。

“哦?軍師爲何如此肯定?”劉備不解問道。

諸葛亮正色道:“主公可還記得宛城之戰否,劉修以少數兵力,一夜之間,攻下了防守牢固的宛城,此種必有貓膩,如果我所料不錯,劉修必然所仰仗的就是此物。”

經過諸葛亮這麼一提醒,終於人回過味來,想了想,確實如此,以微弱兵力攻下宛城,當時所有的人都是不可思議,也想不通其中緣由。

現在聯繫起劉修在江陵所使用的威力巨大的祕密武器,將二者聯繫在一起,就一目瞭然了。

“恩,軍師這樣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當時在與胡車兒交戰的時候,我隱隱約約聽到宛城方向傳來幾聲巨大的轟鳴聲,當時天空正在雷,我以爲是雷聲,故而沒有在意。現在想想很可能當時劉修暗藏一直人馬,帶着此物去攻宛城去了,那聲音應該就是此物炸裂之後發出的聲響。”

糜竺當時被劉備派去協助劉修,自然聽到了聲音,此時聯繫起來,便明白了。

“此物若是爲我所有。何愁大事不成。”劉修嘆息不已,上天怎麼就偏偏眷顧劉修呢。

“劉修有此物,將來必然是一大禍患,軍師可有什麼妙計來剋制此物?”

諸葛亮搖了搖頭:“現在我們連此物究竟爲何物都不知道,自然無法想出應對之策。”

“不如派人前往江陵與劉修借得此物。然後我們好好研究一番,畢竟我們現在是聯盟,需要共同對抗曹操,想必劉修會考慮的。”孫乾說道。

“軍師怎麼看?”

“呵呵,我們雖然是聯盟,但是劉修也不傻,有此祕密武器,豈肯隨意示人。更別說借了,而且聯盟只是暫時的,一旦曹操退軍。聯盟勢必破裂,到時候是敵是友還不清楚,豈會讓他人將自己的底牌學了去。”

諸葛亮苦笑一聲道。

“不管怎麼說,劉修將來必定是大敵,我們必須要儘快弄清楚才行,知己知彼。方可進退。”劉備十分的苦惱,誰都能夠看得出來。如果曹操戰敗退兵,將來爭奪荊州的人必然是自己、劉修與孫權。

本來劉備是將孫權作爲頭號對手的。現在劉修手裏突然冒出個威力巨大的祕密武器,不得不引起劉備等人的注意,。

“可是現在江陵處於封鎖狀態,任何人很難進入城中一探究竟。”伊籍道。

伊籍自從劉琮投降曹操之後,便前往新野投靠了劉備。

對此衆人又是一陣犯難。

“現在就是不知道劉修有多少這樣的武器,如果不多的話,那倒還好。”劉備道。

片刻之後,諸葛亮道:“機伯當初在襄陽與劉修有舉薦之功,不如就由你前往江陵,相信劉修不會不開城迎接,到時候你伺機探查一下,如果能夠得到製作這種武器的方法最好,如果無法得到,也一定要想辦法從劉修的口中探出劉修手裏究竟還有多少這樣武器。”

“恩,軍師所言有理。”劉備點點頭道。

“好,那我就到江陵走一遭試試。”伊籍當即表態。

“有勞機伯了,切記不可貿然行事,不能讓劉修對我們的目的有所察覺。”諸葛亮叮囑再三,如果一旦劉修察覺,就有可能引起聯盟的破裂,對抗曹大業不利。

“恩,我知道該怎麼做。”伊籍道。

“另外周瑜攻烏林,鎩羽而歸,軍師對此有什麼看法?”

諸葛亮聽聞此事,只是淡淡一笑:“曹操善於用兵,多用偷襲之術,當年官渡之戰,偷襲烏巢,毀掉袁紹糧草,導致其兵敗,他自然會防備別人偷襲他的營寨,周瑜所敗預料之中的事情。”

“何況烏林還屯有曹操的五萬大軍以及荊州降軍四萬,周瑜只有區區三萬,沒有損兵折將已是萬幸,當下曹操兵強馬壯,還不宜發起攻擊的時候。”

“那何時纔是攻擊的最佳時機?”

“呵呵,如今天氣寒冷,自然是等曹兵出現傷病的時候,那時候曹軍的戰鬥力最弱,軍心最渙散的時候,而且那個時候北方將士遠離故土,必然思念親人,無心戀戰,到時候再發起偷襲,必然可以成功。”

“軍師果然深謀遠慮。”劉備佩服的伸出大拇指讚歎道。

“呵呵,現在曹操將主要精力放在了劉修與周瑜處,我們反而正好輕鬆了,讓他們吧,我們從中漁利。”諸葛亮腹中要有計劃。

……

江陵城中,劉修笑吟吟的看着帳下。

此時的帳下跪着一箇中年人,全身五花大綁,眼神渙散無光。

片刻之後,劉修帶着嘲諷的語氣道:“大將軍,好久不見啊,卻沒想到再見是這般場景。”

沒錯,帳下跪着的人正是蔡瑁蔡德珪。

此時的蔡瑁早已經心灰意冷,他知道自己落在劉修的手裏肯定沒有好果子吃,先不說自己與劉修在襄陽時候的矛盾,就說自己脅迫劉琮將荊州獻給曹操的事情,劉修就不可能與自己罷休,畢竟劉修也是劉表的兒子。

“廢話少說,要殺要剮隨你的便。”蔡瑁一心求死,他知道劉修不可能放過自己,死反而是自己唯一的解脫。

“呵呵,死還不容易,不就是一刀的事情嗎,不過我現在還不想你死,你可願意投降否?”

蔡瑁詫異的看了一眼劉修,他不知道劉修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這種反差太大了,蔡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劉修竟然不殺自己。

“怎麼大將軍不願意嗎?”對於蔡瑁的反應,劉修並不生氣,而是在此問道。

蔡瑁猶豫了,他怕死,是的,沒有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不恐懼,蔡瑁也是人,他之所以一心求死是因爲他知道自己與劉修的矛盾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

現在劉修不想殺自己,那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呢。

可是如此一來,曹操知道後會放過自己的族人嗎,以曹操的爲人顯然不會,故而蔡瑁陷入了兩難的地步。

“呵呵,你是不是顧慮曹操,如果自己投降了,曹操會誅殺蔡氏族人。”劉修對於蔡瑁的猶豫心知肚明。

蔡瑁再次看向劉修,這一次眼神不一樣了,他沒想到劉修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放心吧,曹操不會這麼傻的。”

蔡瑁疑惑的看向劉修。

劉修繼續道:“蔡氏乃荊州大族,人脈遍地,曹操新得荊州,想要收復民心必然要仰仗荊州世族,如果曹操一旦誅殺蔡氏族人,必然引起荊州世族的恐慌,引起異心,曹操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不會貿然動手的。”

蔡瑁想了想,發現確實的這樣,劉表那會就是仰仗荊州世族才平定荊州,可見荊州世族在荊州官場中的重要性,如果世族恐慌,必然會引起荊州大亂,對曹操並沒有好處,甚至可能引起世族的叛亂。

不過,難道劉修真的這麼大度。對自己既往不咎?

“德珪啊,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只要你一心輔佐於我,我將來必定不會虧待你。”劉修誠懇道。

其實劉修還真沒將過去自己和蔡瑁的恩怨放在心上,首先雖然自己是劉表的兒子。劉琮的弟弟,然而畢竟自己是的靈魂來自後世,對二人感情並不深,其次,現在自己站的角度高了,自然看問題不一樣了。一個活着輔佐自己的蔡瑁遠比殺掉蔡瑁對自己的利益大,最後,蔡瑁身爲荊州大將軍,統領荊州水軍,水軍的將領大部分都是他的親信。只要蔡瑁投降,用計策劃一下,說不定他們就臨陣倒戈,給曹操痛擊。

坦白說劉修並不大度,然而在利益面前,他可以化干戈爲玉帛,前提是蔡瑁識時務。

蔡瑁的心裏糾結了一番,利弊衡量再三。他做出了決定。

“我願意投降。”蔡瑁俯首拜道。

其實蔡瑁心裏還是有小心思的,現在暫時投降,以後一旦有機會再反水。然後回到曹操處,這叫忍辱負重。

蔡瑁無論是真心投降還是假意投降,劉修纔不在乎,他相信即便蔡瑁假意投降,以後自己也一定會有辦法讓他無路可退。

“哈哈哈,好。德珪棄暗投明,迷途知返。我很欣慰。”劉修哈哈一笑,“來人。給德珪鬆綁。”

笑完之後,劉修命左右給蔡瑁鬆了綁。

“多謝主公不計前嫌,瑁縱死無以爲報,必定肝腦塗地誓死替主公效命。”蔡瑁站起來抱拳道。

“哈哈哈,德珪嚴重了,現在你有傷在身,先下去休息吧,。”

“謝主公。”

蔡瑁轉身走出了大帳,在走出大帳之後,蔡瑁的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劉修看着蔡瑁的背影,臉上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主公,爲何不殺了他,想當初他屢次置主公於險地,我看他並不是真心投降,留在身邊很肯能將來會變成禍患。”待到蔡瑁走遠,馬良上前不解的說道。

劉修呵呵一笑,給馬良投以一個淡定的表情。

“主公爲何如此草率啊?”

“呵呵,季常稍安勿躁,殺了蔡瑁自然可以解氣,然而我們又能夠得到什麼呢,不過是一具冰涼的屍體罷了,還可能讓我背上心胸狹窄,不能容忍的罵名。”

“留着蔡瑁,無論他是真心投降還是假意投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活着更有利於我們。”

見馬良還是疑惑,龐統捋了捋鬍鬚笑道:“季常,主公思慮深遠,蔡氏乃大族,在荊州的影響力非同小覷,蔡瑁若歸順主公,一來可安世族之心,二來有利於主公的聲譽,三來蔡瑁多年掌管荊州水軍,軍中多爲其親信,關鍵時刻放出蔡瑁歸順的消息,你覺得這些人會怎麼想。”

劉修看了龐統一眼,此人心如明鏡,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目的,心中大爲讚賞。

經過龐統這麼一點撥,包括馬良在內的所有人都是明白了劉修的用意。

“原來如此,主公深謀遠慮,胸懷偉岸,我等不如也。”馬良恍然大悟,慚愧的衝着劉修拜首道。

“呵呵,季常不必過謙,若論治理天下,我等恐怕皆不如你啊。”

衆人哈哈大笑。

……

距離曹操攻江陵過去五天了,曹操再沒有發動第二次攻擊,一方面是因爲衝城樓被毀,需要重新修建,另一方面也是因爲糧草即將耗盡,北方運來的糧草還在路上,沒有個三五天無法到達,而且天氣寒冷,北方運來的棉衣根本不夠裝備所有的將士,營中已經出現了很多將士的不滿,如果事態持續下去必然會引起譁變。

對此所有人都是一籌莫展。

同時曹操命人研究神祕陶罐的事情也絲毫沒有進展,這更加的讓曹操煩悶,對於在攻江陵十分的謹慎。

“丞相,糧草即將耗盡,不如暫時罷兵吧。”大帳中,荀攸醞釀了很久之後,最終下定決說道。

曹操眼皮一跳,盯着荀攸良久,自己好不容易組織起大軍南征,荊州已經得手,如果現在罷兵,給了劉修等人喘息之機,以後還會這麼好的機會嗎。

曹操心裏是十分不甘心。

片刻之後,曹操嘆息一聲,眼下如果再不能解決糧草問題,或許除了罷兵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當然攻江陵也可以,只是不知道劉修手裏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祕密陶罐。

“再等三日吧,如果還沒有解決的辦法,再言罷兵之事。”曹操道。

“諾。”荀攸淡淡作揖道。

“報,丞相,營寨西面出現大量人馬。”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斥候小兵闖了進來,跪地抱拳道。()

ps:求月票吧,其實不知道月票是啥東東,看到很多人在要,我也求一下吧。 曹操疑惑不解,這個時候哪裏來的人馬,莫非是夏侯惇不守夷陵,率兵前來了。

“你可看清是什麼人,是不是夏侯惇的人馬?”曹操問道。

斥候道:“不是我方兵馬。”

“現在他們到了何處。”

“據此地大約有三十里。”

“繼續去探查。”

“諾。”

斥候小兵離開之後,曹操說道:“奇怪了,莫非是劉修……不可能,劉備更遠在夏口,周瑜在蒲圻,會是誰呢?”

荀攸思索片刻道:“不管是誰,先弄清楚是敵是友纔是關鍵。”

“沒錯。”

又過了半日,還是這個斥候小兵,回到曹操大帳。

“可探查清楚?”

“啓稟丞相,已經探查清楚,是益州劉璋的人馬。”小兵抱拳道。

“劉璋?”曹操片刻之後便明白了,劉璋此人雖然不是昏庸無能之人,但是也沒有什麼雄心壯志,只想守着自己的地盤過日子,此番定然是知道自己南征,害怕自己進攻益州,故而派人前來示好。

其實在曹操南征之前,劉璋就曾經派遣屬下陰溥向曹操致敬,曹操爲了安撫劉璋,加劉璋爲振威將軍。

想明白在這點,曹操哈哈大笑:“天助我也。”

……

曹操大本營向西十五里之外,大約兩千人一隊人馬緩緩駛來,爲首之人乃一微胖的中年人,氣度威嚴。

“還有多久才能到丞相營寨?”他問向身邊的一個小將。

“回稟張別駕,此地距離曹丞相大營約莫十五里。天黑之前可以趕到。”小將抱拳道。

“恩,立刻派人前往曹丞相大營送刺,就說益州別駕從事張肅張君矯奉命前來拜見曹丞相。”

“諾。”

“加快行程吧,天黑之前一定要趕到丞相大營。”

“諾。”小將得令之後,便向後傳話去了。

張肅的到來讓曹操看到了希望。 婚後試愛:老公,請接招 南郡緊挨巴蜀,順着長江逆流而上不過幾日便可到達益州巴郡,而且關鍵是益州乃天府之國,物產豐富,百姓富足,比之荊州不堪多讓。到時候讓劉璋貢獻一些糧草出來,便可以解燃眉之急。

曹操親自到大營外等候張肅。

“見過丞相。”張肅看到曹操親自前來迎接,受寵若驚,立刻下馬,小跑到曹操的面前。深深一拜作揖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