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看到這一幕就慌了,準備讓他們跳水渠了。可還沒喊出來,王磊突然拍了一下手掌,雙手合十,爆喊了一聲:「大日如來定三魂,神光助我滅邪靈!呔!」

他這一聲呔,喊的是驚天動地,氣勢十足,震的我們心神都晃蕩了起來。而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王磊那雙手合十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道圓形的光圈。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那些嘶嘶發怒的雞冠蛇也是全都朝我們射了過來。完全是鋪天蓋地而來,沒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

這一剎那,我的瞳孔都已經放大了,絕望瞬間襲來,甚至連點燃靈符這一招都忘記了。

「發光吧,帥氣的磊爺!」而就是這千鈞一髮之際,王磊突然搞笑的爆呵了一句。

他一喊出來,手上的光圈瞬間擴大,直接把他籠罩了起來。他的身上更是散發出了一道刺眼的圓形金光,沐浴在金光中,我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道法之力!

而更讓我詫異的是,那些密密麻麻射過來的雞冠蛇,在遇到王磊身上散發出來的金光時,當即就落到了地上,原本通體血紅的蛇身,竟然全部變成了黑色的,那雙血紅的眼睛也是閉上了,徹底的死了過去。

至於那些沒有觸碰到金光的雞冠蛇,更是嚇的掉頭就走。眨眼的功夫,它們就全部鑽到了那些石壁的洞里。

我們腳下的地面上,擺著一堆密密麻麻的黑蛇屍體。王磊這一手,再次讓我震驚了!

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也是他真正的身份,但我的見識太少,還看不出來他師承何派。

「走,跟著磊爺走,花姑娘大大的有!」就算到了這個份上,他還是沒有正經的時候。

但有他在,我們都活下來了。我們跟著他,一直往石壁上爬,他要讓孟嬴去給茅山前輩穿陰陽鞋,讓孟嬴用趕骨還魂術帶他們走。

「初九,你有沒有聽到啥咔咔的聲音?好像是啥東西破了?」子龍在我後面,突然拍了我一下問我。

我豎耳聽了一下,並沒有聽到子龍口裡說的咔咔聲音。我搖了搖頭,說:「沒有啊,子龍,你是不是聽錯了?」

「可能吧?」子龍疑惑的說了一句,也沒有繼續糾纏這個話題了。

我們不敢耽擱,速度很快,有王磊的圓光術,那些雞冠蛇不敢出來,它們怕光,更害怕道術的光芒。

孟嬴把陰陽鞋穿在了茅山前輩的腳上,是反穿的。繼而拿出了他的陰陽鈴,那鈴鐺裡面沒有芯,被他一搖,鈴鐺就響了起來,孟嬴背一挺,大聲喊了起來,「陰鈴一響,亡魂聽令!趕骨還魂,隨我而去!以吾之血,化作魂燈!魂燈引路,落葉歸根!陰人趕路,陽人迴避,走……」

孟嬴一喊完,當即一口精血噴在了陰陽鈴上。那陰陽鈴瞬間就受到了法咒的刺激,竟然「嗡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而孟嬴更是把陰陽鈴給舉了起來,連搖了三下之後,那陰陽鈴竟然發出了白幽幽的光亮。

那光亮,正是和引魂燈一模一樣。

王磊趕緊給他讓出了一條道,孟嬴用腳尖在地上點了幾下之後,好像是趕屍人的借陰路。

而他一邁步子,身後那些坐著的道門前輩屍體就開始動了。

可就在這時,那通道口的地方,突然跑出來了一個黑影,一邊朝我們跑過來,一邊驚慌的大喊道:「不要,快停下來,你們這樣會害死不少人的!」

我還沒有看清楚這個衝進來的人是誰,就聽到了一陣「咔咔」的清脆聲響,和子龍提醒我的那聲音一模一樣,好像是有啥東西要裂開了?! 「那是什麼?」

「神花成熟了。」墨九卿回答月千歡。他幽眸深邃沉寂,看不出神色態度。

「神花?」月千歡很聰明。當即猜到了,墨九卿說他離開幾天就是為了這個神花。能引起天地異變降下天劫,不凡異寶!

當即月千歡不由提醒道:「神花成熟,你不趕緊過去拿嗎?慢半拍,小心被別人搶走了。」

墨九卿收回目光。他垂眸看著月千歡,嘴角弧度彎彎。邪佞一笑,語氣性感而蕩漾。「歡歡這是關心我嗎~~」

「不用擔心。魔焰神花不是誰都可以採摘的。不過魔焰神花成熟綻放的那一剎那十分美,堪稱世間罕見的美景。歡歡想去看看嗎?」

「好啊。」

墨九卿狡猾一笑,摟住月千歡腰將人抱入懷中。貪婪痴迷的聞了聞月千歡發香,墨九卿:「路途遙遠,我抱歡歡去可好?」

「……」

墨九卿根本沒給月千歡選擇的時間。抱上人,踮腳騰飛半空中。月千歡下意識反抱住了墨九卿。

月千歡的反應,換來墨九卿愉悅低沉而性感的笑聲。月千歡白了他一眼,然後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既然有免費的人肉拉車,那就好好享受吧。

在他們往魔焰神花方向趕時。天空中的異象也吸引來百原森林附近的人。能出沒百原森林的人修為都不可能低,他們興奮盯著天空中異象。

「異象現世,是有異寶出世!」

「快!快趕過去,不要被別人搶先了。」

……

沐寒垂眸溫柔深情看著月秀靈。「靈兒你這次回月家,我拿下那個異寶送你怎麼樣?這樣你們月家人定不敢小瞧你。」

「呵,沒有異寶他們也不敢小瞧我。」

「是是。靈兒你最厲害!你可是武宗弟子,他們巴結你都來不及。」

月秀靈瞥了眼沐寒,神情淡淡的。她抬頭看向天地異象,眼眸中神采奕奕,勢在必得!

再拿個異寶回去,月海陽月雲柔那幾個傢伙還敢怠慢她?就算是支系的表小姐又如何,她可是月家最優秀最有天賦的武師。

「沐寒走。我們過去瞧瞧。」

「好!」

來自四面八方的強者回過神,紛紛往百原森林趕。他們目光灼熱,都有著同一個目標!那就是搶到異寶!

人多又怎麼樣?實力最強的人才有資格得到異寶。他們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也有投機取巧打算用陰謀詭計取勝的。 厚寵邀婚 不管怎麼說,往百原森林趕的人越來越多。

白櫻雪也看到了那天地異象。跟侍衛們驚喜的點不一樣,白櫻雪躍躍欲試。「異寶現世,仙女姐姐肯定會去看熱鬧的。太好了,我又能見到她了!這次本小姐一定要知道仙女姐姐的名字。」

「五,五小姐。那異寶呢?」

「有機會就搶到手唄!反正上陽城也不差這點東西。隨意啦。找到仙女姐姐最重要!」

侍衛們你看我我看你,齊齊懵逼。五小姐你任性是沒事,可我們回去會被城主扒皮抽鞭子的!

白櫻雪興奮連蹦帶跳衝出去,「走了!去找仙女姐姐!」 這「咔……咔……」的聲響幾乎是同時響起的,就在我們的耳邊響起,好像是我們周圍的某種東西在逐漸裂開了。

仔細一聽這種聲音,更像是玻璃碎裂的聲音,咔咔聲不絕於耳。

聽到這細微的碎裂聲,我心裡也是緊張了起來。但還沒反應過來,那通道口的人已經沖了進來。

王磊的圓光術還沒有消失,借著那刺眼的光芒,我們就看到一個穿著蓑衣,戴著斗笠的男子沖了進來。

正是水爺!

他在跑到我們下方的時候,就停了下來,那張臉上全是震驚,停頓了幾秒鐘之後,忽然訕訕的笑了起來,人也好像是崩潰了,自言自語道:「我用了我一生來守護這裡的秘密,沒想到還是沒能把這個秘密帶到棺材里。天意啊,這都是天意啊……」

我從他的臉上看到了沮喪和失落,我見情況不對勁,立馬朝孟嬴喊道:「孟大哥,先停一下,我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

「嗯!」孟嬴也察覺到了異常,立馬把陰陽鈴收好了。陰陽鈴一收,那上面的引魂燈立馬失去了效果。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原本要被趕屍啟程的道門前輩,也是停了下來,再次保持了一動不動的姿態。

「他娘的,我們闖大禍了!」而更讓我詫異的是,王磊突然炸出了這一句。我一看向他,就看到他的臉上竟然也全是震驚和後悔。

我看到他們這樣,心裡就越是緊張,連忙問了一句:「磊爺,到底啥情況?」

王磊咬了咬牙,說:「別問我,你們問他吧!」

王磊指向了下方的水爺,我也快憋不住了,直接從石壁上跳了下去。幾下就跳到了水爺的跟前,大聲道:「水爺,這到底是咋回事?」

我這麼大聲一喊,水爺才回過神來,咬了咬嘴唇,沮喪的說道:「你們動了他們的屍體,這裡的結界就破了!要不了多久,這裡維持了幾十年的結界就會徹底破碎。 重生手藝人 到時候,這黑水河一帶的風水會徹底破壞。這裡的龍脈已經被我們用斬龍刀斬斷了,但龍脈何其強大?只要風水血骨還在,龍脈就不死。只是已經變成了凶龍,也就是黑龍!黑龍過境,黑水黑一帶全數會被淹沒。特別是水裡的那些冤魂,要是沾上了黑龍的凶氣,全數化作厲鬼。所到之處,人畜不安,寸草不生!」

水爺這番話從嘴裡說出來,我就聽的是一驚一乍了。 權門小老婆 我雖然不懂風水,但我知道風水術的厲害。

風水既可養人,亦能殺人。殺傷之力,遠遠比道術還要恐怖。

「你們不知道凶龍風水的恐怖,你們犯了大錯,我百般阻止你們,甚至不惜殺了漁村所有的老人,種下了無法度化的罪孽,我的結局註定無比凄慘,死後也會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我就是想要阻止你們,可還是被你們闖進來了!這或許就是天意吧!」見我怔住了,水爺再次沮喪的感慨了起來。

那失落無助的樣子,好像一下子之間蒼老了幾十歲一樣。這種打擊,儼然已經把水爺給摧垮了。

「他說的沒錯,凶龍風水,遠遠比你們想象的還要恐怖!」這時,王磊也從上面跳了下來,一臉沉重的解釋道:「當年蔣介石為了阻止日軍,喪心病狂的炸斷了黃河。殊不知,他當時就炸斷了黃河的龍脈,讓真龍變成了凶龍。那一次,死了幾十萬無辜的老百姓。那些死者全數化作怨靈,就沿著黃河一帶,不斷拉活人下水。最後是道門的幾十個高人,耗盡畢生心血和修為,打造了四大神獸的神像,和四大神獸的雕像一起沉入了黃河,這才鎮壓了凶龍之氣,保住了黃河一方平安!」

相對於水爺的話,我更加相信王磊的話。聽完他這番話,我徹底的驚住了。

半天才回過神來,我一回過神來,當即看向了水爺,厲聲問道:「你既然知道這件事的恐怖性,為啥不告訴我們?而是要用殺人來隱藏秘密的手段,你可知道?你越是這樣,我們就越想知道真實的秘密!如果你坦誠告訴我們,我們一定不會來的。哪怕我們不懂風水的恐怖,但磊爺知道啊!」

我忍著心裡的怒氣,知道這次我們闖大禍了。

可水爺卻是無奈的笑了起來,整個人都已經蔫了,搖頭沮喪道:「我不敢說,我要是說出來,你們信,和你們一起來的人會相信嗎?你們真的以為巫教的人是為了來找尋他們的鬼王?並不是,他們知道了當年我們鬥法的事情,也知道這裡的龍脈已經轉變成了黑龍凶氣。他們就是想要破掉這裡的結界,讓黑龍凶氣來殘害我們的邊境!漁村裡有巫教混進來的人,我心裡明白,我不敢說。要是稍微一走漏消息,我就是華夏的罪人,是道門的罪人!」

水爺說到這兒,又自顧的笑了起來。笑中全是絕望和痛苦,笑罷之後,這才繼續往下說:「我當年也是參與中泰鬥法的人,只是我那時還年輕,道術低微。帶頭人茅山掌門讓我留在外面,永遠守護這個秘密,這才活了下來。巫教的邪術太恐怖了,當時這一帶的很多小漁村,一夜之間全部死絕。巫教的人利用死人,利用冤魂的怨氣來對付我們。茅山掌門沒有辦法了,不想看到更多的傷亡,找到了這裡的龍脈之後,就把他們引了進來。上百個道門高手,拼光了他們一生的修為,斬斷龍脈、藉助龍氣才結下了這強大的結界,把巫教的人全數困在這裡,也把這個秘密永遠的封存了起來。」

說到這裡,我心裡的疑惑就已經完全解開了。但我還有一點想不明白,就問他:「可那河底守護的百鬼抬棺,還有那棺材中的女屍到底是咋回事?」

「那是我的罪孽,更是我的喪心病狂!」誰知,我這麼一問,水爺竟然失魂落魄的大笑了起來。笑罷之後,這才說道:「當年這個小漁村也要死絕,黑水河裡的冤魂太多了,到處都是巫教的邪物。我為了讓他們這個村子的人活下來,就讓漁村裡的人打造了一口碩大的棺材,讓他們把還是處子之身的女子全部裝入棺材里,沉入河底。讓她們的怨氣來鎮壓河裡的冤魂,抵擋巫教的邪術!可漁村的人雖然活了下來,我卻是墮落成魔。我早就想到了我的報應,坦白說,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了!因為壓著這些秘密和罪孽生活,遠遠比死了還要痛苦百倍!」

不知道為啥,聽完這番話,我卻是異常的冷靜。我理解水爺的做法,也理解他的付出。

這是他的無奈,這也是他的極端。為了大局,犧牲小部分。為了守護秘密,不惜動了殺戮,不惜違背心中的道義墮入魔道。

「咔咔……咔咔……」然而,就在我準備問王磊有沒有辦法時,那咔咔聲突然劇烈的響了起來。就好像空氣爆裂一樣,這聲響已經不是輕微的了,開始變得刺耳起來了。

特別是那水渠里的水,竟然變得沸騰了起來。那水渠兩側掛著的斬龍刀,竟然掙脫了水渠石壁上的鐵環,刷刷的沉入了水底!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山洞更是劇烈的搖晃了起來。那些原本躲進石洞里的雞冠蛇,竟然發瘋般的躥了出來,直接往外面逃,好像感受到了極其恐怖的東西。

「結界破了,就再也沒有東西能鎮壓黑龍凶氣了,就我們都得死!只是,還會害死更多無辜的人!」看到這出現的異常,水爺徹底崩潰了,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死?有我在,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而這時,王磊突然沉著一張臉開口了,告別道:「九哥,龍哥,老傢伙,這輩子咱們的情分就到這兒了。還想和你們老來找花姑娘的,看來是沒有機會了!以後的路,靠你們自己了!但一定要記住我這個兄弟,一個孤獨又帥氣的男人,磊爺!」

聽到王磊說出這番話,我當即一驚,他這是要和我們生死告別啊! 任電閃雷鳴,狂風呼嘯。山谷中仍舊平靜,耀眼的火焰跳動著,翩翩起舞好像快樂的小精靈。

墨九卿抱著月千歡站在樹梢上。垂眸看魔焰神花在天劫下緩緩綻放,「天劫共有九道天雷,每一道劈下,魔焰神花開一瓣花瓣。等天劫悉數劈下,就是魔焰神花綻放之時。」

「從未聽說過這種花,它有什麼特殊?」

「魔焰神花是千年出一次的神花。它凝聚來自地獄的魔焰,灼熱毀滅,可以焚燒世間一切物體。同樣也是煉器的極品。」

墨九卿嗓音愉悅,「歡歡你看,花開了。」

轟隆!一道劫雷劈下,嬌嫩的花枝顫抖著。如火焰一般的黑金色花苞緩緩張開一瓣花瓣。

兩道,三道……九道劫雷劈下,摧枯拉朽可怕的力量無法摧毀它。反而讓它汲取足了能量,開的美艷,驚心動魄。那沒一瓣花瓣都是天造之物,完美無缺,令人心癢想要摘走藏起來。

「嘶!」

男人倒吸口氣,驚訝道:「這是什麼東西?」

「不管是什麼,都是極其罕見的異寶神花。沐寒快!趁其他人還沒趕來,這朵花歸我們了!」

月千歡低頭看去,瞧見月秀靈她挑了挑眉。

墨九卿:「歡歡你認識她?」

「月家支系的表小姐。天賦優秀,是這一屆最出色的武師。」同時也是武宗的弟子。身份在月家無比尊貴,就連月海陽都要討好她。而月秀靈自然也跟月雲柔一樣,無比厭惡恨不得她這個廢物大小姐去死。

「最出色的?我看也不過如此,連歡歡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族比上就知道了。不過墨九卿,魔焰神花成熟了你還不動手?」搶奪異寶的人是越來越多。月千歡已經聽到遠處傳來的腳步聲了。

墨九卿勾唇輕笑,笑意邪佞傲慢。目光冰冷輕蔑的略過月秀靈和沐寒,他道:「不著急,歡歡我們先看一場好戲~~」

「住手!」

一聲爆喝,白綢絲緞飛出。包含武力狠狠拍向沐寒和月秀靈。來勢洶洶,煞氣騰騰。見此月秀靈不得不躲開。

眼看和魔焰神花擦肩而過,月秀靈氣的變了臉色。恨恨轉身,「是誰!誰敢阻攔本小姐?」

「月秀靈原來是你。」

白衣女子領著一眾人匆匆走來。看服飾,是藥師盟的人。

月秀靈看見白衣女子,臉色更加難看了。咬牙開口:「陌輕煙是你!」

「陌輕煙?」沐寒驚詫,不可置信盯著陌輕煙打量。「藥師盟跟月明堂齊名的那個煉藥師,陌輕煙?」

不僅如此。陌輕煙還是藥師盟盟主的乾女兒。因此月秀靈才這般忌憚,恨得牙痒痒可又無可奈何。她只能道:「陌輕煙是我們先到的。先到先得,異寶應該是我們的!」

「月秀靈這你說錯了吧。 有錢任性:寵個債戶當老婆 自古寶物都是有能者居之。你又算什麼東西?」

「咦,原來都有人了呀。不過寶貝還在,本小姐也沒來晚。」

月千歡眼底閃過驚訝。「是她!」

「歡歡我告訴過你的,這個小不點可不像她表面那麼純良可愛。」 「你又是誰?」月秀靈戾氣十足,但看見白櫻雪腰間的玉環時。立馬態度轉變,語氣溫和。「這位小妹妹,這神花可不是你能搶的。不如叫你家大人出來怎麼樣?」

「靈兒,她是誰?」沐寒十分詫異。他知道月秀靈的性子,不可能突然對一個小女孩柔聲細語起來。

月秀靈沖他使了個眼色,低聲道:「看她腰間玉佩,上陽城白家的人。」

上陽城白家?那個超級世家!沐寒神色微動,站在月秀靈身邊不出聲。眼看來的人越多,也越強大身份尊貴,他們還能搶到神花嗎?

「月秀靈什麼時候你還要看一個小女娃臉色了?」

陌輕煙倨傲抬起下巴,瞥了眼白櫻雪冷冷道:「哪家的娃娃不知死活,還不快滾回你家大人身後去!」

「放肆!這位可是上陽城五小姐。你是誰,敢對五小姐無禮?」

「上陽城白家?哼,我還以為是誰呢。這朵神花我藥師盟要定了!」

陌輕煙身份比白櫻雪絲毫不低。她倨傲霸道,根本不把白櫻雪放在眼底。見此,月秀靈眸光閃了閃。她有主意了!

勾唇淺笑,月秀靈無奈道:「陌輕煙你這樣也太霸道了吧!你也說了神花有能者居之,這上陽城難道還不夠資格搶奪神花?」

「哼一個小屁孩敢跟我搶?笑話。你們幾個上去,拿下神花重重有賞!」

藥師盟弟子剛剛邁出腳,白櫻雪一個眼神。侍衛紛紛站出來擋在他們面前。

見此陌輕煙眸光一沉,冷冷盯著白櫻雪。「你這是幹什麼?」

「自然是誰贏了神花歸誰。陌輕煙是吧,本小姐聽說過你。要不是抱了藥師盟盟主大腿,你有什麼資格跟本小姐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