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戰狂介紹天門的時候,也是不吝惜讚美之詞。

他這也是有目的的。

將天門說的越厲害,估計越能夠激發幽冥門和北宮世家眾高手的不滿。

這樣的話,等待會兒戰鬥的時候才更能全力以赴。

如果能夠讓天門眾強者飄飄然的話,那自然是更好不過了。

「另外一方則為被挑戰者,幽冥門和北宮世家,幽冥門和北宮世家都是混亂勢力當中的老牌大勢力,屹立億萬年而不倒。不過天門既然選擇了他們,就說明他們相對比較弱,不知道他們能否證明自己。」戰狂介紹幽冥門和北宮世家的時候,如此的介紹。

這最後一句明明就是沒有在損兩大勢力。

這讓幽冥門和北宮世家參戰的眾人以及觀戰的眾人都是極其的惱火。[本章結束] 他們的心中都是憋著一股惡氣,那就是要證明他們的實力。

要向混亂之地乃至整個神界證明,他們可不是軟柿子,誰都可以捏的。

他們要讓天門知道,挑戰他們是多麼愚蠢的行為。

「相信大家都很期待他們之間的對決了吧?用不了多久戰鬥就要開始了。我先說下規矩。挑戰者和被挑戰者雙方各派十名強者進行戰鬥。每個強者只能戰鬥一場。如果一方認輸,被打趴下,或者被轟出擂台都算輸。挑戰者一方,也就是天門,如果能贏的其中的七場那就挑戰成功,晉陞為混亂之地十大勢力之一。如果要是贏不過六場或者是輸四場或者四場以上那就是輸,一旦輸了,那九大勢力的高手將會聯手滅了天門。不知道天門眾人聽清楚沒有?」

戰狂說著看向了楊風,這一眼意味深長。

「我們知道。」

楊風淡淡的看了戰狂一眼。

「那麼現在戰鬥就開始了,挑戰者和被挑戰者選擇一人來到擂台之上,進行第一場對決。」戰狂淡笑道。

不過,無論是天門,還是幽冥門,北宮世家都沒有人動。

天門希望幽冥門,北宮世家的人先上擂台,然後天門根據對手的人選進行戰鬥。

同樣,幽冥門,北宮世家的人也是這樣想的。

場面一下子就靜了下來。

這一下子就是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觀戰之人都是議論紛紛。

「天門,你們作為挑戰者一方,你們的人先上台吧。」

戰狂看了一下天門所在的方位,淡淡的說道。

如果要是天門的人先上台,納悶幽冥門和北宮世家的人完全就能夠根據天門的人選決定他們的人選,更加的處於有利的地位。

「好像沒有這樣的規定吧。」

楊風瞥了戰狂一眼,淡淡的說道:「連最起碼的公正都沒有,實在是有損戰天宗的臉面啊。」

如果要是每次都是天門的人先上,那天門絕對要輸的。

「我哪裡不公正了?你們雙方總要有個人先上吧?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們好。」

「你們是挑戰者,在沒有人上台的情況下難道不是應該你們先上台嗎?」

戰狂的臉色立刻的一變,沉聲的質問楊風。

當著這麼多勢力的面被楊風質疑不公正,戰狂也是很惱火的。

「辦法有很多,你卻選擇了最不利於天門的辦法?難道還不公正嗎?難道我說錯了?」

楊風輕輕的聳了聳肩,冷哼了一聲回應。

雙方針鋒相對了起來。

「楊風,你有什麼資格和我父親這樣說話?你算什麼東西?」

戰狂身旁的戰小雲開口了,用手指頭指著楊風。

「呵呵,我和你父親說話,那是兩大宗門的領導層的對話,你算什麼?竟然敢插嘴?」

楊風冷笑著反擊。

這個戰小雲,還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他連戰狂都不怕,會怕她?

「你。」戰小雲憤怒的看著楊風,真想將楊風暴揍一頓,狠狠的踩在楊風的頭上。

「閉嘴。」

戰狂冷冷的瞥了自己女兒一眼。

眾目睽睽,無數勢力都在看著呢,自己這個女兒竟然還是如此的放肆。

看到戰狂冰冷的目光,戰小雲很不甘心的閉上了嘴。

「天門門主,那你說怎麼公平?有什麼辦法?」

戰狂看著楊風,淡淡的說道。

戰狂這個時候也是壓著火氣的,他也對楊風剛才的語氣是極其不滿的。

「第一場我們的人先上,第二場就是他們,或者反過來,這樣的話,豈不是更公平一些?」楊風淡笑。

甜心伊人 聽到楊風這話,很多人都是忍不住的點頭。

可不是,這可比剛才戰狂的提議公平的太多了。

「你們的意見呢?」

戰狂將頭一扭,看向了幽冥門,北宮世家的人所在的方位。

因為要聯手作戰,幽冥門,北宮世家的人是坐在一起的。

「我們也覺得這樣更公平。」幽冥門門主冥殤和北宮世家家主北宮寒幾乎同時回答道。

他們倒想按照戰狂剛才的提議,那對他們是更加的有利。

只是眾目睽睽之下,他們如果那樣選擇豈不是說明他們膽怯了?

再說,戰狂的建議天門肯定是不會聽從的。爭到最後的話,丟人的絕對會是他們。

「那好,就按天門門主的意思辦,第一場天門的人先上擂台,第二場幽冥門和北宮世家之人先上。現在,天門的人上場吧。」

戰狂看向了楊風。

意思很明顯,別磨蹭時間了,趕快讓你的人上來吧。我都已經這麼給你面子,按你說的意思做了。

「老大,我去吧。」小帥對楊風進行傳音。

「沒問題吧?」

楊風隨即回應。

小帥的防禦力足夠。

但是,想要戰勝敵人,估計還是有難度的。

「老大放心吧。我能贏。」小帥很有信心的回應道。

「好,那你小心。」

楊風點頭答應道。

小帥這麼有信心,應該問題不大,再說,小帥這段時間內又有了一些突破,手裡還有神秘的鏡子。

第一場小帥打頭陣也是不錯的選擇。

「嗖。」的一聲,小帥飛向了空中,落在了擂台之上。

「這人是誰?」

「沒聽說過啊。」

「地榜排名沒有這個傢伙啊。應該不出名。」

「天門到底怎麼搞的,讓這麼一個小子打頭陣,難道說天門真的是沒有人可用了嗎?」

看到小帥之後,很多人都是議論紛紛的,覺得天門派出的人選實在是太草率了,就是一個無名小卒,這樣的話,第一局不是鐵定要輸了嗎?

「這個天門,這是找死的節奏,小武哥哥,你看他們派的是什麼人。一個無名小卒。太好笑了。待會兒他們就會為他們的狂妄付出代價。」

在那包廂裡面,慕容姍姍輕笑著對他小武哥哥說道。

「也許,這個小子會一戰驚天下呢。」

小武則是僅僅的盯著小帥。

「那怎麼可能?小武哥哥你多想了。無名小卒就是無名小卒,怎麼可能會驚天下呢?小武哥哥太看得起天門了吧?」慕容姍姍對著小武翻了翻白眼,自己小武哥哥今天怎麼回事?怎麼總是說天門的好話呢,而且自己小武哥哥明明知道自己討厭天門,討厭楊風。[本章結束] 「但願我說的是錯的。」

小武輕輕的笑了笑。

真拿這個慕容姍姍沒有辦法。

自己只是說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自己說的是可能,沒有說肯定或者是必然。

「肯定是錯的。」

看到自己小武哥哥改口,慕容姍姍顯得很高興,這說明自己小武哥哥還是聽自己的。

「你們誰來?別讓小爺我久等了。」

小帥站在戰天大擂台,雙手叉腰,對著幽冥門和北宮世家所在的方位朗聲的說道。

剛才幽冥門和北宮世家的人也在商量到底派一個什麼樣的人上去。

他們之間也是有了爭執。

根據他們收集的情報,小帥擁有和地榜媲美的戰鬥力。

根據冥殤的意思,讓幽冥門的二長老陸明去,陸明地榜排名九十八位,絕對能戰勝小帥,這樣的話就確定拿下一場了。

但是北宮世家的人卻不這樣認為。

他們覺得這完全是殺雞用牛刀。

派一個排名二百名左右的人去就完全可以了。

可以讓北宮世家的二長老北宮乙上台。

聽到小帥的聲音,他們很快的就做出了妥協,有北宮乙出戰第一場。

做出選擇后,北宮乙立刻騰空而起,迅速的飛向了戰天大擂台。

「小子,本來還想讓你多活一會兒呢,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北宮乙輕蔑的看了小帥一眼。

這小子真的很囂張啊。

一個無名小卒,竟然敢在擂台之上大言不慚。

這個天門難道都一個個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嗎?

北宮乙也是修鍊了數十萬億之年的強者,屬於地榜上的常客了。

近萬億年來,每次地榜排名都有他的名字,有時候排名高一點,有時候排名低一點,最新一期的地榜排名二百零二位。比琴帝,劍皇都低上一些。

「就你,北宮乙?我還以為是北宮寒那老傢伙呢?沒有想到他不敢來,卻讓你來送死來了。」

小帥看著北宮乙,冷笑道。

這句話一出,不但是北宮乙,整個北宮世家所有人都憤怒了。

這個小子,狂的沒邊了。

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來,這簡直就是無視他們北宮世家。

「混蛋。」

「死。」

北宮乙沒有了說下去的打算。

一把飛劍帶著璀璨的光芒朝著小帥飛了過去,直取小帥的頭顱。

北宮乙的臉上浮現了一道殘忍的笑容。

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招足以滅掉眼前這個戴著草帽,說話目中無人的小傢伙。

小帥根本就沒有躲避。

在北宮乙看來,小帥是無法躲避,因為他這一劍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他好像已經看到小帥頭顱落地,被瞬間擊殺的場景。

「轟。」的一聲響,他的那把劍和小帥的頭顱碰撞了。

緊接著,「啪。」的一聲,那把劍成為了碎片,飄蕩在空中,隨即落在了地上。

北宮乙呆住了。

很多觀眾都是呆住了。

這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