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房東也不管,只是接著問小雪還有什麼特徵。

然後小雪低頭道:「他說他是個瞎子!」

當的一聲,葉初終於把碗碰倒了。

這下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葉初身上,葉初就是瞎了也能感覺到這些人灼熱的目光。

「好巧啊,瞎子哥哥也瞎了,衣服差不多,狗狗都差不多。」小雅一邊天真道。

葉初:「……」你故意的吧,絕對是故意的。

可是現在他要怎麼辦?

小雪又不是傻子,這個時候自然注意到葉初了,當看清的一瞬間,她的臉又紅了。

羞澀之意盡顯無疑。

周圍空氣瞬間安靜下來了,葉初感覺胃疼,不對,是肝疼,反正總有地方疼。

這個小雪雖然現在沒那麼大,但是葉初也是見過世面的,知道那個怪力女的存在,他們是可以變異成大馬賽克的。

與上校同枕 外加房東那些話,這女的絕對不是善茬。

葉初吞了吞口水,現在他最怕這小雪突然撲過來,而且他到底暴露了沒啊。

就不能說句話嗎?

這時候房東終於動了,他來到葉初身邊,拍了拍葉初的肩膀,鄭重道:「小子,你有種。」

葉初:「……」

什麼意思?

「我,我回房間了。」這是小雪的聲音。

然後他就跑出去了。

這樣葉初就更不懂了,這算什麼事?

「小雅,把零食收起來,先過來吃飯。」小雅媽媽叫道。

然後一個個各忙各的,好像剛剛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一切就跟做夢似的。

「年輕人,你當真求婚了?」是那個懶洋洋的男的。

不過葉初可是聽到這傢伙語氣中,濃濃的興緻。

而且為什麼所有人都一瞬間圍著他的桌子?被一堆馬賽克包圍的感覺一點都不好。

還有你們就這麼確定是我了?

「八卦之前都先自我介紹下,我叫鄭琴,後勤老大,他們都叫我琴姐。」是差點把葉初打折的那個女的。

「叫我三木就好了,後勤小弟。」還是那種毫無活力的語氣。

「我叫芊芊。」這聲音很輕帶著淡淡的笑意。

葉初知道,這三個大概就是後勤部的三個人了。

「房東就不用介紹了,小雅是我女兒,你只要知道我是小雅媽媽就好了,他們都這麼叫。」是小雅媽媽的聲音。

葉初嘆息道:「我叫葉初,是個瞎子。」

「然後呢?」房東道:「我們想知道你是怎麼跟小雪求婚的。你叫什麼不重要。」

葉初有一種弄死這房東的衝動,而且他憑什麼要說?

然後葉初突然道:「房租減半,不然我不會說的。」

「沒問題。快說。」房東毫不猶豫的說道。

葉初愣了,他是不是減的不夠狠啊?

最後葉初還是說了。

隨後道:「就是這麼一回事了,她最後會吃了我不?」

小雅不解道:「小雪姐姐幹嘛要吃你?你又不是可愛的狗狗。」

葉初覺得自從見了小雅之後,小盲基本就是一隻廢狗了,不是暈倒就是在暈倒的路上。

芊芊軟軟的聲音道:「挺浪漫的,我覺得這事可以成。」

葉初:「…..」你是從哪個角度看出來挺浪漫的?

「成不了,」鄭琴嘆息道:「長發及腰啊。」

然後所有人恍然大悟,小雪是短髮妹子,長發及腰誰知道要幾年,幾年後這個瞎子活下去的可能性太低了。

葉初默然,他是該慶幸還是該悲傷呢?

為什麼這些人都會覺得一個瞎子活不下去?再說他也不是普通的瞎子。

然後所有人都失去了興緻,房東道:「都散了吧,這事別在小雪面前提起,讓這丫頭高興一陣時間。

「你們,難道就不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嗎?」葉初道。

「瞎子哥哥,小雪姐姐招人疼,你不招人疼。」小雅道。

招人疼?葉初不禁想起那個大馬賽克,以及那黏糊糊的口水。葉初有理由相信小雪跟那個怪力女,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就是表面看起來很養眼,實際上就是綠巨人級別的大傢伙。

鄭王天下 不過按這些人的口氣來看,葉初覺得自己暫時應該沒生命危險了。

畢竟這些人都認為他會死在外面,而不是死在怪力小雪口中。

吃完飯之後,葉初就帶著要死要死的小盲回房間,他也是為小盲好,小雅挺喜歡小盲的,吃完飯之後一直待在小盲身邊。

小盲就是醒過來了,都不敢喘一下大氣,面對小雅它簡直就是待宰殺的羔羊,還是那種完全不敢反抗的羔羊。

這就是變異狗,葉初嘆息。 對葉初來說,今天也算是好日子了,至少知道那個小雪不會吃他。

而且葉初走在外面每看到小雪,她都會躲著自己,搞的她才是受害者一樣。

其實葉初也想躲著她,但是每一次都是對方反應快。

深夜葉初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是想去院子逛逛的,但是小雪在外面,為了大家都好受些,葉初選擇宅在房間里。

小盲自然也跟著他回來了,現在小盲比葉初還要害怕走出房間,小雅簡直無處不在。

只要小盲走出房間,不管去哪都會碰到小雅,然而小盲還不敢跑。

只能任其蹂躪至昏厥。

最後葉初躺在床上,而後進入那個空間。

一瞬間葉初就出現在那特殊的空間中,葉初覺得這個應該就是系統空間了。

在這裡葉初能感覺到自己是正常的,正常的眼睛正常的視力,多麼令人懷念。

但是這裡除了劍心什麼都沒有了。

不過葉初這次來是有目的的,他想在這裡磨鍊劍技,雖然只是簡單劈跟刺,但是這一劈一刺總讓葉初有一種玄妙的感覺。

現在他手中沒有劍,只能想象手中有劍了,對於基礎劍技,葉初早已瞭然於胸,就算沒有劍,葉初也能做到磨鍊效果。

葉初閉上眼想象手中有劍,只是當葉初抬手打算劈下去的時候,一邊的劍心突然動了,劍心化作一道光出現在葉初的手中。

這時候葉初能感覺到,他能感覺到手中握著一把屬於他自己的劍,這種感覺棒極了。

甚至他有一種錯覺,他能一劍劈開整個世界。

然後葉初一劍劈下,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劍而已。

葉初睜開眼,然後看著手中劍心化形的光劍,不由的嘆息,剛剛的感覺真的好棒。

可惜的是那種感覺消失了,葉初知道現在他就是再次抬手磨鍊劍技,也不會有剛剛的那種感覺了。

那彷彿頓悟一般的感覺,可遇不可求。

然後沒再多想,葉初開始不停的劈,每一次都是盡全力的劈,而後開始刺,同樣沒有一分一毫的保留。

但是練習了許久之後,葉初就停了下來了,他居然一點累的感覺都沒有,一開始葉初就感覺缺了什麼。

這種練習會讓葉初的感覺變好,但是缺少了身體感覺。

凡人煉劍修仙 他現在並沒有身體,而很多東西都是需要身體來記憶的。不管做什麼,身體的記憶非常重要,如果身體沒記下這些東西,就是練的感覺再好都沒用。

葉初嘆息,他重新醒了過來,剛剛他就是睡著了,葉初感覺自己意識再也不用休息都沒事了。

現在幾點葉初不知道,但是他現在很需要一柄劍,沒有真實揮劍的感覺,葉初的練習就不能算完美,畢竟想象只是一種感覺練習。

跟身體記憶一點毛關係都沒有。

葉初打開門走了出去,現在葉初又發現劍心的好處了,那就是他完全沒有黑不黑的概念,反正劍心是根據物理能量素描的。

同樣的,這就說明他完全分辨不出現在是黑夜還是白天。

是該開心還是該傷心?

這個問題葉初一天能冒出好幾次,但是每次都沒有答案。

葉初來到院子,他想找個木頭或者鐵棍什麼的充當劍,只要有重量就會產生身體記憶,到時候進行調整就好了。

只是當葉初來到院子沒多久之後,他就感覺到一股若隱若現的氣息徘徊在他左右,這種氣息讓葉初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好像被什麼恐怖的凶獸盯住了一般。

這把葉初嚇的都不敢亂動了。

「什,什麼人?」葉初的素描馬賽克範圍有限,他看不到範圍內有任何生物。

「葉初?」一道黑色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大半夜你不睡覺在外面亂晃什麼?」

聽聲音葉初能分辨出來是小雅媽媽,但是葉初一點放鬆的感覺都沒有,那種氣息還在,那種被盯住的感覺也在,如果在正常情況下,葉初很可能都會崩潰。

因為那目光太可怕,彷彿動一動都能將他眼前的一切毀滅掉。

但是擁有劍心的葉初,依然可以勉強忍住這種目光的窺探。

葉初吞了吞口水道:「我,我只是想出來找個代替劍的東西。」

「劍?你練劍?」

葉初點點頭。

「什麼年代了你還練劍,你會劍法嗎?」

「會基礎劍法。」

天賜我神劍就是這麼說的,習得基礎劍法,所以他也算會基礎劍法吧。

小雅媽媽饒有興趣的笑道:「不會是為了那柄神劍吧?多大的人了還做這種夢,不過我這有把劍,要嗎?」

葉初直接無視前面的話,興奮道:「要。」

「五百塊,不打折。」

「…..」

五百塊,這不是要他命嗎?他現在只有八百塊錢而已,雖然月租減半了,但是也要五百五。

沒有錢他怎麼活下去?

「事先告訴你,這房子里一共就兩把劍,一把我家的,一把琴姐的,過了這個村就沒了這個店了,你可想清楚了。」小雅媽媽笑道。

她能感覺到紅紅的鈔票在跟她招手。

葉初嘆息,琴姐那把他想都別想,所以就只有這個選擇了?不知道為什麼葉初在有劍的情況下,一點都不想找別的東西代替。

最後葉初咬牙道:「成交。」

交錢的時候,葉初免不了問道:「小雅媽媽,到時候我能再把劍低價賣還給你嗎?」

「回收五十塊。」

「….」你還是去搶吧。

收到錢小雅媽媽也沒食言,一把古樸的劍就這樣橫在葉初面前。

葉初伸手握住劍柄,在那一刻感覺來了,那種一劍可以劈開整個世界的感覺又來了。

葉初沉浸在這種感覺中無法自拔,小雅媽媽也看呆了,握住劍的葉初跟平時的葉初簡直就是兩個人。

這一瞬她感覺葉初手中的那柄劍就好像活了一般,氣質爆棚到難以言喻的地步。

「頓悟?不至於吧?不就是握住劍嘛。」小雅媽媽不相信,但是這種感覺確實是頓悟無疑,這是怎麼個妖孽可以捂住劍就能頓悟的。

小雅媽媽覺得,世界觀是不是又可以重新塑造了。 那種感覺一開始,葉初就不打算揮劍了,他剛剛試過了,一揮劍感覺就會消失。

所以他現在要好好體驗一下無敵的寂寞。

對,一劍能劈開世界,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只是隨著感覺的出現,他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