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他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動用絕殺手段。

手中無上仙劍,斬出青雲仙劍術。

噗,噗,噗!

幾乎只在瞬息之間,四周人頭紛飛,血沖蒼穹。

九名頂級天祖帝,被江寂塵舉劍之間斬滅。

若是,剛才江寂塵一劍削掉一名頂天祖帝的腦袋,讓人感到無比的震撼。

那麼,現在一劍削九頭,只讓他們看呆,不知反應。

直至此刻,他們才相信,江寂塵剛才所言,絕非虛言。

因為,達至如此境界,根本不需要說慌。

「他是誰,為何如此恐怖?」

「只怕,已達至半步帝尊的存在。」

「縱與帝尊之下第一高手聶空,亦有一戰之力。」

「難怪他敢如此放言,而他,真的是要構築傳送陣,前去第八重天,滅殺聶空!」

「但是,他殺了帝尊執法者,恐怕走不了,因為,馬上就有更強的人物出現。」

重生成女配宋氏 ……

四周圍觀的修士,此時都在議論,他們都覺得聶空有了對手。

但也並不覺得江寂塵能離開!

果然,虛空這時候一顫,四名半步帝尊憑空浮現,圍在江寂塵四周。

「敢殺我帝尊世家執法者,小子,無論你是誰,都……」

一出現,半步帝尊就開口放言。

然而,江寂塵現在心急如焚,非常趕時間,阻擋他者,都是生死大敵。

未等半步帝尊說完話,江寂塵已經不耐煩的開口道:「你們煩不煩?」

「本公子江寂塵,六道界第八重天之主,聶空敢趁我不在,滅我第八重天,我現在就要去殺他。」

「你們敢阻我,浪費我時間,都去死吧。」

這一刻,江寂塵完全的暴走,說話之間,也同時出手。

手中無上仙劍,主動殺向四名半步帝尊。

噗,噗,噗!

江寂塵簡直就像是切菜一樣,斬殺了四名半步帝尊,生猛到極點。

「我在構築傳送陣,誰若再敢阻我,我殺他全家。」

這時候,江寂塵真的怒了。

這些人阻他,就是要讓他的親人、朋友、女人,被屠殺。

這與殺他全家,也沒有區別。

所以,江寂塵才如此直接冷酷無情的放言。

再加上,借著切殺掉四名半步帝尊的威勢放言,全場,就剎那陷入死寂中。

所有的修士,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打擾了江寂塵構築傳送陣,被殺全家。

這一刻,他們心中震撼驚點,完全的被震懾到了。

「他,他竟然就是江寂塵?」

「難怪,如急著趕回去。」

「這麼說,他將與聶空有一戰?」

「天哪,這則消息,太驚人了。」

「……」

眾修心中,生出各種想法。

而這時候,江寂塵連屠十名頂級天祖帝、四名半步帝尊之後,再了無人敢上來攔他。

至於帝尊,據說都在閉關修行中,超然古城中,尚未有真正的帝尊出現。

而沒有真正的帝尊出現,誰能攔得住江寂塵?

此時此刻,要數最震驚之人,無疑就是葉輕雪等一群公子哥和小姐們。

他們,自然聽說過有關江寂塵的各種事迹,被列為超然界的頭號敵人。

只是,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凌塵就是江寂塵。

救了他們一命,還與他共同乘坐寶船戰舟回來。

這時候,他們想想端白、宮青的當時之言,才覺得是那麼的可笑。

總裁引妻入局 端白和宮青,竟然威脅這樣的人物,那不是自尋死路?

而且,之前他們所見,才不過是江寂塵冰山一角的力量。

他真正的力量,原來是可以把半步帝尊,當成大白菜切,想想都讓他們如在夢幻中的感覺。

他們竟然跟這麼牛逼的人物一起遨遊星空!

此地,再也無人敢打擾江寂塵,於是,江寂塵順利的結出了傳送陣。

「第八重天若有事,我必滅盡聶空滿門!」

臨離之際,江寂塵直接放言傳音。

此言,以秘法說出,整片超然星辰,皆可聽聞。

超然界的修士,聽到此言,皆感震撼。

嗡!

接著,傳送驀然亮起,然後,江寂塵便消失了。

而江寂塵一消失,整個超然界都在沸騰起來。

「快,動用跨界影像石,投影第八重天戰況。」

「不,我要傳送過去,親眼看這一場驚世的大戰。」

「江寂塵與聶空,不止,還有天域的劉禪,巔峰之戰啊。」

……

超然界眾修驚呼,要前去觀戰。

江寂塵回歸,這是驚天大事。

重生之豪門貴婦 (本章完) 葉輕雪與一群公子哥、小姐們,還有些發愣。

「輕雪姐姐,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啊?」

「凌塵公子要戰聶空、劉禪,能贏么?」

一名少女擔憂地開口道。

「可是,我們是屬於超然界的,你們,難道希望聶空輸?」

一名公子哥這時如此說道。

然而,那一名剛剛去給江寂塵買消息玉簡的公子哥冷冷一笑道:「我們是屬於超然界不假,但是,那些帝尊世家,何曾將我們當人看?只是奴役我們的家族而已。」

「每一次戰鬥,便讓我們這些家族的修士,去當炮灰而已。」

「要我說,現在萬界相通,這些勢力,必然都是各自征戰,只想一統萬界。」

「所以,現在根本不分界限,只分勢力的強弱。」

「我們跟聶空,沒有半分交情,反而,與江寂塵共乘一舟,將來若是江寂塵成為霸主,我們尚能攀上一些交情。」

「若是聶家一統萬界,我們也能成為眾生螻蟻,不知哪天,就會派上戰場當炮灰。」

這些公子、小姐,在超然界中,都是一流的世家,但是,與帝尊世家,根本沒有可比性。

在帝尊世家眼中,他們只是可以隨時供驅使的奴隸而已。

每一年,他們家族中,要上供給帝尊世家修行資源,非常驚人,幾乎占他們家族的修行資源大半。

所以,這名買消息玉簡公子的話,顯然引起了一眾公子哥和小姐的共鳴。

因為,這些事都是他們親歷的!

現在,他們年齡尚輕,但過些時日,只怕就要被徵召,加入戰場中。

而戰場,無疑是一個絞肉機,踏進去,屍山血海,百萬人,未有幾人可歸來。

如今,天地萬界,各方勢力都在征戰,天宇間,各處戰火紛起。

葉輕雪的家族不凡,然而,他的父親,見到聶空時,也跟一條狗沒有任何在區別。

甚至,她有一次,差點被送給聶空侍寢!

幸好,那一次,聶空前去爭終極仙緣,出來后,又在閉關中,就一直沒有時間。

但這一次偷偷溜出來,就是想逃避此事。

因為,父親曾說,為了家族,待聶空一出來,就要送她去給聶空侍寢。

葉輕雪,很想把握自己的命運,但是,她太弱小了,根本無力反抗。

這下次,出走星空,若不是有江寂塵,她恐怕已殞落。

而最可笑的,無疑還是端白,他把葉輕雪當自己的女人,卻不知,葉輕雪已差一點被送給了他的結拜大哥聶空。

不過,端白一死,這些事情,一切成空。

「走,我們也去第八重天觀看!」

這時候,葉輕雪突然說道。

現在,她離家極近了,她卻不願踏進去,寧願離開。

聽到葉雪輕的話,其餘的公子也道:「走,我們也一起過去。」

說罷,他們一起走入了江寂塵剛剛所結的傳送陣。

江寂塵結的是臨時傳送陣,只可以存留一陣子。

當然,他結的傳送陣,誰敢踏進去?那豈不是找死?

但是,葉輕雪他們卻趕在傳送陣最後消失那一瞬間,都踏了進去,一同消失了。

……

通過傳送陣,江寂塵回歸到了六道界第八重天。

入眼處,儘是滿目瘡痍,世界破敗不堪,屍骨累累,血染大地。

這明顯都是戰鬥的痕迹!

而看到這一幕,江寂塵心中一緊。

「真的出事了,不知姑姑、小灰、青衣他們如何了?」

江寂塵心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驀然,他感受到遠處有一縷生的氣息,被埋於一堆浮土中。

江寂塵一閃身,揮袖輕拂,浮土吹盡,然後看到了一個重傷的第八重天修士,奄奄一息。

江寂塵過去,按住他的心脈,一股浩然的生命之力,輸送入他的體內。

然而,這名修士已油盡燈枯,縱是江寂塵,也根本無力回天。

不過,受到生命之力的刺激,這名修士,竟然回光反照了一下。

他驀然睜眼,看到了江寂塵。

「啊,尊主,你,你回來了?」

這名修士,眼中閃過驚喜之色。、

但下一刻,又化成了一片悲憤。

「尊主,快救救兄弟們,他們都被困於封蒼神城中!」

「那些人,好狠,見人就殺,一個也不放過,他們要屠盡第八重天。」

「幸好,幸好尊主夫人們提前準備,把老弱婦幼者,都轉移入靈界袋中守護。」

「我的妻兒,都在那裡,你,你快去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