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破陣,就等於切斷他的靈力供給,不管他靈脈被開拓到何種地步,失去這股靈力供給,他那九重涅靈的實力,不過也就是一個笑話。

望着在血紋少年手下,一個照面就受傷的韓牧,黑靈族衆人心裏難免暗歎一口氣,他們奮力想要從地面站起身來,身軀卻顫抖着轟然倒地。

所有人的靈力,都在這化靈死陣之下,一點點潰散。

雁紅凌俏目之中的色彩,也是逐漸變得黯淡,她輕吸一口氣,蒼白臉上緩緩浮現一絲認命般的神色。

即便心裏再驕傲,即便再如此的不甘,此刻,在這化靈死陣下,在那血紋少年手下,她們,也只不過是被隨意踩踏的螻蟻,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機會。

九重涅靈巔峯的實力,足以碾壓她們所有人!

凌玄衝不甘的低聲咆哮着,眼中佈滿猙獰!

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

所有黑靈族人,在靈力逐漸潰散之際,很多人都已經放棄掙扎,雙眼變得麻木呆滯,面如死灰。

整個黑靈山莊,在此刻,或許除了韓牧之外,已經沒有一個人,還能升得起反抗的心思。

韓牧輕甩了甩手臂,微微呲牙,手上不時傳來一陣劇痛,即便是煉化了靈蝰精血,但在涅靈境強者面前,這身體感覺還是弱的不堪一擊。

“讓我選擇怎麼死?老傢伙你還真是慷慨。”

手掌從地面抽回,韓牧抱住隱隱有些顫慄的右臂,手上浮現出聚靈訣光紋,幾秒後,纔算是止住不斷滴落的鮮血。

血紋少年一步步踏出,看着韓牧的目光,就像是看一頭待宰羔羊一般,戲謔的神色,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此時並沒有認真的意味,僅僅,只是在戲耍韓牧。

腳掌踏碎地面,少年的身軀瞬間消失在原地。

韓牧面色一變,即便靈魂力能感知到少年的身形,但是身體,卻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眼中青色靈力剛涌出,身體頃刻受到重擊。

在少年一拳之下,身軀倒飛而出,砸落在廣場下方,那一片滿是碎屍的泥土中。

“體質到是不錯,剛好,用你來適應這具身體,也免得讓我族人,死前還要遭一番罪。”

少年身體浮空而起,慢悠悠的飄向韓牧。

韓牧漆黑眼眸中,此時反而充滿平靜,他伸手抹去嘴角一絲血跡,擡頭望向半空,青稚的臉龐上,劃過一抹冷然笑意。

“知道我剛纔爲什麼不離開嗎?”

清冷聲音傳入半空少年耳中。

聞言,少年滿是戲謔的臉上微微一怔,不知道爲什麼,此時他的心裏竟然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剛纔,化靈死陣未完成之前,憑藉韓牧靈魂力的感知,定然是有機會能夠逃出去的。

“你想說什麼?”少年冷笑道。

韓牧黑眸微閃,並沒有開口。

少年接着道:“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你的靈魂力能夠在我的陣法中驅使靈力,不過無論如何,今日的結局,都不會改變。”

韓牧微垂在長袍下的左臂,悄然間輕微的揮動起來,手指上,一道道光線延伸出去。

少年血眸一冷,突然發難,雙手交叉結印,在身前凝聚出一道血狼幻影,狼嘴大張,蘊含着強大靈力的光束,從嘴中爆射而出!

直指韓牧!

下方,感受到這股靈力波動,韓牧眉頭緊皺,不敢怠慢,靈魂力涌出,在腳下瘋狂聚靈,而後腳掌一踏地面,身軀暴退。

轟!

光束正面轟擊在地,頓時地面都是微微震顫,先前韓牧所在之處,直接被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深坑表面,還瀰漫着久久不散的靈力。

韓牧身形暴退到廣場一個角落,在他身後不遠處,便是那化靈死陣的光罩。

看着下方那巨大的深坑,眼中閃爍不定,幸好在煉化靈蝰精血時,將曾經的身法靈訣重新修煉了一遍。

若非如此,在這一擊之下,說不定就得受到重創。

“哦,跑得到是挺快!”

身前血狼徐徐散去,半空中的少年瞥一眼韓牧稍顯狼狽的身軀,不經輕笑着開口,顯然他也沒料到,韓牧竟然能躲過自己這一招。

“你身上,真的有很多祕密啊,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殺死你,解開這些祕密!”

少年舔舔嘴脣,臉上血紋再一次蠕動起來。

身後的天空上,化靈死陣發出劇烈光芒,大量靈力在半空彙集,而後,對着少年身軀灌注而來!

韓牧顯然也注意到這一幕,長袍下手指再次划動,青色靈力光線接着延伸而出。

目光隱晦中瞥一眼身後的靈力光罩,隨即不再遲疑,腳下靈力瘋狂匯聚,身體朝後方暴掠而去。

半空,接受到新一輪靈力的灌注,少年體內靈力近乎爆滿,他血眸擡起,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靈力氣息,身軀一掠,瞬間消失在原地。

快速移動中的韓牧,眼中涌出青色光芒,側頭之時,能看見一道幻影從遠處急掠而來,眨眼之間,便到他的身後。

“我看你能挨幾拳!”

戲謔聲擦耳而過,韓牧眸子冰冷,身下一片靈力光線綻放出青光,他陡然擡指,反身一指點下!

少年靜靜注視着韓牧這一指,身體表面有着靈力浮現,在韓牧的那一指點到靈力之上後,他咧嘴一笑,右臂包裹上血紅色靈力,一拳揮出!

韓牧的指尖在接觸到少年瞬間,無數靈力光線穿透他的身體,密密麻麻的線頭從他身體後方飛射而出,直接刺入不遠處的靈力光罩內。

而後,在少年那攜帶着強大靈力的一拳之下,韓牧身體轟然翻飛,身上的白色長袍直接破碎開來,身軀還在半空,便噴出一口暗紅色鮮血!

身體重重落地,又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不過,韓牧漆黑深邃的眼底,此時依舊沒有一絲動搖之色,他奮力撐起身體,輕咳一聲,擡手抹去血跡,眼底,依舊沉靜。

不遠處,雁紅凌看着這一幕,美眸中悄然露出一絲微不可查的驚詫,韓牧能夠在這化靈死陣中動用靈力,已經是打破她的認知,能夠接下那血紋少年的兩拳,更是讓她感到不可思議。

要知道,那可是涅靈境巔峯的攻擊,即便是她的實力,都沒有把握接下一擊,而這韓牧,甚至連初靈境都未曾踏入,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還真是頑強,是你的體質變態呢,還是說我掌控的力度不夠?”

少年身軀落地,雙眼好奇的盯着韓牧,雖說對這具身體掌控得並不是那麼熟練,但是他的攻擊用了多少力氣,他是最清楚的。

一般靈魄境,在這一拳之下,沒有絲毫活命的可能!

韓牧臉上冷靜,心裏卻還是忍不住低罵一聲,就這身體還算變態?若是他的巔峯龍體,別說小小涅靈境,就是靈王本尊,都是彈指可滅。

“遊戲時間結束,接下來就給你們一個痛快吧,能親眼見證一尊靈王的誕生,成爲我衝擊靈王的靈力儲源,不得不說,你們賺到了。”

少年微微仰頭,血眸注視着半空的化靈死陣,體內靈力劇烈沸騰起來,臉上蠕動的血紋也是在此刻發出強烈紅光。

所有黑靈族人,癱倒在地的身軀全部都放棄了掙扎,凌玄沖和他身後的凌閆,周羌等,眼目不甘之中,雙眼色彩也是一點點變得灰暗起來。

凌玄衝想到剛纔㹠老的那句話,自嘲一笑,他確實,還是太年輕了。

雁紅凌看一眼倒在血珀之中的雁冉,而後側眼,複雜的看着韓牧那張青稚的臉龐,說起來,還是她害了這個人,不僅搶下他的靈蝰,甚至連帶他回黑靈山莊,都是抱着不純的目的。

這個結局,也算是報應吧。

就在這整個黑靈山莊都是陷入這種面對死亡的悲涼氛圍中時,一道不算大,卻能讓所以人都聽見的聲音,在這廣場上空,緩緩響起!

“老傢伙,高興得太早了點吧,不知道你的這具身體,能不能承受住,化靈死陣!”

韓牧嘴角輕掀,隨即指尖點在地面,頓時間,無數青色靈力光線,如雨後春筍一般,從地面瘋狂生長而出!

下一刻,少年那佈滿血紋的臉上,眼中的神色,一點點陰沉下來! 靈力光線從地面瘋狂生長,一條條線頭在血紋少年陰沉的目光中,深深刺入光罩之上。

甚至還有不少,纏繞上他的身軀,不過片刻,便將他裹成一團。

“原來還有手段!”

少年獰笑一聲,身上爆發出一團血紅色靈力,在這強大的靈力之中,那一條條靈力光線迅速斷裂,落在地面。

然而,沒等他嘴角的那一絲弧度徹底掀起,血眸陡然一變,目光掃向四周,只見得那讓他無比自信的化靈死陣之上,一條條靈力光線瘋狂蔓延,從地面,一直延伸到頂部!

這些靈力光線,竟然沒有被化靈死陣吸收?

血眸掃向韓牧,看着那張極爲青稚的臉,少年眼角微跳,後者臉上那一對漆黑眼眸,竟是如此的平靜,平靜得讓他感到不安。

“好小子,看來留你不得!”

冷喝一聲,體內靈力席捲而出,血紋少年手上,靈力凝聚成兩團光印,光印之上,散發出濃濃的殺伐氣息!

韓牧咧嘴嘴,全身都能感覺到一陣疼痛,他手上捏出聚靈決,淡青色靈力匯聚而來。

“我這萬魂引,雖然凝聚起來麻煩一點,但專門剋制化靈死陣這樣的霸道陣法!”韓牧輕笑着開口,手上動作不停。

聞言,血紋少年厲目一瞥,手上光印成形,就打算對着韓牧一掌拍下。

韓牧眸光微閃,竟是直接盤腿坐下。

嘴角掛上殘忍弧度,血紋少年擡起右手,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都沒想到。

他那微擡的手臂,直接定格在半空,身前的光印,也是在下一秒便轟然破碎。

這一幕,直接讓雁紅凌等人驚詫無比!

血紋少年的身軀,更是開始緩緩顫抖,他望向韓牧的血眸之中,升起一股無比狂躁的憤怒!

眼底,殺意橫生!

這一刻,他的身體與化靈死陣的聯繫,竟是被突然切斷,靈脈之中的靈力,更是隱隱不受他的控制。

這小子,他一個小小人族,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對了,靈力光線!

血紋少年突然醒悟,冷眸陡然掃向半空,巨大的光罩,居然有一半被那詭異的靈力光線給纏繞着,另外一半,也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光線給侵佔!

“現在才發現,晚了一點,想不想試試,你親手佈置的化靈死陣,是何種滋味?”

韓牧微微擡頭,眼中閃過一抹戲謔,話落,他雙手陡然結印,無數靈力光線從地底冒出,將他的身軀包裹。

血紋少年猙獰一笑,體內所有靈力破體而出,在身後形成一頭巨大的靈力血狼,血狼獠牙伸展,一股暴戾而恐怖的氣息,從它體內瀰漫而出!

“我要是你,現在就省點靈力。”韓牧搖頭一笑,身上靈力光線頓時爆發出強烈的青光。

頭頂上空,青光覆蓋,兩道青紅色光束直接爆射而來,一道將血紋少年的身軀籠罩進去,另一道直接落在韓牧身上。

光束之中,血紋少年臉色狂變,血眸充滿不可置信,他愕然的看着自己的身體,身上靈力在極速消退,就連身後凝聚而成的血狼,也是在一聲哀嚎之中,化爲靈力融入光束。

“不可能!”

暴喝之聲陡然響起,傳蕩在整個黑靈山莊上空!

反觀韓牧,他將右臂擡起,露出手上的鐲子,半空有着無數靈力匯聚,順着光束,朝着他掠來!

然後這些靈力在經過身軀表面的光線之時,被一道道分化開來,順着光線,直接是灌注進手上的鐲子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