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以,雷體這個東西真的不好修鍊。

之前,莫宇辰並沒有將這個雷公海放在心上,知道他們剛剛路過的時候,他才驀然發現,這就是他一直在苦苦尋找的地方。

於是,莫宇辰給張慕白交代一番之後,自己就迫不及待的闖了進來。

因為,他要藉助這裡的雷電之力,將雷體修成。

…… 「只要此次我能成功修成無上雷體,那我便百分之百的把握,將第二次劍胎凝練,凝練成功。」

「甚至可以說,第三次凝練劍胎也不在話下。」

莫宇辰內心劇烈震動。

很快,他沒有浪費時間,在細細感受到雷電的威力之後,便直接衝天而起,朝著雷珠掠去。

轟隆!

轟隆隆!

……

下一刻,整片雷公海電閃雷鳴,似乎對莫宇辰這個外來者很是看不慣,想要將他活活劈死。

一道道恐怖無比的雷電,隨著少年的靠近,變得越來越加強橫。

「到了這個位置,恐怕就算是出竅境的護身罡氣已經不管用了。」

當距離雷珠還有五百米的時候,莫宇辰心中都有些暗暗驚訝了。

此時,如果是換成普通的出竅境來,估計早就被雷電轟得飛灰湮滅了。

轟隆!

……

無比恐怖的雷蟒,在莫宇辰頭頂不斷的翻騰著,一道道熾熱的電蛇上下竄動。

莫宇辰拼了老命將身上的真龍之軀壓制住,吸收著周圍的雷電之力。

此刻,一道道霸道的電流,順著少年身上的經脈,遊走他的全身,一點一滴的強化著他的肉身。

與此同時,莫宇辰還將蛟王族老祖傳授給他的功法運轉起來,以及之前存在自己體內的雷電之力,開始凝練無上雷體。

咔擦!

轟……

無盡在雷電在咆哮著,猶如是長江之水,連綿不絕地朝著莫宇辰轟擊而來。

因為此時莫宇辰只憑藉肉身硬扛,沒有施展出真龍之軀。

所以,他全身上下被雷電轟得焦黑如碳,只剩下一對眼眸可以看得出,這位黑膚友人的強橫。

要知道,層次越高的功法,修鍊起來的條件就越苛刻。

相對於莫宇辰的太祖聖龍決來說,無上雷體算是小兒科了。

畢竟修鍊雷體只要忍受住雷電加身的痛苦就行,實在承受不住還能中途放棄。

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啊 而太祖聖龍決可就不一樣了,當初他若不是因為無賴龍的灌頂,他現在估計連第一層都沒有修鍊成。

而且,太祖聖龍決修鍊到後面的要求更恐怖,需要的輔助寶物實在太多了。

莫宇辰盤膝懸浮在半空中,任由頭上驚雷不斷淬體。

在常人的眼中,莫宇辰這樣純粹是自己在找死,自虐。

不過,這種程度的傷害對於莫宇辰來說,並不算是什麼,因為他的肉身早已經被無賴龍的精血淬鍊過一遍。

因此,有著這般深厚的底蘊,他自然而然可以無比輕鬆的擋住雷電所帶來的痛感。

哪怕他連真氣都不調動分好,莫宇辰也有信心,任由雷電在自己身上遊走。

這邊是莫宇辰的優勢所在。

當然了,雖然死不了,但是一身狼狽還是避免不了的。

畢竟他的修為只有出竅境一重,而如此高強度的雷電淬體,即便是渡劫境強者來了,也休想毫髮無損。

咔嚓!

此時此刻,只見一道水桶一般粗壯的電蛇,轟然降落,直接在莫宇辰的腦袋上炸開,將他滿頭黑髮炸成雞窩。

「靠,這雷電太猥瑣了吧!」

「傷不了老子,竟然打我頭髮的主意。」

遭受到這侮辱性的恐怖轟炸,莫宇辰齜牙咧嘴地罵了一句。

緊隨著,少年乾脆再次提升高度,來到雷珠的附近。

這裡的雷電之力更加兇狠,無數雷電感受到莫宇辰這個大威脅,不要錢的朝他身上轟去。

僅僅一個呼吸之間,莫宇辰身上便已經傳來烤肉般的香味。

不過,倘若你仔細觀察的話,你會發現,少年的血肉之中,浮現出一道紫色光芒,迅速地修復著他的傷勢。

這邊是真龍之軀的強大恢復力,不僅防禦力恐怖,就連恢復力也是十分驚人的。

這域內第一煉體功法可不是蓋的,而是真真切切有實力的。

「最多也就在修鍊半個月時間,我的無上雷體便能修鍊至小成。」

感受到此處雷電的恐怖,莫宇辰捏緊雙拳,眼眸中流露出瘋狂之色。

雖然渾身上下痛癢難耐,但是他卻能看到自己無上雷體,越來越接近成功了。

只要他這一步能成功,那他後面的劍胎第二次凝練以及第三次凝練,他都有絕對的把握,甚至是那種沒有生命危險的把握。

為了自己能夠快速提升到出竅境三重,他覺得自己承受的這點痛苦,值得了。

出竅境三重。

到時候,莫宇辰即便是遇到半步渡劫境的強者,也無所畏懼了。

就算放眼整個御劍海域,他都能算得上一方豪強,哪怕是到了天靈大陸,只要不招惹那些老怪物,他也沒有生命危險。

至於大乘境級別的強者,天靈大陸雖然不少,但是大多都是在探索雷劫的奧秘,要麼就在準備渡雷劫,很少能遇得上的。

只有出竅境以及渡劫境,才是天靈大陸最為常見的武者。

而化墟境的人,基本上是天靈大陸的最底層武者,沒有化墟境的修為,即便是在天靈大陸的山旮旯地,也得夾著尾巴做人。

不然的話,他們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

「六爺,我手下人傳來消息說,那個差點打死我的太一劍宗弟子,如今正在雷公海附近的島嶼獵殺妖獸。」

「這一次,您老人家一定要為小弟出口惡氣啊!」

在一首無比猙獰的戰船上,一位出竅境六重的男子,正卑躬屈膝的對著一位鬍渣大漢說道。

此時,如果莫宇辰與張慕白再次,他們一定能認得出,那個卑躬屈膝的男子,就是他們第一次遇見的海盜頭目。

這個出竅境六重的名字叫做劉佐霖,是這附近一帶的小霸王,也是十三太保中,六爺的馬仔。

「哼,你這廢物還有臉說。」

「不過一個出竅境二重的太一劍宗弟子,竟然能將你們五萬人打得落荒而逃。」

「你若不是我雷老六的表弟,老子早就弄死你了。」

鬍渣大漢狠狠地瞪著眼前這個廢物弟弟,怒聲罵道。

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還算是跟自己有點血緣關係,鬍渣大漢不可能看著他被人打,而不幫他報仇。

畢竟,古人就曰過:打狗還要看主人。

…… 作為十三太保,六爺的馬仔表弟,他在逆亂之海的名氣可是不小。

當時,他被張慕白揍了之後,劉佐霖就動用六爺的能量,很快查出莫宇辰與張慕白的位置。

報告,逃妻來襲 這不,他剛一得到消息,馬上就來找六爺訴苦。

而他表哥,十三太保的六爺,雖然將他劈頭蓋臉臭罵一頓,但是卻沒有讓他失望。

在劉佐霖眼中,這次對上張慕白肯定是手到擒來。

畢竟這次除了他大表哥這位出竅境八重的強者外,還有六個跟他一樣的出竅境六重強者,出竅境五重強者又二十來個,剩下的那些人,也大多都是化墟境以及出竅境。

事實上,如今的六爺已經很少親自出手了,很多時候,他都將事情交給手下去打理。

因為他手下的得力幹將實力都不弱,隨便出去一個都是能稱霸一方的強者。

「哼,該死的小子,就算你太一劍宗的弟子又能如何。」

「你別忘了,這裡是逆亂之海,不是御劍海域,你們太一劍宗在這裡連個屁都不是。」

劉佐霖低著頭,唯唯諾諾地聽他大表哥的叱罵。

然而,他雖然臉上表現得很委屈,但是心中卻不以為然。

反正他已經被罵習慣了,如今,他只想著,等他抓到張慕白,要怎麼好好地折磨他。

至於莫宇辰,劉佐霖一點興趣都沒有。

當初,劉佐霖遠遠看了莫宇辰,發現他只是一個出竅境一重的小子而已,連張慕白都比不上。

而且,即便莫宇辰的天賦跟張慕白一樣強橫,他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

在滿是撐天大樹的海島中,一聲獸吼傳了出來。

「嗷吼!」

暴怒的怒嘯聲,彷彿是天穹之上的驚雷一般。

隨即,一道無比巨大的身影,帶著濃濃的腥臭味,接連撞倒上百顆大樹。

在茂密的叢林之中飛出,狠狠地砸落在地面上,渾身布滿傷口。

在這頭妖獸身上,有著無數道劍痕,每一道劍痕基本上都是深可見骨,讓這頭妖獸血涌如泉。

以此同時,一道飄逸的身影,在幾顆大樹上連連點動,飄然落在那頭妖獸的跟前。

來者那張稚嫩的面容,露出一個興奮的笑容。

「出竅境五重的妖獸都不是我的一招制敵。」

「看來,我的太一劍訣已經勉強能達到莫大哥的要求了吧。」

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在附近海島獵殺妖獸的張慕白。

前段時間,他經過莫宇辰的指導,再加上他這些天以來的實戰訓練,他終於將太一劍訣修鍊得更上一層樓,威力是之前的四倍之多。

「也不知道莫大哥在雷公海修鍊得怎麼樣了。」

「真想不通,他為什麼偏偏要跑到雷公海那個鬼地方招雷劈。」

張慕白將地上那頭妖獸收起,隨後回過頭望著不遠處的雷公島一眼,眉頭緊蹙。

「哎,我還是再等等吧。」

復仇女很癡情 「反正我如今的修為已經快邁進出竅境三重了。」

「真好趁此機會,找一找突破的契機。」

張慕白思緒回歸,從新沒入叢林之中,繼續他的禍害妖獸之旅。

……

咔擦!

轟隆!

蒼穹上,恐怖的雷電怒嘯,璀璨的雷電無情地擊落在莫宇辰身上。

這一刻,光芒極為熾熱,照亮了整個天穹。

在遭受到傾盆暴雨一般的雷電轟擊時,莫宇辰的身軀發出了一陣滋滋響。

轟!

最後,天穹上的雷珠,發出一道無比恐怖的一擊,擊在莫宇辰身上。

此時此刻,莫宇辰就像掉進蛇窩一般,無數殿蛇急速遊走,鑽進他的心臟之中,讓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疼痛感。

這一步,是成就無上雷體的關鍵時刻,只要莫宇辰忍得住,並且催動功法,將這些雷電都留在體內,那麼他就成功了。

因為,雷電之體無非就是將肉軀凝練成一個適合雷電居住的容器,從而達到了儲存雷電的效果。

「呃啊!

當電蛇鑽進莫宇辰的心臟時,少年忍不住狂吼一聲,背後的冷汗直冒。

總所周知,心臟向來都是人體最為薄弱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