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有人都被秦羽觴所震懾住了,沒想到只是一番話而以,就讓恐怖的青龍江自己斷流。

無形當中,秦羽觴的形象在所有人的心中被放到了一個非常尊崇的位置。

聯軍此時已經攻佔了無數城池,秦羽觴率兵南進。

「報,紫蘇城已被聯軍攻佔。」

「報,奉城已被攻佔。」

「報,韓陽關已被敵軍攻佔。」

??????

所有地方全部告急,皇室正在調兵遣將,四處救援,但是這次聯軍兵力太多,皇室既要防止別人篡權奪位,又要守衛疆域,已經忙得焦頭爛額。

秦羽觴下令,紮營休整。

兩百萬軍隊綿延幾百里,浩浩蕩蕩,氣勢恢弘。

在主帳當中,秦羽觴坐在主座上,旁邊分作著其他人。

地圖打開,秦羽觴問道:「如今我們到了紫蘇城千里之外,想必敵軍已經發現了我們,紫蘇城是韓陽光的門戶,只要攻下了紫蘇城,韓陽關手到擒來,但是紫蘇城非常的堅固,而且擁有禁制大陣,我們當用何法破城?」

秦羽觴看了看洪慶和張合二人,兩人皺眉思索,胖子大大咧咧的說道:「這有什麼好考慮的,把他們全部往死了坑不就行了?」

風雲老魔看著胖子笑嘻嘻的問道:「胖小子,你說,怎麼個坑法?」

胖子咳嗽了一聲,異常得意的說道:「既然我們打不進去那就把他們引出來打咯,把他們全部都打死了我就不信還有人守城。」

張合突然拍手說道:「這是個好主意,引蛇出洞,調虎離山,我覺得此法可行。」

秦羽觴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洪慶起身說道:「聯軍現在傲嬌無比,我們可以利用他們的這個心理,一舉拿下紫蘇城。」

破軍想了想說道:「那要是敵軍不出來我們的計劃不就泡湯了?」

武曲贊成的說道:「這也是一種可能。」

巨門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秦羽觴問道:「羽觴,你有什麼好主意?」

所有人都看向秦羽觴,秦羽觴每次總是能夠想出奇策,不知不覺當中,眾人已經有了依賴心理。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秦羽觴看了看眾人,又看了看齊偉山,笑嘻嘻的問道:「「不知道齊偉山將軍認不認識守城的將領呢?」

齊偉山不知道秦羽觴葫蘆里買的什麼葯,就說道:「我不知道是誰守城,不過就算是不認識聯軍之間為了防止發生誤會,所以每個將領手中的都有一個各自域主的信物,我們功域的信物就是這個。」

齊偉山拿出了一塊令牌,上面寫著一個功字,功字上面有著某種莫名的能量波動,那是域主的靈魂印記,一旦那道印記不在了,就算是有令牌也不起作用。

秦羽觴笑了笑說道:「有了這個就好辦了,只不過到時候就要勞煩齊偉山將軍了。」

齊偉山說道:「只要是我能做到我一定會儘力去做的,大家放心便是。」

當晚,秦羽觴與齊偉山兩人定下計謀。

秦羽觴把兩百萬軍隊分成兩隊,一隊有巨門和風雲老魔兩人率領,另一隊有齊偉山率領,戮神軍、天機軍全部都在齊偉山這支隊伍裡面。

按照秦羽觴的意思,齊偉山帶著五十萬軍隊,去投靠守軍,一旦順利進去,就和外面的軍隊裡應外合,躲下紫蘇城。

齊偉山帶著秦羽觴、祿存、廉貞、文曲、武曲、破軍、張合、洪慶、胖子等人前往紫蘇城而去。

「喂,你們是什麼人?」城上守軍問道。

齊偉山上前答道:「我們是功域的軍隊,這是信物。」

城上的守軍謹慎的問道:「功域的軍隊不是過去了嗎?」

齊偉山笑著答道:「小兄弟,我是另外一支軍隊,勞煩你通告一聲。」

那人明顯有些猶豫了,這幾天過去的軍隊太多,他也有點亂套,於是說道:「那你們等著,我前去通告。」

不一會兒,城門大開,齊偉山和秦羽觴等人大搖大擺的進了紫蘇城,胖子差點笑了出來,這些人都是傻叉嗎?怎麼這麼容易騙?

齊偉山把信物交到守將的手裡,守將看了看說道:「是功域的信物,不過你們怎麼這麼慢呢?不是已經全部都過去了嗎?」

秦羽觴看齊偉山不善於說謊,於是上前說道:「我們齊將軍路上有點事耽擱了,所以來的有點遲,希望您不要介意。」

一名副將看了秦羽觴一眼,怒說道:「你算個什麼東西,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張合和洪慶大怒,按兵上前,他們決不允許別人侮辱秦羽觴。

胖子笑嘻嘻地站在一旁說道:「你又算個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哦?那我呢?」守將冷聲相問。

齊偉山上前一步,站在守將的面前,盯著守將問道:「將軍什麼意思?」

那人也上前一步,他的十餘位副將紛紛上前,那人淡淡的說道:「沒意思,過往紫蘇城的軍隊必須上交過路稅,這是規矩,你們讓我不高興了,得加倍。」

「呵呵,加倍?好啊,不過是你們給我們上稅,這裡是蒼域的土地,不過我們要的是你們的命。」

「轟。」

秦羽觴毫無預兆的出手,打出九尊攻伐術,寒冰劍瞬間刺出,所有動作全部都發生在瞬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你們是什麼人?」守將振聲問道。

不過守將確實不凡,他被寒冰劍刺穿,又挨了秦羽觴的一記九尊攻伐術,竟然能夠瞬間反應過來,瞬間爆發。

秦羽觴冷聲說道:「我們是蒼軍。」

所有人瞬間動手,守將完全沒有料到來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蒼軍,他們只有四十萬的守軍,大部隊全部都調走了。

「殺。」

外面的五十萬軍隊瞬間動起手來,一萬戮神軍英勇無比,五十名天機軍打開了城門,守在城門的地方。

「殺??????」

外面的軍隊早已經準備好,隨時殺來,這時候一百五十萬軍隊全部殺到。

在所有的巷子里,全部都展開了巷戰,非常的慘烈,戮神軍一馬當先,勇不可當,蒼軍兩百萬,迅速就佔領了紫蘇城的每一個地方。

守軍大亂,他們只有四十萬人馬,怎會是這兩百萬軍隊的對手,更何況此時無人指揮,全部都大亂陣腳,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齊偉山、祿存、廉貞三人聯手斬殺了守將,守將本來就被秦羽觴重創,自然不是三人的對手。

那一干副將實力都不弱,但是他們由於沒有準備,被殺的暈頭轉向,有些人還沒反映過來就被殺死。

一百五十萬蒼軍終於進了紫蘇城,四十萬守軍根本不是兩百萬蒼軍的對手,沒用多長時間就全被殺死。

紫蘇城很快就落入了蒼軍手中。

多下了紫蘇城,秦羽觴並沒有停留,他帶著軍隊急速往前面趕去,趁紫蘇城被攻破的消息還沒有走露之前他想攻下韓陽關。

紫蘇城是韓陽關的門戶,紫蘇城一破,直接就是韓陽關,兩地之間的距離不超過五千里。

八天的急行軍,秦羽觴率領兩百萬軍隊終於來到了韓陽關。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 紫蘇城沒有花費多長時間就被秦羽觴用計謀攻破,軍心大震,但是秦羽觴並沒有停留,兵貴神速,他想趁熱打鐵,攻取韓陽關。

群情激奮,戰意滔天。

韓陽關就在秦羽觴眼前,秦羽觴讓齊偉山前去叫關,依舊是同樣的計謀。

其餘人都有些疑惑,同樣的計謀用兩次能成功嗎?秦羽觴表示沒事,齊偉山領命而去,和上次的布置一模一樣。

「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功域的軍隊,這是信物。」

??????

同樣城門大開,秦羽觴讓所有的軍隊全部都進了韓陽關,韓陽關的守將並不知道紫蘇城已破,因此上了同樣的當。

「功域不是過去了兩百萬軍隊了嗎?你們是那部分的?」這個守將非常的細心,他看著幾人問道,他全副武裝,身後跟著十幾位副將,個個都散發著無形的威嚴。

秦羽觴暗驚,辛虧自己趁熱打鐵,要是讓這些人知道紫蘇城已破的話,想要攻破韓陽關就困難了,這是十幾名副將實力都不弱,隱約隱約可以和巨門等人抗衡。

秦羽觴走上前幾步,走到守將的跟前,恭敬的對守將說道:「其實這支軍隊是由我率領的。」

那人滿臉疑惑的看了看秦羽觴,又看了看齊偉山,問道:「你這麼年輕如何率領這麼多的軍隊?」

秦羽觴對那守將說道:「此處不便說話,請前輩到這邊來。」

守將滿臉的疑惑正要問秦羽觴解開,於是跟著秦羽觴到了旁邊,而齊偉山、風雲老魔、巨門三人也跟了過來,他們已經明白了秦羽觴的意思。

「他們三人??????」守將疑慮的看著跟來的三人。

「哦,他們仨人也與此事有關??????」秦羽觴輕描淡寫的說道。

有幾名副將想要跟來,怕發生什麼事,但是胖子、張合、洪慶立馬會意的阻攔住,笑嘻嘻的和幾位副將談了起來,守將看了一眼那幾名副將,表示不用擔心。

幾人慢慢來到了一個角落,秦羽觴附身於守將的耳旁,低聲說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蹭。」

「轟轟。」

「咔嚓。」

第一聲時寒冰劍刺入守將身體的聲音,第二聲是巨門、風雲老魔、齊偉山、秦羽觴同時出手的聲音,第三聲是守將渾身骨骼短碎的聲音。

「你們??????」守將沒有絲毫反應的機會就倒在了地上,眼神當中流露出震驚之色,手指指著秦羽觴。

秦羽觴淡淡的說道:「我們是蒼軍。」

寒冰劍斬出,那人的頭顱爆開。

由於秦羽觴等人做的非常的快,同時又隔絕了一切外界的感知,所以其他人還不知道,再加上胖子、張合、洪慶等人和那些人高談闊論,掩飾一切,因而他們竟然是沒有發現他們的主將已死。

秦羽觴讓風雲老魔、巨門、齊偉山三人先過去,自己裝作和守將說話的樣子,他用自己的身體把守將的身體擋住。

其餘人看到齊偉山、巨門、風雲老魔三人,知道事情已成,互相相視一眼,從對方的眼神當中得到了信息。

「轟轟轟轟。」

幾乎在眨眼之間,齊偉山、巨門、風雲老魔、胖子、破軍、廉貞、祿存、文曲、武曲、張合、洪慶還有其餘的人全部都突然出手,二十幾人朝著十幾人碾殺,很多人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就已經身受重傷而死。

秦羽觴手持寒冰劍殺來,那些副將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稀里糊塗的和這些人動起手來,開始時還以為有什麼誤會,但是當好幾人死了之後他們才知道對方是在要自己的命。

「狗賊,受死吧。」

光華齊飛,寶術閃爍著神芒,虛空裂陷,法則亂舞。

「爆爆爆。」

房間瞬間救爆成了碎末,戮神軍早已經動起手來,韓陽關的守軍比紫蘇城的稍微多一點,有六十萬左右,而且全部都是精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