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有的事情就好像一團亂麻一樣擺在秦沫語的面前,這對於一個擁有選擇困難症的人來說實在是逼她轉移成為密集恐懼症有沒有?

反正現在事情也是多的一批,所以秦沫語選擇了暫時無視系統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秦沫語相信總會有一天什麼都會真相大白的而且這一天也不會特別遙遠。

反正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任務完成,然後拿到獸煉的一種,至於是哪一種獸煉完全可以到時候再去想,選擇困難症什麼的實在是太難為人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先把尤靈身體之中的蠱蟲完完全全的消滅到,這就不得不讓秦沫語全力以赴,要知道這蠱蟲本身就是十分難以清除的一種東西,但凡留下一點點根就會很快恢復,甚至比之前也更加的強大。

這不得不集中全部精神才能夠做得到。

至於為什麼要先消滅掉尤靈身體里的這些蠱蟲,原因就更加的簡單了,其實所謂的蠱蟲就好像更加複雜的螞蟻或者蜜蜂,要知道這所有的蠱蟲之中必然有一隻發號施令的母蠱,能夠對任何一隻子蠱進行操控,與此同時對於子蠱的感知也是十分敏感的。

要是發現一隻子蠱的位置有些變動或者靠近的話都是會打草驚蛇的。

這些其實都是彩兒和墨告知秦沫語的,要不然現在的秦沫語造景已經有打算出發直接就去那個蠱蟲的洞穴了。

不知道為什麼秦沫語對於蠱蟲洞穴總是有一點點的熟悉感,只是聽到名字就好像之前見過的樣子,想來也許是最近有了系統之後出現的巧合太多了甚至自己都有一些懷疑自己也說不定,於是秦沫語也就沒有多想。

秦沫語看著尤靈臉上出現了一些沉思的表情。

要知道秦沫語也是第一次見到蠱蟲雖然說有一些熟悉的感覺還有一些厭惡的感覺,而且不還是厭惡佔據了大多數的情緒,但是對於這驅蟲還是沒有什麼把握。

很多的事情其實都是彩兒和青苔告訴秦沫語的,要知道其實青苔也好彩兒也好都不是什麼特別偏向於戰鬥形的召喚獸,可是現在有了墨以及皮總的秦沫語已不是一點戰鬥能力都沒有,更何況還有三十六之共生體的幫助。

雖然對於共生體的使用和開發因為時間的原因並沒有什麼進展,但是僅僅就從力蝶上一次早擂台上面的表現來看這共生體必然也不是什麼一般尋常的天賦。

只不過現在的時間緊迫很多事情還是要秦沫語日後空閑下來自己進行摸索。

既然要祛除蠱蟲秦沫語就以接下來的場面就不能有任何異性存在的理由把墨盒宮天行直接轟到了外廳等候。

有可能你要問了,那麼那個讓人涼爽到天靈蓋的皮總怎麼沒有出來呢?

(淚奔)現實版的人不如狗啊,秦沫語因為需要皮總的寒冰靈氣所以就直接把皮總留下來了,並且說到:「他一隻狗能夠知道什麼啊!你們要是也是狗的話我就把你們留下來幫忙。」

墨:「汪汪汪」

宮天行:「汪」

「噗」

「噗」

秦沫語看著這兩個血氣方剛的少年郎留著血十分欣慰的點了點頭。

只看見這兩個少年的屁股上面直接出現了血紅色的噴泉像極了葫蘆娃里三娃失血過多時候的樣子,簡直是年度最佳cospy。而且稱得上是業界良心的那一種。

要知道為了製作這兩道噴泉秦沫語還專門在靈藥匕上邊抹上了毒鱗粉,可謂是用心良苦啊!

就這樣兩個已經「身負重傷」的傷員帶病在外廳把風,可謂稱得上是真真的坐立難安。

秦沫語其實之所以把這兩個人放在外面其實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蠱蟲本身就不是天生就是蠱蟲,所有的蟲子都可以變成蠱蟲,但是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能夠活到自己變成蠱蟲的那一天。

要知道很多人都以為這蠱蟲都是蠱毒師煉製出來的,其實不然,要知道早在蠱毒師之前很久就已經有了蠱蟲的影子,只不過這蠱蟲誕生的條件十分的艱難,所以也就沒有什麼人知道。

很多的蟲子生下來就是食肉的所以可以直接獵食別的蟲子作為自己身體活動的必須養料,但是有的蟲子生來就是喜歡戰鬥,戰鬥結束之後直接就吃掉自己的手下敗將。

蠱蟲其實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中長大的,只不過相對於其他的蟲子而言,蠱蟲因為長期的戰鬥以及廝殺整個身體之中的能量早已經產生了一種變化,使得他們孱弱的身軀之中一直都是被動的力量開始覺醒,就是之前蝴蝶公子那條道路的蟲之力。

這其實不僅僅是蠱蟲的前身也是所有靈蟲的前身。

蟲之力本身就是蟲子本身就擁有的力量只不過一直處於被動的狀態緩緩地滋潤著蟲子的身體,讓他們適應各種各樣的環境,相對於不同的環境做出變化,來達到更好的生存。

蠱蟲就是把這種力量徹徹底底的融合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慢慢的被殺戮的氣息侵蝕了自己的靈智,然後就變成了一種新的蟲子。

要知道蟲之力最大的又是就是在變換,可是蠱蟲已經完全拋棄了這種順勢而為的能力,而是開發出了一種直接體現出來的能力,那就是吞噬。

這蠱蟲想要煉製出來必然在此之前要先準備很多的蟲子讓他們廝殺到最後一隻之後再全部的困在一起,直到那最後一隻勝利的蟲子吃掉了所有的蟲子的屍體才算初步的煉製成功。 如此一來活下來的蟲子一般都是嗜血異常的存在,要知道男子陽氣足,血液裡面對於蠱蟲所需要的能量也要相對於女子更多一些,這是天生的優勢。

要知道那兩道血液噴泉本身也不是什麼大傷,只不過血氣很容易就干擾了蠱蟲的判斷而已。

要知道蠱蟲可不一定就是母蠱那種存在,其實有很多的蠱蟲就是孑然一身,只要自己強大就可以了,但是很多的時候在合煉的時候經常會是像蟻后或者蜂后這一類的蟲留到了最後才會變成母蠱。

只不過這母蠱十分不容易得到,而且就算得到了母蠱在合煉的時候這蟲子戰鬥的順序出現了差錯也有可能就改變了這母蠱的發展情況十分的難以控制。

母蠱一般都是十分狡猾的存在但是子蠱就不機母蠱的千分之幾,就連普通的蠱蟲可能都比不上,所以只要有血氣干擾就可以完全隔絕母蠱的控制,更何況現在母蠱還離這裡很遠。

這個距離是彩兒推測的,因為么母蠱要是在附近的話完全可以直接控制著子蠱直接就讓尤家變成這蠱蟲的老巢甚至是子蠱的溫床,要是沒有什麼意思攻擊尤家的話子蠱也不會現在就在尤家人的身體里繁殖的這麼迅速。

很顯然這母蠱是有人在控制或者這母蠱還有其他的目的。

而且不僅僅只有尤家知道蠱蟲的存在,想來也是有人知道了蠱蟲的存在之後故意引尤家的人去往蠱蟲巢穴,甚至就連失蹤了的那個人也有可能就是幕後黑手得人。

只不過這些不是秦沫語需要考慮的事情,現在系統給的任務就是剷除掉有家人身體里的這可定時炸彈罷了。

到時候如果有別的任務到時候在做選擇,要知道雖然秦沫語做過的任務並不是太多,但是從這些星星點點的任務之中也不難看出來這個系統本身就是在培養一個召喚師,或者說的更明白一點就是一直在幫助秦沫語成長。

要知道現在的秦沫語修為需要壓制,直接就出來來了一個獸煉的獎勵,可以幫助秦沫語分散精力,也不至於被修鍊的時候修為暴漲所擔心。

秦沫語解決完了門口的兩個人之後,再一次的走到了幽靈的身邊,現在的尤靈躺在兩張桌子臨時拼湊出來的簡易床上面。

秦沫語看著尤靈有些遲疑。

這個時候尤靈開口道:「沫語,下手吧,我能撐住,哪怕犧牲了到時候只要能救尤家其他深受蠱蟲受害的無辜人也值了。」

這其實一直是尤靈的想法,無論是強忍著病痛去收購化氣散,還是為了尤家全體上上下下威脅尤家家主,都是從這一點出發的,哪怕整個尤家就只有她一個人因為忙於奔波,蠱蟲在她的身體里繁殖的最為迅速。

「其實就算沫語你不說,我也知道,我的身體早就想一個空殼子一樣了,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在我活著的時候看見尤家徹底的脫離這該死的險境。」尤靈雙手握著秦沫語的手很誠懇的說到。

「我真的很感謝上天能夠讓我遇到你,雖然你只有十歲左右的樣子,讓你承受這樣的重任實在是有些慚愧,所以需要我做什麼一定要說,明白么?」

尤靈看著秦沫語的眼睛很認真的說到。

其實要知道尤靈在來見秦沫語之前也做過很多的思想鬥爭,因為這可不是一個小事情,這可是牽扯了兩個家族甚至三個家族的爭鬥,讓這麼一個小孩子陷入到這樣的爭鬥之中來實在是尤靈有些不忍的。

其實昨天尤靈來的時候甚至有想要回絕秦沫語繼續幫助的念頭,大不了整個尤家自己找出路既然已經壓制蠱蟲三個月,未必就找不出來什麼辦法。

直到找到宮天行之後才知道原來秦沫語還有一個化神期的爺爺。

要知道什麼是化神期,在尤家金丹期就已經是天了,整個尤家修為最高的就是金丹期,就僅僅是金丹期的修為就已經夠尤靈仰望的了,現在秦沫語的爺爺是化神期的修為,自然也就可以安然無恙的介入到這件事情之中,而且不怕什麼麻煩了。

人都是有私心的尤靈雖然善良但是也不意外。

進化在萬界 如果能夠有化神期的介入的話,那麼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夠解決的么?

當然現在的尤靈肯定沒有這種想法啦,又不是什麼時候人都有陰暗面,雖然說自己的時間也不多了,放縱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但是畢竟有些事情堅守了很久想要全部放棄也是很困難的。

所以尤靈才會對秦沫語說那些話,有的時候既然知道掙扎之後的結果不會改變,還不如利用這不多的時間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當然這些也是在知道了秦沫語現在連門都不能出的情況下來幫助整個尤家的份上才激發了尤靈的愧疚。

秦沫語看著尤靈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和尤靈說些什麼,只是看著她的眼睛搖了搖頭說到:「一定會有辦法的。」

只要有系統在,這是秦沫語後半句沒有說的話。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要把尤靈體內的蠱蟲徹底消滅到,要不然倒是后帶著尤靈出現在蠱蟲洞穴的時候,無異於黑夜裡的一陣明燈還是五千瓦的那種。

秦沫語拿出靈藥匕直接就是在尤靈的手腕上來了一刀,尤靈甚至還沒有察覺到秦沫語的動作,手腕上就已經開始流淌出來自己的血液。

秦沫語做事情的速度也是非常的迅速,直接把早就準備在一旁的木桶直接放在了幽靈的手腕之下接著這些血液。

尤靈的血液早已經不像常人的鮮紅色,已經完全變成了黃色半透明的液體甚至還有一些粘稠就好像是屍變了的殭屍身上膿皰的顏色,十分的讓人無法接受。

只不過尤靈以及秦沫語對於這件事情熟視無睹,甚至就連這血液伴隨而來的陣陣惡臭都沒能打動他們分毫。

反倒是在一旁的寧飛飛有些受不了這樣的場面面色有些發白。 第七十四章

只不過這還不是結束,這些血液也就剛剛鋪滿整個木桶的一個底部的時候異變突生,就好像一下子就變成了會動的蟲子,所有的血液都開始后動起來像門那一邊爬行。

飛飛趕緊把這些東西燒死。

寧飛飛雖然對於這些東西實在是難以接受,但是紮實的功底還是迅速的掐了一個咒訣直接召喚出來了一個火球懸浮在木桶之中。

只不過這些血液並沒有被燒乾,反倒是蒸發了不少液體之後顯示出了這血液會動的罪魁禍首。

是一些黑色的蟲子。

倒也是稀奇的很這些蟲子在血液里的時候就好像是透明的一樣一旦離開了血液立馬就恢復了自己本身的顏色。

秦沫語遠遠地看了一眼,當然這其實就是裝了個樣子,真正在分辨這些蟲子種類的其實是已經藉由秦沫語視線的青苔。

要知道青苔之前還不是系統精靈的時候就可以在青苔的識海之中存活並且能夠做到共享秦沫語的視線感官之類的。

青苔其實就看了一眼就已經認出來這個蠱蟲的種類。

「沫語,這是最常見的戰蠱,很好清除。只不過。。。。。。」青苔在秦沫語的是海之中遊戲人吞吐的說到。

「不過什麼?」秦沫語有些疑惑地問著青苔。

「只不過這個人已經沒有的救了,要知道她是我見過的被蠱蟲寄生了之的人裡面命最硬的人了。尋常人就算血還是紅的很有可能就已經受不了直接就斃命了,沒想到她竟然連血液都被吞噬乾淨了之後竟然還能夠活著。」青苔搖著頭說到。

只不過這一次說話的神情上也倒上了欽佩。

要知道這戰蠱其實就是最常見的蠱蟲之一沒有什麼固定的培養方法,甚至有可能精心培養的蠱蟲在最後一步也會變成戰蠱,但是戰蠱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小覷的垃圾貨色。

戰蠱顧名思義就是戰鬥到最後的蠱,要知道其實蠱和靈以及蝶都是同等級的存在,所以這戰蠱能夠對人造成的傷害實在是不小。

這戰蠱進到人體之後就會開始蠶食人類身體之中的各種養分,想來現在的尤靈估計真的就好像她自己所說的是一個空殼,完全是靠著自己的意念撐下來的。

戰蠱本身可以說的上是孤軍奮戰到最後的蠱蟲,而且還是子母蠱的形式想來要是天生的必然早就為禍一方,可是照尤家發現這個子母戰蠱時候的情境來看很顯然不是這樣,應該是有人發現了這子母戰蠱的老巢之後就直接引著尤家人鑽入例如這個圈套之中。

現在也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只不過這個問題已經出現在了秦沫語的腦海之中。

接下來的事情也就簡單了,秦沫語直接讓在門外的墨開始引領著血氣向寢室飄了過來,一時間所有活動的蠱蟲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想要幹什麼一下子全部都朝著血氣的方向彙集著,就連尤靈的身體中都能看見有大量的戰蠱匯聚著爭先恐後的向門外爬過去。

早就說過這些子蠱的智商非常的地甚至只有一些輕微的本能。

秦沫語輕哼了一聲開口叫到:「皮皮!」

只看見皮總的鼻子里有兩條寒氣竄動,然後大嘴一張就開始在門前吹起了一陣陣寒氣,這些子蠱也開始被凍成了冰塊。

只不過數量太多剛被凍上一批就又有一批踩著被凍成冰塊的屍體繼續前行,就這樣一批又一批的蠱蟲就這樣消失殆盡了。

而尤靈則是以一種十分誇張的速度乾癟了下去,甚至到了最後只有一張皮在身上了。

看著尤靈的樣子秦沫語有一些不忍,青苔則是嘖嘖稱奇,要知道這子母蠱蟲最大的用法就是行刑的時候使用,就算在直的男人都能給你掰彎了的存在,十分的強大。

可是這些在尤靈的面前都不足一提,要知道現在的尤靈甚至都不足以稱之為人了,可以說已經完全的變成個一個蠱的寄生場所,甚至一些必要的生存能量都是蠱蟲給與尤靈的。

「是不是嚇到你們了。」尤靈虛弱的聲音從胸腔之中傳了出來。

「其實我早就想一個活死人一樣了,當初為了幫助族人能夠擺脫蠱蟲的危害,我可是嘗試過很多的辦法,還不過最終還是沒能消滅這些該死的東西,甚至就連我自己無法控制自己使用的手段。」說到這裡尤靈已經凹了下去的眼窩之中閃爍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光。

「沒有足夠的時間再去研究了,我就把自己變成了現在的這個鬼樣子。」尤靈恨恨的說到。

「只要我有了更多的時間總會有一天能夠消滅掉這些該死的蠱蟲,然後找到當初陷害我尤家的人讓他們也嘗嘗這萬蠱噬心的滋味。」

秦沫語和寧飛飛站在一旁嘴裡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可是這個樣子如果要是祛除了所有的蠱蟲你的命也會沒了的啊!」寧飛飛焦急的說到,雖然和尤靈沒有什麼感情的存在,但是看到現在的尤靈在結合她所說的話,寧飛飛真的十分的動容。

就在這個是好彩兒從召喚寶典之中飛了出來趴在秦沫語的耳邊說了幾句話,要知道其實系統對於召喚寶典一直都是實行隱藏政策,所以寧飛飛和尤靈也沒有看見召喚寶典的存在,只看見一個長著翅膀的精靈趴在秦沫語的耳邊說著什麼。

之後就看見秦沫語非常嚴肅的看著尤靈說到:「我有辦法讓你脫離這種痛苦而且還不用去死,但是要付出代價你願意么?」

「不願意。」

這是尤靈很直接的說到。

反倒是把秦沫語給整蒙了,咋地了?這個時候一般不都是迫不及待的為了報仇而順從的么?

怎麼到我這裡還有這一出?

「為什麼?」這是秦沫語最想問的問題。

「活下去也先一個蠱蟲的傀儡一樣一直當害的我家破人亡的兇手的溫床,我沒有那種勇氣。」

這倒是秦沫語一直沒有想到的問題。

「那如果說你變成了鬼呢?」 第七十五章

這句話已經從秦沫語的口中說出來整個房間瞬間就感覺涼了好幾度。

這個時候寧飛飛咽了一口口水,不自覺的抱住了自己。

秦沫語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種十分可怕的表情,當然這只是對於皮總來說。

外面的蟲子早就已經全部的凍成了冰塊,可是一根筋的皮總並沒有停止冷氣的供應,仍然張著大嘴向房間之中噴著凜冽之風。

這一下秦沫語徹底的暴走了,平時使用的靈藥匕直接從青光戒中拿了出來之後,開始彙集靈氣灌輸到靈藥匕之中,要知道秦沫語之前使用靈藥匕的時候都是直接使用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灌輸靈力的,這主要的原因分為兩點。

這第一點就是這靈藥匕在秦沫語沒有修為的時候一直跟隨著秦沫語,所以秦沫語本身也習慣了這不灌輸靈氣使用靈藥匕的方法。

這第二點就是靈藥匕對於靈氣的需求非常的大,沒準就連秦量本人都不能完全灌滿這靈藥匕對於靈氣的需求。

這靈藥匕本身就是秦商無意中買來的一件有趣的小玩意,屬於傷不了人的君子法器,圖個新鮮就買來送給了秦沫語。

也許是在世俗界之中除了修仙者以外的人對於修仙界的事情一無所知,所以對於這些功效奇異的東西也就只是當成一些奇珍異寶,都是有價錢的東西。

在皇朝之中就沒有什麼是黃金無法換來的,如果有那就拿丹藥換,這是秦家的優良傳統,至少這換取一些肉眼凡胎的凡人無法識別出來的東西是是格外的好使。

反正在秦家修為最高的也就是秦商這個金丹期的修為也沒有填滿過這靈藥匕的萬分之一,可是這靈藥匕最優秀的地方就是它是一個蓄能法器,有多少能量就使用多少能量,想來當初煉製這個法器的人也是一個十分巧思的人。

要知道秦沫語這第一次使用靈藥匕上帶上了靈氣可就是給了皮總。

接下來又是一段悠遠空靈又帶上那几絲哀怨的迴響,倒是引得一旁的宮天行有些感嘆道,這死狗都已經變了一個樣子了,倒是這叫聲還是那麼的熟悉,而且這個聲音的轉彎處理的可是比之前好了很多,技巧上有了新的進步。

一邊說著一邊還和墨示意著喝茶,反倒是有一點品茶論道的感覺。

也許是皮總這一下子的慘叫緩解了剛才緊張的氣氛,甚至寧飛飛還沒心沒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