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打了半個小時之後,雙方一齊收手了,雙方的能量消耗的都非常的劇烈,再打下去也快撐不住了,於是這個魔法師就眼巴巴的看著周佳鑫和趙靜音轉身飛走了……裝了個那啥,還走了,周佳鑫心情非常的舒暢,魔法師的心情就不怎麼美麗了…… 任誰連續兩天莫名其妙的被人家堵上門揍一頓心情都不會太美麗……不過魔法師大概知道為什麼這兩個人會連續兩天飛到自己這裡堵上門揍一頓,畢竟雙方基本處於交戰狀態,什麼時候打起來都有可能,雖然一切都有些突然,但是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但是唯一讓魔法師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這兩次總是打一半就跑了?要不然你們就別來,要不然就痛快的而被我打敗,要不然就麻利的把我打敗,每次都打一半,弄得不上不下是什麼意思?

不過雖然這麼想著,但是魔法師並不打算追上去,雙方你來我往的打了半個多小時,但是其實都沒有受什麼傷,只是消耗大了一些而已,自己貿然的追上去說不定還會中了敵人的埋伏……還是呆在自己的魔法塔這邊安全一點。

雖然話是這麼說的,但是還是趕緊好氣啊,魔法師從天空中的戰場落下來,恨恨的在地面上剁了幾腳,然後轉身回到了自己的魔法塔裡面,下定決心如果下次他們還敢來的話一定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另一邊往回跑的周佳鑫三人還是非常高興的,這一次的襲擊雖然不如第一次那般有那麼大的戰果,但是周佳鑫打得還是挺舒服的,而且也基本達到了戰略目的,所以和魔法師不同,今天的車內氣氛還是挺輕鬆的,就連書生也都鬆了一口氣,一切都按照他們所設想的在進行,只要繼續進行下去,這場戰爭還是很有希望勝利的。

人就是這樣,在絕望的時候會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在有了那麼一線希望的時候反而會變得放鬆下來,或許這就是一種心態的自我調節吧,畢竟如果一直處於絕望的狀態會讓人崩潰的。

就這樣,回到前線陣地之後大家進行了總結之後就去休息了,晚上他們還會繼續出動,繼續去騷擾這個魔法師,直到新的變故出現,不論是這個魔法師憤而出兵還是尋求其他領地的幫助都是這邊期待初出現的變故,這些變故能夠幫助華夏這邊逆轉局勢,掌握整個戰場的主動權。

戰爭主動權這個東西說起來很飄渺,就好像是你在玩遊戲的時候,你的團隊可以一直主動出擊掠奪各種地圖資源,蠶食對手的防禦設施,時不時的還能夠經過一些算計擊殺對手,讓對手的節奏徹底斷檔,逐漸的讓對手陷入到你的團隊主導的節奏當中,牽著他們的鼻子走,最終通過優秀的運營獲得整局遊戲的勝利。

不論是戰爭還是遊戲都是雙方博弈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固然是誰的實力強大誰獲勝的幾率就要大,但是也不是沒有以弱勝強的先例存在,不論是過去的戰爭還是現代的遊戲世界,以弱勝強都屢見不鮮。

為什麼明明敵人更加強大,那些相對弱小的團隊還能取勝呢?大多數都是因為弱小的團隊取得了主動權,讓敵人不做他想做的事情,而是做你想讓他做的事情,那麼取得勝利也是可以預見的事情了。

時至今日,世界上的每一次博弈,無論是小規模的戰鬥還是商業的戰爭,其實大家都在爭奪這個主動權,一旦取得主動權,除非是有另外一種勢力打破平衡或者是自身犯了嚴重失誤,不然的話敵人只能在你的精心算計之下一步步走向敗亡。

原本誰的實力更強大,就更容易取得主動權,如果雙方距離主動權都有十步的話,實力強大的一方就會少一半,將距離轉化成五步,所以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實力強的一方更容易獲勝,不過實力弱的一方也可以經過一番運作施行彎道超車,打破對方的謀划先一步取得主動權。

現在周佳鑫他們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林軒的計劃只是一個引子,那個中樞如果能夠破壞自然好,但是如果靈筠真的是騙林軒的,那麼上面自然還有其他的謀划,作為一個國家從來都不會百分之百的信任,有保留的信任對雙方都好。

所以一旦出現他們想要見到的變故,那麼林軒的破壞中樞就變成了次要目標,主要目標就會變成了圍點打援,擊殺敵陣之中的天境強者,對方有六名天境強者,華夏天境強者的數量自然要多於這個數量,但是普遍單體並不是他們的對手,林軒一時間也沒辦法打造出這麼多法器給大家人手一件,所以現在華夏已經準備往這邊多調集一些人手,準備來個埋伏圍剿,用人數來彌補戰力上的差距。

現在的邊境陣地之中聚集了不少的天境,當然了,也就是以第九小組的成員為主,不論是第一代還是第二代,現在大家都叫他們第九小組,這個金字招牌在全世界都是赫赫有名的,現在大家都是把天境的分身留在其他城市,李馨、鳳妍、楊晨還有王心雅是接下來圍點打援的主力,林頓和醫生作為後備軍會在關鍵的時刻出手。

李楠在這邊並不能發揮全部的實力,所以並沒有參與這一次行動,而且犼和魃現在還沒有完全得到華夏的信任,犼也因為魃沒有鞏固好修為而沒有參加這次邊境的防禦反擊戰,李楠某種程度上還得幫助龍王看著他們。

在休息過後周佳鑫和趙靜音以及書生三人繼續出發,開始了第三次騷擾之旅,這一次戰鬥和第二次還是有很大不同的,這一次的陣法確實比第二次的要堅固很多,而且還加上了防禦反擊和迷宮的功能,所以一開始周佳鑫和趙靜音就陷入了困局。

不過魔法也沒有高興太久,因為書生出手了,一隻從天而降的毛筆直接將陣法給戳破了,然後一個鋪天蓋地的「殺」字將這一片風雲攪得的十分混亂,魔法師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埋伏著,他正在全心全意的和周佳鑫對抗呢,所以一下子被書生找到了陣法的弱點給破了。

這一下這個魔法師算是受了傷了,一溜煙的躲進了魔法塔裡面,操控著無盡的骷髏喪屍抵擋住了周佳鑫三人,這一次他沒有在凌晨的時候吸收中樞的能量,所以這些骷髏在這個時候還是能量滿滿的情況,周佳鑫三人一時間也沒什麼辦法,又留下了一地骨粉之後離開了。

這一次書生出手了,魔法師非常的氣憤,敵人已經欺負上門三次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兇殘,他覺得自己已經沒辦法抵抗來自華夏的一輪又一輪的騷擾了,這個時候他想起來,他貌似還有幾個盟友來著…… 一想到還有盟友頓時魔法師的心理有有點不平衡了,既然大家都是盟友了,為什麼我叫人打成這麼個樣子,你們一點事沒有?他可是一點都沒感覺到另外兩個領地那邊有什麼戰鬥的波動,明明只有自己這邊才有那麼強烈的戰鬥發生……他不相信另外兩個領地的人一點都沒有感應到這邊連續好幾天發生了戰鬥,但是他們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這群人果然是一群見死不救的魂淡啊!這麼打的這麼熱火朝天的,那邊連來看看都不看看的么……所以現在魔法師很暴躁,被揍了三次的鍋他很自然的就扣在了自己的盟友身上,如果說第一次被揍了是意料之外,第二次也是沒想到人家會來,那麼第三次就是這些盟友竟然不來支援了。

不管別人怎麼看,反正魔法師是這麼想的,第三次偷襲同樣是在凌晨,白天是一段很「和平」的時期,戰爭時期除非是那種進行到白熱化的狀態或者是互相的生死之戰,其實一般來說都是雙方比較平靜的對峙,殺來殺去也是互相找時機進行的,電視劇和電影了裡面是省略了平靜期,畢竟平靜期也沒什麼好演的,只要一時一刻不打架,觀眾就會吐槽這一集太水了。

每天都過來騷擾其實就已經是很大的強度了,人不是機器,沒辦法24小時運轉,而且就算是機器也要考慮一下機器的使用壽命,一場大戰下來對於體力的消耗是巨大的,心理和生理的巨大壓力都需要恢復,所以除了後勤運轉之外,人的體力也是作戰需要考慮的因素,即便是再精銳的士兵也承受不了連番的大戰。

趁著這段時間,魔法師凱爾準備拜訪一下另外兩個領地,今天上午,和自己合作的鬥氣戰士加奧已經清醒了過來,但是人雖然醒了,但是一身實力還需要進一步恢復,所以魔法師準備「親自」走一趟。

這個親自和傳統意義上的親自還有所不同,魔法師一般來說是不會離開自己的魔法塔的,所以魔法師製造了一個煉金人偶,然後將自己的精神力附著在煉金人偶身上,這樣一來就很安全了,只不過這個煉金人偶並沒有什麼戰鬥力,而且在操控這個人偶的時候魔法師基本上就不能分心他顧了,所以還是需要人來守護一下的。

這樣一來蘇醒過來的加奧就在努力恢復自身實力的同時肩負起了守衛的職責,至於外面的宮殿……現在建造也沒什麼用,要是他們在這邊建好了晚上又被人破壞一遍簡直哭都沒地方哭去,幸好魔法塔內部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雖然因為沒有其他魔法師和魔法學徒導致整個魔法塔現在顯得空蕩蕩的。

「加奧,我們不能再被動挨打了,我們得去請他們援助我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背靠著燃燒著小火的壁爐,對著不遠處躺在床上的鬥氣戰士加奧說道。他們現在身處魔法塔四層的一個屋子裡面,這個屋子是凱爾留給來客居住的地方,魔法師總會有一些互相交流的時候,四層的這些屋子都是留給客人的。

「凱爾法師,我同意你不能被動挨打這個提議,但是我們真的要去向那些傢伙請求援助么?」加奧盯著暗紫色的天棚咬牙切齒,他一時不察被人家控制了心神,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但是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於是他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像個瘋子一樣的在毫無章法的舞動著兵器,一點沒有自己平時武藝的精妙,而且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鬥氣在不斷的燃燒,雖然自己的實力翻了好幾倍,但是鬥氣消耗的速度太快了,強度也太大了,對自己的身體造成了極大的符合。

但是沒辦法,他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權,後來只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一疼就昏過去了,醒過來就發下你自己躺在床上,然後魔法師凱爾一臉陰鬱的坐在壁爐旁邊。

了解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加奧也非常的生氣,他只是和周佳鑫還有趙靜音交手過一次而已,他認為自己是被算計了,下一次絕對不會再中招,所以加奧有些不太願意去請求另外兩個領地的援助,更何況加奧自覺要比另外兩個領地的鬥氣戰鬥都要強大,根本不想讓他們有機會嘲笑自己。

「加奧,你現在的狀態很差,我身體狀態也並不好,我們現在並沒有繼續和他們對抗的實力,魔法塔的能量不能再消耗了,這個世界上的能量石本就不多,如果不請援兵的話,那個雷恩就是我們的下場。」凱爾說道:「只要能保住魔法塔,維持到你和我都恢復最佳狀態,我們就能報仇了。」凱爾的眼中閃爍著狠毒的光芒,除了在外面被抓,他還從來沒吃過這種虧……也不對,之前被抓那是人家以絕對實力將自己直接抓到了,哪像這次被人家三番兩次的堵著門爆錘。

「好吧……我同意你的建議,凱爾法師。」加奧感受了一下自己身體裡面低迷的鬥氣輕嘆了一口氣,形比人強,有的時候還是不能這麼任性啊。

「看好家。」凱爾坐躺椅上輕輕的閉上了眼睛,與此同時,站在一樓門口的一尊正常人形大小的金屬人忽然活動了起來,這尊金屬人就是凱爾製作的煉金小人,原本這種小人做出來是為了幫助凱爾搞研究的,畢竟有的東西不能人體直接觸碰,有些比較危險的研究也是靠這些煉金替身小人來完成的,而這次行動凱爾也準備動用這個小人,他自己本體現在狀態很不好,他不敢就這麼自己跑出去。

「嘩嘩……」魔法塔的側門打開了,一個身影從魔法塔的側門閃了出來,然後快速的飛向了天空,雖然是煉金假人,但是魔法師的精神力非常的龐大,足夠在地球這個地方飛起來。

而就在這個小人從魔法塔裡面飛出來這麼一時半會,華夏那邊已經得到了消息,華夏這邊早就制定了計劃,那麼怎麼又能不對這個孤零零的魔法塔進行監視呢,現在這個魔法塔周邊根本沒有其他建築掩護,就剩下一大群在周邊遊盪的骷髏和喪屍,所以監視這裡也非常容易。

在這裡監視的人自然就是林軒了,也沒有人比林軒更適合在這裡監視這個魔法塔了,靈筠雖然覺得在這裡耗著沒什麼意思,但是看在林軒準備給她打造法器的面子上也就忍了,畢竟她也明白,自己剛剛加入,總的有拿得出手的戰績給人家,林盟的事情暫時還看不到成效,直接拿下一個魔法塔可是實打實的戰績呀。發燒了,準備去打吊瓶……

《界心之劍掌天下》今天發燒了……這兩天早晚打吊瓶,白天上班,寫的時間很短……腦袋也暈,明天應該能發出一章來,這一段時間身體不太好……連著得病,很傷……花了好多小錢錢……

《界心之劍掌天下》這兩天早晚打吊瓶,白天上班 其實對於魔法師搬救兵這個選擇,林軒理解,但是其實有點著急的,林軒一開始的計劃是讓這個領地的骷髏軍團出擊,到時候可以趁其不備擊破控制中樞,這兩天林軒也注意到了每天凌晨的事情,也就此事詢問過靈筠,靈筠的回答是魔法師是在利用骷髏收集來的能量恢復自身,這個時候中樞對骷髏們的聯繫是最緊密的,你要是想只是消滅一些骷髏倒是很好的時機,但是想要消滅中樞基本沒什麼可能。

所以林軒更希望這個魔法師腦袋一熱就將剩下的幾百萬的骷髏兵和喪屍兵給扔出來,到時候林軒就可以直接衝進魔法塔了,林軒相信以自己的實力肯定能夠將這個鐵三角給掰斷。

不過上面的計劃林軒也很同意,如果運作的好的話,在除掉這個勢力之外還能清除其他的天境,這樣很有可能會獲得更多的好處,林軒也很希望能夠擴大戰果,幫助華夏邊境減輕壓力。

能夠多得到一些總是好的,雖然林軒覺得不會那麼簡單,但是想著上面的想法也十分周全,派了四五個天境來圍剿,還有自己和靈筠在一旁協助,若是事不可為就立即退走,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雖然富貴險中求,但是還是保全自身為主。

且不說這次來圍剿的人都是第九小組的人,也就都是林軒親近的人,華夏現在也損失不起天境啊,百多個天境從天而降,幸虧他們不是同一條心,不然的話地球上其他的文明早就被滅掉了,但是即便如此華夏想要在這個即將或者說已經打亂的世界裡面站穩腳跟靠得就是天境的力量。

所以華夏之前一直保持著守勢也是因為如此,因為華夏損失不起天境,所以每走一步都格外的小心,即便是知道對面只有六個天境,而華夏的天境數量要多於對面也不敢貿然出手,到時候就算是滅掉了這六個天境,自己這邊再損失幾個,那麼華夏就失去了立足之本,成為了待宰的羔羊。

這一次有了機會自然要好好把握,林軒看著遠去的金屬小人目光深邃,現在在這邊監視這個魔法塔已經不用向第一次那般小心了,周邊的建築已經被夷為平地,監視那個魔法塔很容易,即便是有一群骷髏擋著也很容易。

「那個煉金小人可沒什麼戰鬥力,咱們輕易就能給弄下來,要是把他攔截下來,走投無路的魔法師肯定會拚死出兵的。」靈筠看著飛走的金屬小人很是有些不甘心,之前幾天的計劃都執行的不錯了,今天怎麼就不繼續下去了呢。

「想要的更多。」林軒輕聲說道。

靈筠的眼睛轉了轉,拽著發梢想了想道:「你們想要殺掉來援助的?」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吧。」林軒點了點頭。

「你出手么?」靈筠接著問道。

「不到關鍵時刻不會出手,但是如果有危險的話,就得出手了。」林軒說道。

「我建議你不要出手,如果你對圍剿的人沒什麼信心的話,還不如放棄圍剿,就讓他們援助就好了,這幾天就不去招惹他們,援助的人不會呆太久的,等到援助的人走了再繼續騷擾,我們的計劃很快就能實現。」靈筠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林軒撓了撓頭問道。

「現在你是在暗中的,我們的計劃只有你是在暗中才能實現,如果你提前暴露的話,計劃就很難能實現了,除非是你現在突破到天境一品巔峰,而那些天境也不是那麼好惹的,雖然你能夠打敗他們,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之前那兩個人合力在佔盡上風的時候都沒有拿下那個鬥氣戰士,這次他們有了防備,不會在輕視你們了,所以你們想要殺掉來援助的天境其實很難。」 嬌美妻,小寵兒 靈筠分析道:「如他請來的是一個天境,你們還有一些機會,如果是兩個的話,你們頂多重傷他們,擊殺是很難很難的,除非你們圍剿的人每個人都拿著一柄法器,你現在還有那麼多法器么?」

「呃……沒有……」林軒手裡有法器是不假,但是並沒有那麼多,之前林軒給大家打造過一些裝備,但是那些並不是法器,林軒進階天境的時間尚短,而且都是長劍,現在只打造出來三柄法器長劍,扔給了那些老傢伙來組建林盟一柄,現在手裡還剩兩柄,雖然憑藉鑄劍室林軒現在打造法器的成功率很高,但是一來林軒並沒有那麼多材料,再者打造法器也是非常消耗時間的。

「所以取消圍剿以靜制動是最穩妥的,如果你們不甘心的話看到對方請來一個天境可以試著動手,但是一個以上就不要動手了,而如果最終還是動手了,無論如何你不能動手,你是要隱藏在暗處給與他們致命一擊的,如果你貿然出手的話,最終可能導致一無所獲,他們大不了可以離開,你們能夠離開華夏去追擊他們么,然後他們很有可能召喚更多的天境來報仇。」靈筠叮囑道:「所以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出手。」

林軒聽著靈筠說的話有些沉默,林軒倒是沒想這麼多,不過靈筠說的也很有可能,這些人能夠進階天境也都不是善類,而且相較於物資和功法武技都相對匱乏的地球來說,他們擁有更加強大的單體實力,而且他們手中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這些東西都會很大的提升他們的實力,這幾天這個魔法師凱爾憑藉著陣法、魔法塔還有各種一次性的小東西和周佳鑫還有趙靜音兩個人周旋了兩天,林軒覺得如果這個魔法師在全盛狀態下周佳鑫和趙靜音應該也要領域全開才能勉強打個平手吧,不過若是周佳鑫和趙靜音在領域全開的情況下再開啟血脈增幅還是可以拿下這個魔法師的。

林軒是因為腦袋裡面有一個道元,而且還受到天地鍾愛,不但學習的都是各種頂尖的能力,更是有雙重領域和法器,而且林軒的身體天道化程度還很高,這些促成了林軒的強大實力,實在不行還可以直接翻九倍,所以林軒的最強實力已經觸摸到天境三品了。

「嗯……」林軒點了點頭說道:「我相信他們,他們的實力很強大的。」

「好吧……」靈筠聳了聳肩膀說道:「但是有一點你一定要記住,你一定不要出手,殺掉一個天境雖然也很賺,但是滅掉幾百萬骷髏大軍對於華夏的好處更大,畢竟你們守在邊境的是一群普通人,如果骷髏大軍壓境的話,普通人的傷亡會很大的。」 雖然面對的是很強大的敵人,但是林軒對於去對敵的四個女人……呃,應該說是三個半女人還是非常信任的,李馨和鳳妍是承繼了朱雀傳承的,她們倆的戰鬥力可是非常強悍的,而且李馨手裡還拿著林軒製造的另外一個長劍法器,楊晨的實力也非常強大,楊晨的空間天道非常的霸道,是一種類似空間靜止的能力,這個能力林軒一直都沒有能夠領悟。

至於自己的老媽……林軒也不擔心,王心雅的冰系能力可以說是在地球上達到登峰造極了,而且後來第九小組的眾人也都跑到軒轅空間激活了血脈增幅的能力,所以說他們這個小隊的實力非常的強大,只是有一點……林軒幾乎從來沒見過自己老媽戰鬥,也不知道她一個使用冰系能力的修鍊者和兩個使用鳳凰火焰的修鍊者搭配會不會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不論林軒和靈筠如何討論,她們四個已經悄悄的在路上埋伏起來了,這個金屬小人的飛行速度不快,偵查能力也不強,所以根本不知道已經有人盯著他了,不過雖然沒發現,但是想想也能想到華夏那邊肯定會有人盯著,左右不過是一個煉金人偶,凱爾一點都不心疼,進階天境之後,這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王心雅四人前往的埋伏地點也是經過一番周密的計算的,三個勢力所在的地點經過林軒的指點都標記在地圖上,所以選擇埋伏地點還是很容易的,只是他們會不會走這條路線還是需要一番謀算的,於是他們就打電話給了胖子……

胖子的預言還是很靠譜的,這些年很多大事小情都有胖子的身影,可以說現在世界上維持著一致對外,沒有人暗中勾結這些天外來客謀算自己人的局面也有胖子的影響在裡面,胖子帶動眾神殿和教廷在去年就開始造勢,在全球的修鍊者界和各國高層造勢。

這東西要是傳到民間肯定會鬧得人心惶惶,但是各國高層和修鍊者們並不是普通人,面對即將到來的敵人他們更多的想到的是利益,是驅趕還是合作,所以總的來說能有如今全球沒有崩盤的局面,胖子還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得到了胖子的指點四個女人很快就埋伏好了,胖子進階天境之後對於預言天境一品已經沒有什麼壓力了,而且還有林軒那邊的生命泉水頂著,所以在短時間計算出這幾個人會從什麼地方回來還是非常容易的,畢竟這東西無傷大雅。

而且這麼多年下來,胖子早就會通過一些不起眼的地方來預言來降低自己預言的風險,比如風速、再比如氣味、或者溫度什麼的,堂堂天境對於周圍的影響是很大的,除非是要刻意的隱藏,他顯然不認為這個來援助的天境會小心翼翼的隱藏自己,他們可都是非常驕傲的,那個魔法師凱爾要不是實在沒什麼辦法了,也根本不會向盟友求援。

所以當四女埋伏好大約四五個小時之後,遠遠的就能感覺到有兩股龐大的氣勢朝這邊飛過來了,這兩股氣勢確實沒有一點遮遮掩掩的意思,就這麼一路的莽過來了,或許他們想到過會有人在路上攔截自己,但是自恃實力的他們根本沒想過會出現打不過的情況,所以就這麼飛過來了。

凱爾法師最近一段時間一直挺不開心的,一開始那種逃出生天、重獲自由的喜悅早就沒有了,被華夏拒絕了關於人口的提議之後凱爾就很不開心,三天前被人家偷襲了就開始煩躁了,這兩天被連著偷襲了三次更是怒不可遏。

要是放在以前他就直接衝上去跟人家拼了,畢竟自己可是尊貴的魔法師,即便是在魔法文明,魔法師也不是人人都能當上的,在魔法文明之中,魔法師,特別是高階魔法師的地位非常高,比同等級別的鬥氣戰士要高半個等級。但是經歷了這次被抓又被放,凱爾的心態改變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了,對於自己魔法師這個身份的驕傲和尊貴也逐漸的放了下來,像是以前的凱爾個根本不可能找別人求援……

不過現在找了外援凱爾還是不開心,他們下來的這百多個天境之間相互認識的並不多,雖然是天境,但是他們又不是名動天下的那些天境後期或者是至尊,外域面積很大,天境一品在這個龐大的基數下還是有一些的,更何況還有很多是其他文明的。

所以凱爾並不認識另外兩個魔法師,連另外兩個都是戰士也都不認識,如果不是這次他們幾個有了共同的訴求也有了共同的敵人,他們之前其實是要打起來的,在他們看來地球上即便是有天境那也是遠遠不如他們的,只不過華夏的天境數量確實出乎了他們的意料,而且之前林軒和雷恩的一戰也促成了他們的聯盟。

但是也正是因為他們之間互相的不信任,他們只是用三個魔法以及周邊的城市當成了落腳點把華夏邊境給包圍住瞭然后各打各的,所以這次凱爾派出了金屬小人過來求救很是讓人給嘲笑奚落了一番。

多餘的話凱爾也沒說,只是將事實敘述了一遍,於是凱爾就被所求的那個勢力的魔法師還有鬥氣戰士兩個人一起嘲笑了,這讓凱爾很惱火,但是來都來了,總不能就這麼回去,所以凱爾壓下了怒火求了那個魔法師,最終那個這個領地的天境鬥氣戰士跟他來了,說起來這個領地還是有幾個物境的,當慣了老大的鬥氣戰士很是有點目中無人,要不是看在凱爾是天境魔法師的面子上,恐怕還搬不來救兵。

所以現在飛在天上的凱爾渾身上下散發著冰冷的氣息……鬥氣戰士里斯沒想太多,反正是一個金屬人,散發這個冰冷氣息也是應該的,至於凱爾所提出的的再去另外一個領地求救兵則是被裡斯給否決了……

開玩笑,都已經請了我了,還需要去請另外一個人么?那不是在打我的臉么,那不就是說我的實力不行么……里斯當場就表示如果你還要去繼續求救的話,他就回去了……

凱爾提醒里斯,那些華夏的修鍊者既然選擇了偷襲自己,那麼就不會那麼輕易的放棄,說不定就在自己的領地外面埋伏著,等待自己回去,還是小心的好,自己這只是一尊金屬人罷了,但是你可是本體,要是真打起來,說不定吃虧的就是你。

正這樣講著呢,里斯和凱爾就感覺到一股狂暴的能量從他們的正下方沖了上來。 「轟!」一道赤紅色的光芒從底下沖了上來,目標直指正在天上飛行的凱爾和里斯,這一道赤紅色的火焰來的極為突兀,凱爾之前還在說了,而這個火焰就彷彿是在響應凱爾的話一樣,時機非常的巧合,甚至讓里斯有一瞬間產生了這是不是凱爾這個老傢伙弄出來的陷阱這種念頭,不過這個念頭一閃而過,還是趕緊防禦才是正經。

而凱爾也是非常的驚訝,他也就是猜測加上有點嚇唬這個裡斯才說會有人埋伏的,但是沒想到還真有人埋伏在這裡,而且這個感覺是不一樣的,這麼熾烈的火焰和之前偷襲自己的那三個天境都不一樣,這麼猛烈的火焰已經足夠威脅到自己了,這樣想著凱爾趕緊躲到了里斯的身後。

火焰持續的時間並不長,猛烈的火焰將周圍的空氣燃燒的有些扭曲,里斯看到凱爾跑到自己身後眉頭一挑,剛想說什麼但是忽然感覺到周圍的氣氛不太對,里斯扭過頭來,就看到四個女人盯著自己看……

凱爾看到王心雅四人頓時靈魂一顫,華夏還有這麼多天境?算一算這一共就是七位天境了,再加上之前那兩個俘虜了雷恩的天境,這明明就是九位天境,這數量已經很可觀了呀,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有更多的天境。

不是說地球上剛剛天地解封么,怎麼這個土著國家冒出了這麼多天境?就算是他們的實力一般,有這麼多天境存在,一般的勢力也不敢招惹這個國家了,畢竟他們都不是那麼團結的,想要靠幾個天境就壓服華夏還是有些天真了,怪不得之前的條件他們不答應,這是有底氣啊……想一想凱爾忽然有些打退堂鼓了,說不定這次真的要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其實也不是凱爾就真的是膽小鬼,不過這幾天接連不斷的打擊確實是有點大了,驕傲如他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忍著嘲諷去搬救兵……但是現在就冒出了四個天境,這就不能不讓凱爾疑神疑鬼了,比起成立帝國作威作福,似乎還是活命更重要一些,更何況他也不是沒有本錢,大不了換個地方東山再起,地球的面積雖然比起他們文明的疆域是小了不少,但是他們想要立足還是綽綽有餘的,只要不去招惹那些比較強大的國家,自己就能活的很滋潤。

林軒他們一直謀划著怎麼消滅這幾百萬的骷髏喪屍,所以才制定了連翻騷擾攻擊的這個計策,一開始林軒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消滅這一個勢力的全部骷髏和喪屍,為華夏邊境減輕壓力,隨著事情進展順利,大家有了更大的野心,想要畢功於一役,將這些修鍊者徹底擋在國門之外,雖然之前張明預言過有骷髏和喪屍會進攻華夏,但是那只是未來的一種表現形式,如果他們做的足夠好的話,就可以改變未來。

但是他們或許沒想到,連翻的打擊讓凱爾起了別的心思,讓他有了拍屁股走人的想法,但是華夏能不能就這麼放凱爾走呢?這就看上面的考慮了,華夏和凱爾之間很難和平解決,就算是凱爾低頭華夏也不能容忍一個屠戮了數百萬平民的劊子手成為華夏的戰士,這和華夏的理念是不同的,殺一個兩個該殺之人還可以容忍,屠殺數百萬無辜平民是絕對不能容忍的,即便是你是天境也不行,況且凱爾走了未必不會心中存有怨氣,放走一個天境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現在就算是凱爾想走華夏這邊也不一定願意把他放走,放走一個對華夏有敵意的天境無疑是在放虎歸山。

話說回來,此時的里斯壓力是最大的,他面對著四個戰鬥力彪悍的天境,而自己這邊只有一個,如果是一對一甚至一對二里斯都有自信,但是一對四太牽強了,自己後面那個凱爾法師只是一個煉金身體,根本沒什麼戰鬥力,里斯不會因為他們是女人而小看她們,更不會因為其中有一個是小丫頭就輕視她們……咦,這個小丫頭是一隻鳳凰?

里斯這一看可不得了,需知這鳳凰血脈即便是在洪荒巨獸文明那也是非常稀少的,那可是屬於頂級血脈的,怎麼在地球上會出現這麼一直鳳凰?旁邊那個丫頭為什麼也散發著純正的鳳凰氣息?

里斯一時間有點懵,要是面對幾個地球的土著修鍊者里斯沒有什麼壓力,但是面對兩個鳳凰……說實話他有點打怵,洪荒巨獸文明是出了名的強悍,他們不用什麼武器,光憑藉著天賦神通就能戰勝其他同級的修鍊者,血脈越高的實力就會越強,好在他們的智慧和繁育能力都一般,不然的話洪荒文明早就稱霸宇宙了……

看到鳳妍和李馨里斯就十分頭疼了,同樣的,四女也根本沒有和他們聊聊天的意思,華夏沒想過詔安這幾個勢力的天境,所以也無需多言,就像是周佳鑫他們之前偷襲從來沒有和凱爾他們談過話一樣,四女一開始就使用了全力,這是埋伏,目的是全殲,自然和之前的偷襲領地時不同的,之前的那一道火焰是為了將里斯和凱爾連接下來,而接下來就是真正開戰的時候了。

剎那間,三個領域直接就鋪開了,李馨的領域在上面,燃燒著熾烈的火焰,王心雅的火焰在下面,凍結著刺骨的寒冰,而中間則是楊晨詭異的空間領域,在這個空間之中里斯和凱爾都感覺到了極大的阻力,抬一抬胳膊都比平常艱難萬分。

「呼……」小鳳妍猛地吹出了一口火焰,熾烈的火焰直接衝到了楊晨的空間領域之中,火焰在停滯的空間絲毫沒有阻擋直接沖向了里斯和凱爾兩人。

「轟……」劇烈的碰撞產生,好在里斯也不是吃醋的,雖然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在火焰衝過來的前一刻里斯拖出來一面小盾牌,然後鬥氣涌動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盾牌,緊接著這個盾牌延伸開來,將里斯和凱爾兩個人都包裹了起來。

「喂……凱爾法師,這是怎麼回事!」里斯朝著凱爾大聲問道,現在凱爾非常難受,上面是熾烈的火焰,下面是刺骨的寒冰,冰火兩重天考驗著里斯的承受能力。

「我怎麼知道……我告訴過你他們可能會偷襲我們讓你注意點……」凱爾聳了聳肩膀,他反正就是煉金小人,根本不在乎這個煉金小人的死活,就算是這個煉金小人報廢了也沒事,頂多是損失一縷精神力,反正自己現在的狀態已經很糟了,大不了就一走了之,找一個深山老林里躲起來就是了。 凱爾現在是無所謂的,甚至有點看好戲的情緒在裡面,之前他去般救兵的時候可是被好一頓嘲諷,他也提醒過這個裡斯說是這些華夏的修鍊者肯定會趁機偷襲,但是他根本不相信他們的偷襲會對自己產生什麼傷害,在里斯看來他說不定還能趁機斬殺幾個地球的天境,為他們攝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說有求皆苦,無欲則剛!如果一開始里斯聽從凱爾的建議再去尋找一個援助,他們甚至能和李馨他們拼個勢均力敵,或者就是小心一點,別這麼大搖大擺的衝過來,他們也還有一些迴轉的餘地,可惜這一切都是如果,從一開始里斯就犯了輕敵和貪功冒進的錯誤,不出問題還自罷了,出了問題他可是要非常難受的了。

再比如比如說現在的凱爾,他是煉金人偶的身體,死不死的無所謂,沒有肉體的感覺,甚至不怎麼害怕上下巨大的溫差,因為他根本感覺不到溫度,就算是煉金人偶被烤化了他也不會感覺到炎熱,只不過這三個領域層疊在一起還是對他有很大的負擔的,能量的壓迫還是實打實的壓在了他的身上,再者他已經萌生了退意,就算是沒能求得援助自己也可以從容退走,這樣一來被不被埋伏也就無所謂了,而且凱爾也看出來了,這些修鍊者們修鍊出了威力強大的領域,對於他們來說,領域這東西是源氣修鍊者專屬的,可以極大的提升實力,原本他們的實力要強一些,但是一旦源氣修鍊者修鍊出了領域,那麼基本上戰鬥力就會和他們持平,甚至還有些反超……

現在凱爾不但不怕死,還不怕里斯死……所以現在凱爾已經是跳出來看戲的節奏了……里斯對於凱爾現在的態度非常的不滿……明明是你小子給我叫過來幫忙的,結果現在自己被圍毆,你小子竟然不來幫忙?還有沒有一點屬於魔法師的驕傲了?

「你是叫我小心點,但是沒說會來這麼多天境啊……」里斯的臉有點紅,倒不是害羞,而是用力太猛憋得……

「我現在可是一個煉金人偶,根本發揮不出來什麼力量……你指望我也沒用啊。」凱爾攤了攤手,用無辜的表情看著里斯。

里斯都快氣炸了,眼前這個小鳳凰的攻擊力實在是太強大了,這天境級別的鳳凰真火的威力遠不是一件寶器可以承受的,如果不是里斯的實力雄厚,說不定現在這個小盾牌就已經融化了,但是饒是如此這個盾牌現在也已經差不多快到極限了,如果時間持續的再久一點,或者是鳳妍的火焰威力再大幾分,那麼這面盾牌基本上就要成灰灰了……不過還好,現在還能勉強支應。

里斯咬著牙,心理想著卻是怎麼跑,現在看來想要打是不可能打得過,就算是拚死殺掉對手一兩個,最終自己的小命還是得交代了,該死的,當初來的時候不是這麼說的啊,那些道境的老祖宗不屑和他們說話,但是那些天境後期的大能們不是說地球是一片廢棄之地么?你妹的廢棄之地啊,你見過哪個廢棄之地隨隨便便一個國家跳出來這麼多天境的?是,倒也是,這地球上最強的也就是天境一品了,在你們那些大佬的眼裡的確是廢棄之地,但是老子也就是一個天境一品啊,有能耐你們下來啊……

還有這個什麼狗屁的凱爾法師,不是說法師都是一群有修養、有實力、有內涵的三有貴族么?這是有你妹的貴族啊,被人揍得來求援不說,還把我亡火坑裡帶……這特么是真火坑啊……

里斯就是現在得全力抵抗,不然就要跳著腳的罵人了,現在的狀況就是上面和中間是赤紅色的,下面是藍白色的,而中間有一個幽黑色的小點就是里斯了……至於為什麼把火焰放在上面,寒冰放在下面也是有原因的。

熱氣向上飄,冷氣向下走,這是最常見的物理原理,也是天道之一,如果反過來不但不能起到奇效,反而會自己打自己,火焰會融化寒冰,融化了以後的寒冰會化成雨水降落澆滅火焰,最後肯定會跑了敵人,害了自己,如果光是靠楊晨的空間隔絕的話,楊晨的壓力就太大了,要知道,無論是這火焰還是寒冰可都不是等閑凡物。

說話間,這三層領域又發生了變化,這幾個女人或者說現在地球上的能達到天境級別的無一不是天才,即便是他們的修鍊環境差了一些,導致和外面的天境實力差了不少,但是憑藉著他們的才能也不斷地彌補自己,若是他們能夠得到外域的環境和知識,那麼一飛衝天混得個天境中後期不在話下,說不定還能出一兩個至尊級別的強者。

所以說幾個人對於自己的領域變化使用的非常精妙,這不,李馨的領域中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焰旋渦,凝聚著力量就準備打擊里斯了,而王心雅的領域中陸續有無數的冰人站了起來,揮舞著手中的刀劍沖向了里斯。

「嘶……」里斯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也太狠了吧,上上下下的是一點活路都不給啊,那也是沒辦法了啊……里斯額頭上的血管都有些突顯了出來,他確實不想用這一招,但是現在不用不行了,要是再不用的話,恐怕這次就要交代在這了,里斯眼神閃過一絲不舍,趁著小鳳妍火焰消失的一瞬間往嘴裡扔了一個血紅色的圓形丹藥。

「吼!」里斯瞬間狂吼了起來,幽黑色的氣勢在里斯的身上饒了幾圈之後猛地衝天而起,直接對上了李馨領域中幻化出來的火焰風暴,與此同時里斯渾身的肌肉開始一點點膨脹開來,身上的衣服一點點爆開,就剩下一個精緻的內甲,而此刻里斯的雙眼已經與正常人發生了極大的不同,這一雙眼睛已經沒有瞳孔眼白之分,而是完全一團漆黑如墨的光球,在眼角還彌散出一縷縷黑色的光芒。

這一瞬間里斯的力量增幅了數倍,原本只有天境一品初期的實力,現在飛速的躥升了起來,片刻就已經有了天境二品中期的實力,這一下子形式就出現了逆轉,楊晨的空間此時已經無法束縛住里斯了,里斯拿出了一柄大劍,轟的向下一批,一道宏達的黑色劍芒直接沖向了寒冰領域中出現的冰人,剎那間,這些冰人被一掃而光,在寒冰領域中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嘶……竟然是爆氣丹,還真是捨得下血本啊……」凱爾法師在背後摸著下巴想到。今天考試加交論文巴拉巴拉一堆事~

《界心之劍掌天下》今天考試交論文 爆氣丹是一種很高級的丹藥,是一種天品低級的丹藥,這種等級的丹藥即便在外域也是非常稀少的,在外面也是以物品丹藥為主流的,丹藥這種東西比武器裝備什麼的差不多,這東西是由煉藥師煉製出來的,使用的都是各種的天然藥品通過一配比和煉製手法將其練成各種各樣的丹藥,丹藥的成型的失敗率比煉器的失敗率要大一些,甚至有的時候用了一大爐藥品只煉製出來一兩顆丹藥,要不有的就直接全都沒有了,甚至還有炸爐的時候。

再加上天材地寶本來就稀少,所以丹藥的價格一直是居高不下,而煉藥師的地位和煉器師也都差不多,有的時候還要比煉器師高一些,畢竟煉器師煉製出來的寶物都是可以長時間使用的,而丹藥都是一次性用品,而且有的丹藥確實有奇效,還有很多輔佐修鍊的丹藥,這些丹藥能夠讓修鍊的速度極大提升,甚至有的直接能提升一級,總而言之丹藥的妙用非常複雜繁多。

醫生製作的藥品是偏向醫用的,對於治療和療傷很有效果,但是他製作的藥品在外面甚至稱不上是丹藥,醫生在外面也稱不上是煉藥師,頂多是醫師而已,在低級修鍊者和普通人中間很有市場,但是在高階修鍊者身上就沒什麼用了,不過他製作的藥品都是他自己研究的,到了外面如果他接受了煉藥師的傳承,說不定能夠成為一個偉大的煉藥師,畢竟他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天境,在外面還沒聽說過哪個醫師能夠成為天境的……

楊晨的偏向有點往煉藥師走的意思,不過想要真正成為煉藥師還得楊晨領悟火焰和丹這兩種天道才行,楊晨現在精通空間天道,對於火焰天道的理解很淺,基本都是聽從林軒的建議然後林頓教給她的,她也沒有去仔細鑽研,地球上已經沒有煉藥師的傳承了,道元也不是煉藥師,所以具體還得等楊晨走到道域去學習。

不過此時的里斯確實十分恐怖,濃烈的黑色鬥氣已經將身邊的領域壓迫給排開了,雖然還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是他已經可以反擊了……至於要不要反擊……里斯當然要反擊,不過反擊是為了逃跑,所以里斯要製造很大的生事,起碼是要將和四個女人逼退,要是能夠讓她們受傷就更好了,不然的話他就算現在轉身跑也跑不掉。

「啊……昂……」里斯面容猙獰的怒吼,抓起自己手中的大劍猛地向四女的方向劈砍而去,這聲勢倒是頗為巨大,里斯的怒吼也是聲透耳背,很像是在空曠的大廳里大叫一般。

「大家注意,這個鬥氣戰士似乎有些不對勁。」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王心雅抬起了右手,無數道巨大的冰牆出現在了眾人身前。

李馨的目光閃動,抽出了林軒給她的法器長劍,這柄劍是按照天問劍打造的,所以李馨的使用也是非常的熟練。

「應該是吃了一個什麼特殊的丹藥。」楊晨的神情非常的興奮,在之前雷恩過來的時候楊晨就想看看雷恩身上有沒有外面的丹藥想要研究一下,誰成想雷恩這個將軍被囚禁的時間太長了,身上根本沒有什麼好東西,只剩下人家扔給他的幾件寶器,更不用說丹藥了,這東西想都別想。 https://tw.95zongcai.com/zc/56599/ 說起來這次下來有很多人被收繳了寶物,也有很多人被賜予了寶物,被賜予的基本上都是被囚禁很長時間的,身上的寶物早就沒有了。

「滅了他,拿丹藥!」楊晨哇哇大叫,抽出了自己的長刀,這個長刀是林軒打造的,雖然還不是法器,但是在寶器中也是最頂尖的一批了。

小鳳妍沒有說話,雙手之間已經形成了小火球,隨後將這個小火球托舉在了頭頂,一瞬間,這個小火球變得無比巨大,彷彿一個小太陽一般。

此時里斯的劍芒已經不斷的突破王心雅製造的冰牆了,王心雅只是天境一品初期,對於天境二品後期所製造出來的龐大劍芒還是有心無力,能夠在一瞬間製造出這麼多冰牆不斷地抵擋里斯的劍芒已經是非常難得了,里斯現在彷彿一個巨大的凶獸,頭頂還有李馨的領域在不斷的騷擾,身前還有楊晨的領域在不斷的糾纏,但是他不管不顧,彷彿這一切都無法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去!」小鳳妍的巨大火球也積攢好了,在黑色的劍芒突破了王心雅的冰牆的那一剎那迎了上去,在這一瞬間,李馨他們明顯感覺到小鳳妍身上散發著天境一品後期的氣息……

「轟!」巨大的火球和漆黑的劍芒撞擊在了一起,剎那間,這一方天地充滿了刺目的光芒,戰場也一下子被分割成了兩半,一半赤紅如血的火焰,一半漆黑如墨的鬥氣,兩方不斷的扭曲,互相吞噬。

劍芒經過無數道冰牆的層層削弱威力已經下降了不少,面對小鳳妍的大火球也只是稍佔上風而已,原本最後的結果應該是雙方一齊湮滅,剩下的劍芒也就不足為慮了,楊晨的空間領域就能直接碾碎還剩下的劍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