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扮作士兵的卡西姆驀地握緊了擱在彎刀刀柄上的手,發出喀噠輕響。拉米爾立刻不着痕跡地擋在他身前,投以一個帶了阻止意味的眼神,他身後的摩藍士兵亦改變隊形,悄無聲息地將卡西姆隔開了一段距離。

拉米爾落後兩步和卡西姆並肩而行,目不斜視地沉聲道:“如果你在這裏做出任何危害巴爾巴德王的行動,摩藍的立場就會變得非常艱難,甚至會讓殿下遭受危險。如果你要在這裏做些什麼,我一定會阻止你。你昨晚已經看到過了,這些人都攜有魔法武器,你的霧刀對他們不起作用。……但是作爲同伴,如果這次談判失敗,我願意以個人的身份協助你戰鬥到最後一刻。”

卡西姆神色未動,扶在刀柄上的手微微滑動一下,隨即自然地鬆開。

走在最前面的小豆自然是看不到這一幕的,而是專注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巴爾巴德王軍在奢華長桌前肅立合圍,圍坐兩旁大多體態臃腫的王公貴族們目光各異地打量過來。

和阿布瑪多各自坐在了長桌兩端,她驀地生出些不合時宜的微妙熟悉感——就好像回到了當年坐上首、在烏魯克長老院中迎接着那些各自心懷鬼胎的注目禮一樣。只不過面前坐着的不再是那位橫徵暴虐的祖宗,而是個矮小昏聵的胖國王。

阿布瑪多見她坐下,這才撐着肥厚的下巴嘟嘟囔囔地發話:“歡迎你,也述王女。使者送信太遲,招待不週。聽說您有事要同朕商議?”說話間已百無聊賴地搖起了手邊盛酒的金盃。

小豆並不急於回答,而是一言不發地沉默,直到阿布瑪多玩膩了金盃、有些疑惑和不耐地看向她時,纔不疾不徐道:“我希望您能收回處刑在港口作亂的盜賊團的命令。”

阿布瑪多愣了一下,一下子垮了臉,“您說什麼?這是本國的內政。再說那羣盜賊的事和殿下也沒什麼關係吧?”

“我受過這些盜賊的幫助,所以不能坐視他們被處刑。”

在場包括阿布瑪多在內的王室大略都聽過些摩藍王室的祕聞,也知道摩藍使船突然來訪是爲了接這名流落在外的王女回去,是以並不意外,席間人竊竊私語中一名貴族皮笑肉不笑道:“王女殿下還是不要和下等人走得太近了。”

“殿下想要干涉他國的內政,未免也太爲難人了。到底是什麼樣的交情,才能讓您在別國的王面前爲別國國內作亂的逆賊說話?”

“王真是好脾氣。若有人要搶也述王女的權杖,我們的王還要跑到摩藍王宮的內殿去向王女求情,不知王女會怎麼想?”

小豆恍若未聞,平靜地等他們說完後續道:“昨夜王軍格殺了一批盜賊後將屍體堆放在港口,天亮後到處宣揚叛國者伏誅,如果是爲了震懾百姓,那麼您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沒有必要將所有人處刑。”

阿布瑪多顯然不耐煩談論這個話題,揮了揮手示意其餘人噤聲後往嘴裏扔了顆葡萄:“這些人是想要擾亂我統治的逆賊,必須全部處死。”

正在此時,殿門外突然跑進一名令官,匆匆傳話給剛纔出聲的政務官。後者變了臉色,低頭跟阿布瑪多耳語了幾句。

小豆看到阿布瑪多的臉色,轉頭給了拉米爾一個詢問的眼神,見後者衝她點頭,就重新看向阿布瑪多:“是在說港口的百姓騷動的事嗎?”

席間氣氛登時一肅。政務官還想假作無事,阿布瑪多已沉不住氣,語氣有些氣急敗壞地道:“你怎麼知道?”

小豆神情安然不改色地答:“我剛從港口過來,後進的部下先帶了消息給我。聽說還有人散佈謠言,說王軍準備將與逆賊有關聯的百姓一併法辦。港口周圍的窮苦人都受過盜賊團救濟,對王室的判決不滿,所以人越聚越多。如果您還堅持要處死他們的話,或許會演變成棘手的動亂事態。”

這話一出,知道內情的拉米爾等人全都愣了。其實傳信的令官帶來的消息是百姓已經開始推搡王軍,比之小豆的說法還要危急一些,然而阿布瑪多政事上一塌糊塗、橫着走慣了,頗有些無知無畏,一臉戾氣地吐出嘴裏的葡萄籽:“不過就是一羣烏合之衆,根本沒能力和軍隊相抗,直接再調士兵去鎮壓就可以了。”他彷彿趕蒼蠅似的揮了一下肥短的手臂,“傳令下去,讓他們準時行刑。”

氣氛陡沉,小豆心知用正常的方法求情是不可能的了。餘光瞥見身後賽娜普驟然繃緊了身體,她微微皺起眉。“盜賊說白了也不過是一羣吃不飽肚子的窮苦人。就算今天陛下處決了這一批,明天大概又會跳出另一羣吃不飽肚子的傢伙拿起武器作亂,砍掉再多的腦袋也沒有用,用軍隊鎮壓也是鎮壓不完的。更何況這些年來巴爾巴德港口和各處關卡因爲盜賊的禍患而影響了交通,來往的商隊也開始減少,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

她擡起放在膝上的雙手,輕輕擱在桌上後交扣十指、微微傾身,專注地盯住了阿布瑪多。

“……但我有讓陛下一勞永逸的方法。”

阿布瑪多不知不覺被牽着走,下意識問道:“什麼方法?”

小豆眸光暗下來,沉默了片刻後纔開口。

“多年來四處在王都作亂的義賊,幕後的策劃者其實是摩藍王室。他們操縱所謂的“義賊”、打着拯救人民的幌子,其實是想擾亂巴爾巴德內部的安定,尤其是打擊巴爾巴德的港口貿易。所謂的救國安民,不過是國與國較量中敵對執政者的陰謀。”

紅樓讀書 她轉手抽出拉米爾腰間刻有魔法迴路的彎刀放在長桌上。

“這批馬格諾修泰德製造的制式魔法武器就是最好的證據。巴爾巴德王軍從義賊手中繳獲了這批武器,發現上面刻有摩藍軍隊的標識和年份,很快又在盜賊中找出了幾名摩藍間諜。他們承認爲義賊團提供武器,並且一直潛伏在盜賊中,依靠分發財帛口糧籠絡民心、不斷壯大盜賊團的規模,欺騙並煽動巴爾巴德貧民,利用他們達到自己的目的,使巴爾巴德產生內亂。”

“巴爾巴德新王將這場陰謀公之於衆後原本想處決這批盜賊,但又因爲心懷仁慈,以他們是受到煽動且不知情爲由赦免了他們的死罪。但即便如此,他們也不配再爲王的子民、不配再踏上巴爾巴德的土地,王將他們隨同摩藍使船一起遣離國境。”

“到此爲止,這些人在人民心中就不再是義賊或是爲窮苦人而戰的起義軍,而是真正的叛國者,是協助外人來禍亂巴爾巴德人故鄉的棋子。就算有未肅清的殘黨也不足爲懼,今後巴爾巴德很難再形成這樣有規模的‘義賊團’了,畢竟人民會猜疑所謂‘義賊’的動機,猜測他們是不是又是這樣的騙子。”

——“人民不會再相信‘義賊’了。”

作者有話要說:久等了,這章可肥啦~

攻略的部分寫膩了接下來場面兒居多!背景轉移到王宮,雖然還是王相關,不過這次重點跟閃閃那邊的體力硬剛不同,主要寫國與國執政者們之間的腦力互剛。於是……負責剛腦力的陰謀掛超人氣男二要拉出來了……其實你們都知道是誰了吧!

~一些題外屁~

有小天使問羣號,說好放新章,羣號在這裏,70979512

驗證請寫上你可愛的讀者id~

然後這裏科普一下,這個羣羣內氣氛還是以討論各種文學作品/分析男神多英俊/分析糖哥多英俊爲主(你要點臉!),如果不是對我的文特別有感或者超級想和我一起玩耍,又或者進了羣還繼續潛不講話的話還是別加了,因爲羣的立意就是希望小天使進羣來和我聊天玩耍拍糖屁(揍揍揍)!~

~這次多了好多沒見過的小天使好幸福也好內疚啊……~

熊貓爺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8-1112:16:14

天使長雲米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112:38:13

送冰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8-1113:32:19

葉柒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8-1114:31:15

美安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8-1114:39:51

竹取薑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114:41:39

拖延症晚期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115:57:56

竹取薑糖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120:45:00

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人渣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1:15:52

色相渾濁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7:06:08

色相渾濁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7:06:23

色相渾濁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7:06:28

色相渾濁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7:06:33

色相渾濁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7:06:44

色相渾濁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17:06:54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22:55:41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22:56:16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222:58:06

明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300:30:49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315:19:04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315:20:22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415:38:50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415:39:24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419:42:46

櫻桃鱷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420:37:53

櫻桃鱷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420:37:52

我的世界比地球ol好玩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8-1421:55:04

櫻桃鱷魚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702:17:02

豬仔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820:29:05

殘破的蝶影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822:00:04

樂娘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915:16:15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916:03:42

葉柒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1916:04:21

送冰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8-2020:41:17

不知火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2100:34:38

樂娘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2322:49:22

紅豆抹茶喵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8-2801:15:34

囡囝困囿團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2911:11:43

囡囝困囿團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2911:12:32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8-3012:02:44

公子溫斯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9-0117:17:46 將近正午時分,巴爾巴德港口擠滿了聞訊而來的貧民,再加上先前被派去煽動百姓的盜賊混在人羣中趁亂添油加醋地散播謠言,使得騷亂愈烈,不斷有人推搡着王軍大聲抗議。死去盜賊的屍體已經被分批裝上了騾車,但卻因爲道路被激動的人羣堵死而無法運出港口。東區的貧民中只要是壯年男人大多都跟着盜賊團做過案、想給家裏多撈些口糧,脫下盜賊汗巾就依舊是百姓,這次襲擊港口的行動有很多人都參加了,因此甚至有一些膽大的婦孺一擁而上圍住裝運屍體的馬車尋找家人。間或有死去盜賊的家人認出屍體的容貌,場面就變得更爲混亂,慟哭聲和咒罵聲四起,平日裏繁華熱鬧的貿易港口一片愁雲慘霧。

就在這時,港口外圍一隊王軍押解着一羣盜賊禹禹行來。有幾個眼尖的人認出爲首的俘虜,驚聲叫道:“卡西姆!是卡西姆!”

驚叫聲引得外圍的百姓紛紛看了過去,不少人立刻認出了這一隊俘虜都是盜賊團的高級幹部,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卡西姆。人羣立刻圍了上來,率隊的王軍頭領勒馬住步,一邊催促外圍的士兵抵擋人潮,一邊擡手發令,後頭隊列中挑着箱子的士兵便次第打開箱蓋,將箱子裏包括霧刀在內的金屬器和魔法武器嘩啦啦全部倒在了地上!

人羣騷動聲漸歇,百姓們驚疑不定地看着這一幕。

“諸位,”那名王軍頭領示意士兵們拿起魔法武器、將其內側摩藍的軍紋亮出給百姓傳看,“這些武器都是昨夜從盜賊身上搜繳回來的。王查證過後,特命我們將真相告知民衆。你們一心維護的義賊,其實是被他國煽動利用的叛國者。”他舉手指向身後的卡西姆等人。

……

“貴國所提供的作爲‘證據’的魔法武器,我們會在遣散港口的亂民後歸還。至於從盜賊團裏繳獲的金屬器,恕不能送回。”

“我明白。就由阿布瑪多陛下裁奪吧。”

傳令官衝拉米爾微微一禮,“我去覆命了。”

拉米爾匆匆回禮後便轉身回到碼頭,指揮正在加寬舢板的水手。站在高處的小豆從那名令官的背影上收回視線,轉而看向不遠處港口的方向。

卡西姆一干人出現之後,方纔還羣情洶涌的人羣漸漸都圍攏到另一側,負責傳話的王軍登上高臺,正在對民衆宣讀所謂的“真相”。

小豆的神情複雜起來。蝴蝶翅膀這麼一扇,劇情徹底偏離軌道了。阿布瑪多全盤接受她的方案,只等港口的騷亂一平息,所有的盜賊就都要登上使船離開港口。

……再往後呢?

下一步該怎麼做,她也有點茫了……

正發怔時,倏地高臺下的百姓有一小撥人似乎是情緒激動起來,拼命想要接近被王軍合圍的卡西姆一行。小豆攏了攏身上的斗篷蓋住頭臉,低聲對身後的女官道:“喀爾瑪,我過去看看。”

那名女官是隨使船而來、特意被王遣來照顧她起居的,據說從也述王女年幼時就貼身侍奉,聞言毫不意外地低聲應是,默默跟上了。一路上女官士兵見她往外走也並不阻攔,除了中間自動分出幾人跟在身後護衛她安全之外也不多言。

小豆爲了不ooc還在收集人設信息,之前並沒有跟喀爾瑪過多交談,這會兒分出一點神一品,大概這位也述王女的角色設定本來也是個呆不住的冒險型人物……

一行人從小路慢慢走近王軍演說的高臺,小豆選了個能聽清底下人說話的高處位置停下。結果向下一看,登時愣住了——正帶頭往高臺上衝的是莎莉葉。

莎莉葉被兩名王軍死死架住,雖然停下掙扎,但仍在滿臉淚痕地尖叫:“你閉嘴,我弟弟纔不是叛國者!!他是爲了讓我們能活下去、爲了保護我們而死的,是爲了推翻你們這些吸着平民的血的貴族……”話說到這裏就被鉗制她的王軍一把捂住了嘴巴。

受到莎莉葉的鼓動,不少百姓都雙眼發紅地跟着喊叫起來。“賽娜普小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傢伙是在說謊吧?!”“卡西姆先生,你倒是說話啊!——”

站在臺上的盜賊團幹部都手戴鐐銬、以兜帽掩住臉龐看不到表情,但仍依稀可見一些人因爲情緒激盪而雙手微微顫抖。

正在此時,一直伏低頭一動不動的卡西姆突然緩緩擡起雙手除下兜帽。

人羣靜了一瞬。

少年的雙手不曾顫抖半分,神色泠然而拒人,眸光以一種桀然的方式放空地落在了人羣上,掃了半圈後淡淡道:

“是真的。”

人羣譁然!

彷彿應和一般,王軍頭領厲喝一聲舉手發令,士兵們立刻架起長矛隔開人羣,引着卡西姆一行去往碼頭。

這一次只有少數仍不肯相信真相的百姓阻擋,大多數人都停在了原地。

小豆咬了咬嘴脣,轉過頭無聲地示意身後的侍衛和女官,一行人悄無聲息地掉頭重新朝着使船的方向走去。

……

即近黃昏時分,所有被俘虜的盜賊都已登上了使船,被分開安置在船隊中不同的船隻上。船隻離開港口,拉米爾將盜賊團早期的核心成員安排在了小豆所乘的大船上,小豆登上甲板時,正看到盜賊們沉默不語地四散坐在甲板上,四周侍衛女官穿梭着將從盜賊身上解下的鐐銬帶走,又或替傷者簡單處理傷口。

卡西姆就站在離兩人不遠的地方,微曲着腿靠坐在堆積的木桶上望着海面,背光中看不清表情。遍體鱗傷的哈桑正情緒激動地對卡西姆說話,“到底是爲什麼要撒謊,爲什麼要那麼做!?”

一旁攙扶着他的賽娜普扳住他的胳膊,“不然還有什麼方法能讓所有人保住性命?”

哈桑哽住,健壯的身軀顫抖起來,片刻嘴脣哆嗦了一下,“……我知道啊。我當然知道啊……可是這樣還不如當時就死在那裏啊……!!”

大漢的眼神灰霾下去,搖搖晃晃地坐在了甲板上、抓住一邊矇眼的布巾。“我們明明是爲了這個國家的貧苦人而戰的,爲了自己所熱愛的故鄉而戰的。爲什麼現在成了被驅趕的背叛者……你也看到了吧?我們登船時,那些百姓看着我們的眼神……”

卡西姆沒有回頭,動作輕緩地又點燃了一根菸卷,聲音有些模糊不清。

“……所以呢,你們想說什麼?”

一名盜賊團幹部紅了眼眶,喃喃道:“我們還沒有發動戰爭推翻王室,爲什麼要就這麼認輸……”

“已經輸了。”卡西姆用無波無瀾的語調答道。“不是有刀槍的地方纔是戰場。這場戰爭在巴爾巴德的貧窮人把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的時候就開始了,”

他回過頭,融了夕暉的淡金色眸光淡淡地落在了對面的盜賊們身上,神情透出平靜的憎惡和自憐。

“然後就在不久之前,巴爾巴德王宮裏的談判桌前結束了。這一次我們已經輸了。”

小豆愣了愣,隨即輕輕站回艙門後頭。

叉啊。破繭之前總是大虐傷身。……豆神,都快hold不住胸口這股微痛了……(:3っ)3

實在不想再看甲板上的情況,小豆就踩着人設回到艙室裏呆坐整理思路。這一坐就坐到了晚飯時間,她出來時迎面就撞上了正在交談的拉米爾和卡西姆——

“……使船中間停泊的小國港口都不允許外鄉人停留,還沒想好下一步的打算的話,就暫且先跟我們一起回王都再做打算吧。”拉米爾說。

卡西姆不置可否地了應了一聲,眼風剛好看到站在後面的小豆。拉米爾就也回過頭,看到小豆後招呼道:“殿下。”

上一句還是神助攻,下一句節奏就急轉直下……小豆被這句“殿下”叫得渾身不自在,還沒來得及說話,拉米爾就又輕聲道:“我還要去看看下層的情況,先走了。”說完轉身走開。

小豆回過頭,對上卡西姆情緒淡到無的目光。碰到拉米爾之前卡西姆本就是出來抽菸的,並沒有刻意離開、亦沒有開口的意思,瞥了她一眼就重新倚回船欄吞雲吐霧。

沉默良久,暮色下菸捲火星明滅幾息,卡西姆把燃盡的菸捲扔進海里,轉身似乎是想要離開。

“……”小豆好險把一聲嘆息嚥進肚,開口叫他:“卡西姆。”

卡西姆自然地停住步子,半轉了身看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