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找人打架?”

“是啊。”

“爲什麼找人打架?”葉荒困惑的問道。

“找人打架還需要什麼理由嗎?”

“不需要嗎?”葉荒可不認爲,湘西趕屍人一脈的人,會無緣無故的跑出湘西大山。無論是對於他們自身還是對於他們控制的殭屍來說,活人太多的地方,都會讓他們感覺到不適應,太過濃烈的生氣,會干擾到殭屍的陰氣,從而導致殭屍力量下降。

“好吧,我告訴你就是了。”柳子凝說道:“我是爲了參加三個月之後的武林大會,在大會開始之前,想找一些名門正派的弟子比試切磋,一路走過來已經和不少門派的傳人交手,下一站本來就是要去你們少林的,結果在這裏就遇到了你。”

原來如此……柳子凝離開湘西,是爲了給三個月之後的武林大會做準備。葉荒通過安全局的一些消息早就知道,自從龍虎山那邊宣佈召開時隔百年的武林大會之後,江湖上武林中的很多門派都已經行動了起來,他們開始派遣門中弟子外出,去其他的門派交流打探消息。

因爲武林人士走動的頻繁起來,爲了避免在這種頻繁的走動中,對普通的民衆產生什麼影響,所以安全局特意關注了起來。

身份清白,目的單純,柳子凝的嫌疑已經被排查清楚,但是葉荒的心中依舊還有一些其他的疑問。

“那你大晚上的跑到這山裏來幹嗎?”葉荒問道。

“我帶着的這些殭屍,不用吃東西的嗎?”柳子凝說道:“除了這荒郊野嶺之外,你以爲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讓他們吃東西?”

說的好像,是這麼個道理,葉荒將視線望向灌木叢中那具備殭屍啃咬到一半的動物的屍體,看模樣應該是一頭牛。想象一下,大晚上的,在鎮子的街道上,六隻跳屍圍着一頭牛的屍體在啃咬,這場景確實是有些嚇人了一些。

不對!葉荒突然又想起一點來。

“就算你在帶着殭屍進食,可是被人發現了之後,也犯不着殺人滅口吧!”

“殺人滅口?”柳子凝一臉不解的看着葉荒說道:“我什麼時候殺人滅口了!”

“你讓跳屍襲擊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之後,讓你的飛僵去襲擊了那些鎮民,不是滅口是爲了什麼。”葉荒有些底氣不足的問道。

“你可不要血口噴人,我把飛僵喊出來,什麼時候是爲了殺人滅口了。”

“那是爲了什麼?”葉荒試探性的問道。

柳子凝雙手抱胸,臉上帶着一些氣惱的神情的說道:“父親從小就告訴我,殭屍的存在最好不要被普通人知道,若是不慎被普通人發現了,就要消除他們的記憶!我的飛僵擁有暴食的能力,這份能力不僅僅能夠吞噬屍氣,甚至連記憶都可以吞噬,我把飛僵召喚出來,只是爲了消除他們看到殭屍的記憶而已!若不是你衝出來,就對我的飛僵發起攻擊,怎麼可能會變成這樣的情況,我也不會,我也不會……”

想起自己那特殊的體制,柳子凝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起來。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烏龍。讓鎮上的居民以爲鬧鬼的是下山來接應葉荒回山,追蹤小白一路跑到這荒郊野嶺之後,撞到的是安全局登錄在冊,根正苗紅的湘西柳家的後裔。

可以說是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家人惹到了自家人頭上。

葉荒回頭看了一眼李靈,發現李靈側過頭去,丟個葉荒葉荒一個自信解決的眼神。葉荒左右看了看,躺了一地已經昏迷過去的鎮民,昏暗無月的夜幕,在這荒山之上還有冷風不停的吹掛着,面前的這個童顏巨R的柳子凝又只披着一件外套。

不管烏龍也好,誤會也罷,現在還是先收拾一下殘局,回到鎮上再說。

葉荒拍了拍屁股站起來,說道:“那個,誤會你是我的過錯,既然誤會已經解除了,我們也沒必要繼續在這山上待下去了,先回去吧。”

“那些昏迷過去的人怎麼辦?”李靈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七八個鎮民。

葉荒望向柳子凝,試探性的問道:“那個……受傷的飛僵可以消除他們的記憶嗎?”

柳子凝搖了搖頭,葉荒心中感覺到有些麻煩,不能消除他們的記憶的話,讓這件事傳出去的話,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恐慌,難不成還要上報安全局,讓安全局排除精神系的異能者過來,進行記憶的消除嗎?

“雖然飛僵不能吞噬他們的記憶了,不過我還是有辦法的。”柳子凝說道。

“那你快點消除他們的記憶吧,免得他們現在甦醒過來。”葉荒說道。

“這個沒問題。”

在柳子凝的指揮下,葉荒和李靈將昏迷過去的鎮民擺在了一起,柳子凝站在他們頭朝着的方向,只見她嘴裏唸叨着一些玄妙又繁雜的咒語,雙手也在快速的結印,在他的身上一層幽冷的藍綠色光芒若隱若現,咒語結束之後,她手中的咒印也完成了編制。

只見柳子凝走到了躺下的第一個居民的面前,伸出左手的食指,輕輕的點在那個昏迷的鎮民的額頭上,在黑暗之中只見一團藍色的光芒,從這個鎮民的額頭中脫離而出,那團藍色的光芒看上去輕飄飄的沒有任何的重量和質量,跟隨者柳子凝的手指飄動着。

從昏迷的鎮民的額頭上抽離出這團藍色的光芒之後,柳子凝又快速的在其他幾個鎮民的額頭上輕點過去,不過十幾秒的時間,昏迷過去的七八個鎮民,每個人的額頭上都飄出了一團藍色的光滿。柳子凝將這些光芒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個棉花糖大小若有若無的東西,懸浮在手中。

柳子凝掂量了一下光團,說道:“好了,這下他們就不會記得見到過我和飛僵的這件事了。”

話罷,柳子凝突然張開了嘴巴,只用了一口就把比她腦袋還要大的藍色光團直接吞下腹中。

吞下之後,柳子凝的臉色也變得有些幽藍起來,好幾個呼吸之後才變回了原來的模樣。

葉荒和李靈有些詫異的看着柳子凝做完這些,葉荒疑惑的問道:“這就消除了記憶了?”

“當然,保證他們醒來之後,什麼都不會記得了。”柳子凝信心十足的說道。

Wωω▪ttкan▪c○

湘西柳家的趕屍技巧,其實質上是對靈魂的一種驚爲天人的操控能力,殭屍本是沒有靈魂無意識的狂暴生物,趕屍人利用自己的靈魂,附及到殭屍的體內,才能夠自由的操控飛僵,因此,趕屍人對於靈魂能力的操控,也十分的擅長。

人類的記憶,其實就是靈魂的一部分,柳子凝只是抽出了昏迷過去的鎮民的靈魂一部分,再將其吞噬了而已。抽出靈魂這種事情,如果觸及到靈魂的本源與核心,就會對一個人造成不可磨滅的傷害,輕則神智失常,重則徹底變成沒有靈魂的空洞的植物人,但是剛纔柳子凝抽離出來的,只是靈魂的一些碎枝末結的東西,並不會對人造成任何的傷害,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有些記憶,時間一長了就會自己遺忘,其實就是靈魂的碎枝末節脫離。

葉荒打量了一下躺在地上昏迷的鎮民,看到其中一個人已經開始翻動了身體,看來用不了多久時間他們家就會全部恢復過來了。

“你消除了他們多少記憶?”葉荒問柳子凝道。

“今天晚上的所有記憶啊。”

“從什麼地方開始?”

“從……恩,從那個什麼集會結束後開始吧。”柳子凝說。

葉荒思索了一番,既然這樣的話,這些鎮民就不僅僅是忘記了看到飛僵這麼簡單了,連小白偷貢品的事情都忘記了,等他們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躺在這荒郊野嶺上,周圍只有葉荒這麼一個陌生人存在的話……只怕到時候葉荒和他們解釋不清。

“走走走,趁着他們還沒有醒過來之前走吧。”葉荒說道。

就這樣走了,這些鎮民們只怕醒過來之後,會以爲自己撞了鬼,但那也只是一種無證據的猜測,不會引起什麼騷亂吧,葉荒這才猜測着,其實在他心中還有另外一種相對自私的想法……就算引起了騷亂,也與我關了吧,因爲明天一早,葉荒就溜了。

葉荒走到昏迷的小白的身邊,他查看了一眼小白的情況,這隻狡猾過頭的白猿,其實並沒有遭受什麼創傷,躺在地上只是在裝死而已,葉荒毫不留情的踢了小白的屁股一下,說道:“別裝死了,我們要走了!明天我就會回嵩山,今天夜裏你先在山上等我們,不要被人發現了。”

白猿從地上一個滾身站起來,拍了拍胸脯,十分靈性的點了點頭。

看到白猿走遠,消失在密林之中後,葉荒和李靈則也匆匆忙忙的下山走去,柳子凝跟在他們的身後,相距五六步遠,不靠近了,也絕不落後半步。

三個人就這樣拉成一條線,快速的下山而去。

十幾分鍾後,終於有第一個鎮民甦醒了過來,當他看清楚了周圍的情況時,一聲驚恐的叫聲從山林之中傳來,這夜之後,這座小鎮上回流傳出怎樣的異聞來,此刻還不得而知。 快到鎮子上的時候,葉荒終於忍不住回頭對與自己保持着安全距離的柳子凝說道:“你幹嘛跟着我們?”

“不然呢?”柳子凝沒有否認自己跟着葉荒的事實,很是理所當然的說道:“你毀了我的飛僵,又看光了我的身體,你以爲你會讓你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嗎!”

“毀了你的飛僵原本就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不毀了你的飛僵,現在受傷的就是我,至於看光……看光你的身體,更是不可抗拒力。”

“這麼說你剛纔對我說承諾的,只是爲了穩定下我的隨口的說辭咯?”柳子凝的目光冷了下來。

“當然不是的,我說過我會帶你去九陰之地,幫你修復好飛僵。”葉荒說道。

“嗯,那我在飛僵修復好之前,一直盯着欠債人又什麼不對嗎?”柳子凝說道:“你以爲你的承諾可以讓所有人都相信?抱歉,我與你不熟,爲了避免你逃跑,我必須時時刻刻的盯着你!永遠不要想着賴掉我的這筆賬,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葉荒總覺得,她說的討回來,不僅僅是說幫她修復好飛僵那麼簡單,這個童顏巨R超齡蘿莉的女人,一定還對剛纔發生的那種旖旎的事情懷恨於心!

“走啊,難道你要讓我只穿着一件外套的樣子,被其他人撞到?”柳子凝說:“要是被人看到了,以我現在的力量,沒辦法在進行記憶消除,就只要進行物理記憶消除手段了。”

抽離人的靈魂,是一件十分消耗心神的事情,別看剛纔柳子凝輕而易舉的抽調出了七八個鎮民的靈魂但實際上柳子凝的消耗很大,根本就無法進行更多一次的靈魂抽離。

葉荒看了看柳子凝,在昏暗的夜空下,她穿着一件外套,**着雙腿走在泥土地上,不僅如此頭髮散亂,外套也有些凌亂不堪,這種情況下誰和她走在一起被其他人撞到了,估計就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好在現在已經是後半夜,集會也已經散了很久,鎮子的街道上空空蕩蕩沒有任何人影晃動。

無奈之下, 葉荒只好任由柳子凝繼續跟着自己,其實就算她不跟着,他們也還是要往同一個方向走的,因爲柳子凝也住在同一個旅店。

走進鎮子之後,葉荒突然冷不丁的問道:“物理記憶消除手段是什麼?”

看似一臉無所謂渾然不在乎自己這般模樣被人發現的柳子凝, 實際上繃緊了神經,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任何一點的動靜她都會第一時間藏起來,聽到葉荒這突如其來的提問,她輕微的嚇了一跳,而後白了一眼葉荒說道:“用力撞擊頭部,造成顱內震盪,就有可能讓人的記憶發生損傷……”

“這算個屁的手段,只是把人打昏過去吧!”爲了避免柳子凝動用她的物理記憶消除手段,葉荒只好加快了腳步,向着旅店走過去。

走進了旅店,老闆正在櫃檯錢撐着下巴昏昏欲睡,三人輕手輕腳在沒有驚動老闆的情況下,走上了二樓。

走到二樓之後,柳子凝並沒有往自己的房間走過去,而是繼續跟在葉荒和李靈的身後。

“你的房間,不是在另外一邊嗎?”葉荒指着走廊的另一頭說道。

“是在另一邊。”

“那你還跟着我幹嘛?”葉荒說。

“誰知道你會不會大半夜的突然跑路,你要是跑了,我找誰討債去?”柳子凝說道:“我一個樹敵無數的趕屍人一脈後裔,現在手裏的飛僵受損,要是被其他人知道,趁着這個時候上門來找我麻煩怎麼辦?你讓我一個化勁五重的小菜雞,去面對那些高手嗎?告訴你,你既然把我的世界攪亂了,就必須擔負起責任來。”

“我,我怎麼可能會跑路,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賴賬的,在你的飛僵修復好之前,我會保護你的安全。”

“哦,我只是爲了多一層保障而已。”柳子凝聳了聳肩說道:“以防萬一。”

葉荒感覺頭有點打,聽柳子凝的意思,在她完全信任葉荒以前,是要寸步不離的跟着葉荒身邊了,這樣的話……豈不是意味着,今天夜裏房間裏面不僅僅有李靈,還得加上一個柳子凝?老天爺啊,爲什麼總是要用這種方式來考驗他對夏菲的決心呢?

勸說和口頭上的承諾無法對柳子凝產生任何效果,甚至葉荒都發毒誓,說跑路就不舉爛屁股,柳子凝都不爲所動的說你不舉爛屁股關我何事,我只在乎我的飛僵和討債!

她說討債的時候的口吻和眼神,與說要報仇雪恨的感覺沒有什麼差別,讓葉荒心中有些發涼。

看到葉荒如此反對她進入自己的房間,柳子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她的目光在李靈身上游動打量了一番,說道:“怎麼,擔心我會打擾你們兩個?放心吧,不管你們做什麼,我都不會打擾的,你們就當我是空氣好了。”

她顯然是誤會了葉荒和李靈的關係了。

葉荒面色有些緋紅,想要解釋什麼,李靈卻開口說道:“沒關係,我不介意啊,子凝小姐姐,待會一起去洗個澡吧,剛纔打的身上都是泥,我來給姐姐你搓背啊。”

葉荒看到李靈望向柳子凝的眼神散發着一種特殊的光芒,這種光芒就好似餓狼看到了肥碩的綿羊一般!因爲兩人之間,特殊的聯繫,葉荒能夠清楚的感應到此刻李靈腦海中對柳子凝的糟糕的想法想法,太強烈,太明確了,這個女色狼,已經盯上了柳子凝!

聽到李靈稱呼她爲小姐姐,柳子凝的眼中突然就浮現了難以掩飾的高興的神情,她好似很享受別人叫她姐姐,以爲長得實在太過年幼了一些,總是被當做小孩子對待,很是渴望有人稱呼她爲姐姐或者前輩,此刻李靈可以討好的稱呼,無異於戳中了柳子凝的軟肋。

柳子凝雙手抱胸,擺出一副小大人般驕傲的神情說道:“恩,我也想洗澡了,洗個澡好睡覺。”

“不行不行不行,你們兩個不能一起洗澡!”葉荒連忙開口說道。 柳子凝和李靈詫異的看着葉荒。

柳子凝眼中的詫異是真的疑惑,那麼李靈眼中就充滿着警告的神情了,她分明在說:不要打攪老子的好事!

這個披着女人皮囊的狼!葉荒心中腹誹了一句。

“爲什麼我們兩個人不能一起洗?”

“那個……你,你不是擔心我會跑路,會賴賬嗎?”葉荒脫口而出的說道:“所以說你們兩個人不能一起洗,至少也要我在場!”

這句話說出口後,葉荒就有些後悔了,怎麼感覺他就像是一個用牽強的理由,想要和兩女玩鴛鴦浴的**一樣啊。

果不其然,柳子凝一個大大的白眼甩了過去,輕啐了一聲說道:“怎麼會有你這種厚顏無恥的人?光明正大的耍流氓你也是挺厲害的啊。”

“就是,葉荒你明明都已經有我了,還想看子凝姐姐的不成,你這個色鬼,混球!”

這話從李靈嘴裏說出來,怎麼就特別的招人氣呢!?葉荒心中是有苦說不出啊,他分明是爲了防止柳子凝這個空有年齡,卻沒有年齡相對應的閱歷的合法蘿莉,遭到李靈的毒手才反對她們兩個人一起洗澡的啊!

沒想到是狗咬呂洞賓,還被柳子凝和李靈同時攻擊了。

“就算這樣,你們也不能一起洗澡,這樣!柳家的大小姐,你進去洗,等你洗完了之後李靈再進去。”葉荒說道。

柳子凝緩緩地搖了搖頭說道:“在我洗澡的時候,你們跑路了怎麼辦。”

葉荒心中一悶,差點吐出一口老血,沒想到剛纔自己隨口編出來的理由,竟然成爲了砸了自己腳趾頭的石!柳子凝更是篤定的說道:“這樣就必須你的小女友和我一起去洗澡了,由她陪着我,相信你不會跑。”

李靈的詭計得逞,她蹦蹦跳跳的走到葉荒身邊,一隻手挽着葉荒的手腕,來回地晃着,她巧笑嫣兮的說道:“子凝小姐姐你放心吧,剛纔你也看到了,和你的飛僵戰鬥那麼危險的情況下,葉荒都不會丟下我,所以我和你一起去洗澡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跑路的。”

“恩,我看得出來。”柳子凝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