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押一賠百?”這話一出,不少人開始掏口袋:“我押十塊!”

“我押二十!”

“嘿——你們這羣傻缺,你們押多少,輸多少,你們還敢押?你沒看到,那貨被人擡着麼,一看就是殘疾,或是被廢了的模樣!不然,這大哥,他能說押一賠百麼?你們真傻!”

一語驚醒夢中人!

有人這麼一說,本還想押注的傢伙,紛紛收住手,“不押了!”

“放好收手!放好收手!”見有人要把錢拿回去,許多坐在自行車上的人,紛紛下來吼道,嚇的,那些人趕忙把錢放在了地上。

“還有沒有?還有沒有?”

雖說每個人押的數量不大,但衆人拾柴火焰高,放在地上的錢,至少有一萬塊。雖說數量不少,但那位大哥,還是不滿意,繼續詢問道。

“押的多,贏得多,押一賠百,押一賠百,快來啊,快來啊!”

“哼,我再押我就是傻子!”

被灌醒的遊客,沒有誰再押錢,相反當大哥看向自己時,還紛紛調轉方向,不想與他對視。

“還有沒有了?”在看到沒有人下注後,大哥臉色不由變得難看起來,那表情似是說,你們再不給我下注,我就殺掉你們,嚇的遊客紛紛向後倒退。

“還有沒有?”

忍無可忍,大哥忽然罵了起來,“一羣膽小鬼!一羣窮光蛋!我都敢拿出我所有家當,陪你們玩了!你們竟不敢!慫貨,2B!”

大哥越罵越難聽,可即便如此,沒有誰再拿出錢。而隨着他罵聲響起,不少人紛紛有了撤離的念頭。

但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忽然在大哥耳邊響起,“我押三萬!”

“三萬?”大哥臉色轉晴,轉而朝扔下銀行卡的小六誇獎道:“小六,好樣的!” 而隨着小六子扔下銀行卡,跟隨葉飛揚前來的兄弟,也都將銀行卡扔到了地上,“我押五千!”

“我押三千!”

“我押一千!”

僅僅五秒鐘,地上就多了十幾張銀行卡,看着忽然增多的銀行卡,大哥隨即朝小六投去敬佩的目光,似是在說,“小六,你這招夠絕的,等賺了錢,大哥分你一成!”

顯然,這位大哥還以爲,小六在跟演戲,隨即朝其它兄弟,使了個眼色。

之後,就看到其它兄弟,紛紛扔下銀行卡,“我出一萬!”

“我出兩萬!”

一時間,整個公園就沸騰了起來。

而在這些人引誘下,又有不少人押下銀行卡。

“我靠,竟然有三十萬之多!”

看着滿地的銀行卡,那位大哥,也是樂開了花,隨即,朝葉飛揚問候道:“兄弟,我叫塗非,邀請你跟我進行一場比試!這是我的押金,裏面有三百萬,過會兒,我要是輸了,你就把這三百萬,分給那些下注的兄弟,記住,我搞的是押一賠百。你一定要公平的分給每一個人!不過嘛,要是我贏了的話,他們的押金,可就給我了!”說着,便將銀行卡放在了起跑線上。

葉飛揚瞥了他一眼,“你想讓我當你的賺錢機器?”

“不不不!”塗雷趕忙擺了擺手,“這是五千塊的勞務費!”

說着,就從皮夾中摸出了一張支票。

“就這個?”葉飛揚拍了拍支票,“你打發要飯的啊!滾,老子沒空跟你玩!”

“草泥馬,想死啊!”葉飛揚的拒絕,頓時讓塗非大罵起來,“玩不玩,不是你說了算!來,跟老子比一場!”

“你還沒資格!”葉飛揚瞪了他一眼,“就你TMD短胳膊,粗腿的烏龜樣,跟老子比,你沒吃多吧?”

“你TMD不想活了是吧?”說話間,塗非竟是從一旁搬起塊石頭,朝葉飛揚砸去。

驚得旁邊的遊客,叫個不停,“要出人命了,要出人命了!”

但就在塗非要砸中葉飛揚腦袋時,他忽然停住了,一臉陰笑的看着葉飛揚,“嘿嘿,小子,嚇着了吧!放心吧,在你跟老子比試前,老子是不會殺掉你的!”

而在他收住手後,遊客們才鬆了口氣,但不論如何,他們剛纔扔下去的銀行卡,算是要打水漂了,因此,一個二個,都如死了親人一般,眼中盡是淚花。

“來,跟老子比試!”將石頭扔走後,塗非也是催促道。

葉飛揚不覺塗非有點意思,隨即點點頭,“不就是比試麼?不過,這點賭本,有點小吧?敢不敢玩點大的?”

“敢不敢?”塗非噗嗤一笑,“你這是跟老子說話嗎?老子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說吧,你想用何種賭注?”

葉飛揚讚賞的打量着塗非,“你還挺大方,但就不知道,你能拿出什麼賭本?”

塗非擺擺手,“凌蘭市地界,隨便你挑!”

“真的?”葉飛揚有點吃驚,“他是什麼來頭?”但,對方既然開口了,若是不佔他點便宜,豈不是虧了?

所以,葉飛揚也是點頭道:“華豐酒店!”

塗非點點頭,“華豐酒店,就華豐酒店!不過嘛,老子都拿出賭本了,你小子也該掏出點吧!”

葉飛揚點點頭,“你講!”

塗非打量了葉飛揚一圈,發現他身上並沒值錢的,只能將目光轉向,最後的慕容伊雪身上,“我要她!”

“她?”衆人齊齊將目光轉向慕容伊雪,才發現,人堆中竟是有這種美女。

一雙圓圓的大眼睛,仿若黑夜中的明珠,晶瑩剔透,是那樣的吸引人,特別是,她那張薄薄嘴脣,更如貼上去的一般,稍微碰一下就破,還有,她陽光般的笑容,更是讓寒冷中的人,得到了溫暖。

儘管此刻的她,眉頭緊皺,有一種要吃人的架勢,可看向她的人,並沒一個害怕的,都如在看着糕點一般,傻乎乎的張着嘴。

而在她氣憤中,葉飛揚也是點了點頭,“可以!”

“那我們就開始吧!”得到回答的塗非,得意一笑,轉而小聲說道:“傻B!”之後,就要跟葉飛揚比試,但就在他要走到起跑線時,慕容伊雪忽然來到他跟前,一臉嬉笑的看着他。

“嘿嘿,美女!”見慕容伊雪朝自己笑,塗非不由賠笑道,好似想說,“美女,過會兒你就是我的了!”

可還沒等他張開口,只見慕容伊雪,擡腳就朝他褲襠踹去。

“小心!”就在他要被踹到時,葉飛揚忽然拽了他一把,這才逃過一劫。

感受着褲襠處傳來的涼風,塗非不由抹了把汗,“好厲害的女人!”轉而朝葉飛揚道謝道:“謝謝!”

葉飛揚擺擺手,“我只是想讓比賽公平一些!”

“有魄力!”塗非點點頭,之後就走到了起跑線上,“來吧!”

葉飛揚冷冷一笑,“你還是騎自行車吧!”

“我騎車,你跑?”塗非有點驚訝。

葉飛揚點點頭,“是的!”

“小子,你腦子沒被門擠了吧!”葉飛揚的話,差點沒讓塗非摔倒在地。

葉飛揚點點頭,“剛纔是被擠了下!”

“那我跟你一起跑吧!”聽這麼一說,塗非果斷沒上自行車。

“既然你不騎車,就先跑吧!”見塗非不騎車,葉飛揚只能催促道。

他不催促不要緊,這一催促,可是讓塗非惱了,“小子,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老子當年也是練體育的!要是不服,就跟我公平來一場!”

葉飛揚擺擺手,“你先跑對我來說就是公平!”

“好,你牛B,那老子這次就讓你輸的連內褲都沒了!”本來,塗非是想嘲諷一下葉飛揚的,畢竟,他是體育生,跑步絕對彪悍的很。

不然,他敢拿着三百萬,還有華豐酒店做賭注?但令他沒想到的,眼下這傢伙,不斷但不怕他,相反,還瞧不起他,頓時,心中的怒氣就不打一處來,“讓你瞧不起老子!”之後,就衝出去了。

看着衝出去的塗非,再看看站在原地的葉飛揚,衆人眼中,盡是不解,“這傢伙腦袋沒有問題吧?” 而在衆人疑惑中,塗非已衝了出去,當看到葉飛揚沒有衝來時,他還回過頭嘲諷起來,“傻B,我還有五十米就跑完了,我看你怎麼贏我!”

百米的距離,不算長,眨眼功夫就能到達,跑到中間的塗非,可不信葉飛揚能超越自己。但……爲了不給葉飛揚機會,跑到中間的他,依舊沒有鬆懈,嘲諷一般後,整個人如火箭般,又衝了出去。

“呼呼!”

塗非不愧爲體育生,僅僅十秒後,他就要到終點了,而這時的葉飛揚,還抽着煙,做着熱身。

氣的那些下注的遊客叫罵個不停,“你傻B了嗎?人家都要到終點了,你還在做熱身?想讓我們把內褲都搭上啊!”

和他們一樣,小六等人也是急的不行,“我說揚哥啊,我們也下注了,塗非這就到終點了,你可是跑啊,不然,我們就要傾家蕩產了!”

葉飛揚吹了個菸圈,一臉壞笑的看着小六,“燕大俠,我記得你很有錢,剛纔,你不過押了幾萬,怎麼能傾家蕩產?”

小六語塞,半天后纔開口道:“揚哥,我是不缺這點錢,可咱丟不起這個人啊!你要是敗給了塗非,那我們的臉,往哪擱啊?”說着,小六還擺出一臉無辜的表情,那似是在說,既然你都不在乎了,我着急什麼。

葉飛揚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既然燕大俠都發話了,我再不跑,顯然對不住燕大俠了!好,我這就跑!”儘管說立馬跑,可葉飛揚走到起跑線後,又做了幾秒的熱身,才扒開腿。

“這個傻B,我看他怎麼贏!”

“人家都到終點了,他還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他要是我兒子,我早把他打進醫院了!”

“話說,你有功能生孩子嗎?”

“要你管!”

“你們看!”

就在衆人討論,該如何處置葉飛揚時,一副亮瞎鈦合金狗眼的畫面,忽然出現在衆人面前。

只見此時的葉飛揚,健步如飛,那速度竟是超過了光速,就在塗非要邁過重點線時,一道颶風忽然從他身邊刮過,下一刻,就看到葉飛揚,闖過了重點線,不緊不慢的吸着煙。

看着他手中的煙,還是剛剛點着的,塗非也是滿臉不可思議,“不可能,不可能!”就在剛纔,葉飛揚還在起跑線上,爲何現在會出現在他前面?

絕對是他看花眼了!

不相信這個事實的他,不由擦了擦眼,可當他擦完眼,再次朝葉飛揚望去時才發現,自己哪有看錯,此時的葉飛揚,正懊惱的吐着菸圈,“草,又跑早了!”

“跑早了?”塗非險些沒昏死過去,“這貨到底是什麼玩意?怎麼跑那麼快?不會從火星來的吧!”說着,就要朝葉飛揚詢問。

但還沒等他靠近,只見葉飛揚又化爲白光,嗖的一聲飛了出去,當他回過神時,葉飛揚已返回起跑線。此時,正一臉抱怨的看着小六,“燕大俠,你每次不要那麼慌張好不好,害的老子又跑早了!”

“額……”之前,小六還理直氣壯,可看到葉飛揚的奔跑速度後,不由閉上了嘴,如認錯的小孩一般,低着頭,不斷向葉飛揚道歉道:“揚哥,兄弟我不知道您的速度,不然,就不會崔您了!”

“不知道?”葉飛揚沒有好氣的拍了他腦袋一下,“在你嫂子面前,你這笨狗熊,都能像兔子一樣快,我能慢了?”

“額……”小六子啞口無言,再次看向慕容伊雪,身體不由顫抖起來,“好厲害的嫂子!”

“葉飛揚,你說什麼?”慕容伊雪,還處於葉飛揚光速般速度的震驚中,聽到葉飛揚叫嫂子,心中的怒氣便不打一處來,之後氣呼呼的就衝了過來,如同要把葉飛揚吃掉一般。

葉飛揚一臉害怕,“那個伊雪美女,雖說我很想把你打扁,但我已被你的威嚴嚇到了,哪敢背後說你的壞話,剛纔,是燕大俠在這邊嘀咕,說,‘揚哥的這種速度,都是嫂子那個小魔女逼出來的’,所以……”

還沒等他說完,只見慕容伊雪立馬跑到了小六子跟前,“小六子,你想死啊!”

吼聲剛起,就見小六子從起跑線上衝了出去,至於他奔跑速度,只能用觀衆們的震驚來形容。

“我操,超光速啊!”

“好牛B的速度啊!”

“帥哥,我要給你生孩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