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拉瑪提克的威懾力已經壓得惡魔探子喘不過氣來,還要面臨著死亡審判。

「嗯,知道了。你先退下。」拉瑪提克淡淡地道。

惡魔探子暗中舒了一口氣,向拉瑪提克告辭後轉身離開。

「成功保住了性······」惡魔探子還沒說完便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拉瑪提克臉上帶著滿懷惡意的笑容:「生命的流逝才能排解心中的憂鬱。」

拉瑪提克對著角落的陰影道:「奉我拉瑪提克之名,不惜動用暗棋,也要全力擊殺這名叫簡志穹的人類。」

「諾!」

「最不可能失敗的一環竟然會失敗,這簡志穹絕對不簡單。」拉瑪提克皺著眉頭。「事情變得麻煩了,絕不能讓局勢偏離預定的計劃。」

******

簡志穹被平等遊戲傳送到田畝關不遠處。

「終極戰利品?聽起來像是不得了的東西,會是甚麼呢?」簡志穹興奮地道。

「裝備?」除了從平等遊戲帶出來的智識之書,便沒有其他新的東西。

「道具?」也是沒有。

「不是甚麼也沒有吧?」簡志穹的心情瞬間跌落谷底。

還好簡志穹在系統的技能菜單發現多了一項新的東西。

「全是問號是甚麼意思?連技能的名字也不知道。」簡志穹充滿疑惑。

「最低限度也獲得了一項新的技能,不然真的是竹籃打水,死亡點射入海中,不泛起丁點兒水花。」簡志穹安慰自己道。

簡志穹看著智識之書,在平等遊戲中智識之書除了用來湊數外,便無任何用途。

可是連智慧樹長老麥簡西也特意為智識之書而留在平等遊戲,簡志穹確定智識之書的價值必定非同小可。

這名為書,實際外形是眼球的智識之書彷佛明白簡志穹心中所想,開口道:「我是智識之書的子分身,我接下來會給你一次向我提出問題的機會,然後我會為你解答,問題的範圍沒有限制。」

智識之書續道:「我善意地提醒你,這是無數強者夢寐以求的機會,智識之書是近乎全知的,只要是你想象得到的問題,智識之書也可以答到你。」

「當然發問也是一種技巧,你的問題所涵蓋的範圍越空泛,智識之書的回答也相應地表面。相反,你的問題越具體,得出來的答案也會越明確。」

簡志穹心中的確有一個迫切的問題想要得到答案。

不是修鍊的問題,不是金錢的問題,也不是感情的問題,而是關乎人類生存的問題,究竟人類如何才能打敗和驅逐惡魔?

這是簡志穹修鍊的目標,同時也是心底的願望。

簡志穹知道向智識之書問這條空泛的問題不能取得對人類有用的答案,他需要收窄和具體化這條問題,得出可行和可實踐的答案。

人類最大的優勢和劣勢是甚麼?簡志穹嘗試刺激自己的思維。

人類的劣勢是個體的戰鬥力和惡魔相差太遠,惡魔天生已經具備不俗的戰鬥力,人類要透過後天的修鍊才能收窄這方面的劣勢。

人類在大自然眾多動物成功突圍而出,成為地球萬物之靈,倚賴的是智慧和創造力。人類創造工具來克服大自然的災害和擊敗比人類強壯發達的猛獸。

可是因為人類的熱武器對惡魔沒轍,或者說是人類現有的科技水平沒辦法製造出能夠傷害惡魔的武器,人類在整場戰爭中完全無法發揮自己的長處,只能靠著少數靈力修鍊者中的強者勉力支撐著局勢。

簡志穹深信如果人類低端的戰力能夠追趕上來,將會對戰爭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智識之書,我現在要提出我的問題。」簡志穹沈聲道。

簡志穹認真地組織了言辭,接下來的問題可謂關乎人類的存亡。

「人類如何能夠製造出普通人都能夠用來消滅惡魔的武器?」

將普通人也武裝起來,全民對抗惡魔,這是簡志穹大膽的主意。

「理論上可行的方案共有十萬個。」智識之書開口道。「我已為你挑選出當前可行性最高的方案。」

眼球狀的智識之書從瞳孔射出一道光束,直入簡志穹的腦海中。簡志穹發現腦海中多了一份資料。

「成了,我們有緣再見。」話畢智識之書破空而去。

簡志穹在腦中翻開那份數據,內里附夾著不少武器設計圖。簡志穹心裡狂喜,但當然一切需要降魔軍的專家確認數據的價值。

「該回去了,朱朱奧,現在是幾號了?副殿主他們還在田畝關嗎?」

「主人你平安無事實在太好了,今天是你在安全屋失蹤的第六日。」

「副殿主他們情況如何?」

「主人,這六天的時間發生了很多事情。降魔軍早前得到消息,惡魔大軍正在建造小型傳送門,傳送更多的惡魔過來攻打田畝關。總指揮官周不鳴親自帶領降魔軍,並在玄魔殿小隊的支持下,打算偷襲惡魔和破壞小型傳送門。」

「誰知惡魔早已知道降魔軍的行軍部署,周不鳴和玄魔殿小隊被惡魔拉瑪提克和煉獄衛反埋伏,死傷慘重。周不鳴和玄魔殿小隊現在被惡魔大軍圍困在北名山,生死未卜。」

「難道田畝關沒有派出援軍救援嗎?」簡志穹皺著眉頭道。

「關內有很多主張派出援軍的聲音,但田畝關現在最高話事人是王堅巡,他硬生生的壓下所有派出援軍的聲音,認為此舉只會再陷入惡魔設下的陷阱。他決定按兵不動,先守穩田畝關。」

簡志穹嗅到整件事情充滿陰謀的氣味,但受制於訊息所限,又說不出不妥之處,當務之急還是先回田畝關,再謀而後動。

「大家千萬要支持住。」簡志穹心裡默默地道。 簡志穹全速趕回田畝關,田畝關的守衛森嚴了許多,王堅巡調派了大量士兵在各個要衝巡邏和戒備。

穿著玄魔殿軍服的簡志穹正要穿過關卡進入田畝關,出乎簡志穹意料之外的狀況發生。

「是簡志穹!拿下!」簡志穹被降魔軍的士兵重重包圍。

「簡志穹你這個降魔軍的叛徒!你還敢回來?快快束手就擒!」在場的指揮官喝道。

簡志穹眯著眼,曾經玄魔殿的天才新兵變成今日降魔軍的叛徒,反差也未免太大了。

「我要見王堅巡,中間必定發生了誤會。」簡志穹沈聲道,同時運起龍象功,現場頓時以簡志穹為中心,產生一道衝擊波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包圍著簡志穹的士兵盡皆倒下。

「你背叛降魔軍的證據確鑿,王長官已經親自下達命令,緝捕你歸案,如遇到反抗則格殺勿論。」指揮官厲聲道。「全軍速速將簡志穹拿下,生死不論!」

「你們不要逼我,我不想傷害你們。」簡志穹警告道,右手擊地,地面頓時下陷,出現了一個巨坑。

士兵們見到巨坑也知道簡志穹手下留情,沒有繼續進逼。一時間雙方互相對峙,進入膠著狀態。

「借道一下,讓一讓。」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情況下,竟然還有人主動介入衝突。

來人穿著一身純黑色的西裝,戴著黑色紳士帽。口中叼著香煙,雙目無神,臉色白得如病態般,一副快要入土為安的樣子。

「暗影殿陳勇。」來人出示了自己的證件。

陳勇對簡志穹道:「暗影殿正在調查你的案件,你放心,如果你是清白的話,暗影殿一定會還你一個公道。我希望你能夠跟我先到安全屋,暗影殿會保證你的安全。」

暗影殿與玄魔殿和末法殿並列「三殿」之一,是降魔軍的執法部門,直屬降魔軍「一司」司令部管轄,擁有極大的調查和執法權力。

簡志穹見到暗影殿已經插手調查,幕後黑手便難以隻手遮天,只是現在玄魔殿的兄弟被惡魔大軍圍困,十萬火急。

陳勇見到簡志穹臉上焦急,明白他心中所慮:「司令部清楚玄魔殿被圍困在北名山,正在設法著手營救。」

雖然陳勇無法完全釋除簡志穹的憂慮,但簡志穹知道暗影殿已經向自己釋出最大善意。

簡志穹向陳勇點頭,表示同意跟他回到安全屋。

「朱朱奧,馬上替我把這份數據傳送給玄魔殿殿主。」簡志穹俏俏地向朱朱奧道。

*****

「長官,暗影殿的陳勇出手保下了簡志穹,我們沒籍口就地格殺簡志穹。」指揮官向王堅巡報告剛才在關卡的衝突。

「無妨,一切也在計劃之中,簡志穹逃不掉的。」王堅巡陰笑道。

「安全屋將會是簡志穹的葬身之地。」

******

「朱朱奧你肯定已經將數據成功傳送到火炎焱的手中?」簡志穹問道。

「是的主人,相同的問題你已經問了一百八十六遍,相同的答案我也回答了一百八十六遍。」朱朱奧道。

「難道那份資料出了問題?」簡志穹心中帶著疑惑。「不然為何火炎焱那邊毫無反應。」

簡志穹剛才把得自智識之書那份數據的開首部分傳送給火炎焱。

「不會是被當作垃圾訊息吧······」簡志穹心中突然出現火炎焱的宅男形象。

「主人,不好了,有一枚毀滅者導彈正在向安全屋急速接近,估計其威力會將方圓一公里完全移為平地。」

「該死,說好的保證我的安全呢?」簡志穹罵道。「朱朱奧,現在有甚麼逃生方案?」

「主人,很遺憾,沒有。你的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

毀滅者導彈成功擊中安全屋后出現強烈爆炸,產生的高溫將整間安全屋瞬間氣化,天空中還升起了壯觀的蘑菇雲。

******

「報告長官,已確認現場沒有任何生命反應,安全屋一帶已被移為平地。」

王堅巡在辦公室接獲簡志穹的死訊,簡直是心花怒放。

王堅巡對著角落的陰影道:「馬上告訴拉瑪提克大人,任務完成,簡志穹已經死亡。」

王堅巡暗自奇怪簡志穹有甚麼秘密,拉瑪提克不惜暴露自己這枚暗棋,也要全力將其殺死。

不過也沒關係了,就算簡志穹真的有秘密,也已經帶著秘密葬身火海。

***

「糟糕了,遲來一步了。」玄魔殿殿主火炎焱以超音速從天京飛過來田畝關。

在堪堪抵達田畝關的上空之際,火炎焱看到不遠處出現了巨大的蘑菇雲。

火炎焱收到簡志穹傳來的數據后,翻開幾頁,已知道是不得了的東西。火炎焱馬上把資料交給末法殿殿主,由專業人士鑒定數據的價值。

「死宅男,數據是從哪裡來的?」火炎焱瞬間收到末法殿殿主的視訊。

末法殿殿主陳業,掌管降魔軍的科技研究和功法管理,也是負責降魔軍後勤支持的第一把手。

視訊中的陳業顯得瘋瘋癲癲,時而欣喜若狂,時而氣急敗壞的模樣。

「怎樣?瘋子,資料有不妥?」火炎焱試探問道。

「死宅男,你知道嗎?這份數據解決了我們十個核心項目中五十三個技術難點,還沒計算其中引發的科技啟蒙作用。」

「我建議將這份數據列入人類最高保密級別,只限殿主級以上人士可以讀取。」

「人類大興可期!人類大興可期!」

陳葉瘋狂了一會兒,才正式道:「這些數據只是開端部分,我需要獲得餘下的部分。你現在必須優先確保提供數據人的生命安全,我會上報司令部,派出大軍接應你們。」

陳葉鄭重地對火炎焱道:「這是人類重新崛起的契機,無論如何你也要把他帶回天京,拜託!」

火炎焱沒有想到簡志穹提供如此價值連城的資料,竟然可以影響人類的興亡。

火炎焱在毀滅者導彈爆炸的周圍不停搜索著簡志穹,陳葉的說話言猶在耳。

「媽的,希望那小子福大命大吧······」

火炎焱現在心情很糟糕,簡志穹仍然活著的可能性真的相當渺茫。 周不鳴的降魔軍和玄魔殿小隊被困於北明山。

周不鳴中了惡魔大軍的反埋伏,麾下的人馬折損過半,玄魔殿小隊拚死牽制著煉獄衛,特別是王陽明、薇薇安和吳家華玩命地牽制惡魔拉瑪提克,降魔軍的殘餘部隊才能成功突圍,在北明山苟延殘存。

「今天是被圍困的第七天了,援軍會來嗎?」李志偉摸著自己餓得吐吐直響的肚子,弱弱地問道,他已經三天沒有東西下肚。

降魔軍已把所有能吃能喝的東西吃光喝光,所有人都餓著肚子,士氣極為低落。幸好也下過數場大雨,降魔軍也不至於沒戰死先渴死。

「也許吧。」吳家華淡淡地道。

「你的眼睛還好吧?」李志偉嘗試著用聊天來分散肚餓的注意力。

「死不掉。」吳家華一貫地寡言。

惡魔拉瑪提克擁有皇級巔峰的戰鬥力,王陽明三人完全抵擋不住。

只能靠著王陽明的肉身硬生生地接下拉瑪提克的攻擊,薇薇安不斷地使用寒冰系的覺醒技減緩拉瑪提克的速度,還有吳家華不斷竄擾攻擊,才為大軍爭取了寶貴的突圍空間和時間。

吳家華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右眼被拉瑪提克的劇毒入侵。吳家華馬上壯士斷臂,硬生生地把右眼球剜出來,才堪堪保住性命。

王陽明和薇薇安就沒那麼幸運,拉瑪提克的劇毒在兩人體內大面積爆發,二人被救下后一直昏迷不醒,體溫急降,皮膚變為墨綠色,全身僵硬,當中以王陽明更為嚴重,身體開始出現黑色斑點。

「王副殿主和寒冷少女的情況如何?」周不鳴見到李志偉和吳家華,詢問王陽明和薇薇安的情況。

「張蘭和黃森美在照顧他們,情況依舊沒有起色。」李志偉回答道。

「全都是我的錯,誤信了王堅巡這叛徒,才落得如斯田地,還連累了各位。」周不鳴充滿愧疚,滿臉鬍子的模樣更顯得其頹廢和落魄。

王堅巡這廝也是狡猾,一直以來毫無破綻,早前成功從惡魔手中搶去平等襟章的情報也是這廝提供的。

這次突襲惡魔大軍的小型傳送門也是王堅巡大力鼓吹的,這廝聲稱惡魔的主力大軍已被暫時調離小型傳送門,是天賜良機。

周不鳴不虞有詐,帶領大軍出擊,誰知道王堅巡早已背叛人類,投靠惡魔。降魔軍由埋伏一方變成被埋伏一方,被惡魔大軍攔腰襲殺,死傷枕藉。

「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身為部隊的總指揮更應該振作起來。」譚健夫拭抹著臉上的血跡,冷冷地道。

譚健夫很疲憊,身上傷痕纍纍,他連日來負責著北明山的防務,臉上的血跡也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惡魔的。

在王陽明中毒危在旦夕,周不鳴一蹶不振的情況下,譚健夫毅然負起領導眾人的責任。

「援軍一定會來的!」譚健夫鼓舞著士氣。「保持希望,絕不放棄!」

******

被圍困的第十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