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按照之前三人之前的約定,由莫宇辰拿下玉衡城旗,奪取一城的成績。

「莫兄,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青高飛問道。

一旁的凌青衍此時也看著莫宇辰,他沒有奪取七宮會戰的雄心,一切都以莫宇辰為主。

少年聞聲,沉思了一下之後,說道:「剛剛我派出去的探子已經來報,許樂已經攻破了天權城,但是損失很大。」

「諸位都說說,我們下一步該是休整一下為好呢,還是直接給許樂下戰書?」

與太史景相比,莫宇辰可沒有那麼自負,他知道集聚眾人之智,可比他一個人強多了。

正所謂,三個臭皮匠,也能賽過一個諸葛亮。

而且,別看許樂現在損失非常大,可是一旦他狗急跳牆的話,同樣能給莫宇辰趙成極大的損失。

所以,為了最後的勝利,少年不得不謹慎行事。

「現在只剩下四座城池了……」

令狐高宜聞言,彈開地圖,指著上面說到:「現在,除了天樞城之外,還有天璣城、天璇城以及凌師兄的開陽城……」

「從目前的形式來看,不知道我們三方滅了天璇城之後,凌師兄與青師兄是否要與天樞城開戰?」

…… 此時,令狐高宜的話音落下,在場的兩人沉默了。

特別是青高飛,他在鎮海神宮中還沒有撈到什麼好處。

所以,如今要讓將王者之位拱手讓人的話,他內心肯定是不捨得的。

但是他就算不捨得又能如何?打又打不過莫宇辰,而且就算他打得過,他也沒有那個實力扛得住眾人的圍攻。

「哎,罷了罷了,能夠熬到這一步,我也沒有什麼可不甘心的了。」

「等解決了天璇城之後,我便交出城主大印,成全莫兄弟吧!」

青高飛無奈的低下了往日高傲的頭顱,沮喪的說道。

而一旁的凌青衍也很乾脆,直接表明了他全力支持莫宇辰的立場。

但是他只會出人,不會親自出手幫莫宇辰對付許樂。

可以說,就目前而言,除了許樂之外,莫宇辰才是最大的贏家。

「莫兄,你放心吧,我就算是死,也會給你爭取機會,讓許樂損失慘重。」

隨後,青高飛臉上的抑鬱之色一掃而空,反而露出了猙獰之色。

畢竟他跟許樂同為四大天王之一,即便是打不過對方,他想要給許樂造成嚴重的損失還是可以的。

「嗯,多謝了!」

莫宇辰淡淡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在天樞城的城主府內,莫宇辰等人繼續分析戰況……

……

伴隨著凌青衍的支持,莫宇辰可以說是少了一個勁敵。

現在的他,可以說是輕鬆了很多,只要最後面臨許樂就可以了。

「王者之位,距離我不遠了!」

莫宇辰漆黑的眼眸在這一刻,彷彿是兩輪太陽,爆發出璀璨的光輝。

海外九域以及內陸無數年來,無數位年輕強者闖進鎮海神宮,其中就有不少曾經名動八方的人物。

不過這麼多代人的努力,卻除了戴夢雪因為意外開啟了天賦而獲得了其中一座聖宮的傳承外,竟然沒有第二個人成功。

這可以說是一種悲劇,也是一種恥辱。

那些海內外的強者雖然不說,但是他們的心理,一個個都非常的委屈,十分的不甘。

因為,這代表著他們海外九域以及內陸的人都是廢物。

「太古時期武道浩瀚,我們海外九域以及內陸根本就比不了。」

「但是這一次,我莫宇辰一定要奪下王者之位。」

「太古時期的人能做到,我莫宇辰同樣能做到。」

少年站在高大的城門樓上,遙遙凝視著遠處的天璇城。

此時,許樂已經退回了天璇城,因為廖勝東的臨死反撲,所以在進攻天權城的最後,許樂的手下幾乎損失了一大半。

因此如今的他手下無人可用,若想要一邊進攻其他城池,一邊守城,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莫兄,你現在可以說等於擁有了三座城池,而許樂只是攻下了一座城池,就算我們不去打他,這一次又是我們贏了。」

一旁傳來李元明的笑聲。

按照精神世界的規矩,攻下的城池數量最多的人獲得最後的勝利。

現在,莫宇辰雖然攻下一座城池,可是凌青衍與青高飛兩人都表明態度要支持他。

所以他也就等同擁有三座城池。

而許樂雖然實力強大,但是他的手下卻不給力,人數也所剩不多,已經無法再攻下第二座城池了。

就算是拖,莫宇辰也能拖到許樂自動認輸。

不過,莫宇辰聞言卻搖了搖頭,他望著遠處的天璇城,眸子里神光激射,凝聲道:「我可以擊敗許樂,但是不能逼他認輸。」

「如果連面對他的勇氣都沒有,那我還有何臉面去爭奪什麼王者之位。」

說罷,莫宇辰吩咐城中眾人前往天璇城。

李元明皺了皺眉說道:「莫兄,即便是如此,你也可以等到最後一戰。」

「到時候你照樣可以與許樂戰鬥,何必現在提前一戰呢?」

「因為我想要突破,只有與真正的強者交戰,再加上精神世界的快速提升修為,才能讓我有前進的巨大動力。」

「只要我能夠突破,那麼就算是十個許樂,我也有把握擊敗。」

「這一場王者之戰,我的突破至關重要,沒有突破,即使我贏了現在,卻也撐不到最後。」

莫宇辰深深的看了一眼天璇城,轉身離去。

李元明皺了皺眉頭,臉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良久之後,他才輕輕一嘆。

「我們這些俗人只嚮往最終的勝利,但是他們要的是王者之位。」

「呵呵,李某人要是有一天能夠名列六大金剛,我也就足夠了。」

李元明搖了搖頭苦笑一聲。

不久后,莫宇辰帶著天樞城的人馬,朝著天璇城的方向開發。

同一時間,凌青衍和青高飛兩人,也帶著所有人馬,在天璇城前與莫宇辰等人匯合。

集合了三大城池的所有年輕強者,足足有將近六萬人之眾。

此時所有人都站在天璇城前,顯得無比的壯觀,令得天璇城的一眾年輕強者為之色變。

在此之前,作為天璇城的一員,因為背靠著許樂這棵大樹,所以天璇城的所有年輕強者雖然嘴上沒說,但是心裡還是有些優越感的。

他們自認為最後的勝利者是屬於他們。

但是,誰知道莫宇辰忽然崛起,先是強勢的擊敗了太史景,而後更是直接將凌青衍以及青高飛併到一起,成就了最強的一方勢力。

這一切都是許樂沒能預料得到的。

「呃啊!~我不甘心啊……」

許樂站在城門樓上,滿臉陰沉的盯著下方的莫宇辰大軍,他看著站在最前面的莫宇辰,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他敗了,而且敗得很徹底。

但是,他不是被人擊敗,而是敗給了形勢,敗給了陰謀詭計。

此刻,即便他有自信可以擊敗莫宇辰,但是他卻沒有這個機會了。

因為精神世界的規則,他無法對抗人多勢眾的莫宇辰。

「我若是攻城,他便先破了我的城。」

「我若是守城,那麼拖到最後,還是他勝利。」

許樂臉色非常的難看,他縱使有萬人敵之威,此刻他也無可奈何。

因為只要他離開天璇城,那麼此城就擋不住莫宇辰的攻擊。

…… 進也輸,退也輸。

這就是如今許樂的處境。

一句話,今天無論許樂怎麼掙扎他都是輸定了。

但是許樂他還是依然不甘心,他為了鎮海神宮的王者之戰,等了這麼多年,也努力了許久。

這一次在鎮海神宮中,他終於有所突破,即將邁入那夢寐以求的境界。

但是結果卻是這樣。

許樂心中怒吼,充滿了不甘與絕望

相對於年輕一代,他的年紀已經算是比較大的了。

這一次若是他不能得到王者之位,那麼他今生估計也就止步於如今這個境界了。

「我恨啊!~」

許樂心中瘋狂的怒吼著。

然而,就在此時,他瞳孔一縮,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從城下飛身而上的莫宇辰。

如此近的距離,我若是出手,眼前這個小子必死無疑。

許樂心中直跳,他忍不住要出手了,這可能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忍住了沒有出手,一直等到莫宇辰飛到與他齊平對視的位置。

「許樂,現在的形勢你已經知道了。」

莫宇辰佇立在虛空之中,遙望著對面的許樂,這是他第一次單獨正面打量許樂。

作為年輕一代的巔峰人物,許樂的樣貌雖然不是很出眾,但是也屬於那種霸氣硬朗的模樣,一看起來就知道是心狠手辣之輩。

這就是海內外,年輕一輩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雖然許樂沒能奪下這一屆的王者之位,但是他畢竟在凌青衍出世之前,無敵於年輕一輩許久。

所以他身上那種氣度,與真正的域主級彆強者並沒有什麼兩樣。

這才是一個令人振奮的對手,莫宇辰明亮的眼眸中,閃爍著強烈的戰意。

「你是來炫耀的嗎?」

許樂也是大大方方的騰空而起,目光如炬,眼中跳動著熾熱的火焰,他冷哼一聲道:

「你可知道,我若是現在出手,你將會必死無疑,最後誰贏誰輸還不一定。」

天璇城上空,兩大年輕一代的巔峰強者互相對持著。

在場的所有人沒有誰敢出聲,這片空間顯得格外的死寂。

「炫耀?呵呵呵,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聽到許樂的諷刺,莫宇辰淡淡一笑,隨即搖了搖頭反譏道。

「高看我自己?」

許樂雙眉一挑,臉色變得如同是黑墨一般。

他看得出來,莫宇辰並不是那種愛炫耀的人,那麼他此時的來意是什麼?

許樂心中忽然疑惑了。

就在此時,對面的莫宇辰手中乾坤戒的光芒一閃,可怕的毀滅氣息,瞬間席捲整個天穹,龐大的威勢讓對面的許樂都為之變色。

「好強……這柄血劍,真不愧為背著上品法器之名。」

許樂目光一縮,微微讚歎一聲。

「許樂,與太史景一樣,你我之間巔峰一戰,勝者為王,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你要或不要?」

莫宇辰驀然舉起手中的血劍,劍尖直指者許樂。

許樂在莫宇辰拿出血劍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猜到莫宇辰心裡在想什麼了。

他此時心中有些激動,也有些感慨。

跟喬爺撒個嬌 但是平復一下內心激動的心情后,許樂深深凝視著對面的莫宇辰,輕聲道:

「我會讓你後悔做出今天這個愚蠢的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