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按照之前商定的計劃,現在還沒有到往回撤的時候,最起碼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才會往回撤,現在就往回撤影響實在是太不好。

「我的直覺告訴我,有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很可能威脅到我們的生命,你說,我們應不應該撤退?」石磊將一隻只蟲魔撞飛后,沉聲說道。

「不好的事情?難道有傳奇境以上的蟲魔會出現?」聽了石磊的話,王亮大驚失色。

石磊的防禦有多厲害他不知道,不過跟在石磊的身邊,哪怕遇到再厲害的統領級蟲魔,他也沒有看到石磊臉上出現害怕的表情,現在僅僅只是直覺的示警,就讓他落荒而逃,這如何不讓王亮震驚。

「我不知道!」石磊搖搖頭,「直覺並不是萬能的,我只知道一會兒很可能出現什麼特別恐怖的存在,所以才提前帶著大家往回撤,不然等危險真的出現了,再想撤退就晚了!」

「也不知道會冒出什麼樣的恐怖存在,真想親眼看看啊!」王亮小聲的嘀咕著。

不只是王亮想看看,石磊也想知道讓自己恐懼的存在到底長什麼樣,只是他太惜命了,不敢留在原地,生怕卷進入,最後不知道怎麼死的。

很快,石磊的願望就實現了。

遠處的空間通道那裡,突然出現了一陣躁動,無數蟲魔忽地散開,在空間通道附近騰出了一塊面積驚人的空地。

時間不大,十隻散發著驚人威勢的統領級金甲蟲從通道中爬了出來,然後又是十隻威勢更加驚人的統領級嗜血蟻爬了出來,這還不算完,又有十隻統領級鬼臉蛛和十隻統領級暗影蜂從空間通道中出來,最後,一隻足有十米高的冥火蝶從空間通道中飛了出來。

冥火蝶雖然沒有散發出一絲的威勢,但是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卻讓人無法正視,即使隔著老遠,石磊也能感受到那隻冥火蝶的恐怖,那就感覺就好像是一座平靜的火山,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發,將整個世界毀滅。

感知到冥火蝶的瞬間,石磊就知道,直覺示警的根源就在這隻冥火蝶身上,這隻冥火蝶很可能是傳奇境以上的存在。

「別愣著了,繼續往回撤!」看到王亮等人都被震住了,石磊大吼一聲,把眾人的魂全都拉回來。

因為冥火蝶的出現,周圍的蟲魔好像是瘋了一般,拚命的攻擊石磊他們,讓石磊他們撤退的速度變得更加緩慢,不過好在石磊提前察覺到了不妥,先一步往回撤了,所以,周圍都是雜兵級的蟲魔和精銳級蟲魔,對他們的影響不大。

不過,其他的小隊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不是沒有找到統領級蟲魔就是正在與統領級蟲魔廝殺的他們,還處於蟲魔大軍的深處。

冥火蝶出場時的那種豪華陣容直接將他們震住了,不過他們附近的蟲魔卻沒有被震住,反而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更加瘋狂的向他們發起攻擊。

被冥火蝶震住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在戰場上一愣神的功夫都可能失去性命,所以,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有不少人慘死於蟲魔的口中,剩下的也個個帶傷,狼狽異常。

冥火蝶的出場,讓他們知道,這裡不是久留之地,不約而同的,所有人都選擇了撤退,至於任務,完成的則是鬆了一口氣,沒有完成的也只能認倒霉。

接受懲罰總比丟掉小命強。

冥火蝶雖然沒有流露出一絲的威勢,但是從空間通道中出現的瞬間,鐵血星上八個要塞中隱藏的那些強者卻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轉向空間通道,好像能夠穿越空間看到冥火蝶一般。

不過,這些強者看到冥火蝶並沒有什麼動作,很快又將目光收了回來。

時間不大,一個個命令傳遍了八個要塞,無數人接到命令后開始忙碌起來,他們知道,一場殘酷的戰爭很快就要爆發了,想要在這場戰爭中活下來,就必須準備的更加充分才行。

冥火蝶從空間通道中出來不到一個小時,首都星那邊就通過特殊的渠道得知了這個消息,一場秘密會議隨即召開,沒多久,一艘艘裝滿物資和精銳戰士的星海渡船就從星耀聯邦各地飛往前線戰場。

石磊等人不知道冥火蝶的出現給星耀聯邦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他們現在只想著遠離那隻冥火蝶,最好能躲到要塞中去。

不過撤退的信號還沒有出現,他們只能強忍著心中的恐懼,組成戰陣在要塞火力能夠支援到的附近區域左右遊盪,擊殺蟲魔的同時耐心的等待者撤退的信號。

時間一點點過去,撤退的信號沒有等到,卻等到了一個個狼狽的從前面撤回來的小隊。

經過短暫的接觸后,一個個小隊融入到石磊他們組成的戰陣中。

隨著融入戰陣的小隊越來越多,戰陣也不斷發生著變化,兩儀陰陽戰陣、三才戰陣、四象戰陣、五行戰陣……戰陣中幾個小隊又組成了一個個兩儀陰陽戰陣。三才戰陣。四象戰陣、五行戰陣。

戰陣的規模越來越大,擊殺的蟲魔也越來越多,終於引起了那隻冥火蝶的注意,不過冥火蝶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轉過頭去不再理會。 雖然沒有流露出一絲的殺意,但是在冥火蝶看過來的那一瞬間,石磊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好像凝固了,自己的思維也在無限變慢。

好在,冥火蝶也只是看了一眼,並沒有其它的舉動。

「呼~~」

知道自己逃過一劫的石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心有餘悸的擦了擦頭上冒出來的冷汗。

「隊長,你這是怎麼了?」發現石磊有些異常的王亮關心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有些累了!」注意到王亮他們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石磊也沒打算說自己為什麼會冒冷汗,隨便找了一個借口搪塞了過去。

「轟隆隆~~~」

蟲魔大軍還沒有退去,要塞就發出了撤退的信號。

看到了撤退的信號,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定,終於不用繼續和蟲魔大軍拚命了。

雖然是撤退,但是戰陣並沒有解散,依然在不停地運轉,只不過,這一次戰陣不是左右遊盪,而是緩慢的向要塞的方向移動過去。

沒辦法,組成戰陣的人數太多了,想要保持戰陣的正常運轉,移動速度肯定上不來。

不過移動速度慢,也有移動速度慢的好處,戰陣所過之處,無論是雜兵級蟲魔、精銳級蟲魔還是統領級蟲魔,全都被戰陣無情的碾為肉泥。

很快,戰陣就進入了要塞的火力支援區域。

有了要塞提供的火力支援,圍繞在戰陣周圍的蟲魔數量急劇減少,戰陣的移動速度也提升了一些,不過想要回到要塞,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

無形的聲波傳遍了戰場,無窮無盡的蟲魔大軍立刻停止了攻擊,然後如潮水般退去。

很快,戰場上就只剩下石磊他們組成的戰陣了。

「全體都有,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要塞!」

不知道是哪個小隊長喊了一嗓子,瞬間,戰陣崩潰,一個個小隊拚命地向要塞跑去,石磊帶領的第三小隊也在其中,不過在石磊的有意控制下,第三小隊既不在最前面,也沒有在最後面,而是在中間偏後一點點的位置上。

張羽帶領的第五小隊就在石磊他們旁邊,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吱嘎嘎~~~」

厚重的金屬大門合攏,將要塞與戰場分成了兩片天地。

知道自己終於安全了的石磊與其他人一樣,癱倒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好半天才恢復過來。

不知何時,大隊長李斯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與往常一樣,先是清點了一下人數,對犧牲的戰友默哀,然後發放功績點,最後,交代了一句『任務暫時停止,等候通知』就轉身離開了。

聽到任務暫時停止,在場的所有人都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在今天以前,讓他們去蟲魔大軍之中斬殺統領級蟲魔,為要塞減輕一點壓力,他們絕對是二話沒有,想盡辦法也會完成任務,如果有必要,哪怕是犧牲,他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但是,在看到那隻從空間通道中出來的冥火蝶后,他們害怕了,那根本不是他們能抗衡的存在,他們衝上去只會給那隻冥火蝶加餐,而不會給冥火蝶造成一絲的傷害。

雖然這一切只是他們的猜測,並沒有得到證實,但是他們堅信這一點,他們的一切努力在那隻冥火蝶面前都是徒勞的。

回到駐地后,石磊二話不說就鑽進了修鍊秘室中,開始了新一輪的閉關潛修。

億萬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看到隊長實力那麼強都閉關潛修了,王亮等人也紛紛開始閉關潛修。

時間一天天過去,要塞中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每天,無窮無盡的蟲魔大軍依然會向要塞發起攻擊,時間差不多后又會退走。

每隔幾天,都會有一隻被數十隻散發驚人威勢的統領級蟲魔保護起來的冥火蝶從空間通道中出來。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竟然從空間通道中出來八隻同樣強大的冥火蝶。

不過這一切與石磊無關,正在修鍊秘室中閉關潛修的他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一心苦修,想要在大戰之前將修為再提升一些。

大量的服用各種提升修為的丹藥,加上紫府命竅中三十六層煉神塔這麼多天在戰場上吸收煉化的那麼多的靈魂本源,隱藏在三十六層煉神塔中的靈魂終於完全凝實,不過就是個頭小了一些,好像剛出生的嬰兒。

靈魂凝實到這種程度後有兩種選擇,一是施展秘法,將靈魂分割出一部分,能夠成功分割靈魂,意味著已經進入分神境。還有一種選擇是繼續凝實靈魂,讓靈魂不斷的壯大,直到靈魂達到極限,再施展秘法分割靈魂,進入分神境。

第一種選擇,雖然在短時間內修為會暴漲,但是,潛力也會降低,以後最多也不過是達到合體境,想要再進一步根本不可能,除非有什麼奇迹出現。

第二種選擇,短時間內修為很難暴漲,但是勝在根基紮實,潛力驚人,達到合體境那是早晚的事情,想要更進一步也沒問題,甚至,只要根基足夠渾厚紮實,更進幾步都沒問題。

每一個凝魂境的武者都會面臨這樣的選擇題,不過,很少由武者能夠抵禦誘惑,早早的就施展秘法分割了靈魂,進入了分神境。

只有那種天賦出眾,而且對自己很有信心的武者,才會抵擋住那種可怕的誘惑,不過,能夠抵擋住那種誘惑多長時間,誰也不敢保證。

無數天才都曾經想過要堅持到最後,讓靈魂達到極致后再施展秘法分割靈魂,進入分神境,但是,靈魂的壯大並不容易,而且越到後面想要壯大靈魂越困難,然後,無數天才絕望的放棄了,還有無數天才帶著不甘倒在了路上。

石磊沒有絲毫的猶豫,選擇了第二種,繼續壯大靈魂。

他對自己有信心,以他的天賦,加上紫府命竅中三十六層煉神塔的輔助,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完全可以讓他的靈魂壯大到極致。

雖然他知道,在不知道什麼時候爆發的戰爭中擁有更強的實力才能更好的保住自己這條命,但是,他決定賭一把,天塌下來有個高的頂著,要塞中那麼多強者,肯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要塞被摧毀。 能在武者之路上走得更遠和擔一點點的風險,石磊選擇了前者。

自修鍊以來,他一直追求的就是境界的極至,煉體境如此,超凡境如此。 軍少霸愛:豪門女兵王 傳奇境也要如此,甚至,連傳奇境以上也會如此。

所以,哪怕殘酷的戰爭隨時可能出現,石磊依然沒有選擇儘快的提升修為,而是選擇繼續壯大靈魂,直到達到靈魂的極限。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一艘艘星海渡船將物資個無數精銳的士兵運到了鐵血星,星耀聯邦的戰爭機器已經馬力全開,隨時都準備迎接殘酷戰爭的到來。

這一天,石磊終於從修鍊秘室中出來了,不是他得到了什麼消息,而是須彌指環中輔助修鍊的丹藥全都消耗一空,他準備去後勤部再兌換一些。

「隊長,你終於捨得出來了!」看到石磊出現,王亮和其他人立刻圍了上來。

「我閉關多長時間了?」石磊問道。

「足足兩個多月了!」王亮伸出兩個手指,很是敬佩的說道,「隊長,我算是服了,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一口氣閉關這麼長時間才捨得出來,難怪你比我們厲害那麼多!」

「是啊!是啊!」孫瑜等人也連連點頭,對石磊能耐得住寂寞閉關這麼長時間表示敬佩。

「輔助修鍊的丹藥沒了,我準備去後勤部兌換一批丹藥,你們有誰想跟我一起去的嗎?」石磊問道。

「隊長,你自己去吧,我們剛從後勤部回來沒多久,就不陪你一起去了!」王亮等人搖搖頭,說道。

「我閉關的這段時間,要塞有什麼大事發生嗎?」石磊也不急著去後勤部兌換丹藥,而是問道。

「要塞沒有什麼大事情發生,就是最近又有好幾個軍團過來了,還運送過來不少的物資,現在要塞中的氣氛很緊張,大家都在猜測戰爭什麼時候會爆發!」王亮沉聲說道,眼中卻閃過一抹憂慮。

戰爭一旦爆發,就不會像是現在這樣小打小鬧了,很難輕易結束,甚至只有一方滅亡才能結束。

常言道,水火無情,但是戰爭更無情,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在這場戰爭中屍骨無存,王亮他們雖然是傳奇境武者,但是也不代表著他們已經無敵,只是比其他人多了一點保命的本錢而已,如果捲入那些真正強者的戰鬥中,同樣會死的不明不白,只是,他們根本無法逃避,只能隨波逐流。

「我也不知道戰爭什麼時候會爆發,甚至能不能爆發,一會兒我去後勤部兌換丹藥后,就去打聽一下。」石磊沉聲說道。

石磊在要塞中認識的人不少,但是能夠打聽到一些消息的卻不多,石磊準備去呂氏訓練營找總教官呂鑫問問,以呂鑫的修為,肯定在要塞中有一些地位,一些不太保密的消息應該能從他那裡打聽得到。

「太好了!」聽了石磊的話,王亮他們很是激動。

能夠提前得到一點消息,他們也可以針對性的做一些準備,更好的在戰爭中保護好自己。

「打聽到消息也沒有什麼用,戰爭該來還是會來,你們想要保住性命,還是要靠自己才行。你們繼續修鍊,我先走了!」說完,石磊轉身離開了駐地。

「隊長說什麼大家都聽到了,咱們繼續修鍊吧,總不能什麼時候都靠隊長保護咱們吧?」王亮沉聲說道。

「沒錯!沒錯!」孫瑜等人全都大聲說道。

石磊願意保護他們,那是石磊的事,他們也要努力的提高修為,不讓自己成為石磊的負擔才行。

吼過之後,王亮等人開始拚命的修鍊起來,這是他們最後的修鍊機會了,一旦戰爭爆發,可就沒有時間再繼續修鍊了。

石磊可不知道王亮他們的想法,離開駐地后直接去了後勤部兌換了一大批的丹藥,將身上的功績點消耗的乾乾淨淨,然後才去了呂氏訓練營。

很不巧的是,呂氏訓練營正在訓練一批剛進來的武者,十個教官都有任務,石磊也知趣的嗎,沒有打擾他們,而是輕車熟路的找到了總教官呂鑫。

身為訓練營的總教官,呂鑫可不會輕易出手,一般情況下,訓練營的武者都是由十個教官出手訓練的,他只會偶爾的指點一二,當然,有些特殊的人也需要他親自出手,不過現在訓練營中的這些武者可沒有這個資格請動他。

不願與君共婚 「你小子怎麼有空過來?」看到石磊,呂鑫很是驚訝。

「我剛結束閉關,去後勤部兌換了一批丹藥,順路過來看看你。」石磊笑著說道。

「不只是來看看我這麼簡單吧?」呂鑫笑著說道。

「嘿嘿嘿~~~」石磊傻笑。

「說吧,到我這裡來到底是什麼事情?」呂鑫問道。

「我就是想問一下,戰爭什麼時候會開始!」石磊也不隱瞞,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是機密,你打聽這個幹什麼?」呂鑫眉頭一皺,問道。

「這算什麼機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戰爭早晚會爆發,提前告訴我有什麼關係,我問的也不是石門特別緊要的機密!」石磊笑著說道。

「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蟲魔那邊也沒有準備好,戰爭一時半會還打不起來,不過,也許用不了多久,戰爭就會爆發,如果我是你,現在就回去老老實實的閉關,爭取將修為再提升一些,這樣才能更好地保住自己的小命!」呂鑫沉聲說道。

「一會兒我就回去閉關,這一次如果不是丹藥用完了,我也不會出來。」石磊沉聲說道,「我再問一個問題,從空間通道中出來的那個冥火蝶到底有多強?要塞這邊有能擊殺它的強者嗎?」

「那些冥火蝶的實力很強,都堪比傳奇境之上的武者,不過要塞這邊也不是沒有真正的強者,不敢說能擊殺這些冥火蝶,但是不分勝負還是沒問題的,而且,你不要忘了,我們的頭頂上還有星空要塞呢!」呂鑫信心十足的說道。

蟲魔那邊出現的強者雖然多,但是要塞這邊也不是沒有高手,兩者抵消后,拼的不過是一些底層的消耗罷了。

沒錯,在真正的強者眼中,無論是統領級蟲魔,還是傳奇境的武者,都是一些消耗品,最多就是這些消耗品的價值更高一些。 「這我就放心了。那您忙,我回去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石磊也不打算多呆,告辭準備回去了。

「回去抓緊修鍊,把修為提升上去才是正事!」呂鑫笑著說道,嘴角帶著一絲莫名的笑意。

石磊以為呂鑫的話只是對他的關心,並沒有往深處想,沒想到回到駐地后不久,他就接到了一個特殊的命令,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呂鑫恐怕早就知道了那個消息,卻沒有告訴他。

「隊長,你找我?」不知道石磊為什麼把自己找來的王亮滿臉疑惑的問道。

「我剛接到一個命令,要塞的指揮部組建了一支特殊的作戰隊伍,上面點名讓我參加,所以,我要辭去第三小隊的隊長之職了,而你就是第三小隊的新一任隊長,任命很快就下來了。時間緊迫,我就不和他們告別了,你代我向他們說一聲對不起,我不能和你們一起戰鬥了,希望戰爭過後,我們還能重新聚在一起!」石磊沉聲說道。

「隊長,你是在開玩笑吧?」王亮有些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當初,他一心想要成為第三小隊的隊長,結果被空降而來的石磊把隊長的位置搶走了。

開始時,她對石磊很不服氣,甚至想給石磊一些難堪,沒想到卻被石磊輕鬆化解,還一點點的將他折服,好不容易,他認同了石磊,並把石磊視為自己的榜樣,沒想到石磊竟然要離開第三小隊,這讓他很難接受。

「這是命令,我不得不服從,如果可以,我也不想離開你們!」石磊很是無奈的說道。

在要塞中,就要遵守要塞的規矩,命令下來了,再不舍他也要執行命令。

「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督促他們努力修鍊,儘可能的提升修為,記住,一定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我們戰爭之後再見!」囑咐了王亮幾句后,石磊毫不停留的離開了第三小隊的駐地。

王亮則像是失了魂似的,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王亮,你怎麼了?」發現王亮異常的孫瑜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

「隊長走了!」王亮喃喃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