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掃視了一眼周圍,雷雲正色道:“各位,我就是英雄王埃辛的繼承者。”按照雷雲的想法,埃辛指點了自己這麼多,但是他不願意讓自己成爲弟子,或許是因爲那位大人的原因吧!不過,自己和埃辛也有師徒之實了,說是繼承者也很合理。“埃辛大人和我說過,惡魔族元氣已經恢復,很可能在一年內進攻大陸,說話的時間是三個月以前,也就是說,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希望各勢力都能聯合起來,做好抵擋惡魔族的準備。”

有着守護者的證明,雷雲的話真實性已經沒人懷疑了,就連教廷的聖光此刻也說不出話來。祭祀廣場鴉雀無聲,靜的能聽見身邊人的呼吸。

威廉教皇忽然大聲道:“既然惡魔族會來進攻大陸,那麼我們大家自然要團結起來,我代表光明教廷宣佈,將會無條件的對抗邪惡的惡魔族。”

威廉很聰明,雖然在對付雷雲的手段上失敗,但是第一個站出來呼籲大家團結讓他贏得了不少的讚譽,至於雷雲剛纔的話語,沒有有力證據的情況下對享譽數萬年的光明教廷影響不大。而且教廷的這番話也是間接承認了雷雲是英雄王傳人的身份,不得不說,他內心的想法?可能連光明神也不知道。威廉是一個狡猾的傢伙。

祭祀臺上,雷雲的朋友們心中都充滿了欣慰,而事實提起的心也放了下來。相比之下,那些和雷雲有仇的人表情就比較精彩了,比如山姆家族的人,提利亞爾的人,他們的表情像是看到中國足球隊剛剛一球領先緊接着被對手連進兩球一樣。

接二連三出現的傳說人物,大家的神經已經早已麻木,就在大家認爲這件事告一段落的時候,異變出現了,這次異變一定會被埃辛大陸載入史冊。

還飄在空中的教廷強者,曾經的守護者之一,聖光的背後出現一道身影,下一刻,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真神級初期高手被分屍了,他的身體似乎被什麼力量從中間分成兩半掉了下去,空中噴出一團血霧。

所有人都愣了一秒,甚至有些人給了自己一個耳光,然後重新向空中看去。緊接着強大的恐懼籠罩住每一個人的內心。因爲,他們看清楚血霧散盡後的身影,猩紅色的雙眼,醜陋而不規則的頭顱,頭頂兩側有着讓人震撼的長長雙角,慘綠色的身體像是被一層鱗片覆蓋,身後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甩來甩去,他那只有三根手指的大手上還有一團紅色的東西,仔細一看,還在他的手中緩緩的跳動着。

“惡魔族!”所有人的腦海中都浮現了這個詞,這個詞本身就代表着殺戮,恐懼,沒有人懷疑自己的猜測,這個被前人們一代代描述,恐懼的生物。

空中的惡魔把手中的動心放在嘴邊,咬了一口,自顧自的大嚼了起來。“哼哼,好久沒有嚐到這麼新鮮的美味了,有五千年了吧。”

“惡……惡魔族,惡魔……尊,尊者?”說話的是桑頓,這位參加過大戰的守護者當年並沒有和惡魔尊者這等實力的惡魔交過手,或者說,他上去就是白給,但是遠遠的看過埃辛和他們交手,一語道破了惡魔的身份。

“哈哈哈哈,想不到五千年後,還會有卑微的人類記住我的身份,嘿嘿,1,2,3,4,5,6哈哈,6個11級的強者嗎?”三兩口嚼完聖光的心臟,惡魔尊者興奮的大笑了。“6顆心臟還有靈魂?也許會讓我晉級15級,成爲惡魔王,或者……大惡魔王!不過你們這幫廢物,居然連一個小子都不敢動,我只好親自出面收拾你們了。”

惡魔尊者的聲音聽在人們耳中就是死亡的序曲,膽小的已經開始四散而逃,膽大的拿出自己的武器緊盯着空中,一些信徒開始跪地祈禱,卻還是有不少眼神露出了仇恨,還有躍躍欲試。

傳說中的強者們紛紛張開自己的領域,下一刻他們出現在惡魔尊者的周圍,把他包圍在其中。雷雲也取出了召喚之心,並且張開了時空領域,對於惡魔族的仇恨,雷雲不亞於這裏任何一人,親密的戰友一個個慘死在面前的影像,還在腦海中。

雷雲轉身對着祭祀臺喊道:“龍傲副院長,帶着大家退走,快。”

光頭沒有照做,祭祀臺上的人大部分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而聖級強者紛紛飛了起來加入了對惡魔尊者的包圍圈,不能飛的,都瞪視着空中。

“走?你們誰也走不了。”惡魔尊者被7個真神級初期的強者圍住完全沒有緊張,對着下方哄亂的人羣一擡手,一道外紅內白的光芒從手心發出,並且在前進過程中越來越粗,到地面上人羣的頭上時,直徑甚至超過了十米,然後,就像雷雲所認知的熱武器一樣,一個半圓形外層紅色而內圈白色的光芒在地面開始擴大,一直到直徑超過百米才消失,範圍內的人全部消失了。

惡魔尊者輕鬆的甩甩手。“一幫垃圾,我對弱者的靈魂不感興趣。”

“你,該死的惡魔,禁咒,怒雷風暴。”惡魔尊者攻擊的地方正是魔法師工會附近,會長紫翔看到工會的人瞬間就死了幾百人,怒喝着發出了自己最強一擊,11級禁咒。和10級的禁咒不同,11級成爲超禁咒,根據施放者的不同領悟,魔法並沒有固定,也就是說,不同的領悟會出現不同風格的禁咒,這個怒雷風暴不光是大量的高強度閃電,還有風屬性的力量把閃電集中到一點。12級魔法就可以成爲神罰,大陸上還沒人掌握,所以,11級的超禁咒就是大陸最頂尖的攻擊手段。

“炙熱地獄!”她的手下幕落也發出了一個10級禁咒,作爲剛剛晉級真神境界,11級的超禁咒他還沒有掌握。

精靈女王手中的藤杖一指,也釋放了11級超禁咒。“生命剝奪。”

桑頓,鳳舞,雙雙使出自己最強的攻擊,其他人包括伯格,還有老布里埃爾。不同的是,伯格則是單鋒長刀砍出道巨大的鬥氣斬,布里埃爾是彙集了半天全身鬥氣以及天地之威的鬥氣箭。

“陽炎”

“朱雀衝擊。”

“真-魔神斬。”

“追星之箭。”

“真-黃金龍息!”

7道強者的攻擊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惡魔尊者。惡魔尊者的身影立刻被五彩繽紛的攻擊籠罩,每個人都相信在自己領域的增幅下,就算是惡魔尊者也要灰飛煙滅。

威廉教皇這時候大聲的命令道:“快去請全部的神修士們,把我的光明傳承寶珠拿來,我要祈求神降。”這時候的威廉教皇也不再保留,他要耗費自己的生命力請求光明神薩菲羅斯的暫時降臨。

空中的攻擊全部消失,惡魔尊者也不見了蹤影,難道他灰飛煙滅了?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在衆人的腦海中,一個陰測測的笑聲就在精靈女王莉安娜的身後發出。“精靈的味道比人類好多了。”聲音剛落,莉安娜的身體就從半空中掉落下去,惡魔尊者出現在她原先的位置,手中拿着一顆稍小一點的心臟,臉上的表情似乎在享受什麼。“精靈的靈魂,好懷念啊!”

接着,惡魔再次消失,黃金龍琪琪的身影也掉落下去,惡魔站在她的位置似乎在品嚐什麼。“黃金聖龍,可惜只有10級,不過味道不錯。”

6名真神級強者再損一人還有神級的黃金聖龍琪琪,兩個照面,就損失了3名強者,惡魔尊者的實力到底有多高?還有,他是怎麼在衆人領域中躲避7道強大的攻擊?雷雲腦海中快速的思考,剛纔他細微的察覺到空間規則有一絲變化,但這個空間規則是雷雲從來沒有感悟到的?

鳳舞嬌聲叫到:“是比瞬間移動還可怕的陰影穿梭?他是惡魔尊者德西內爾!大家小心。” 第一百二十八章 時間回朔

鳳舞雖然沒有和惡魔尊者交過手,但是聽心上人山崩說過,8個惡魔尊者除了強大的惡魔之力外,還各自有不同的天賦能力,其中有一個叫做德西內爾的可以通過進入一種叫做陰影穿梭的方法來實現瞬間移動,效果比真正的瞬間移動強萬倍,有時候會從影子中出現。

雷雲腦海一震,是了,陰影空間?這是一個比次空間還要危險的空間,極不穩定,按照時空法典的傳承,陰影空間中有很濃的陰影之力,這些力量也可以爲人所用,但是必須掌握全部時空法則纔可以,不然進去的生命就會變成陰影空間的陰影。沒想到這個惡魔居然可以跨越並利用陰影空間,如何才能封鎖陰影空間?這個自己現在根本無法觸及的空間。

這是個讓人棘手的天賦技能,因爲弓手布里埃爾繼精靈女王麗安娜和琪琪後,也掉落了下去,惡魔尊者已經飄在了他的身後。

雷雲心急如焚,如果不能想辦法剋制住他的天賦能力,那麼這些人都會死,惡魔出現的位置都是……都是背光的一面,背光的一面?腦海中思考着,手中的時空牢籠已經發出,用這個招數對付可以穿梭陰影空間的惡魔尊者,雷雲沒有自信,也許能困住惡魔尊者一會,然後減緩時間流速,哪怕1小時,我們就有10個小時的時間來對付他。

可惜,被時空牢籠罩住的惡魔尊者只是愣了一下,然後不屑的看了雷雲一眼,又消失了……

先後四個強者已經被惡魔尊者德西內爾殺死,如果不能剋制他的天賦能力,很可能大家都會被他殺死。

最可怕的是,德西內爾的每一次陰影穿梭除了雷雲能感知一點細微的變化,其他人一無所知,無法感應就不能提前做準備,面對惡魔無堅不摧的身體以及強大的肉體力量,沒有準備就意味着死亡。

雷雲知道時空牢籠無法奏效後,立刻想起了空間扭曲。雷雲把領域張開到極限,此時已經把潛力擴張到了極限,範圍仍然無法超過百米,這已是雷雲的極限了。雷雲雙手揮舞着召喚之心,開始描述空間扭曲,並大喊道:“大家小心背光面。”

在雷雲看來,每次惡魔出現都是強者們揹着陽光的一面,說明陽光照射到的一面他無法出現,或者消耗要大得多。事實上,雷雲觀察道德西內爾在第三次消失前,面色已經有些難看,至少沒有輕鬆的感覺,這證明他的消耗不少。

雷雲的提醒讓僅剩下的幾人注意到背光面,他們繼續攻擊着,這次惡魔沒有消失,閃避了伯格憤怒的一刀,並且身影可見的撲向施法中的紫翔。

途中連續躲避鳳舞和桑頓的魔法攻擊,成功竄到紫翔的身前,真-雷電守護在惡魔的手臂攻擊下不堪一擊,盾碎,紫翔胸膛也被惡魔尊者的手臂穿透。“該死的惡魔,去死吧!”沒有立刻死去的紫翔高喊一聲,身體變成了無數雷電的交織,而惡魔的身體也瞬間被雷電覆蓋。

“會長大人!”幕落老臉通紅,身體忽然燃起紅色的火焰衝向德西內爾,惡魔似乎被紫翔的臨死一擊干擾,沒有任何反應,變成大紅人的幕落順利的撞到德西內爾身上,後者立刻被點燃,身體也變成紅色。

雷雲的空間扭曲在這時描述完畢,立刻施放,雷雲感覺到空間扭曲籠罩住惡魔尊者的上半身,就在雷雲準備把他分屍的時候,惡魔尊者再次消失了。

只是這次消失雷雲感覺到空間波動混亂了一些。“難道連空間扭曲都對他無效。”雷雲分明感覺到空間扭曲的效果在惡魔身上成功生效了,爲什麼……是了,空間扭曲是純空間力量,與他的天賦穿梭陰影沒有衝突,所以,他能輕鬆遁走。

真神級強者已經剩下兩人,鳳舞和桑頓,如果惡魔尊者沒有大礙的話,也許會被他滅亡。果然,桑頓的魔法擊空之後毫無預兆的跌落下去。

“桑頓前輩!”對於桑頓,雷雲還是很感激的,他幫了自己不少忙。看着面色更加難看的惡魔尊者,雷雲壓抑不住自己的憤怒,他開始描述時間暫停。

“哼,小子,沒想到那老傢伙居然把空間扭曲也教給你了,可惜,若是那老傢伙在我一定會逃跑,不過只能使用空間扭曲的你還是給我死去吧。”

雷雲感覺到了死亡,甚至自己已經死了,面前離自己不足一寸的眼神,猩紅色的眼神,雷雲看到猩紅色的眼珠子眨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失敗了,時間暫停沒有效果,是我的力量太低了嗎?隨便吧,我要死了,不行,大家都會死,如冰,豔華,艾米,莉莉絲,老爺子,侯三,不行,我不能死。

“傲!”

這聲慘叫不是雷雲的,而是鳳舞的。原來鳳舞擔心雷雲,立刻變成本體衝向惡魔尊者,卻中了對方手中發出的紅色光芒,鳳凰在光芒中只2秒就完全消失了。

短短的幾分鐘之內,7位大陸上傳奇般的強者全部隕落,對手只是一個惡魔,惡魔尊者。惡魔的實力如此可怕,沒有經歷過,根本想象不到。

雷雲沒有放棄,堅持着釋放領域,然後強行開始描述空間扭曲,並在其中加入時間,時空扭曲,這是雷雲還沒有領悟的招式。可是,雷雲現在的思想已經沒那麼清晰了,死亡的壓迫,以及7名真神級強者的慘死,還有地面上自己親人朋友的安危,這些因素都深深影響着雷雲。

“哦?小子,下面好像有你很重要的人。”惡魔尊者此時也有些氣喘吁吁,不過對於它來說,真正的威脅已經全部清除,還剩下的惡魔之力足以掃平其他的垃圾。德西內爾殘忍的笑着,擡起右手,方向正好是祭祀臺。

“嘿嘿,泯滅之光!”

“不!”在雷雲最後的痛呼聲,他強行描述的時空扭曲和惡魔尊者的紅色光芒一起發出,雷雲沒有能夠及時阻止……

祭祀臺上,覆蓋一層紅色外皮的白光開始擴大,如此的耀眼,一直到籠罩了大部分祭祀臺。

“如冰……不。”雷雲瘋狂的怒吼着,努力操控着很小範圍的時空扭曲,因爲時空扭曲已經籠罩了惡魔頭顱,這個範圍雖小,但如果成功,足以殺死惡魔尊者。

惡魔尊者的表情忽然變得凝重起來,頭上的雙角慢慢變長,正以強大的惡魔之力抵擋着時空扭曲,惡魔頭部的雙角蘊含着強大的惡魔之力,他們對惡魔的弱點頭部提供保護,3秒後,一聲冷哼,雷雲的時空扭曲失敗了。

雷雲知道一切都完了,剛纔自己根本無法集中精神控制時空扭曲,也許……自己一開始就使用這招,沒有精神干擾的情況下或許會成功吧,一切都完了,愛人,親人,朋友全都慘死在自己面前,強者紛紛隕落,或許過不了多久,這個世界將會被惡魔族毀滅,地球?如此強大的怪物,地球也許已經毀滅了吧。死了以後還能見到你們嗎?

我沒能保護好你們……雷雲心中已經絕望,在惡魔尊者強大的力量前,徹底絕望,也許被雷雲的絕望感染了,地面上的威廉教皇也絕望了,他大聲吼道:“光明神冕下,爲什麼,爲什麼您不願意降臨,難道您拋棄了您最忠實的信徒們嗎?”

威廉教皇絕望着把手中一個白色的寶珠摔在地上,然後騰空而起,教廷一方數道身影跟着教皇騰空而起,開始準備自己最強的攻擊。可是,他們的攻擊真的有用嗎?

惡魔尊者回頭不屑的看了教廷的人一眼,然後對着雷雲怒吼一聲道:“啊!該死的小子,差點中了你的招,竟然會用那個老怪物的這一招,顯然你還沒有真正的領悟,你,必須死。”德西內爾那貼滿鱗片的醜陋手臂向着雷雲的心臟抓去。

“雷!不要!”

已經閉上眼睛放棄抵抗的雷雲心中一怔,那是豔華的聲音,本該在剛纔攻擊中死去的豔華的聲音。

“啊!該死的,這是,這是主宰之力,怎麼回事,該死的,啊啊!”這是惡魔尊者的慘叫。

就在雷雲感覺到惡魔的手臂進入自己身體的瞬間,他聽到了一個來自靈魂中熟悉的聲音,而惡魔的手臂也縮了回去。雷雲睜開眼睛,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雷,接受它,時間回朔。”聲音是在雷雲的腦海中響起的,而熟悉的背影轉過身,是豔華,不,又不像是豔華,是你嗎?是你嗎?雷雲在腦海中迴應着。

“是我,雷,時間不多,接受它,我剩餘的一絲主宰之力不足以殺死惡魔尊者,你利用他可以釋放出我父親的時間回朔,救回大家,我相信你。雷,對不起。”腦海中的聲音,以及豔華臉上的表情,雷雲敢肯定眼前的少女是自己在地球失蹤的妻子,沒錯,不會有錯,絕對不會錯。

“啊!”下一刻,眼前的豔華,或者說豔的身體被一隻醜陋的手穿透。

“該死的,原來你只有這麼一點主宰之力啊,哈哈哈哈,幸虧我沒逃跑,你一定就是大惡魔王陛下口中的那個女人了,想不到你被他們圍攻居然沒死,哈哈哈哈,你的靈魂一定能讓我晉級到大惡魔王,不,超過大惡魔王,哈哈哈哈。我將成爲惡魔主宰。”

雷雲怔住了,這算什麼啊,爲什麼啊,莫名其妙的失蹤離我而去,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另外一個世界,又莫名其妙的死在我面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一切都是他嗎的什麼啊!

“啊!啊!啊!”下一刻,雷雲渾身的氣勢瘋漲,時空之力發生了變化,似乎變得更加虛無。

“嗯?”惡魔尊者愣了一下,然後大笑道:“居然把僅有的一點主宰之力傳給你,哼,主宰之力在你身上不會持續長久,我看你怎麼死。”說着,惡魔尊者脫離雷雲的身邊範圍,擡起手,施放泯滅之光,雖然德西內爾體內的惡魔之力被剛纔豔華的一擊打散不少,但是他自信剩餘的一成也足夠殺死雷雲,剛剛進入他身體的主宰之力他還不能適應,要速戰速決。

雷雲的眼睛閉上,仰天大吼,豔(豔華)給他的一絲主宰之力不停的變化着時空之力,閉上眼睛的雷雲忽然多出了一種感受,那就是在他的內心時間停止了,然後時間在倒流,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外界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但是愛人,親人,朋友們慘死在自己面前的樣子,還有他們靈魂痛苦的呼喚好像都在眼前,不停的倒退。

時間,爲什麼如此漫長?也許,你不去想它的時候,就不會感覺到漫長,或者感覺到短暫。

下一刻,雷雲睜開了眼睛,只是明亮的眼睛似乎多了些什麼,不,是內心多了些什麼。 第一百二十九章 重蹈覆轍

像是經過了漫長的歲月,雷雲已經感覺到體內時空之力的蠢蠢欲動,所有失去的力量都已經補充回來,睜開眼睛準備拼全力給惡魔尊者最後一擊,可是,他愣住了。

因爲雷雲看到的不是醜陋的惡魔尊者,而是卓如冰,雙手被禁錮吊在祭祀臺上的卓如冰。雷雲快速的掃了一眼周圍,廣場上人羣衆多,莉莉絲和奧蘭多也在祭祀臺上,自己的先驅者也在戰鬥狀態,隨時準備保護他們。

地上的強者屍體也不見了,好像根本沒有出現過一樣,雷雲無法不愣住,這是什麼?剛纔都是自己的幻想?難道那個可怕的惡魔根本就沒有出現過?

“雷,你怎麼了?”卓如冰一臉疑問,她想不出爲什麼雷雲走到自己的面前後就愣住了。

卓如冰的聲音讓雷雲暫時停止了思考,暗自搖了搖頭心道,自己這是怎麼了?找回記憶的副作用?雷雲一擡手,空間刃無聲無息的切開了卓如冰的枷鎖,抱住了下落的愛人。

“雷,既然你沒事,爲什麼要來,你不該來。”卓如冰表情複雜的說道。

面對卓如冰的抱怨雷雲平靜的道:“如冰,我要看看艾莉,她救了我。”說完這句話,他自己愣了一下,然後緩緩的向着水晶一樣的冰塊走去,只是,雷雲的表情顯得有些不自在。

再放下侯三與艾米之後,雷雲不自在的表情加重了,接着,雷雲看着眼前可以爲自己犧牲生命的少女,沉聲道:“艾莉,我雷雲一定會把你救回來。”

“各位,這個人正是與亡靈聯盟勾結的罪人雷雲,我相信大家都不希望大陸上有如此邪惡的人存在。”教皇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清楚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雷雲當然聽到了,不自在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瞳孔的放大,雷雲就那麼呆呆的站在原地。

每一句話都一模一樣,這不是幻想,這是真的,惡魔要來,強大的惡魔尊者要來,一瞬間被雷雲自己壓制的記憶爆發出來,畫面不停的轉換,直到最後豔華的一句話。“救回大家,我相信你。雷,對不起。”

雷雲腦海中再次冒出那個詞,時間回朔,有些明白這個詞的意思了,自己的時間倒流了,是豔華,最後她給我的力量讓時間倒流了,可是,分明只有自己的時間倒流了,其他人好像根本不知道,這不合理,我還在這個時空嗎?

不,時間不多了,7位真神級強者都無法解決的惡魔尊者就要出現了,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豔華?

雷雲停止了思考,卻發現身邊站滿了人,他們把自己護在中間,雷雲看着周圍已經把自己圍起來的衆人,是的,同樣的一幕發生了,雷雲看見了豔華。

下一刻,雷雲瘋了一樣的衝過去抓住豔華的雙肩,大聲道:“豔華,快醒醒,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我該怎麼阻止他,他的弱點是什麼,快告訴我。”雷雲用力的搖動着豔華那瘦弱的身軀,這個異常表現嚇到了豔華,也嚇到了很多關心雷雲的人。

“哎?雷雲哥哥,你在說什麼啊,豔華不明白啊!”豔華任由雷雲瘋狂的搖動自己。

卓如冰走了過來拉住雷雲,有些同情的道:“雷,你這是怎麼了,你今天很奇怪。”

雷雲停下了動作,呆呆的看着豔華,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者說沒有人相信他的想法。

威廉教皇看到這一幕,對剛纔衆勢力紛紛揚言保護雷雲的不快一掃而空,大聲道:“罪人,大家都看到了,他還是個瘋子,你們難道相信這樣一個瘋子嗎?”威廉教皇抓住機會打擊雷雲。

飄在半空的尤拉似乎向着雷雲發動了攻擊,但是他沒有成功,因爲雷雲知道他要動手,也知道自己怎麼解決的,就算可以放過教廷,但是這個罪魁禍首必須抓住,因爲還有用得到他的地方。下一刻,尤拉消失了,雷雲已經把他收過一次,這一次更是得心應手,沒等教廷方向黑白二老出現,雷雲立刻空間傳送回到了豔華的身邊,鄭重的道:“豔華,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怎麼才能阻止他?”

豔華仔細的盯着雷雲,雷雲的眼神是那麼的真誠,那麼的痛苦。豔華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

總裁寵妻百分百 “雷雲哥哥,豔華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到底阻止誰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