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掏出手機來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猶豫了一下,我還是摁了接聽鍵。

“你叫左志?”一個女人問道。

這個女人的聲音,很熟悉。

“你是誰呀?”我詫異地問道。

“我們中午的時候,剛剛一起喝過茶,這麼快就把我忘了嗎?”崔靜悠悠地問道。

頓時,我整個人打了個激靈。

她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

“你有事嗎?”我心中頗爲不解,即使,我知道了她的一些祕密,那也是她自願告訴我的。

她找我能有什麼事。

“兩件事情我要告訴你。”崔靜突然說道,“第一件事情,段鵬要報復你。”

這句話把我嚇了一跳,“你怎麼知道?”

我忙收回已經邁下車的那條腿。

問完之後,我才知道自己的話,到底有多麼傻。

山與海公司是他們家的,想要知道一些消息,那還不是易如反掌嗎?

“這些不重要。”崔靜隨後又說道,“第二件事情,告訴我你住在什麼地方,我想見你。”

“好,一會兒我發位置給你。”說完,我掛了電話。

段鵬想要報復我,我應該怎麼辦呢?

我應該立刻逃回去呢,還是今天就來個單刀赴會呢?

如果回去的話,段鵬也知道我在哪上班。

想要報復我,隨時都能夠找到我。

不如,就在這裏,給他來個單刀赴會。

我倒要看看,他能拿我怎麼樣。

打定了主意,我下了車。

走進飯店裏,這裏的人,全都穿着古代的服裝,看起來還真有股仙氣兒。

在一個美女的帶領下,我推開了一個包間。

房間之內,除了段鵬之外,還有四五個人。

這四五個傢伙,全都是虎背熊腰,紋龍畫虎的角色。

“左志,進來坐。”段鵬並沒有起身,而是指着他身旁的一把椅子說道。

我硬着頭皮坐在他的身邊。

“你小子,還真是好手段啊。”段鵬一隻胳膊,拍在我的肩膀上。

他的力道很大,震得我整個人都晃了晃。

“段總,您這是什麼意思呀?”我裝作不解地問道。

段鵬哈哈大笑,“你小子把我的生意都攪黃了,還跟我裝!”

“你是說,今天和山與海公司的事兒啊?”我笑着說道,“實事求是地說,你公司真的就只是個皮包公司而已。”

我的話剛一說完,旁邊一個傢伙,立刻站了起來,他一隻手掐住我的脖子,將我摁在了桌子上,“小子,你他媽找死!”

雖然我已經做好了捱打的準備。

但是,這壯漢突如其來的動作,還是把我嚇了一跳。

“你要幹什麼?”我冷冷地問道。

“我要幹你!”壯漢說着,揮拳就要打我。

“等一下。”段鵬突然說道,“我問完了之後,再收拾他。”

聞聽此言,壯漢鬆了手。

“你知不知道,我要拿下山與海這家公司,花費了多少心血?”段鵬說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半年多吧。”我說道。

“所有的資料,我都掌握了,眼看臨門一腳,我就能拿下這份合同。”段鵬皺着眉頭說道,“我是真沒想到,公司會突然換人!”

“我也覺得突然。”我附和道。

段鵬冷哼一聲,“我在崔玉的身上,花了將近八十萬,結果卻被你小子攪合了,你該不該死?” 逆天狂妃 “我該死。”我平靜地說道。

反正已經落在了他們手上,我還真的害怕,他們不打我呢。

果然,段鵬回手給了我一個大嘴巴。

今天中午的時候,崔靜打了我兩個耳光。

而現在,段鵬又打了我一個耳光。

我感覺自己的臉,今天遭了大罪。

“你告訴我,我的損失,你要怎麼補償我。”段鵬皺着眉頭問道。

他的損失?

他能有什麼損失呢?

我不解地問道,“你就是一個公司的經理,能有多少損失呀,最多也就是萬把塊的年終獎吧?”

“放屁!”段鵬睚眥欲裂地瞪着眼睛,衝我咆哮道,“環大宇公司,和我籤的是分成的合同,利潤的百分之五十,是老子的!”

他歇斯底里的樣子,還真的挺可怕的。

原來還是這樣。

怪不得呢,利潤的百分之五十,估計要幾百萬了吧!

段鵬這傢伙,還真敢玩啊。

“環大宇公司,就是一個皮包公司。”我嘆了口氣,“段哥,你應該去一個有實力的公司,跟皮包公司的人,在一起混個什麼勁兒啊。”

我說的是真心話。

也希望他能夠聽得進去。

卻不料,我的話剛一說完,整個人連同椅子,被別人一腳踹翻在地。

只見剛剛掐我脖子的那傢伙,瞪着眼睛罵道,“小比崽子,老子就是幹皮包公司的,怎麼了?”

我躺在地上,萬分詫異地看着他,心中暗想,還以爲是段鵬請的大手呢,沒想到,他就是皮包公司的正主。

他們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即使,他們做一些違法的事情,但是一年也賺不了好幾個億吧?

他們究竟是做什麼的?

“兄弟們,先揍一頓再說。”正主喝道。

隨即,好幾個人衝了上來,把我圍在中央,一通亂踹。

我蜷縮着身體,死死地抱住腦袋。

只要這張臉不受傷,身上挨幾下沒有關係的。

“別打了。”段鵬突然說道。

幾個傢伙收了手。

我十分感激段鵬。

沒有想到,在這時候,能幫我說話的人,竟然是他。

我剛要說兩句感激的話。

卻不料段鵬冷冷地說道,“這裏是鬧市區,咱們還是速戰速決,打斷他兩條腿算了。”

我靠!

這小子,還真他媽的狠啊!

“鵬哥,有話好說。”我連忙說道,“咱們兄弟一場,你不能這樣啊。”

“兄弟你媽隔壁。”段鵬罵道,“你壞了老子的好事兒,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

他的話剛罵完。

幾個傢伙,已經衝上來,將我的雙手和雙腳摁住。

這幾個傢伙的力氣真大,我的手腳被他們摁得死死的。

全身唯一能動的地方,就是這顆腦袋了。

“段鵬,你他媽王八蛋。”我大聲罵道,“老子做鬼也不會剛過你的。”

正在我大喊大叫的時候。

正在一個凶神惡煞的傢伙,掄起椅子,正準備砸碎我的膝蓋的時候。

正在我陷入絕望的時候。

突然,門口闖進來好幾個警察。

“站住。”

“不許動。”

“全都給我蹲下。”

聽到他們的聲音,我的一顆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然後坐了起來。

剛剛的一幕,差點沒有把我嚇死。

砸碎了膝蓋,估計就沒有站起來的可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