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接下來,大家則是開始說到了今後《快樂星期五》的改版!

大家都是資深做欄目的,林揚的一句點撥都可以讓他們舉一反三,所以這一次在收視率出來之後,韓方才緊急開會要重新的制定今後的方向。

同一時間,燕京衛視,《明星訪談》欄目!

「算了,林揚估計是不想別人打擾所以不接電話。」

趙小薇也是給林揚打電話並沒有打通,因此也是搖頭一笑:「畢竟林揚剛參加我們的欄目,我們總不可能繼續邀請他吧。」

總製片人也是點頭說道:「好,那我們繼續說改版的事情。」

這一天,《快樂星期五》的口號變成了『快樂大本營,天天好心情』!

這一天,《明星訪談》趙小薇也開始轉型風格,並且以後每一期的『明星訪談』都是開始進行直播。

這一天,各大電視台在聯繫不上林揚的情況下也是開始進行了各種輕微的改變。

這一天,華夏電視台的綜藝欄目的壁壘已經有了一絲觸動,很多電視台都是開始進行了改變。

而這一天的中午,林揚則是獨自一人來到了燕京音樂學院!

物是人非!

來到這裡的他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物是人非,以學長的身份前來的林揚總是感覺一切怪怪的,他想起來自己在燕京音樂學院並沒有留下什麼深刻的記憶,因為他幾乎就沒有上過幾堂課。

在這裡,恐怕除了劉雪靜這位老師之外,林揚都想不起來當初他那一個班的同學都有誰?

關於他那一屆的校友群、校友會也自然沒有人邀請他參加!

不過林揚也是樂的一個清靜!

今天他主要是來見一下劉雪靜的,於情於理林揚都早該來見這位老師了!

獨自走在燕京音樂學院里,倒是並沒有人認出來林揚,畢竟能考入這裡的學生都可以稱得上天之驕子了,所以學生們在除了上課之外也會去參加一些活動進行歷練。

甚至有的人會去錄音棚里進行幫忙,還有一些人則是想辦法進電視台參加歌唱類的欄目比賽,也有一些人則是參加一些小型活動。

當然,這畢竟是高等學府,但是每年華夏的音樂學院的畢業生何止數百萬?

大部分人最終還是從事了跟音樂無關的行業,尤其是如今的歌壇正呈現一種下坡路,因此學音樂的就越來越少了。

林揚雖然在燕京音樂學院學了四年,但是他從來不知道在深處有一處悠閑的茶樓!

劉雪靜則正在茶樓門外等著自己!

「劉老師!」

林揚看見劉雪靜也是急忙走了過去,一晃三年未見,劉雪靜的臉上倒也有了歲月的痕迹!

「不錯,我以為你小子是去長.沙參加啤酒節呢,沒想到你是參加《快樂星期五》的錄製,那晚打電話怎麼不告訴我?」

劉雪靜看著林揚也是笑呵呵的說道:「你這出獄以後的的走向倒真是讓我感到欣慰,再也不是沒腦子了。」

好吧!

劉雪靜是東北人,因此自然有些東北女人的豪爽,這也同樣是她深受學生愛戴的原因。

豪爽,仗義,真的是把學生當自己的孩子一般!

因此聽著劉雪靜的話林揚也是苦笑道:「劉老師,我還沒和您說呢,結果您就掛斷了電話。」

「哦?是嗎?」

劉雪靜一楞之下也是笑了起來:「你也不跟我說一聲,好了,一會我帶你見兩個人。」

目前的大陸金牌作詞人小賢,這小賢雖然宣布不再作詞了,但是他現在同樣是燕京音樂學院的客座教授,偶爾則是講幾堂課。

還有一位則是目前的當紅電視劇導演孟維雷!

林揚對小賢自然不陌生,往往在歌壇都是唱歌的牛逼,但是作詞人又有幾個知道的?

另一個時空,除了林夕與王菲組合,周杰倫與方文山組合之外,另外諸如林俊傑、王力宏所唱的歌又有幾人關注過作詞人呢?

所以,小賢在這個時空廣為知名,自然可以看得出來有多麼厲害!

至於這孟維雷林揚也並不陌生,當時參加《愛情至上》的慶功宴的時候,不管是周一楠也罷,甚至是高大炮、王寶國也好,三人對於孟維雷都是相當服氣的。

孟維雷是燕京音樂學院的學生,但是這位在大二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並不適合學音樂,因此毅然的退學反而去考了燕京電影學院的導演系,而且還考上了。

他拍攝了三部電影,結果兩部連上映都沒有就被斬了,一部上映更是慘淡到只有100萬票房黯然收場。

痛定思痛的孟維雷則是不再接觸電影,反而是拍攝起了電視劇,彷彿是時來運轉一般,孟維雷第一部拍攝的家庭倫理劇《媳婦來了》收視率破2,一片好評,更是獲得了觀眾最喜歡的電視劇大獎。

稍後,孟維雷拍攝的軍旅劇、青春劇、碟戰劇竟然都是獲得了不錯的成績,雖然有的劇也小撲一把,但是卻依舊名氣大漲。

8年的時間,孟維雷在電視劇的行業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而且也捧紅了很多一線電視劇大腕!

林揚倒是沒有料到劉雪靜竟然給自己介紹這兩人,來到屋裡后,劉雪靜笑著說道:「老孟,小賢老師,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呵呵,不用介紹了。」

孟維雷則是笑呵呵的說道:「今天這首《五環之歌》已經成功的把我洗腦了,林揚,你很有才啊!」

「孟導,您抬舉!」

林揚忙說道。

「一首低俗的歌曲罷了。」

這時,旁邊的老者也就是小賢則是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道:「如果歌壇多幾首這樣的歌曲,那麼才是歌壇的不幸!」

小賢的這一句話讓氣氛有點尷尬!

劉雪靜也是忙說道:「小賢老師,其實歌曲就是大俗即大雅,我倒是覺得《五環之歌》還是相當不錯的,歌曲能引起轟動也證明民眾喜歡。」

「民眾懂什麼欣賞?」

小賢則是冷聲說道:「如今的歌壇為什麼蕭條?現在的好的歌曲為什麼越來越少?還不是因為大家都朝著錢看,讓一些歌曲越來越急功近利,歌曲越來越變得庸俗低俗嗎?」

「這老傢伙是故意的吧!」

林揚望著小賢心中想到,不過他不想讓劉老師難做,所以並未說話。

一旁的孟維雷也是說道:「小賢老師這話嚴重了,其實我倒是覺得是市場變了,歌壇也是在逐漸的改變。」

「這跟市場沒關係!」

小賢這時微微擺手說道:「孟導,你的那首主題曲我會好好想想,這兩天給你,今天就到這吧。」

說著小賢朝著劉雪靜也說了一聲再見,然後就這麼走了。

至於林揚?

抱歉,他還真的是看也沒有看一眼! 小賢絲毫沒有給劉雪靜面子,甚至離開的時候連看林揚一眼都沒有看,這讓劉雪靜也是臉色略顯難堪。

「這小賢倒是越老脾氣越大了!」

劉雪靜也是冷哼道:「說什麼寫歌為了錢,他寫的歌還不是為了錢?價格一漲再漲,難道只有他寫的是名曲?」

「雪靜,你也別生氣了。」

孟維雷微微擺手說道:「這小賢的脾氣你又不是不了解?」

「我本來是想要介紹林揚和他認識一下,不管怎麼說他在歌壇的名氣還是挺大的,讓他可以和林揚聊聊。」

劉雪靜有些搖頭:「之前我也是和他說了這件事,怎麼突然之間他倒是變卦了。」

「恩?」

孟維雷想起剛剛小賢的反應也是有些疑惑:「雪靜,你之前是不是沒說要和他介紹的人是林揚?」

「沒有!」

劉雪靜搖頭說道:「我還沒有來得及說。」

「那林揚,你是不是和小賢有什麼矛盾?」

孟維雷轉頭朝著林揚問道:「你們之前有什麼過節嗎?」

「過節?」

林揚也是有些搖頭:「我三年前在歌壇的時候並未和小賢見過面,那時我的歌大部分都是自己寫的,而且參加頒獎典禮也沒有和他碰到過,哪有什麼過節呢?」

「那最近呢?」

孟維雷繼續追問道。

流雲淚 最近?

林揚想了想突然恍然,不過想了想不應該啊,他也沒有跟這小賢有直接的衝突啊,況且,那只是董德飆唱的歌被董曉雷給打臉了而已。

總不能因為這事就對自己產生惡感吧!

當聽得林揚說完這事之後,誰知道不管是孟維雷還是劉雪靜兩人卻都是點頭認為肯定是這樣。

孟維雷望著林揚說道:「你不了解這小賢,他就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嬌養成性,而且他向來自負,我估計啊,在前一段的慈善宴會上,他替董德飆寫的歌輸給了你自然是把你嫉恨上了。」

林揚一副日了狗的語氣說道:「就因為這事?」

「當然不止這一件事!」

劉雪靜這時也是微微搖頭:「文人相輕,或許是再加上你最近幾首歌的火爆讓他不舒服了吧!」

好吧!

林揚也是無言以對,當然,他還有一件事並不知道那就是之前雷琳的一首歌是想要在小賢手裡購買的,15萬一首也是高價了,結果最終打消了注意。

而小賢得知這雷琳竟然是因為林揚寫的6首歌從而不願意用自己的歌了,這讓小賢認為丟了面子。

也恰恰如此,今天他看見了這林揚的時候就是發自內心的厭惡,再加上他寶貝兒子在自己的面前沒少說這林揚的壞話。

種種因素加在一起之後,這小賢怎麼可能對林揚有好感?

如果是其它人,小賢不介意給這劉雪靜一個面子,結果他竟然發現是林揚,那還有什麼可說的?

所以這小賢也是毫不客氣的離開了。

「我倒要看看雷琳的那張專輯到底有多好?」

這個夫君有點野 離開茶室的小賢也是冷聲笑道。

對於這小賢的想法茶室的三人自然不清楚,而劉雪靜帶林揚主要是為了見孟維雷,畢竟她跟孟維雷可是從大學時就認識了,而且孟維雷與他老婆相識還是劉雪靜牽的線。

因此劉雪靜也沒有客氣的說道:「老孟,你還沒有找到主題曲嗎?既然這樣你讓林揚試試?」

孟維雷一楞,不過還是笑了起來:「也行,小林啊,你正好也可以幫我參考一下。」

聽著孟維雷的敘說林揚也是逐漸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些年孟維雷在拍攝家庭倫理劇、青春愛情劇、軍旅大戲、碟戰劇等,甚至連抗日神劇也拍攝過,電視劇在芒果台、浙.江台、北東台、北河台等都是播放取得不錯的成績,但是偏偏沒有在央視播放過。

而且孟維雷拍攝這些劇也是有些累了,因此這一次他則是準備第一次嘗試歷史劇,而且在目前清朝戲扎堆美化清朝的諸多劇他也是看的有些憤怒,想當初韃子殺戮無數,但是很多人卻都是選擇性的遺忘了,一味的美化清朝。

所以,孟維雷這一次要拍攝是準備以明朝未期,清廷入關為背景,這次的歷史劇赫然是以『鄭成功』為原型來進行創作拍攝的。

電視劇主要是從鄭成功19歲開始講起,講了他在南京認識了為了抗清而賣身籌款的柳圓圓之後血氣方剛的他毅然決然的將自己的所有錢全都交給了柳圓圓,然後又繼續講了鄭成功如何成為了國姓爺,又如何與投清的父親決裂,最終在興兵北伐失敗之後則是要收復台灣。

可惜的是在收復台灣之後,此時清軍已經踏破了漢軍江山,但是鄭成功卻是壯志未酬,因為兒子與柳圓圓的不倫之戀,再加上長期以來的戰鬥心力交瘁之下去世了。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可以說鄭成功是民族英雄,是漢人英雄,但是近年來拍攝鄭成功的電視劇卻是相當之少,對於鄭成功甚至很多人並沒有什麼感覺,甚至還出現過一些抹黑的情況出現,也恰恰如此,國家最近則是嚴厲批評了一翻惡意扭曲事實,醜化歷史的現象,所以孟維雷也是找到了這個機會要拍攝《大英雄鄭成功》!

這部劇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肯定是要在央視播放!

這是孟維雷第一部在央視播放的電視劇,他肯定是要相當重視的,關於主題曲孟維雷也是找了很多人,但是製作公司給的幾首歌孟維雷都不滿意,也正因為如此今天他則是來找小賢邀歌。

別說小賢的脾氣和人品如何,關於電視劇主題曲小賢都是寫過很多經典,所以孟維雷也是詳細的把電視劇的構思說了出來,就希望小賢能夠寫一首他比較合意的主題曲。

至於林揚?

孟維雷並沒有抱什麼期待,他不認為林揚能夠寫出來如此厚重的主題曲,只是畢竟和劉雪靜是朋友,他就算是給劉雪靜一個面子,把這部電視劇給詳細的說了一翻。

說完之後,孟維雷也是笑呵呵的說道:「小林,主題曲我是希望能夠緊扣鄭成功來寫,如果你合適的歌曲那麼你可以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名片。」

劉雪靜看著孟維雷遞給林揚一張私人的名片也是笑了起來:「老孟,你放心吧,小林寫出來的歌肯定比你找這個小賢強!」

對於劉雪靜這翻話孟維雷倒是不置可否,而林揚也是遞過來名片說道:「好的,我回去想想,如果真想出來歌曲我再聯繫您。」

「成,就這樣吧。」

孟維雷也是站了起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雪靜,如果沒事你就陪陪周婷,最近她可是一直念叨你呢。」

丟下這翻話孟維雷離開了!

劉雪靜這時朝著林揚問道:「怎麼樣?有信心嗎?」

林揚笑道:「老師,您都這麼幫我了,我無論如何也不能丟您人不是?」

「哈哈,不錯,就是要有這份自信。」

劉雪靜大笑著說道:「我早看那小賢不順眼了,天天在學校里也是倚老賣老,不過這首歌你可得好好想想,畢竟這部劇是要央視開播的,對你的人氣也是有一個很大的促進!」

「恩,我知道!」

林揚輕輕點頭。

離開了燕京音樂學院之後,林揚並沒有回家,相反卻是來到了『別惹我錄音棚』,其實早在孟維雷說電視劇的時候林揚就是心中有一首歌。

但是一來,現場的情況不允許,他如果單單的清唱一翻恐怕也沒有什麼效果。

二來,孟維雷這剛說出來構思,他就馬上弄一首歌,恐怕孟維雷也會以為自己有些太急切了!

所以,林揚準備在『錄音棚』里把歌錄好之後再說!

《向天再借五百年》!

這首歌的歌詞就是專門為鄭成功而寫的,或者說是量身替這鄭成功電視劇而打造的。

「看鐵蹄錚錚踏遍萬里河山,我站在風口浪尖緊握住日月旋轉。」

「血淹沒人間,安得太平美滿,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

這句歌詞中,鐵蹄錚錚踏遍萬里河山和血淹沒人間自然是指的滿清鐵蹄入關肆虐中原,屠戮我漢族百姓,而日月則為明,此時則是鄭成功立足風口浪尖的沿海抗清前線努力挽救明朝的局勢。

至於抗清的豪情則是500年不會變!

可以說,整首歌的歌詞氣宇軒昂,把鄭成功戎馬一生,但最後壯志未酬展示的淋漓盡致。

一句『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道盡了多少無奈與不甘?

和王祥都是熟人了,林揚自然也沒有客氣,就讓王祥幫忙他自己開始編曲並且錄製這首歌曲。

可是這首歌的氣魄林揚唱出來總是感覺少了那麼一絲韻味,錄製了一次又一次,但總是失敗。

最後,還是王祥一語道破真諦:「林揚,我認為這首歌其實你並不適合唱,這首歌你唱的技巧沒有問題,但是總是無法融入到期中。」

林揚倒是想起來另一個時空,韓磊唱這首歌唱的大氣磅礴,但是其它人唱這首歌卻只能夠在技巧上下功夫,因為這首歌任何人唱都不唱出不來那種感情。

「再來!」

林揚則是決定了以後再選歌的時候不能什麼歌都選,否則這對歌曲和對他自己都是並沒有什麼好處。

一天的時間,這首《向天再借五百年》終於算是錄製好了! 經過一天的發酵,『五環之歌』的熱度則是依舊居高不下,休說是燕京了,就是東海也是到處都是洋溢著『五環之歌』!

坐在計程車上的孟維雷也是笑道:「看來這『五環之歌』還真的是全民洗腦啊!」

「可不是啦!」

司機則是操著一口上海話的說道:「又不是只有燕京堵車,我們東海同樣堵車的啦,這首《五環之歌》等紅綠燈的時候唱唱還不錯的。」

「是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