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接著,她便打量了一下陳天斗,問道:「如果你害怕想退出的話,還來得及,一旦你踏入了第一座星宮的大門,一切就無法改變了。只要與神界扯上了關係,你這輩子都逃脫不掉。」 聽聞憐星的話,陳天斗便是一改之前的怯色,決然道:「既然我陳天斗來都來了,怎有折回之理?哼!不就是十二星宮嘛!又不能吃了我!大不了十八年後,我又是一條好漢!」

「廢話!要是在這裡死了無法托生,我看你十八年後還能不能成為好漢!」

「啊?不是吧!」

「笨蛋,逗你的!我們走吧!」

說罷,陳天斗便跟隨憐星,向著那南巫風格建築的鏤空巨樹飛了過去。

當陳天斗來到這座島嶼上的時候,便被一陣淡淡的幽香所吸引。

這股香味,不如少女身上的體香,卻比那胭脂香粉又都要淡一些。

不知為何,聞了這香味,陳天斗竟然有了一種莫名的安然,彷彿只要踏入這裡,就不想再與人爭鬥一般。

很快,憐星便與陳天斗,走入了那一座鏤空的巨樹之中。

這第一座星宮是一座巨樹,倒是出乎了陳天斗的意料。

由此可見,這裡的守護者,應該是一位南巫人。

穿過了一挑長長的通道,陳天斗與憐星便到了一塊空曠的地帶。

只見在面前出現的,卻是一片巨大的空地,而在這空地的深處,卻有著一間小小的樹屋。

那樹屋上面停歇著一些五顏六色,長著鮮艷羽毛的鳥類,看上去很是漂亮,為這裡增添了許多生氣。

而在那樹屋的下面,在兩顆小樹之間,卻有著一張用樹藤編織而成的吊床。

就在那吊床之上,卻悠然的躺著一位看似十四五歲的美麗少女。

「哼~哼~哼!」

離得老遠,陳天斗便能夠聽到一陣悅耳的輕哼之聲從前方傳來,雖然沒有詞句,但旋律卻極是好聽。

片刻后,那少女似是感覺到有人來了,便緩緩睜開了眼睛,躺在吊床上,轉頭看向了陳天斗和憐星的方向。

「嗯?這幾百年都不曾有人來過,今天居然一次就來了兩個?」

說罷,那少女便又是閉上了眼睛,嘴裡哼著小曲兒,當做沒看到陳天斗一樣。

「你們兩個站住,不要在靠近了,人家現在正清幽的很,你們幹嘛要跳出來打擾。」那少女忽然間開口說道。

陳天斗與憐星停下了腳步,怔怔的看著前方吊床上輕輕搖晃的少女。

「在下乃轉世神,憐星,特帶人來挑戰十二星宮。」憐星聲音隨輕,但卻不失氣勢。

只見那少女聽聞此話,便是翻了個身,背向著他們二人,打了個哈欠,吱吱嗚嗚的說道:「唔——!你們還是走吧,我今天懶得動。」

「嘿!你這小姑娘,小小年紀怎麼這麼懶啊!比那宇文仙兒還懶!」陳天斗不禁脫口罵道。

少女耳朵動了動,聽到了陳天斗那不屑的話語,便是轉了過來,手拄著臉頰,斜躺在吊床上,看著陳天斗說道:「你這傢伙,打擾了人家休息,還敢在這裡口出狂言,我看你連我這第一星宮都休想過去。」

「我呸!打不過你這懶女人,我就從這裡跳下去!」陳天斗大言不慚的說道。

「哈哈!你倒真敢說。」

說罷,少女便看向了憐星,問道:「哎!我問你,你是從哪裡找來這樣一個極品的,身為轉世神,又是怎樣將一個連天格都沒開的小子帶到這裡的?」

憐星笑了笑,羞澀道:「天格,我昨天已經替他打開了。」

「打開了?」

一聽此話,那少女似乎立刻來了興緻,連忙翻身下了吊床,向著他們走了過來。

「難道說…」少女走到了他們二人的身邊,眼神古怪的看了看憐星和陳天斗,隨即賊笑道:「難道你們神體連通了?」

聽他這樣一說,陳天斗便將臉轉到了一邊,看著頭頂那巨樹的穹頂,顧左右而言他,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而憐星卻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可是那少女似乎更來了興緻,便又對著憐星小聲問道:「他…那個怎麼樣?」

憐星臉上一紅,便是說道:「大小剛好,還不錯。」

「哈哈!真的啊!真是太有趣了,身為轉世神,你真是什麼都肯做啊!」少女朗然一笑。

而此刻,陳天斗卻已經不知何時走到了一邊,蹲在了一處角落之中,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樹枝,在土地上面輕輕的滑動著。

他的那一張臉,早就已經紅的像是猴子屁股似得,沒法看了。

「憐星,你真是什麼話都往外說,要不是因為抗拒不了你的淫威,我早就跑掉了!」

陳天斗手中的樹枝,在地上輕一下重一下的畫著,似乎在詛咒憐星一般。

而這時,他身後便又傳來了那少女的聲音。

「你居然為了一個凡人神體連通,看來這個人也不是平常人啊。他,看上去好像不是很行的樣子,能闖到第幾座星宮呢?」

「試試不就知道了,你在這裡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我都沒機會出手!小色女。」陳天斗暗暗罵道。

「啪!」的一聲,竟是一塊石頭狠狠的打在了陳天斗的後腦勺上。

他轉過頭,卻見那少女正皺著一對小眉毛,怒視著自己。

「你還說你不是小色女!追著人家私事問個不停,很有趣嗎?」

此時此刻,陳天斗才算是看清楚了這少女的模樣。

與宇文仙兒比起來,她多了幾分清純與調皮。

個子稍稍矮了一點,看上去就像是個沒長開的小不點兒。

只不過那說話的聲音,卻極是悅耳。

「我叫莫小奇!不叫小色女!你這傢伙,居然敢這樣跟我說話!」莫小奇怒道。

而陳天斗卻是一臉不屑,回擊道:「就叫你小色女怎麼了!就你這樣子,還第一星宮守護者?我看你是他的女兒吧!快把你爹叫出來,我要踢館子!」

「混賬東西!口無遮攔!看我不讓你吃點苦頭!」

「哼!怕你啊!小色女!」

不過片刻之間,陳天斗便於這莫小奇變成了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

只見陳天斗舉起手中石劍,面帶自信的微笑,沖向了莫小奇。

在他的眼裡,對面那個傢伙根本就是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兒,能有多厲害!

先收拾了她,再去收拾他爹!

「哎呀!」

突然間,陳天鬥腳下一滑,居然摔了一個狗吃屎!

這一下,他可是啃了一嘴的泥巴,苦不堪言。

可同時,他心中也是一陣震驚。

剛才他明明就要碰到那莫小奇了,可為什麼會突然間摔倒呢?

而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莫小奇,卻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個狼牙形狀的小哨子。

她每每吹動一下哨子,陳天斗的身體便是奇怪的動了一下。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那哨音居然連貫成了悠揚的小曲。

再看那陳天斗,竟然隨著小曲,手舞足蹈的跳起舞來,好一副滑稽的景象。

「哎!我說你!」

陳天斗左右手掌將頭夾在中間,並且脖子左右晃動,居然跳起了南巫女人一般的舞蹈。

只聽他邊跳邊說道:「你這傢伙!用了什麼妖法!我怎麼跳起舞來了!」

莫小奇突然停下了哨音,笑道:「怎麼樣?好玩兒嗎?這只是一點小把戲,更好玩兒的還在後面呢!」

此刻,陳天斗已經完全為剛才的輕敵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這個小姑娘,像是一個布偶般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十二星宮的守護者,每一個都絕非常人。

而陳天斗卻不知道,眼前這擺弄自己的莫小奇。

居然就是五百年前,仙幻大陸號稱「狼牙巫女」南巫奇女子!

這個狼牙巫女,曾經在一次南巫正邪門派的激戰之中,獨自一人,擊潰了兩個邪派的所有弟子!

僅僅是靠著那令人髮指的幻術,居然就讓那些人自相殘殺。

而她,卻遠遠的坐在一棵樹上看熱鬧。

殺人於無形,將他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就是她最厲害的本事!

而且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多加防範,卻又是如何中了這小姑娘的幻術的!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總是有更厲害的強者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莫小奇,再一次意外的遭遇中,卻遇到了比她更厲害的西域強者,因為輕敵,不幸死於他手。

在她死去的那一年,不過才十四歲。

莫小奇,當之無愧的天才少女。

只不過三星天脈的修為,卻能夠靠著強大的幻術和傀儡術,擊殺比自己修為還要高的絕世強者!

陳天斗怎麼也想不到,其實這十二星宮之中的守護者,就是那仙幻大陸上曾經死去的風雲人物。

而他們,卻在得到了復生,並且獲得了長生不老的能力,生活在這裡。

只不過唯一的代價,就是他們不能夠踏出這十二星宮半步。

成為一個活死人! 過了許久,似是那莫小奇玩兒的累了,才停止了繼續吹那可惡的哨子。

哨聲一停,陳天斗便是一頭栽倒在地,如一隻奄奄一息的死狗,累得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被人當成玩偶一樣玩弄,當真是傷人自尊啊!

「哈哈哈!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這個傢伙真好玩兒!不過我有些玩膩了,想要換個玩兒法!」莫小奇笑嘻嘻的說道。

陳天斗一聽,便上氣不接下氣,吞吞吐吐的說道:「你…你這個小色女….別以為我陳天斗好欺負…你給我等著。」

陳天斗感覺,經過這樣一番折騰,自己的舞技簡直可以媲美那些專業的舞女了。

聽聞陳天斗這樣一說,莫小奇便是陰著小臉兒笑了笑,說道:「你這傢伙,死鴨子嘴硬,信不信我能玩死你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