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推薦朋友書<<邪獵花都>>,一本不錯的書! 至於好不好吃,那就不知道了。

封時奕忽然伸手彈了下慕卿的額頭,眼中閃過一絲戲謔。

「怎麼?你做飯很好吃么?」

當初不知道是誰差點把廚房燒了,現在居然也好意思在這裡說別人?

慕卿不滿地拍開封時奕的手:「你明白什麼?我有做飯好吃的老公和媽媽,她有么?」

這句馬屁拍到封時奕心裡了,也就沒有計較慕卿的事情。

「既然研發做完了,那你就多休息幾天,等你參加玩比賽再回公司工作。」

「就等你這句話。」

早就猜到封時奕不會讓她去工作,所以慕卿已經把這幾天要做的事情全部都列舉出來了。

看著慕卿手裡的清單,封時奕頓時有種讓慕卿幾天下不了床的衝動。

但是想到事後的後果,封時奕覺得偶爾讓慕卿出去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就讓蘇若言陪你去吧,免得你自己不方便。」

慕卿連忙點點頭,清單第一項就是要求封時奕給蘇若言假期,誰知道封時奕自己提出來了。

「好啊好啊。」

蘇若言從廚房出來就聽到要陪慕卿出去玩,開心的合不攏嘴。

「對了,卿卿,你有沒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啊?」

這麼直白的問出來,真的不會被懷疑么?

封時奕和宋文同時緊張的看著慕卿,以為慕卿下一秒就會猜出來。

「想要的東西么?暫時沒什麼,你怎麼突然想起來問我這個問題啊?」

「你做研發那麼厲害,我當然需要提前給你準備禮物咯。」

蘇若言遞給慕卿一塊草莓,沒有絲毫心虛。

接過草莓,慕卿不滿地白了蘇若言一眼:「禮物當然要你自己想,不然多沒誠意啊?」

「你就饒了我吧,你忘記我有選擇恐懼症了么?」

曾經為了給她父母一個驚喜,蘇若言站在櫥窗前整整三個小時都沒有選出來。

人家服務員還以為蘇若言是沒有錢,差點要開口趕人了。

好在後來蘇若言全部都買了下來,對方才知道蘇若言是有選擇恐懼症。

「好吧,看在你有選擇恐懼症的情況下,我給你點提示好了。」

慕卿略微想了下,還是搖了搖頭。

「我真的沒什麼特別想要的,不過我喜歡暖色系的顏色,花的話,我喜歡藍色妖姬。」

這些提示應該很好選擇了,只是對於選擇恐懼症來說,依舊沒有什麼用。

不過封時奕倒是記住了慕卿喜歡的顏色和花朵。

心中默默地給蘇若言計一功,看來讓蘇若言問,真的不會出破綻。

「卿卿,咱們的範圍能不能再小點啊?」

看著蘇若言可憐兮兮的樣子,慕卿只好在想些可以作為禮物的東西。

「真的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了,要不你送我只貓吧。」

聽到這話,蘇若言轉頭看向肉丸,表情有些無奈。

「你不是有一隻肉丸了么?還要一隻做什麼?」

「肉丸到發情期了,我需要一直公貓過來處理了肉丸。」

就知道慕卿的腦迴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蘇若言無奈地搖了搖頭。

「好吧,明天我們去寵物店看看吧。」

總不見得讓封時奕抱著一隻貓去求婚吧?那個畫面想想都很有喜感。

當晚,蘇若言霸道地霸佔了封時奕的老婆和卧室。

念著蘇若言有功的份上,封時奕很順從地拿著被子去了書房。

「卿卿,你真的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么?怎麼這麼好養活?」

慕卿坐在電腦前不停地完善著最後的一步。

「我好養活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有必要這麼驚訝么?」

這話說得很有道理,從她剛認識慕卿的那天起,就知道慕卿很好養活了。

「這麼好養活的人怎麼就嫁給了高富帥呢?是不是老天爺配錯隊了?」

默默地賞了蘇若言兩個白眼,真的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怎麼?好養活的人就不能配給高富帥了啊?你這是歧視,小心我打你。」

蘇若言連忙做了個怕怕的動作,她可不敢歧視慕卿,不然工作估計都會沒。

忽然想到些什麼,蘇若言徑直坐了起來。

「不對啊,封時奕是我老闆,那你不就是我的老闆娘么?」

「理論上這麼說沒錯,恭喜你終於說理順了關係。」

慕卿贊同地點了點頭,要知道蘇若言可是連自己家裡的親戚都沒理明白關係。

那不就是說明慕卿可以隨意的欺壓他了么?蘇若言頓時感到欲哭無淚。

「卿卿,你不能欺負我的,我可是很脆弱的你知道么?」

看著蘇若言防備的樣子,慕卿秀眉微挑,關掉電腦來到蘇若言面前。

「小寶貝,記得不可以反抗哦,不然我會立刻開除你的,知道么?」

說著,慕卿忽然伸手去脫蘇若言的衣服。

「啊!!」

驚呼聲頓起,封時奕等人連忙沖了出來。

趕到門外的時候,聽出了是兩人的笑鬧聲。

眾人無奈的相視一眼,各自朝著自己的卧室走去。

慕卿和蘇若言鬧夠了,抱在一起就睡下了。

隔天清晨,慕卿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看不到蘇若言了。

猜到蘇若言又去了餐廳幫忙,慕卿絲毫意外都沒有。

「你還真的是勤勞啊,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你媽媽。」

慕卿充滿酸意地瞪了蘇若言一眼,不過心裡到沒有任何不開心。

聞言,封雲櫻正要說話,蘇若言就白了慕卿一眼。

「你還不是一樣?每次到我家,都像是你才是我媽的女兒。」

好像是這麼回事,慕卿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好吧,那就不和蘇若言計較了。

「等下要去爬山,你穿這身不太好吧?」

「爬山?!」

蘇若言詫異的看著慕卿,似乎沒想到慕卿居然想要去爬山。

「難道昨晚我沒說么?我要帶你去爬山。」

慕卿終於想起昨晚只顧著玩了,忘記告訴蘇若言都要做什麼了。

拿出清單放在蘇若言面前:「這些是我全部要做的事情,今天要去山上。」

「卿卿,能不能把爬山放到最後面?」

慕卿看了蘇若言一眼,似乎在想放到最後還是不是兩個人去。

「好吧,如果到時候你不想去,我就讓時奕陪我去。」 腦中忽然浮出之前封時奕帶她去看星星的時候,那可是封時奕背她上去的。

蘇若言頓時如蒙大赦,真的要她爬山,估計蘇若言能當場哭給慕卿看。

她最討厭的運動就是爬山,不對,應該說是蘇若言討厭所有的運動項目。

一隻小手忽然捏了捏蘇若言臉頰上的肉肉,然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我終於找到你會胖的源頭了,繼續胖下去吧。」

慕卿朝著蘇若言做了個加油的動作,坐在餐桌邊開始吃早飯。

聽到這話,蘇若言下意識伸手捏了下肚子上的肉肉。

再去與不去之間不停地徘徊著,去的話,對不起她自己,不去的話,對不起她的肉肉。

「卿卿,要不我還是陪你去爬山吧。」

慕卿抬頭看了蘇若言一眼,默默地翻了個白眼。

「我不和你去,每次爬到一半的時候,你就賴在原地不動了。」

這話說得是實話,蘇若言尷尬地低下頭吃早飯。

很快解決了早飯後,慕卿拉著蘇若言來到商場慢慢地逛著。

「你到底有什麼想要買的啊?」

慕卿隨手拿起一件衣服,在蘇若言面前比了下。

「沒有什麼想買的啊,就是隨便逛逛,難道你有什麼想買的么?」

想起封時奕給她安排的任務,蘇若言紅唇輕抿,總不能什麼也問不出來吧?

「我倒是也沒有什麼要買的東西,就是比較好奇你最近怎麼變得無欲無求了?」

無欲無求?她還沒有那麼超凡脫俗,不過是因為想要的不需要買而已。

「我最近還真的有想要的,不過這樣東西倒不是需要買的,而是需要我自己去逐步破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