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敖羽瞬間便怒了,哪怕是石源都沒有碰過他逆鱗呢。

天空烏雲密佈,雷霆劈落而下。

這是敖羽暴怒之下的自然天地變化。

但緊接着,魔氣狂涌,越光北的魔域釋放。

敖羽和虎王全被籠罩在內。

此刻再施展出的魔域,已經大變樣。

魔氣依然存在,恐怖並未消失。

這些都不能讓敖羽與虎王動容,因爲這些對他們都是無害。

可改變的東西一出現,繞是兩位神獸都變了臉色。

那是一條細長的溝壑,從虛無中駛出,流經魔域的土地,最終駛向虛無。

那是不詳與大恐怖。

即便是敖羽與虎王現如今的血脈,都在戰慄。

他們感受到本能的不安與恐懼,下意識就要遠離,可無論他們怎麼後退,那條溝渠始終與他們相差同樣距離。

“這是什麼鬼東西?這個人類怎麼會召喚出如此可怕的東西。”

虎王心中很難平靜,他沒想到這個人類如此狡猾,擺脫他的掌控就是爲了施展這一招領域把他們困死。

“我來。”敖羽揮出龍槍,直接沒入溝渠內。

結果溝渠很輕易的炸裂,還沒等敖羽露出笑容,虎王便大吼道:“退,快退。”

溝渠斷,有黑色物質飛濺,朝敖羽飛來。

“完了!”

本能在強烈預警,如果被黑暗物質沾染上,必死!

千鈞一髮之際,始作俑者忽然收回領域:“你們走吧。”

敖羽冷汗直冒,剛剛差一點他就死了。

虎王雖然懷疑這人類少年是體力不支,但這種危險人物絕對不能放在身邊,所以就暫且繞過他吧。

敖羽和虎王離去。

越光北趴倒在地大口喘息,真是太危險了,差點就露餡了。 都市之無敵仙尊 越光北剛剛感受到了死亡。

如果魔域裏的黑色物質真的從虛無轉變成實體,侵染了那個穿着奇怪的少年。

那曾經撞過自己的飲酒少年必然會遭受沉重的打擊,但同樣的,他也會死。

幸好對方跑掉了,不然自己可能真的會死。

越光北並不怕死,但是他決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掉。

“小北,你怎麼答應我的。”孟校長的聲音從遠處疾馳而來。

他一個老人家,大半夜的剛剛有了一點睏意,正打算睡覺,就被一層層巨大的波動震的頭暈眼花,睏意全無。

一開始的藥香他並未多在意,可就是這香味,令他的坐騎自己瘋魔,拋棄他這個主人直接就飛了出去。

他追出去後,立刻察覺整個光明城都炸鍋了。

有的坐騎靈寵爲了能跑出去,竟然打傷了自己的主人。

本來他還沒往越光北身上想,但當靈獸暴亂停歇,魔域再次出現時,他立刻知道始作俑者的名字。

越光北!

可是當他出現時,立刻察覺到了不妙。

因爲這裏竟然有打鬥痕跡,而他認爲的始作俑者正狼狽的趴在地裏吃土。

“小北,你…沒事吧。”

不是孟校長孤陋寡聞,而是這幾年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小子如此吃癟。

簡直…大快人心。

不能笑,得憋着。

“呵…咳,小北你這究竟怎麼搞的。”孟校長憋的臉都紅了,最後實在受不了哈哈大笑起來。

笑聲在木屋外迴盪,少年面色陰沉的翻了個身,讓自己不至於面朝黃土背朝天。

“很好笑嗎?”

越光北感覺渾身無力,實在沒有力氣起來錘這個老人一頓。

老校長現在的感覺就好像是學校裏的刺頭終於被懲罰的激動。

“你遇到了什麼敵人?”

“神獸,兩隻。”

孟易青臉色當即就變了。

內地之內,神獸屈指可數,它們幾乎都是各大種族的老祖級存在。

如今它們出現在這裏,這其中就很有問題了。

而且還一次性來了兩個。

“你是怎麼確定那是神獸而不是什麼妖獸或者人類。”

越光北被這麼一說又有些不確定了,他之前肯定的原因是它們和妖獸一樣都失去了理智,但是不確定的是它們一直保持人形,並未變出本體。

但是越光北就是感覺那個少年和青年是神獸。

孟易青面色陰沉下來,早在幾年前萬靈勢力便有了想要橫推人族的念頭。

得知臥底冒死傳回消息的第一年,人類便進入到緊急備戰之中,可三年後的今天,人們便鬆懈了下來。

現在已經有很多人質疑起消息的真實性,甚至有很多人都認爲,那個臥底已經投敵。

孟易青面色陰沉,他負責處理內部混亂,如今也只剩下魔土這一檔子事。

若將此事了了,人類至少不會再出現背後捅一刀的事情。

可是即便如此,人類還缺少以爲能夠真正領頭的首領級存在。

這一點很致命。

“這件事情我會跟那些人說的,不過,你呀,一定要控制住自己,只要你能穩住自己的情緒,人族內部便再也沒有問題。”

孟易青突然嚴肅起來,拍了拍越光北的肩膀道:“魔土的魔靈本來並不傷害人類,雙方雖然有些小摩擦,但也並非需要滅掉其中一個。可在我與魔土現任魔王的溝通中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現任魔王稱其爲‘異變’,本來我也以爲‘異變’會是一場魔土本源的自我變化,可隨着魔王的講述與我的考察,我發現這其中似乎有魔神族的痕跡。”

現在的孟院長就像是發佈任務的老爺爺,很是祥和但卻又有些腹黑。

“所以…你希望我去魔神族?”

“非也,非也。小北,你去魔神族太過危險,雖然魔神族長得與人類很像,但是他們的耳垂後會有魔印,這是無法隱藏和作假的。”

孟易青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可不能讓這小子去魔神族,萬一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復返了就糟了。

魔神族在內地都是數一數二的強族,他們的魔神之力堪稱無解,外族人被其魔氣侵染,就會漸漸魔化,最終變成他們的魔奴。

更令人絕望的是,魔神族是天生的老陰嗶,特別愛算計。

以至於,至今都沒有臥底能潛入魔神族內。

若是這傻小子去了,豈不是被算計的明明白白,到最後若是被洗腦回來攻擊人族,那就搞笑了。

“那你是什麼意思?”

越光北實在搞不懂這個校長要幹什麼。

他並不是笨,而是不瞭解這個世界。

“我希望你能夠按照往常那樣上課,如果有人私下裏來找你,想要拉攏你,你記得長個心眼,那說不定就是魔神族派來殺你的臥底,雖然我們人族對於魔神族已經有了專門的防範,但也不能排除魔神族有更加精明的方法藏匿在人羣中。”

越光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但是下一刻,越光北突然道:“我姐姐走了,現在沒人給我做飯了,我也沒錢,你說我是去搶還是去偷。”

孟易青愕然地看着眼前少年一本正經的說着殘忍的話。

不過他隨即醒悟,這應該是受到了魔土本源的影響,一定是的。

“先給你一袋子,沒了再跟我要,但是絕不能搶別人的,也不能去偷。”很難想象,一個擁有魔域的人類開着魔域去搶別人的錢。

晃了晃昏沉的腦袋,孟校長覺得這不是去搶錢,而是去索命。

夜深了,寂靜的黑暗滿天繁星。

少年躺在窗邊的木牀上看着蒼穹星空,他只覺得這一切都太過真實。

他忍不住伸出手指,看向天空。

淚水從臉上滑落,他忍不住貪婪的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氣。

“我真的逃出來了。”

入夢。

少年蹙着眉頭,像是夢見了什麼很可怕的事情,竟然流出了冷汗。

呼——

越光北醒來,大口喘息,他好像夢見了什麼爬動的東西。

Www▲ тт kǎn▲ C ○

那似乎是一種窒息感。

一天的起始,少年洗漱後,換上了一件新衣服。

衣服是孟易青送來的,他自從被少年索要錢財後,就特別注重少年生活上的細節。

畢竟這少年一旦瘋起來,誰也阻止不了。

今天上課,應該是武課。

也就是不動用靈力的拼肉身強度。

這一門越光北通常都是滿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