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數修上前。急急呼喚。

「唔!」

好半時。那蠻色方才痛苦出聲呼叫。

「我的手!我的手!」

這時數修仔細一觀。方才知曉那蠻色大人之一拳已然粉碎成粉末,飄散無蹤,唯一截斷臂突兀。尚兀自落血不止!

一邊冷漠模樣之修,轉回頭,只是望了那蠻色一眼,復將雙目冷冷瞧向那山崖。

「豎子,修得體堅便這般自傲么?」

那修緩緩張開雙臂,正欲往山崖下擊,忽然那修卻將那眉頭微微一皺,收回了雙臂,繼而急速回頭,望遠處一處暗雲瞧去。

「哼!果然有他國之修覬覦此羑里之幽穴也!」

「來呀,在此地擺了封山大陣伺候,至於幽穴,便有本座與少主二人進入吧。」

「是!」

眾修一聲喝,盡皆急急退下布陣去也,便是那蠻色亦是退卻。獨那少主臉上晦氣之顏色大漲,居然一聲不得發作。

「哼!」

當先那修冷哼一聲,復將雙目盯了左向之虛空,一邊雙手結了法印一道道打出,漸漸升起在虛空,緩緩圍攏,結成了一道巨大之蓮花法指。虛空唯一張百丈大小巨手,結了蓮花法印獨存,余無他物。觀其森然,撼人心魄!

那崖下半空之雲頭上,不足痴痴盯了那法印,心下暗自驚異。

「此巨手居然渾體由無數獨個法印凝鍊而成!難道法陣不可以如這般布下?無需仙材法料!無需耗費偌大之時光!只需如這般以天地神能元力為引,布得大陣為用,豈非創舉!」

那不足原本從無這般思緒,只是如先人之術法一般,按部就班,一絲不苟之施法、布陣,從未有逾越!而其時本是欲逃避此大修之攻擊,不料不經意間,忽然靈感降臨,竟然生出這般注意。

「總不能不敢嘗試!」

不足這般給自家打氣,一頭卻將那識神化開,一縷縷一絲絲附著於此間天地神能元力之大網上,那識神籠罩處,一張巨網便如有靈魂一般,自家緩緩兒飄動。其內天地氣機正以極其玄妙之義理相互分離,再相互結合,按不足熟知之基陣連接之法,將那一縷縷神能元力組建成一個個基陣,而後復將基陣組合成一座太極大陣。大陣果然成功,然陣核缺失,畢竟不穩。不足此時皺眉沉思,得謀得一法兒,類做陣核為用。

便是不足心無旁騖之時,那山巔上下蠻色等修已然布好一座大陣,峰頂凌空而立之大能者,眉頭緊皺,其心下狂亂,便是心境已然有所不穩!此其修成道以來,已然久無此相也。

「怎得此間天地神能元力狂亂若此?難道是此方幽穴洞開大異尋常么?難道真如少主等之言,此番幽穴乃是要大開么?」

「報!大人,山外來了數十修,正氣勢洶洶欲破陣尋人呢!」

「嗯?何人大膽?」

「乃是赤炎國月露家族之族老與出雲國國主之師弟葯聖二位大能之修。」

「嗯?彼等來此?莫非幽穴之秘傳開也!」

「師叔,待吾出陣一問可乎?」

「不必理會!此時正是幽穴將開之時,莫得不慎,遭了彼等趁虛而入之麻煩,大事便不妙也。爾等只需發動大陣,餘事莫問。」

「是!」

「少主,隨我前去,準備入那幽穴探寶。」

「是。」

那少主聞言臉色大暗。自古幽穴雖有機緣,然九死之地,豈是好相與的!

「兀那賊子仇家,汝毀我山門,傷我弟子,潛藏此間,以為吾便不能奈何汝么!」

「千島國之死士餘孽,謀殺吾國太子,便是天涯海角,吾等都要滅汝!快快出來一戰!」

陣外修眾高聲怒罵,然強自破陣卻又不敢。蓋其受困山門之境遇委實驚嚇到了彼等。

「道兄,何不強攻此大陣?」

「葯聖道友,非是吾等不敢,乃是其修與法陣嫻熟,吾等無力克之!不如圍而不打,等其自亂!」

「不妥,不妥。吾領了國主師兄之聖旨,擊殺此獠有時日之限。超了時限,便是成功已然無功也。」

「如此便讓此間野修先攻大陣,吾等子弟尾隨之。至於你我二人,則養精蓄銳,以待大陣破碎再突襲之,必能一舉成功。」

「善!」

於是,此山下數百修,加之出雲國、月露家之數十修,齊力破陣。那大陣嗡嗡然欲摧。

不足其時已然退之半山腰處,與余修共處。並嘗試將那太極大陣籠罩了諸修,且暗將一縷本初元力為用,成就陣核。雖其陣仍不免穩定不足,然其威力已然有仙材法料所築大陣之**也。(未完待續。。) 「史家哥哥,似乎汝之布陣大異尋常也!」

「呵呵呵,風兒好見識!此某家剛剛嘗試之布陣新法,不知其威能如何,只是布置簡單省事爾。」

「是何種新法布陣,怎得吾等盡皆無視耶?」

「乃是驅天地神能元力直接成就大陣,無用仙材法料也。」

「啊也,真的么?哥哥,快教教我!」

那靈兒大喜道。

「此法兒只是初探,某家亦然不敢自喜也。」

「史家哥哥,雖然吾記憶多失卻,然亦是依稀知道便是上界布陣已然無少仙材法料!汝且莫要糊弄我!」

風兒驚懼道。

「風兒,天下修道者**三千,豈有無推陳出新者?」

「非是宗師一般人物,哪裡有推陳出新之說乎!」

那風兒驚駭道。

「風姐姐,吾家相公早已是法陣宗師也。」

「靈兒,便以吾之見識,以史家哥哥之陣法之能,在上界仍不過一個法陣強者罷了,距宗師尚有許多時日也。」

「然吾家哥哥已然有新法兒布陣也!嘻嘻嘻。」

「然……」

那風欲靜張張口,終是無有再語。

「風兒,莫要驚懼,某家之法兒仍不夠完美,待他日有閑暇時,吾等再好好探究一番。現如今,吾等且需護了眾家弟兄,度過此番危難才好。」

觀諸不足好不驚心之所為,風兒大感慨!

「真是不知者無懼也!這般布陣之法兒。古修多有計較,然從未有成者!此刻居然……居然有凡界之一位小修得之!且自家便是親見其初成!竟然其修亦是自家之至親者!若上界有聞,還不知駭然欲死幾多人也!」

此時那山外之來修已然猛攻先時蠻色等所布之守山大陣,那大陣已是顫微微抖動不已。不足回頭仔細感知,知道其陣之破滅不遠,心下亦是尋思道:

「大陣一旦擊破,彼等必首先攻殺吾等,此時又不敢大動,免得蠻色等誤會攻擊!此時該如何也?」

「大人,魏廬來報。彼處有不明極光閃爍。而其天地氣機亦是不穩,似乎有何物慾現出。」

向忠急急上前悄然謂不足道。

「嗯?當真?」

「是!絕不敢有半句不實處。」

「妙!該是吾等大難可安然也!」

「大人?」

「嗯,向忠兄,那出雲與月露家之修若擊破大陣。吾等必先受其攻擊。則以彼等之威。吾等雖不能說必亡。然大損不免!而此時那邊極光大展,該是幽穴洞開也。」

「幽穴洞開?」

「嗯,傳令下去。就說諸君稍安。待得幽穴洞開時,卻然往山外疾走可也。」

御用太子妃 「大人,若月露家與那出雲之大能強自攻擊則何如?」

「出雲與那月露家又非傻瓜,留得此間一座大機緣不要,卻來招惹某家!」

「只是彼等不知此間詳情也。」

「剛剛或許不知,此時早已是明明白白也!汝不見那大陣攻擊更甚麼!」

那向忠側耳聞得半時道:

「大人神機妙算,屬下不如也!」

言罷,那向忠急急往另一邊魏廬等所在之地去了。

「向大人,大人如何說?」

「大人已然有對策也,吾等只需等得此地異變大起,飛身往山外便是。」

「然此地幽穴,據說有莫大之機緣也!」

「魏廬兄,怎得貪得無厭若此耶?有性命在,機緣何處不得覓也!若然性命已逝,卻要那機緣何用?不是徒做他人嫁衣么!」

「向大人此言當真醍醐灌頂,在下受教也。」

「呵呵呵,此大人之計較也!」

「哦!哈哈哈……」

兩修相顧大笑。

便是此時那不足忽然過來道:

「待得某家助此幽穴洞開吧。」

言罷,口中法咒大起,一時此間天地神能元力猛然波動,狂風驟雨如注,直擊那大陣,便是轟隆隆一聲巨響,或許只霎那之時光,那石崖上忽然現出一座黝黑色澤之洞穴,其廣百十丈,於其邊沿張望,那洞穴幽深不知幾許,只是那等陰冷森然之氣機,已然令人心懷懼意。其內黑霧擾動,目力不能透過數丈。便是識神之力已然大受壓制,行不出十數丈遠近。那不足觀視得半晌,忽然大汗淋漓,坐地稍歇。

其時那山巔上之大能,只是一閃便降臨此洞穴邊沿,望一眼彼等少主,又復瞪一眼洞穴外圍之諸修,冷冰冰道:

「擅入者,死!」

而後將手一揚,飛出一道青色神光,將那少主一裹直入幽穴。

轟!一聲巨響,那山外大陣終於不支,嘩然破滅。

「千島國之賊子,納命來吧。」

一修大吼一聲,如飛而來,明明注目不足等身上之目光,此時卻已然入了那幽穴中。

「不要走,待吾等回頭卻來收拾汝!」

那葯聖與月露家之族老二修紛紛將了自家人馬飛入洞府而去。其時幽穴之洞口反而只余不足等一行並那蠻色其修一行也。

「哼!小子,方才本座不慎,失卻一手!此時汝卻需一命來交換!」

「呵呵呵,蠻色是吧?某家可以擊毀汝之一手,必然可以取了汝之性命。此時幽穴洞開,還是尋個機緣的是!何必這般打打殺殺的?」

那蠻色臉兒變了幾變,終是強自忍住衝動,將頭一回,直入那幽穴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