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數日之後

「嘩啦???」一些細小的山石從廢墟之中零落了下來,王毅的雙手剛剛不禁觸動了一下,久久之後王毅便是恢復起了意志,緩緩的睜開了那充滿血絲的雙眼,看著朦朧而又陌生的一切,腦海之中對數日之前的一戰仍是久久不忘。

王毅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雙拳緊握,一臉的殺氣,雙目之中更是爆射出了一抹堅毅之色,他仰天大喊了一聲,將心中所有難言的負荷全部給發泄了出來,其聲更是響徹天地,似龍吟、似虎嘯,帶著一股狂猛的氣勢直衝九霄雲外。

「不報此仇,我王毅決不罷休!」王毅雙目通紅,冷聲喝道,隨後便一瘸一拐的向著前方走去。

待王毅離去之時,這片天地突然響起了劇烈的轟鳴,只見無數道的靈力從虛無之中穿透而出,如萬箭齊發般向著這一攤廢墟爆射而出,瞬時間,天變雲散,已是烏雲堆積,黑壓壓的一片,無邊無際,看不到邊緣所在。

無數道靈光化作了無數道靈柱,豎立在這天地之間,突然狂風掀起,雷電涌動,好似無數條銀蛇一般在大氣之中、在烏雲之間扭動著。

「咔咔咔咔咔???」聲如洪鐘的碎裂之聲在這天地之間不絕如帶的響起,大氣在這一刻更是不停的在扭曲,都旋出了道道波紋,這波紋越來越密,越來越大,已是散滿了整個天空。

「轟轟轟轟轟???」就在這時,那無數的廢墟竟自動的飄零了起來,浮在空中,不停的重組著,不僅如此,那道道靈柱還散發出無窮無盡的靈力一同融入了其中,所有的石土皆是閃爍著藍色的光芒,無比的詭異。

竟在片刻只見,這一攤廢墟竟又重新化作了一座高山,與之前的幻靈山別無二樣,唯一的不同就是這高山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無數的花草樹木、無數的山石、無數的屋舍此刻皆是完好無損,好似不曾被破壞一樣,他們的角邊也一樣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這一幕無人知曉,更是無人看見,那已步行數里的王毅更是不知這驚人的一幕,若他知曉定會大吃一驚,可此刻的他確實沒這個欣賞的心思了。

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石室中,一個面容枯槁的老者消散了一身的靈力,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他額頭之上已是泌出了無數的汗水,喘著粗氣凝視著遠方。

「哼,儘管老夫無處下手,但倒可以在你身上賭上一把!玄火,玄冥之火!呵呵???」這老者自言自語,其雙目之中爆射出了一抹精光,隨後便大聲的笑了起來。

這老者便是那神情嚴肅,姓紀的老者。

????????????????????????????

「我的擊殺令已經重新編寫,我此刻的境遇將是無比的糟糕,我的行蹤現在決不能暴露,在我沒達到歸一境之前絕不冒然出現在世人的眼中!否則將是危機四伏、殺戮不斷、人心惶惶!」王毅神情凝重道。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高山,他決定在這山中進行修鍊,畢竟這修鍊的靈石與丹藥已然上萬,修鍊數年都足足有餘,他要變強,變得更強,方能報仇!方能還自己一個清白!

「也好,你就在這靜心修鍊,待你達到歸一境之時,所有的仇恨在一一報復,這段時間老夫會竭盡全力的教導你,將畢生所學傳授於你,你絕不會再像現在一樣不堪一擊!」魔蛇緩緩而道。

魔蛇的話語也是深深的刺激了王毅,王毅點了點頭,沉默不語,大步一邁,向著山上走去。

「我不是聰明絕頂,但也不是愚笨之極,你越是想殺死於我,我就越要活得好好的,我唯一有的便是一顆心堅之心,我不怕吃苦,更能忍受,待我修鍊有成便是報仇之日!」

王毅內心暗自想道,一臉的陰霾,雙目更是猶如一把利劍一般,看到那就突刺到那,整個人彷彿是變了一個人,有種看不透、看不穿的一種高深之感,但是更多的則是一股暗藏起來的一份殺機。 就在小傑和隊長發獃的時候,隱藏在周圍和斑斕殼蟲對抗的警察都是一臉獃滯的表情,如果一個人駕駛著機甲殺死一隻斑斕殼蟲人們並不會覺得意外,但是,如果一個人手持一根古式長槍能夠殺死重達六十噸的斑斕殼蟲,那絕對會讓人無比的震撼。

每一個人都被鄒子川那石破天驚的一槍給驚呆了。

人們無法想象一個普通人類能夠用一桿長槍把斑斕殼蟲死死的釘在地上。

當然,最震驚的還是隊長,隊長可不是那些菜鳥,見多識廣,他看的可不光是斑斕殼蟲的死亡,還有鄒子川的力量,把一隻斑斕殼蟲的三角頭顱刺穿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更何況,還要把斑斕殼蟲重重的釘在地上一動不動,這力量,已經超越了他的想象思維……

「噗……」

就在眾人感覺時間靜止的一瞬間,鄒子川腳在斑斕殼蟲三角形的腦袋上面狠狠的一頓,手赫然一提,那幾乎連根插進去的長槍居然被拔了出來,在長槍拔出來的電光火石之間,鄒子川的身體掠起無數的殘影,一晃已經在了數十米之外,人們只是感覺眼睛一花,屹立在斑斕殼蟲那三角形腦袋上的鄒子川已經站在了小傑的前面。

「全息交換機的機房在哪裡?」

「啊啊……啊……在在……」小傑結結巴巴的看著這一臉冰寒的年輕人,他感覺渾身一陣發冷,一種莫名的恐懼在每一個細胞蔓延著。

「說!」

「啊……」

一隻充滿力量的手猛然把小傑舉了起來,小傑感覺自己渾身的力量都被抽盡了一般,生命彷彿都在流逝一般,那雙深邃的眼神就像刺穿了他的靈魂一般。

「我知道,放下他。」隊長狂奔而來,立刻被鄒子川身邊的一群武林高手控制住了,實際上,這個時候整個全息相控基地都被一群高手控制,面對這些來無影去無蹤的高手,一些警察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繳械了,當然,警察們也沒有想過反抗,無論怎麼樣,落入人類的手中要比落入斑斕殼蟲的嘴中強。

「放了他們,你知道!」鄒子川朝一群武林高手看了一眼,示意放掉那些警察之後,又把鋒利的眼神落在了隊長的身上。

「知道知道……」隊長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這是一種睥睨天下的壓力,這種壓力無形物質,卻又真實的存在,讓他的骨骼都有一種破碎感,好像隨時都要破裂一般。

一群人沒有猶豫,跟隨著隊長走到了一座低矮的金屬建築物前面,這正是這相控陣地的主機房,機房的鋼閘門被斑斕殼蟲撞得歪歪斜斜了,慘不忍睹。

「咔嚓!」

「咔嚓!」

……

「打不開……」

隊長用來福槍的槍托使勁的砸著變形扭曲的鋼閘門,但是,鋼閘門紋絲不動,一臉沮喪的看著鄒子川道。

「讓開!」

「蓬!」

隊長剛一讓開,一道黑影已經重重的踢在了扭曲變形的鋼閘門上,鋼閘門應聲而倒,揚起漫天的灰塵,一群人緊跟著鄒子川走了進去,而隊長和小傑則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那撲到在地上的鋼閘門,鋼閘門上,有一個非常清晰的凹形腳印……

「他是人嗎?」小傑一臉恍惚的看著那凹形的腳印,他感覺自己的神智有點不清楚。

「是人……人……」

隊長走到那腳印邊蹲下身體,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那深凹進去的腳印,似乎想確定一下這鋼閘門到底是不是合金金屬一般,當摸到那冰涼的金屬,隊長感覺自己的背脊也是一陣發寒。

站在隊長背後的數十個警察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如果這一腳踹在人的身上,會出現怎麼樣的情況?

幾乎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極度恐懼的氣息。

「你們過來。」

「啊……嗯嗯……」

突然,明亮燈光的全息相控主機室裡面傳來那個年輕人的聲音。

「現在斑斕殼蟲正在大規模的入侵梅蘭星,我們要修復這個基地的全息相控掃描系統,啟動星球的防禦系統,你和他們解釋一下。」鄒子川看了一眼走過來的隊長,又把目光落到了機房角落捲縮著的十幾個身穿制服的中年人身上。

這群人正是這個基地的技術人員,當斑斕殼蟲入侵的時候,這群人都藏到了這還算安全的地下基地裡面。

「徐工,幫助他們,我們的時間很緊迫。」

「好的,馬隊長,我們馬上檢查。」

警察的話果然效果不同一般,本是充滿懷疑的眼神立刻釋疑了。

「很好,江老,明老,陳老,你們協助警察守住這個基地,不惜一切大家都要守住,有信心嗎?」鄒子川見一群技術人員開始忙碌檢查線路,回頭對身邊的一群武林高手道。

「有!」

眾人轟然回答,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強大的自信,他們可都是罕見的高手,這群二十幾個人的高手裡面,六級高手都有三個,其他的大多都的五級高手,無論是六級還是五級,都是擁有領域能力的格鬥高手,其戰鬥都異常的彪悍勇猛,遠不是那些普通的士兵能夠比擬,何況,能夠被屠一萬安排到鄒子川的身邊做保鏢,他們的身手就可見一斑了。

「好,這裡不需要我,我要支援屠一萬武將軍他們。」

「大人,您一個人不安全……」

「執行命令!」鄒子川打斷了一個武林高手的話,表情冰寒。

「是!」這個武林高手準備說出的話硬是吞了進去。

「放心,沒有人能夠擋住我,我有睚眥。」

鄒子川點了點頭,大步朝外走了出去,看著那高大的背影,眾人莫名的對這個背影產生了一股強大的信心,這個信心,建立在鄒子川那強大的勢力之上。

鄒子川那一箭射塌城樓的無敵形象已經根植在了眾人的心目中,而鋼鐵堡壘一般睚眥更是讓他們心聲寒意。

出了全息相控交換基地之後,鄒子川立刻喚出了睚眥,烏騅馬的速度雖然更快更靈活,但是,現在整個城市都是機甲殘骸和斑斕殼蟲屍體,烏騅馬必須要繞道,還是睚眥來的更爽快。

進入了睚眥的駕駛室,啟動主引擎,聽著那發出強勁動力的聲音,摸著金屬的主控板,鄒子川產生了和睚眥融和成為一體的感覺。

「蓬!」

「蓬!」

……

一隻斑斕殼蟲狂奔而來,地動山搖,氣勢磅礴。

「來吧!」鄒子川那雙深邃的目光緊緊盯著全息屏幕上面的目標,十根修長的指頭輕輕的撫摸著主控板上的金屬按鈕,感覺著金屬發出刺骨的冷意。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睚眥的引擎發出巨大的轟鳴聲,在陽光下,睚眥渾身披滿的鱗甲閃爍著妖異的光澤,巨大的機械臂充滿了強大的力量感。

在從加侖星進行空間跳躍的這段時間,鄒子川除了維持必要的航行后,幾乎是把所有的時間花到了睚眥的改裝上面,這次的改裝非常不同,鄒子川用那頭史前猛獸的骨架打造了很多零部件,這種骨材除了讓睚眥變得更為堅固之外,也減輕了睚眥的重量。

減輕重量之後的睚眥速度比以前變得更快了,在戰鬥的時候靈活性大大增強,而且更具摧毀性,最重要的是,睚眥因為大量使用鱗甲覆蓋和骨材部件,隱形功能大為增加。

「蓬!」

「蓬!」

……

那隻正處於進化之中的斑斕殼蟲一雙火紅的眼睛謹慎的看著睚眥這架龐然大物,非常緩慢的移動著那色彩斑斕的身體。

顯然,這隻斑斕殼蟲也知道這架機甲並不是好惹的。

當然,彪悍的睚眥並沒有讓這隻兇悍的斑斕殼蟲站住腳步,只是讓它變得更慎重而已。

看著這頭斑斕殼蟲小心翼翼的靠近,鄒子川嘴角泛起一抹奇異的微笑,手指輕輕的在主控板上面按下一個按鈕……

「嗖!」

睚眥那隻粗壯的機械臂抬起,一聲細微的破空聲音響起,一道烏黑的光芒從機械臂背部的一排射擊孔射出,劃破虛空,沒入那隻斑斕殼蟲那三角形的腦袋上面,就像一根黑色的線條一般,給人一種無比驚艷的沒……

斑斕殼蟲如同被雷擊一般,先是一抖,突然之間,時間和空氣突然靜止不動了,斑斕殼蟲就像一尊色彩斑斕的雕塑一般凝固了。

一秒!

二秒!

三秒!

……

時間彷彿無比的漫長,短短的幾秒,就像過了幾個世紀一般,鄒子川那雙深邃的目光緊緊的盯在全息屏幕,看著斑斕殼蟲那三角形的腦袋上面。

「轟!」

就像暫停的電影開始播放一般,凝固的時間和空間突然動了,斑斕殼蟲那沉重的身體轟然倒塌,硬化的地面都被砸得龜裂,那本是鋒利強悍的一雙巨大鐮刀也無力的垂落在了地上,那雙閃爍著紅光的小眼睛也變得黯淡無光。

看著一動不動的斑斕殼蟲屍體,鄒子川冰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這和他預期的效果差不多。

睚眥那隻巨大機械臂背部加裝的全機械弩弓是鄒子川的得意之作,他拆除了一些部件,把這個部分改裝成了一全自動的強弩,能夠讓弩箭產生子彈一般的螺旋形飛行軌跡,穿透力非常強大,弩箭的是由堅固的骨材製作,長不到五十厘米,箭倉的容彈量非常大,至少可以容納下三百支利箭,有三翼,飛行非常穩定……

這是堪比強弓的弓弩,不過,這弓弩還是有一些缺憾,只能短距離射擊,因為增加箭倉的量,鄒子川射擊的弩箭很細小,太遠距離射擊會產生誤差,只能近距離射擊。

也許,在機甲上面把冷兵器加裝為作戰武器的人,估計鄒子川是前無古人了。

在人類還沒有大規模發現能夠輕易射殺斑斕殼蟲的稀有金屬時候,這也是鄒子川目前想出的能夠輕鬆對付斑斕殼蟲的唯一辦法,斑斕殼蟲的外骨骼太堅固,普通的子彈根本沒法射穿斑斕殼蟲的外骨骼,而加侖星的屍鳥骨材卻是可以輕易的擊穿斑斕殼蟲的外骨骼,不得不說,這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剋制……

「咔嚓!」

「咔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