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方天正冷笑連連的出手,隨着他的手指的不停點出,一道道木箭帶着猛烈的攻勢射了過來,蘇晴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的笑容,只聽見轟的一聲,火麒麟如入無人之地一般徑自的穿過木箭一口咬上了方天正的腦袋。

“白癡,果然畜生就是畜生,根本就不懂得變通,‘青木遁.離假人’。”

咔喳一聲,方天正的腦袋上面冒出了滾滾的濃煙,被火麒麟一口咬上的卻不過只是個木頭做的假人罷了。

火麒麟一甩腦袋,把那假人用力的甩了出去,不料,它隨即發出了痛苦的大吼聲。

它的口中的假人突然‘活’了過來,青色的蔓藤在一瞬間絲毫不畏懼那熾熱的火焰,結結實實的將火麒麟吊在了半空中捆得嚴嚴實實,任憑那濃煙滾滾的冒出,卻絲毫不見那蔓藤被燃起的痕跡。

“五行火克木,不過還得看實力的對比,就你這點水平,收拾你不是易如反掌。”

出現在屋檐後面站直了的身體的方天正傲然的說到,他的身後,卻傳來蘇晴冷冰冰的話語,

“那收拾你呢,似乎也不難。”

長槍貫胸而出,吐出了一朵青色的蓮花模樣的印記出來,方天正甚至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只見一道青虹迅速的度上了蘇晴手中的長槍,如是金色跟青色來回在他的槍身上面變幻了兩下之後,目瞪口呆的水轉看着化成飛灰散去的方天正的身體,甚至連身體都來不及動彈,也沒機會動彈了。

“這絕對是一柄兇器,專門用來魂殺的兇器,小心,一定要小心。”水轉對自己說到。

“真是不好意思啊。”跨上火麒麟,蘇晴斜斜的扛着長槍,仔細看去,長槍似乎長了一點的感覺,尤其是槍尖的地上甚至給人一種緩緩的流淌着青色的光芒的感覺,蘇晴衝着水轉招招手大喊到,

“算了,我還是回去好了,你們靜靈宮可都是天鬼,我一個打得過,來的多的話,我可受不了,水轉大哥,承你的情了,下次你我見面的時候,如果是敵人,我一定不會傷你就是了。再見。”

說着,蘇晴坐下的火麒麟憑空踩出了一團的紅雲飛快的就要奔馳了出去,眼前的雲霧忽然凝聚了起來,一個帶着微微忿怒的聲音響了起來,

“殺了我的人,就想走了麼?什麼時候,靜靈宮的威信都被人家拿來擦腳了?公羊清幽,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天鬼麼?哼,在這地頭上面殺了人,就想一走了之了麼?”

“宮……宮主!”水轉,不,公羊清幽近乎目瞪口呆的看着攔在蘇晴面前的那人,忽然一個激靈連忙跪了下去,那人冷冷的哼了一聲,蘇晴的胸口一悶,居然就被那輕輕的一聲冷哼從麒麟的背上打飛了出去。

“好槍,凝聚了多少靈魂才能夠聚起這樣鋒利的槍,更難得居然沒有一絲戾氣,想必都是佛法的功勞,閣下就是那個道門的天鬼麼?哼,閣下修的,可不是佛道,也不是道法,根本就是冥界流傳的‘九天飼身馭鬼大法’,我說的沒錯吧,馭鬼使,別來無恙,你體內的那兩個老鬼,可還沒死呢!”

說着,那人冷笑連連不已,“真是不好意思,卑下修的,可也不是散修的正統法門,我修的,正好是散修當中最偏門的‘元神凝練大法’,跟魂體有關的,可真不巧,我們兩個,可算是道出同門呢。”

“不過很明顯,你想說,你比較強,是不是?”蘇晴從地上爬了起來,抹去了嘴角的鮮血,接上他的聲音說到,“基於魂體的攻擊,你的攻擊手段類似於聲波一般,直接對元神進行攻擊,甚至可以攻擊到心海的地方,不過,你可猜錯了,我可是地地道道的修煉道法的人,至於能夠駕馭魂體,那可是最近才發現的事情,馭鬼使麼?你是想說你是天鬼麼?那好,就讓你看看,同樣是天鬼,什麼才叫高強,出來吧,趙雲!”

蘇晴手中的長槍一陣扭曲,不停的波動了起來,隨着長槍的波動,一道弱不可見的光芒迅速的從蘇晴的右手融入了柔軟下去的長槍的槍體裏面,慢慢的,一個面如冠玉,脣紅齒白的小將軍出現在了兩人的中間,讓人吃驚的是,那小將軍赫然披甲齊全,尤其是腰間的長劍跟手中持着的那杆跟蘇晴原本手中拿着的一般無二的長槍。

“好久不見了啊,蘇晴,你的本事,可是大了許多。”

咧開嘴一笑,趙雲轉過頭來看着蘇晴,蘇晴拍了拍他的肩膀,“別感謝我,感謝言天翼那個死鬼吧,原來那什麼玩意草居然還能夠有這功效,我還一直擔心你們都醒不過來了呢,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是沒事,你不比以前好多了。”

“那是,你現在凝聚出來的身體可比以前的虛影來得好用多了,對面的那是敵人麼?看上去蠻強大的樣子。”趙雲笑着,不過看樣子他似乎根本就沒把對面的宮主放在眼裏的感覺。

“強大,能夠強大得過廣庚子?能夠強大得過焱明炎?能夠強大得過淼重水?區區天鬼而已。能厲害到什麼程度,你不也是天鬼?”

蘇晴撇撇嘴,復有坐上了火麒麟,然後揮了揮手說到,

“快點把他幹掉,我們好快點回去,說不定芊芊已經醒來了呢,這東海沒什麼好待的,我趕着回家呢。”

兩人一搭一唱,雖然看不見對面的宮主的臉色,不過想來他大概也被氣得不行了,空氣陡然變得冰涼了起來,小麒麟身上火紅色的磷甲忽然豎了起來,趙雲卻呵呵大笑到,

“好啊,水,我喜歡啊,我趙雲,原來不就是水系出身的麼。來來來,你我來大戰上三百回合,吃我一槍先。”

趙雲手中長槍一抖,抖出了六個花兒出來,對面雲霧當中的宮主卻冷哼了出聲道,

“果然不過是一介莽夫而已,打殺?術法纔是大道,‘雲霧.九城電’,隨着宮主慢條斯理的唸咒聲,蘇晴的心頭忽然一跳,連忙撐開了一個卐字的護罩頂在了空中,天空中隨着宮主的聲音,一個小巧的漩渦慢慢的在衆人的頭頂上嗎成型了。

“任你武力再高,要是抓不到我,要是被我的術法一擊結實了,看你還有什麼辦法,讓你魂飛破滅是肯定不可能的,不過要想削去你個百年功力,那還不難,雷下!”

趙雲疾速的衝着雲霧裏面的隱約的身影欺身過去,一連串的殘影圍着那個身影繞了一圈,只聽見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趙雲的眉頭微微皺起,裏面的人影似乎毫不介意的揮了揮袖子,一道閃電當即從漩渦的深處劈了下來,跟着的又是一連串的霹靂。

“好!”趙雲手中的長槍當即投擲而出,長槍帶着勢不可擋的力道衝着那身影紮了進去,順便將那一大串的閃電一起給引了過去。

“當時名將,如今只剩下這麼點兒能耐麼?”宮主明顯的搖了搖頭,從雲霧當中探出了一根手指頭指了指趙雲,頓時還在半空中的閃電彷彿通了人性一般隨着那手指頭的方向遊了過去。 read336;

葉川看著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這個時候他不出現也是不行了,所以他也就出來了,此刻風雲宗很多的弟子已經坐好了視死如歸的樣子。

但是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後面竟然又出來了一個人,看上去倒是非常輕鬆的樣子。

穆天雲和穆俊傑等人都是回頭看去,穆俊傑看著葉川緩緩走過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一愣,隨即有些驚訝的合不攏嘴了。

其實穆俊傑這一次去參加百宗盛宴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是非常的強悍了,天武境四重巔峰的強者,他認為自己肯定是能夠一路黑到底成為最終的冠軍。

可是一切當他碰到秦風之後,變得那麼的慘淡,他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比他還要厲害。

原本他以為天武境二重的柳劍鋒是最為厲害的,可是後來發現進入百宗盛宴的柳劍鋒已經是天武境四重巔峰,甚至達到了天武境五重。

而與他對戰的那個秦風,更是變態,僅僅一招就讓自己直接認輸了。

他還記得當時秦風鎖定他的那一劍,那威力實在是讓他真正的感受到了那種生死邊緣徘徊的味道,讓他現在看到秦風恐怕還是心有餘悸的。

這個就是實力給他帶來的影響,而葉川他一開始認為不過是嘩眾取寵之輩,可是後來他漸漸的發現錯了。

一直到後來葉川竟然擊敗了柳劍鋒的時候,他才徹底的知道,人家不是魚腩,更不是隨意就能夠踩扁的人,人家是一個深藏不漏的高手,甚至比自己還要低調。

一路不被看好的情況下,直指冠軍寶座,可以說這一屆百宗盛宴的前三名,實力都是比他強,這個冠軍葉川自然就不必說了。

「你是何人?」穆雲天根本不認識葉川,他看著突然出現的幺蛾子,心中很是不爽:「我和你們宗主談話,有你插話的份么?」

古祥龍沉聲道:「他可不是我們宗門之人,只不過是我的一個朋友,葉川!」

「葉川?」穆雲天好像有些印象,一下子又想不起來到底在什麼地方聽過了,最近一段時間他的重點工作基本上都是放在了兼并其他宗門的事情上了。

所以一下子還真的是有些讓人難以接受的樣子,看著情況如此的複雜,又出現了很多不應該出現的人,他也是很不耐煩。

「爹……他……他就是百宗盛宴的冠軍,葉川!」穆俊傑的臉色有些難看,之前他還被自己的父親在那邊表揚來表揚去的,認為這百宗盛宴的第四名已經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了。

可是話音剛落的時候,人家百宗盛宴的冠軍已經是出現在了他的跟前,這個就有些讓人鬱悶了。

「冠軍?」穆天雲一下子就醒過神來,然後笑著道:「原來你就是葉公子……」

「穆宗主久仰了……」葉川拱拱手道,不過他和這個穆俊傑根本沒有任何的交集。

此刻穆天雲已經是心中百轉千回了,他不知道這葉川突然出現到底意味著什麼?但是他知道葉川的出現絕對不是意外。

這古祥龍沒有想到竟然還能夠認識這樣的人,倒是讓穆天雲沒有想到的事情。

更讓穆天雲鬱悶的是,這人出來的毫無徵兆,讓他一點點的準備都沒有,此刻他恨不得把那些個所謂的監視的人一個個的給坑個遍。

「古宗主,沒有想到你竟然還認識葉公子……」穆天雲鬱悶的看了看古祥龍,要是葉川真的出面阻止的話,恐怕這件事情就難辦了。

不過穆俊傑的一句話,讓穆天雲的眼神一亮,穆俊傑道:「葉川並沒有加入天武宗,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放棄了加入天武宗的資格了!」

「哦?葉公子,你竟然放棄了加入天武宗的資格了?」這個對於穆天雲來說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如若他真的是放棄加入了天武宗的話,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要好辦很多了。

只不過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自己的兒子既然這麼說了,應該就是有一些可能性的了。

「呵呵,不錯,我的確沒有加入天武宗!」葉川笑著道。

「那葉公子是因為另有高就了?」穆天雲生怕雖然葉川沒有加入天武宗,但是他加盟了更加強勁的宗門,到時候自己得罪不起的情況下,那也是不行的啊!

「呵呵,現在還沒有,我打算先回自己的宗門,然後在看看其他的……」葉川如實說道,在穆天雲的目前,他現在根本不用任何的遮攔。

「原來是這樣,呵呵,不知道葉公子為何出現在了這個地方?我們和風雲宗正好有一些事情詳談,不知道葉公子能否先等下敘舊呢?」穆天雲此刻說話又有些不客氣了。

既然你葉川沒有加入天武宗,那麼他根本就不需要給你任何的面子吧?你自己孤傲跟他穆天雲又有什麼關係呢?

現在的穆天雲倒是非常的沉著,他看著葉川的時候也不吵鬧,更是對葉川以禮相待,這個對於他來說算是一個比較保守的做法。

不過做法雖然保守,但是很多事情他們都是知道的,有些事情你必須要這麼做。

穆俊傑沉聲道:「葉川,這一次我們凌雲宗出來辦事,我們也不想跟你過不去,不知道你能不能夠行個方便?」

「呵呵,古祥龍宗主是我的朋友……」葉川微微一笑,這一句話其實已經算是表明了他的態度,那就是這件事情他自己管定了。

「葉川,你這是什麼意思?」穆天雲也是有些鬱悶的看著葉川,此刻他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對了,這個葉川壓根都感覺沒有給他任何的面子,他自己難不成不生氣么?

「什麼意思?風雲宗是我兄弟的宗門,你說我要是現在走了的話,那豈不是讓人說我背信棄義么?我葉川雖然不才,但是也不願意留下如此的話柄!」葉川沉聲道。

這個時候的古祥龍還是頗為的感動的,畢竟葉川如若不想要幫助自己的話,那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人家現在留下來幫助他,真的是讓他感動莫名。

「葉川,我敬重你是百宗盛宴的冠軍,不過你也不要給臉不要臉吧?」穆天雲現在對於風雲宗是志在必得的。

一開始聽說了葉川之後,他一度有了放棄的念頭,要知道如若葉川真的在天武宗的話,不出多少年他們凌雲宗也是沒有任何的希望的。

可是現在又不一樣了,既然你葉川已經放棄了天武宗的大好前程,雖然你的天賦夠高,但是他穆天雲完全是可以不用給他面子了。

穆天雲其實也是再賭,葉川如若真的是在天武宗,那麼他斷然現在就要撤兵了。

要是和葉川過不去,那豈不是就是說和天武宗過不去么?畢竟百宗盛宴的冠軍那不是鬧著玩的事情。

但是現在他已經決定不參加天武宗了,就算是最後和葉川發生衝突,到時候恐怕天武宗的人也會感謝自己,畢竟是自己為天武宗除了一害。

要知道天武宗百宗盛宴的冠軍竟然最後不參加天武宗,這說出去絕對是一個笑話一般的事情,誰能夠受得了呢?就算是自己是天武宗的宗主,那也斷然是不會受得了的。

「哼,敬重我是百宗盛宴的冠軍?我看你才是給臉不要臉吧,我已經說了風雲宗是我兄弟的宗門,你要是和我兄弟過不去的話,那就是和我過不去。」葉川將之前自己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宗主大人,和他費什麼話?直接把他們全部剷除算了」

下面,一個凌雲宗衣著的人殺氣凜凜的說道,顯然他也是一個好戰分子。

穆天雲沉聲道:「這怎麼可以呢?再怎麼說,這個葉川也是天武宗百宗盛宴的冠軍,我自然是以禮相待了,不過如若他真的不給我穆天雲面子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說完,穆天雲又轉頭笑著道:「葉川,我凌雲宗與你無冤無仇,我也不想跟你結下什麼梁子。不過這一次的兼并對於我宗的發展是至關重要的,我希望你能夠考慮清楚,如若要是倒是時候真的弄出什麼不好的事情出來的話,那我可就不管了……」

葉川笑了笑道:「不好的事情?呵呵……」

不過就在葉川的笑容凝固的一剎那,葉川手中的滄瀾劍已經是出竅,直接斬在了之前那個王天明的身上。

侮辱自己女人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放過的,何況他還是一個背信棄義的小人。

這種在背後捅刀子的人,是為人所不齒的,也是葉川看不起的那種人。

滄瀾劍鎖定住了王天明,王天明沒有想到葉川是說動手就動手,一點點的徵兆都沒有。

他直接嚇一跳,不過劍光實在是太快了,在加上滄瀾劍原本就是武尊境的靈器,王天明還沒有來得及掙扎的情況下,已經是被葉川攔腰斬斷。 槍,看着那游龍走蛇一般在海面上面肆虐的閃電,趙雲忽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痛快啊,與人鬥不如與天鬥,好,不錯,不過,如果所謂的天鬼的實力就是這麼點的話,那可不夠瞧。藏頭縮尾的小子,來吧,既然敢自稱達到天鬼之境了,總得有點拿得出手的玩意吧,難不成,就那點魚都電不死的威力,也敢出來丟人現眼?”

雲霧當中,宮主卻絲毫不爲趙雲的挑釁而動容,甚至,他的聲音連一絲的波動都沒有,

“是不是天鬼,不是嘴巴說的算的,以武入道,誠然,你的攻擊是很強,如果碰到的是別人,恐怕在你的近身之下,兩三個回合就會下馬,不過,問題是,你似乎忘記了,我修的,可是魂道散修,我能夠操縱的,可是魂體的最深處,魂鬼趙雲,你還不明白麼!”

最後一句,那聲音陡然一轉,忽然間擴大了一百倍一般,嗡嗡的作響,蘇晴的心頭一緊,那聲音像是壓路機一般的碾過他的心神,以至於他差一點就要下意識的給身體下出命令將趙雲收回來。

但是沒有,幾乎同時,趙雲跟蘇晴的額頭浮出了一個淡金色的‘彌’字,趙雲先是吃了一驚一般看着自己甚至波動起來的身體,不過隨即笑了起來,

“真是不好意思,我真的是魂體,不過,你似乎忘記了,佛宗裏面對凝固魂體的方法不下百萬種,而我,正好被其中的一種最根本的方法防禦住身體,嘿嘿,六字箴言.彌,去。”

趙雲手中的長槍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巨大的“彌”字出來,淡藍色的字在空氣中凝聚不散,似慢實快的,趙雲的左手單手結了一個奇怪的的手印平平的一推,他的腳下,一小股漩渦憑空而生,源源不斷的涌入那個“彌”字裏面,一瞬間,那個大字帶着一道藍色的殘影往那雲霧的方向襲擊了過去。

“不好。”宮主暗叫了一聲,一團霧氣陡然一縮,忽然又整個的膨脹了起來,迎上那個大字,將那字直接包裹了起來,空氣劇烈的波動了起來,不用提醒,蘇晴跟趙雲兩人就已經迎風而逃不知道多遠去了,倒是反應慢點的水轉身體一凝,一朵巨大的蘑菇雲膨脹了出來,將他遠遠的推開了來,蘇晴眼尖,一眼就看到那蘑菇雲的不遠處一個狼狽的身影正在疾速的倒退着。

“終於肯出來了啊,怎麼樣,被自己的攻擊反噬的滋味不錯吧。”

蘇晴打着呵欠伸着懶腰有點意興蕭索的對着趙雲說到,趙雲俊秀的臉上掛着一絲微微的笑意,

“怎麼?你也發現了,呵,確實,如果單論實力的話,他肯定不在我之下,但是比起經驗,呵,他們打鬥的經驗似乎有點少,至少,我就不會在面對那樣的攻擊的時候出手,暫時的躲避並不是丟臉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