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方文伸出手將陳黑虎從地上拉起,有些尷尬道:“對不住啊小虎,我沒想到我這一拳有點過了。”

陳黑虎站起身後倒是輕鬆的笑了笑:“沒事兒,我這副身體除了力量強大之外,還非常的抗揍,恢復能力強的很,過兩天就自己好了。”

陳黑虎用左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又道:“不過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這麼強悍,我這身體連三次力量進化的進化者都不怕,卻被你一拳打成這慘樣,牛.逼!”

方文皺了皺眉,他雖然對自己的力量很自信,但也沒有想到這一拳有這麼重——那種突然爆發出來的力量感比之前強烈了數倍,而且連帶骨骼都一起發生了強烈的異變。

冥思苦想下他也找不到什麼有根據的答案,只能理解爲——自己又進化了!

一陣密集的腳步聲傳來,幾十個荷槍實彈的小弟又出現在了方文的四周,將他包圍起來。

“媽的,敢打我們大哥,你找死!”

“你他.媽才找死,滾出去!”陳黑虎怒道。

“啊?大哥,這小子……”

“滾出去!”

“是。”一干小弟灰頭土腦的離開,還疑惑着他們大哥是不是被打傻了。

看着陳黑虎癱軟的右臂,方文不禁擔憂道:“你這傷?”

“沒事兒,我這身體強的很,真要打起來你不一定是我的對手,這點小傷也就一兩天就好了。”

“嗯。”方文點點頭,陳黑虎都這樣說了,看來也沒什麼大礙,便開了句玩笑說:“只是可惜了那一桌的飯菜,哈哈,剛纔光顧着喝酒,菜都還沒有夾一塊呢。”說着,方文還笑了笑回過身看了一眼那一桌被灰塵佈滿的飯桌。

然後,他就聽見陳黑虎驚詫的聲音:“我靠,方文,你背上這是啥?”

“啊?”方文也突然纔想起,剛剛用於保護後背的那層甲冑還沒有撤。在剛纔的撞擊之下,背上的衣服早就碎成片了,那灰色的甲冑也暴露在陳黑虎的視野之中。

“嘿嘿。”方文摸了摸背上那層粗糙的甲冑,笑道:“一項異變出來的能力,防禦效果不錯。”

“哈哈,不說這個,你還是先去包紮一下吧,看着怪滲人的。”

“嗯,那你等我一下。”

半小時後,兩人坐在重新佈置好的飯桌前。

“說說,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陳黑虎問道。

“唉。”方文嘆了口氣:“我爸媽已經不在了,我現在只想找到巧兒,然後隨便找個地方安定的生活下去。你呢?你準備做什麼?”

“報仇!”陳黑虎的氣質陡然一變,沉聲道:“那個叫陳鋒的傢伙,我早晚是要找他算賬的。只不過我現在勢力還在太弱小,敵不過他。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有那個能力扳倒他的。”

“嗯。”方文點點頭,陳黑虎眥睚必報的性格他從初中就知道了。

“需要我的時候就告訴我,我一定幫忙!”

“好兄弟!”陳黑虎笑道。隨後話音又一沉:“不過短時間內是不可能了,在之前我就聽說陳鋒已經將京都那邊都掃平了,自己當上了司令。京都那邊的軍事力量你也知道,加上各方前去的進化者,要撼動他可不是件容易事兒。”

“你不是說他是個科學狂人嗎?那應該只是個腦域進化者吧,怎麼可能一個人掃平京都?”

“對,他是個腦域進化者,但是也是個瘋狂的人。”陳黑虎露出一絲懼怕的神色:“他不僅拿我們做實驗,也在自己身上做實驗!也就是說,他自己的身體恐怕更強大!”

“嘶~”方文吸了口冷氣,怪不得陳黑虎說陳鋒是個科學狂人,原來他竟然瘋狂到拿自己做實驗!不過隨後方文也釋然了,陳鋒在自己身上做的實驗一定是在其他人身上已經成功了的,不然他也不會如此膽大。

這一頓飯兩人吃了很久,也聊了很多。從自己末日以來的經歷,到人類現在的所處的形勢,從陳鋒做的那些實驗,到全球生物進化的原理。

天南地北的,兩人暢談到了天黑。

在陳黑虎的再三要求下,說“小虎”這個叫法不符合他現在的地位,方文也終於改口。

看着窗外的夜色,方文道:“老虎,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回去做什麼,就在我這住唄。”陳黑虎大大咧咧道。

“不行,我那還有個兄弟呢。”

方文摸了摸鼻子:“我那兄弟……是隻變異貓,不讓進城。”

“貓?”陳黑虎瞪大雙眼:“哦哦,你說的是那隻叫小東的變異貓吧。沒事,我跟你一起去,看誰他.媽沒長眼睛敢攔老子的路?”

方文想了想點頭道:“那行,現在去吧。” 方文帶着小東進城時的確受到了大門口的士兵的阻攔,不過在他們看清楚跟方文走在一起的那個壯漢的模樣後,都老老實實的閉上嘴,躲在一邊兒去了。

“不錯嘛小夥,挺有威信的。”

“哈哈,那是,哥們兒在這也算是黑白兩道都吃得開,軍方的人一般不會得罪我的。”

“怎麼說?”

“現在是由軍隊執權,而軍方的高層領導我也認識幾個,其中還有一個算得上二把手的人是我哥們兒,以前當兵時候的戰友。”

“奧。”方文露出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怪不得外面說陳黑虎跟軍方的領導關係不差,原來是在這。

兩人有說有笑的回到了黑狐社,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也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還得去找我妹呢。”

“嗯,我讓人給你安排個房間。”

……

天剛亮,方文剛起來還未洗漱,就被陳黑虎那粗糙的嗓門給叫醒了。

“啥事?怎麼這麼早?”方文揉了揉眼角的眼屎,看樣子也剛剛睡醒。

“找到了。”

“什麼找到了?”

“你要找的那幾個男人,今天一大早就有人來彙報,說你昨天讓找的那幾個男人找到了。”

“在哪?!”方文聽見找到那幾個男人想消息,瞌睡一瞬間就全部消失,驚喜之情溢於言表。

“城北那邊,我手下的一個小組織,說是十多天前就去那了。那幾個男人身手不錯,所以黑子說不敢驚動他們怕他們跑了,直接就來向我彙報了。”

“好,我們現在過去。”

……

一輛改裝過的純黑布加迪威龍以着近一百碼的速度行駛在路面上,市區內有着許多重新修建起來的公路,不過都限速50碼的。但在其他車輛看見這輛車後,都乖乖的減速退讓道一邊。

方文坐在陳黑虎的座駕中抓耳撈腮,急躁跟憂慮充斥着他的神經。

看着方文一幅急不可耐的樣子,陳黑虎笑了笑:“你急什麼,我已經開的夠快了,再說那幾個人又跑不了。”

話雖這樣說,方文還是平靜不下來。

忍耐再三後。

“停車。”

“你幹嘛?”

“我跑過去。”

“我操!”

車子還未停穩,方文就拉開車門,像一陣風般消失在街道的盡頭。隨後,小東也從車頂上躍下,緊跟上方文的步伐。

街道上的行人只感覺到一陣風從臉上吹過,撇過頭時又看見一道純白的龐大身軀從他們身邊快速的掠過,嚇得許多人坐到了地上。

方文倒也顧不得這些受驚的民衆,他只想儘快的找到那幾個男人,問出李巧兒的下落。而且有陳黑虎這個強大的靠山,只要不明目張膽的殺人放火,這點小事他還是能解決的。

五分鐘後,方文站在了一塊寫着“黑狐酒吧”的招牌下面。

現在還在早上,酒吧內也就那麼三兩個客人。

確認無誤後,方文舉步走進了酒吧內部,然後隨手關上了門。

這一舉動引起了酒吧內的幾個“保安”的注意,幾個保安紛紛提了提手中的傢伙,向方文走來。

在方文轉過身來後,他就看清楚了來人的長相。

進化過的腦域輕鬆調出劫走李巧兒那羣人的模樣,與眼前這四個男人一對比,方文就笑了,笑的很陰沉:“我妹人呢?”

話一出口,這四個男人也終於想起眼前這個有些面熟的男人是誰了。

大驚之下,四個男人向方文甩出幾槍,隨後掉頭就跑。酒吧內部就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方文身後的大門,另一條是對面的樓梯。

四個男人來不及選擇,直衝衝的奔向樓梯,往上逃竄。

灰色的甲冑瞬間佈滿全身,抗下幾顆子彈後,方文腳上的肌肉跟骨頭瞬間異變,用力在地面一蹬,酒吧的大理石地面就碎的一塌糊塗。

強大的反作用力讓方文的身形如同箭矢般激射出去,快速的接近着逃跑的四個男人。

聽見身後的響動,跑在最後的那個男人甚至來不及回過頭看,方文一拳就將他的腰背打了個對摺,強大的衝擊力下男人一下撞擊在樓梯上。

“咔,蹦!”

隨後,男人嘴吐着血唾沫,抽搐幾下便死了。

不去管腳下的死屍,方文迅速追擊到樓上。感覺到樓面的絲絲震動,迎面的是一個壯碩的身軀撞擊過來。

對這種犧牲自己保護戰友撤退的壯舉,方文絲毫不留手。

在樓面上踩出一塊塌陷後,方文的身軀也直射向眼前那個壯碩的身軀。

半秒後,男人的胸口被方文一拳打碎,巨大的身軀倒飛出去的同時灑出一片鮮血。

強大的衝擊力加上反作用力,方文也被震的倒退幾步才停下來,隨後又繼續向前追擊而去。

“砰砰”兩聲撞碎玻璃的聲響傳來,另外兩個男人從二樓跳下,隨後快速的瘋狂的往遠處跑去。

方文的步伐緊跟在兩人後面,落地後又向兩個逃竄的身影激射而去。

而小東這個時候也從酒吧內撞碎玻璃門出來,追擊向兩人。

忽然,一輛純黑的汽車從轉角處飛奔出來,來不及躲避的兩人被汽車狠狠的撞飛出去。

陳黑虎從車上下來,一手拎着一個昏迷過去的男人走了過來。

將兩人丟在地上,陳黑虎道:“我剛轉過角來就看見這倆傢伙往我車上撞,躲都躲不開。”一腳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應該死不了吧?”

“死不了。”方文點點頭:“只是暈過去了,他們都是進化者,身體沒那麼弱。”

“那就好。”

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在旁邊圍觀,只不過站的有些遠罷了。

方文手提着兩人,重新走進了酒吧,將之丟到了地上。

一盆冷水倒下,兩人悠悠的醒來,看見的是方文那張陰沉着的臉。

“我妹呢?”

“在我們住處的地下室裏……”他們倒也乾脆,反正都已經回不去京都了,倒不如直接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