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方昊天對身邊的衛邊南、容相宜和司空風輕聲道:"大長老,你帶大家在前面那塊空地紮營。衛邊南,容相宜,你們兩個各帶十人隨我入鎮購買食物。"

司空風應下,將在那塊空地紮營的命令傳達下去。

衛邊南和容相宜也沒有異議,各點十名精銳隨方昊天入鎮。

於靈鎮並不大,只有兩三條街。其中這一條正對鎮入口的主街一眼就能看到盡頭。

入了鎮,方昊天不得不感激蘇青璇的提醒。

就這一條街,他要是將赤霞軍都帶入鎮的話,嚇不嚇壞鎮民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三千人不知道安排在哪裡歇腳。總不能像傳聞中的一些無良軍官將民眾趕走,騰出房子給自已住吧。

前方,幾騎突然奔出,路人紛紛躲閃,其中一個瞎子躲閃不及,生生被撞得飛起。

瞎子是一個老人,被撞飛出十幾米遠,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才停下來,趴在地上痛叫聲聲。

那幾騎全是青一色的年輕人。撞飛了人後不但不害怕,也沒有歉意,一人反而罵起:"死瞎子,你敢撞我的馬,找死。"

說著時,那幾騎策馬上前,到了瞎子的面前時其中一人撥劍就刺了下去。

噗!

劍刺進了瞎子的心口。

瞎子渾身一震,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天沒眼啊!老子的雙眼被惡魔弄瞎,一身修為被惡魔打廢,但沒死在惡魔的手中,卻死在了人族的劍下。老天爺,你的眼睛跟我一樣瞎了嗎?我元武堂守護這群王八蛋值得嗎?"

"可惡!"

因為隔得有點遠,方昊天因為開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沒有理會的意思。但瞎子的悲嚎聲讓他怒了!

"拿下。 重生我的1999

方昊天臉色頓時劇變,飛身射向那瞎子。

容相宜一直以來都不覺得自已是什麼好人,甚至一直討厭好人。但看到那幾個傢伙的行徑也怒了,當則與衛邊南以及那二十名赤霞軍精銳暴沖。

因為憤怒,再加上是方昊天的命令,容相宜幾人速度很快。

那幾騎明顯是鎮上紈絝的年輕人見二十幾人凶神惡煞,每一個都渾身充斥戾氣的瘋狂衝來,一個個嚇得臉色發白。

剛才用劍刺瞬子的年輕人駭然驚呼:"你,你們是什麼人……砰砰……

衛邊南等人的回答就是直接將那幾個傢伙狠狠的從馬上摔下來。

滿街皆驚,皆是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有人叫好,但也有人擔心。

那幾個傢伙是鎮上兩家一幫的人,這二十幾個一看就知道是外鄉人的傢伙惹下的麻煩大了。

嚴家,吳家和百馬幫,於靈鎮的天!

對路人的擔心,衛邊南和容相宜自不會放在心上,讓手下將那幾個傢伙拎過來按在地上跪好,等候方昊天的發落。

衛邊南和容相宜都沒有察覺到,他們好像已經接受與習慣了以方昊天為首。

方昊天坐在地上,將瞎子的頭放在他的一條腿上,說道:"前輩,對不起,晚輩出手慢了!"

瞎子咧嘴一笑,道:"聽聲音就知道你是一個年輕人。你是好人,但他們是兩家一幫的人,你們快走,別因為我一個老頭子將命搭在這裡。"

方昊天搖頭說道:"我們元武堂的人怕過誰?"

"我們元武堂的人?"

瞎子身體一震:"你是元武堂的人……不等方昊天說話,瞎子的神情突然恍惚,他看到了第一次練刀的情景,看到了突破到靈武境的狂喜,看到了與魔族血戰止魔山的情景。

瞎子忍不住說話,近乎輕喃,喃喃自語……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見過堂主他老人家。何小七和我一起在這裡安居,去年他死了。哈哈,當年止魔山一戰,他有機會距離堂主百米之距,他親眼見過堂主他老人家啊,那小子得意了一輩子。小七變老七,去年斷氣前都還跟我炫耀他見過堂主……"

看著喃喃自語,一臉遺憾的老人,方昊天鼻子發酸,忍不住說道:"老堂主已經成就天人,笑傲他郡。我承堂主厚愛,接任堂主……"

方昊天的話還沒說完,瞎子渾身一震,他一剎那腦子一片空白。

現在抱著他的這個年輕人是現在的堂主?

本已經奄奄一息的瞎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突然起身雙膝著地,雙手撐地。他無珠的雙眼盯著方昊天,乾枯的身體因為激動而劇烈顫巍,一臉老淚縱橫嘴唇顫抖:"堂,堂主?"

方昊天點頭,聲含堂主威嚴:"嗯……他不是喜歡擺架子的人,但他知道,此時需要他擺架子,因為他是瞎子老人心目中的堂主,威如天人的堂主。

"堂主……"

瞎子突然癲狂,撐著地的雙手攤開,將額頭重重的砸到地上。他用盡全身所有力氣,用光了一生的豪氣,用光了數十年苟延殘喘的精氣神,哭腔嘶吼:"弟子楊八關參見堂主!" "前輩……"

方昊天雙手將瞎子的頭扶起。

噗!

瞎子楊八關一口血噴在方昊天的身上,身體軟下。

方昊天毫不介意,再度坐下將楊八關的頭枕在他的手臂彎內,身體橫卧在他的面前。說道:"前輩,別激動,你的傷還能治。"

楊八關搖頭,聲音虛弱道:"能這樣死,關八一生無憾,一生無憾了……"

楊八關緩緩閉目。

元武堂老弟子,楊八關,死於禍,卻死於安詳!

"前輩!"

方昊天雙頰有淚。

為誅魔而瞎眼,為誅魔而廢掉修為,落魄此此。現在居然還遭宵小欺負,慘遭橫禍……方昊天覺得心很堵,很難受。

"他們該死。"

方昊天輕啐。他雙眼淚水狂涌,淚水的背後滿是殺芒。

衛邊南和容相宜等人忍不住輕輕嘆息。但內心中仍然是駭浪狂涌。

方昊天手中持有堂主令,他們還以為是元武堂因為方昊天的實力強大而重用他,而讓他持堂主令行事。

但方昊天剛才的話卻是道出了一個大秘密,一個至今還沒有公布的秘密。

元武堂堂主尉遲奇已經成就天人境而離開了蠻獸封境,現在元武堂的堂主是方昊天。

方昊天不僅僅是持堂主令這麼簡單,原來他已經是元武堂的堂主。

突然間,容相宜感到渾身冷汗狂飆。

如果他執迷不悟,還繼續與方昊天為敵的話,到最後死的也許不僅僅是他,整個容家都有可能給他陪葬啊!

跟元武堂堂主為敵,那跟整個蠻獸封境,跟整個元武郡為敵又有多大什麼區別?

"容兄,恭喜你。"

衛邊南突然傳音給容相宜。

容相宜身軀微顫了一下,然後對著衛邊南笑了笑。

笑容苦澀。

一條手臂,就這樣算了?

他茫然!

突然,生變!

容相宜從茫然中醒來,雙眼驟冷。

"快,快,將他們圍起來,一個也不要放過。"

四周人影閃動,將整條街圍了起來,將方昊天等人密密麻麻的圍了起來。

街上的行人都嚇得後退,一些退的慢的直接被人丟到一邊去。

這些人有人上前將那些被馬生生撞死的年輕人屍體抬到了幾名身穿錦衣的中年人面前。

這幾個中年人,其中就有嚴家家主嚴天相,吳家家主吳見和百馬幫的幫主麻力永。

他們一到,看到兒子被人按跪著,頓時怒火滔滔。

"你們好大的膽子,居敢動我兒子,若不將你們千刀萬剮,難消我心頭之恨!"

嚴天相脾氣最火爆,第一個怒吼。

四周的人紛紛亮出了刀劍,個個殺氣騰騰,凶神惡煞。看樣子只需嚴天相幾人一聲令下,他們馬上衝上將方昊天等人剁成肉醬。

"他們該死。"

方昊天將楊八關的屍體扶著坐起中,面向那幾個中年人,說道:"你們的兒子撞死了這位前輩,他們都該死。"

"一個死老頭的命怎麼能跟我們的兒子比。"嚴天相冷笑,"年輕人,我告訴你,在於靈鎮,我們兩家一幫的人就是寶,其他的人都是賤民。別說撞死一個,就是撞死一百個這樣的賤老頭又如何?撞死他那是他倒霉,死得活該。如果你不馬上將他們放了,你也會死的很倒霉。"

"是嗎?"一聽這等非人之話,方昊天笑了,笑得很陰冷。他對楊八關說道:"前輩,在我眼中,你的命比他們所有人都高貴,都重要。既然他們說你死是活該,那我就讓他們也死得活該。"

衛邊南和容相宜以及身後那二十名赤霞軍精銳眼眉當則微挑,他們看向四周殺氣騰騰的人都忍不住一臉憐憫。

這什麼兩家一幫,得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平息方昊天的怒火?

方昊天讓楊八關坐好,手輕輕往他肩上一按,楊八關明明已經死去但卻坐得筆直。

"前輩,你看著我替我們元武堂的人主持公道。讓他們知道我們元武堂每一個人的命都比什麼兩家一幫重要!!還有,我答應你,以後我絕對不會讓我們元武堂的英雄再受委屈。"

方昊天對楊八關說道。他的聲音很輕,輕到只是說給楊八關聽。說完他轉過身來冷眼一掃嚴天相等人後陡然大喝:"將他們拉過來給楊前輩跪好。"

衛邊南輕揮了下手,赤霞軍精銳馬上將那幾個囂張而倒霉的紈絝拖到楊八關的面前跪好。

"你,你們要幹什麼,快放了我……爹,爹,救我啊!"

那幾個紈絝猜到方昊天要幹什麼了,個個嚇得渾身驚顫,人人驚呼。

嚴天相等人也是喝起:"你要幹什麼?快放了我兒子,否則的話定將你們碎屍萬段。"

"斬!"

方昊天根本不理會嚴天相等人的怒喝,沉喝下令。

"你敢!"

嚴天相等人大驚,帶著數十名精銳撲上要救人。

"放肆!"

"滾!"

衛邊南和容相宜出手阻攔。

砰砰……!

撲上來的人紛紛倒飛。

"元陽境大高手!"

兩家一幫的人看著平時自已心中高高在上,強大無敵的高手轉眼倒摔,個個頓時傻眼。

噗噗……!

幾乎在兩家一幫撲上來的人倒飛之時,那幾個紈絝的腦袋也滾落到一邊。

他們的父親頓時悲呼,感到天昏地暗。他們在於靈鎮作威作福多年,第一次感到了恐懼與無力感。

他們知道遇到了招惹不起的人物了。

只是他們就是不明白,那個在鎮上平時誰都可以欺負的瞎老頭,怎麼就會有這麼強大的人替他出頭?

"帶他們幾個上來。"

方昊天淡漠的聲音響起。

衛邊南和容相宜揮了揮手,那二十名精銳便如虎似狼一般的向嚴天相、吳見和麻永力撲去。

"攔住他們。"

"快救家主。"

"救幫主!"

兩家一幫的高手撲上。

但他們都是一些靈武境或是玄力境的武者,平時在鎮上作威作福,欺壓弱者還行,怎麼可能擋得住剛經歷過誅魔大戰,一身戾氣,而且人人實力都是靈武境後期層次的赤霞軍精銳?

更何況衛邊南和容相宜還從旁協助。

很快,嚴天相、吳見和麻永力被押到方昊天的面前。

剛才容相宜和衛邊南有心之下,將這三個傢伙打成了重傷。

嚴天相抬頭,聲音發顫問道:"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替那個瞎老頭出頭?"

"我是誅魔聯軍赤霞軍的統領,同時也是元武堂的人。"方昊天冷聲道,"他不叫瞎才,他叫楊八關。他是我元武堂弟子,也是當年在止魔山血戰魔族的英雄。他的眼睛就在那一戰中瞎掉的,他一身修為也是在那一戰拼掉的。當年正是無數像他這樣默默無聞的英雄才扼止了魔族的強勢,才有了現在蠻獸封境暫時的太平。然而他們跟魔族拚命給你們換來太平生活,但你們的回報是什麼?縱子行兇,騎馬將他生生撞死,你說你們該不該死?"

兩家一幫的人頓是啞然,人人臉色慘灰。

那個在鎮上誰都可以欺負的瞎老頭居然是元武堂弟子,當年竟然是誅魔大英雄,是誅魔大高手?

現在這個年輕人,現在這幫人都是元武堂的人?

他們是誅魔聯軍?

嚴天相、吳見和麻永力嚇得癱軟,那個瞎老頭怎麼就是元武堂的人,怎麼就是誅魔大英雄,怎麼今天剛才就被元武堂這幫年輕高手遇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