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是奧斯頓非常放心的讓另一個手下去把艾麗婭和看管艾麗婭的一起帶過來。

作爲綁架犯他們可以算是非常不專業的,他們身上一共也就只有四個通訊器,一個留在了艾麗婭一開始被綁的地方,現在被約翰拿在手上,一個在奧斯頓身上,另外兩個,一個在出去拿藥劑的三個人身上,另一個就在剛去找人的傢伙身上。

可以算得上非常的不走心,他們沒敢用手機,因爲如果用手機的話,一旦一個落網那所有的人都得遭殃。

奧斯頓等了一會,但是派出去的人遲遲沒有回來,更別提看到託尼斯塔克的小跟班的影子了,他隱約覺得有些不對,但很快就傳來了敲門聲,應該是他的手下帶着人回來了。

他剛想說進來,但警覺的神經在這一刻告訴他事有蹊蹺,他閉上了嘴,握緊了手中的槍,親自走到了門口。

就連一直嘮嘮叨叨的託尼此刻也安靜了下來。

奧斯頓站到門口,握住門把,另一手舉起了槍,“進來”

門被拉開,看到門口露出自家手下的臉,奧斯頓第一反應放鬆了,但他馬上注意到了自家手下掩蓋在墨鏡下的不自然,但沒等他來得及反應,站在門口的手下就像突然間失去重心一樣,筆直的向他倒來。

他連忙一把推開手下的身體,奧斯頓這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手下胸口有一個深深的血窟窿還在不停的淌着血,他這麼一推,立馬就蹭了滿手的血。

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奧斯頓迅速的舉起槍,但此刻早已爲時已晚。

槍聲響起。

託尼看着奧斯頓絲毫沒有反抗之力的就倒在了地上,恐怕永遠也不會再醒過來了。再看站在門口,身上蹭了點血,表情還有些嫌棄的艾麗婭,一下子就覺得自己未來的道路非常的坎坷。

至少追妻之旅是非常的艱鉅。 後續工作在霍華德的處理下滴水不漏,就算是斯塔克家的大公子被綁架,並且綁匪全部斃命都沒有引起媒體的一點關注,甚至他們都不知道有這回事。

在共同經歷了一場危機後,託尼覺着再怎麼樣兩人之間應該多少也親近不少,這可算是他頭一回對一個人開了竅,雖然初次暗示就遇到綁架這種事,但是這不就更說明了患難見真情嗎?

想起當時艾麗婭被劫持時自己彷彿也被一把槍頂着腦袋的心情,託尼覺得丟臉的同時又有點心跳加快,他喜歡上自己童年玩伴這件事在此時此刻變得無比清晰。

越清晰他就越不安,這些年他和她幾乎每一日都黏糊在一起,大約是從小養成的習慣,除開睡覺,他們每天分開的時間不會超過一個小時。

同輩份的人中,艾麗婭是唯一可以跟他聊的上話的人,而且她也和其他的姑娘不一樣,具體哪裏不一樣,恐怕一時半會託尼也說不上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託尼遠不如她瞭解他的那麼瞭解艾麗婭。

艾麗婭雖說各方面的知識非常的完備,但她卻總是在一些理應沒有爭議的操作上有奇怪的理念,同時艾麗婭無論動態視力還是身手都可以稱爲出色,這些她都未曾有過遮掩。

就像這一次,她隻身一人幹掉了一夥綁架團體,無論對方到底有害無害,單就她對着一個活生生的人開槍時的果決就足以讓人起疑,但是艾麗婭卻並不在意他是不是對她有所懷疑。

正是因爲她的不在意讓託尼有些害怕,她這樣毫不掩飾的行爲就好像明明白白的告訴託尼,她不打算繼續呆在斯塔克家了,她要離開。倘若她有一點想要留在斯塔克家的意思,就會來和他解釋,而艾麗婭卻什麼都沒做。

霍華德雖然不能稱爲一個完全合格的父親,但他也不會把一個身世普普通通放在眼皮子低下好幾年突然間彷彿變成職業殺手的小姑娘留在兒子身邊。

託尼有點着急,他倒是希望艾麗婭現在親自到他的面前,給他一個解釋,就算只給一句話,他也會去找那該死的老頭子把她留下。至於如果艾麗婭真的是被別人派來潛伏在他身邊獲取他信任這種事,託尼對此嗤之以鼻。

託尼看人的眼光倒是說不準,但他的自傲是出了名的,現在的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認定的人會是想要加害他的,更別說是喜歡上了的。

毒醫娘子:夫君讓我扎一下 即便艾麗婭真的想要對他不利,他也不在乎。

開玩笑,如果連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都馴服不了,那他還是託尼斯塔克嗎?

不過就算是再怎麼自信的託尼,他也經不起艾麗婭那漫不經心的態度,從那個地方回來之後,艾麗婭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該吃吃,該喝喝,一點都沒有緊張的意思。 神医嫡女 她難道不知道如果不是他的話,他家那老頭子早就把她帶走拷問了嗎?再不濟她也不可能留在斯塔克家了

其實艾麗婭的想法很簡單,這一週是她呆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週了,就算霍華德覺得她對託尼來說有危險,想要就地處決,她都有辦法能提前逃出去,但在這幾年偶爾幾次的相處中,艾麗婭對霍華德的感觀卻是不錯的,按理來說把她直接趕出斯塔克家應該是最有可能的情景。

而她只要在被趕出去之前找託尼交代一下每週小課堂的內容,然後溜之大吉找個託尼看不到她的地方離開這個世界就完事了。

艾麗婭實在不知道怎麼迴應這一位未來比她大上一輪現在卻還比她小上許多的少年那突如其來毫無預兆的情感,所以她選擇溜之大吉。

等她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一個是普通的大學畢業生,一個是著名的億萬富翁大企業家,怎麼想也不會有什麼聯繫,而且如果託尼往後真的變成她世界的那個花花公子的作風,恐怕到時候只是記得有這麼一個玩伴,也不會有太多的執念。

艾麗婭越想越有道理,是以當託尼黑着一張臉但卻帶着極力壓制怒意的笑容找到她的時候,她特別的淡定。

“託尼,你還記得上次我們一起吃的餐廳嗎?聽說店長是個俄羅斯人,他做的漢堡排被列爲了全莫斯科第一,下次我們去吃吃看那邊的漢堡排吧?”

她看起來不走心的隨口一說,又一次投機取巧的佔了點系統的便宜,這幾年來她沒少用這種方法來完成系統的所謂任務,畢竟真的要讓她幾年內每天教那傢伙一些知識,她也吃不消,誰說偏門點的知識就不是知識了呢?

明顯心上人的主動邀約讓託尼稍微好受了一些,他的臉色不再那麼差,但怒氣卻是完全沒有消。

他記得那家店,他甚至還能回憶起那家店店長的名字,如果艾麗婭想要吃他當然能夠隨時帶她去吃,再不然把主廚甚至直接把店長請來斯塔克家下廚也不是什麼問題,但前提是先解決眼前的問題。

看着眼前艾麗婭一如既往平靜的笑容,託尼突然就改變了注意,他覺得自己一直以來扭扭捏捏的簡直不像他了,對待自己喜歡的東西哪怕喜歡的人,他應該更直接一些。

“艾麗婭,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問題。”

艾麗婭一愣。

“什麼問題?”

託尼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往她旁邊一坐,熟練的伸出一隻手繞過她的後背攬住了她的肩,“斯塔克家不缺錢,所以我也從來不缺什麼,但我最近發現我還是缺了個東西。”

或許是託尼這話繞的也太遠了,原本還以爲她那副樣子會惹怒託尼並且狠狠吵一架的艾麗婭徹底懵了,她遲疑了許久才問道:“缺什麼?”

託尼難得沒有了平時不正經的態度,開口時也帶着平日裏所沒有的認真。

“我想我還缺個女朋友,而我認爲你很合適。”

“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 作爲一名學霸,艾麗婭的大學時間大部分貢獻給了學業,雖然她身邊不乏有一些追求者,但被朝夕相處的小夥伴帶着戒指告白這還是頭一回。

不……不如說又有幾個人會帶着戒指告白啊!?

老實說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這麼奢侈的告白,她都做好直接拒絕然後找個別人看不到的地方離開這個世界了。託尼好似吃準了她會拒絕一樣,在她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詞之前就快速的掏出了蓄謀已久的戒指。

平時總是吊兒郎當不怎麼正經的託尼此時語氣也變得格外溫柔,就連從不覺得現實中能從眼睛裏看出什麼情緒的艾麗婭,都能看到那雙眼睛毫不作僞的深情。

生怕房間裏的攝像頭把這一幕報告給老斯塔克,艾麗婭趕緊伸手把託尼舉着戒指的手給按了下來,這一按誰知道手也順勢被某人給牽在了手裏,他輕而易舉的就將她的手緊緊扣住。艾麗婭可以清晰感受到託尼手掌的溫度,這讓她久違的少女心也跟着漏了一拍。

……這該死的花花公子!

“託尼……”面對託尼因爲牽着她的手而無聲揚起的嘴角,艾麗婭終於明白什麼叫做自作孽了,哪怕她早一天把任務給完成了也就沒這茬了。

“等一下!等一下!”艾麗婭這兩個字一出,託尼就馬上阻止了她接下來要脫口而出的話,“或許你現在還沒想清楚,但是你想一下……”

戒指是不久之前某著名品牌推出的新設計,託尼看着設計挺別緻,再加上是情侶對戒,也就沒管這上面的鑽石設計的有多絢爛奪目,給買下了。

雖然告白是一時起意,但戒指他是隨身攜帶的,而他也不想自己送出手的禮物還沒戴到對方手上就被殘忍的退回來。

“你現在有喜歡的人?”託尼一邊問着,一邊動作流暢的拉過了艾麗婭的手。

“……這不是我有沒有喜歡的人的問題。”

“既然你現在沒有喜歡的人,那爲什麼不考慮一下你優秀的青梅竹馬?我又有錢,又有才華,還很風趣,如果你要說長相的話,上帝都會爲我證明,我比那些小屁孩帥氣百倍,況且我不會讓你無聊,也能回答你任何領域的任務問題。”

艾麗婭表情因爲託尼這一連串的話而顯得有些僵硬,似乎從來沒有一個人會在她的面前把自己誇上天。

有資本的自戀狂託尼少年擡起了艾麗婭的手,在那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戴上的戒指上印下一吻,“我保證我會是本世紀最優秀的男友,現在你決定要試用一下了嗎?”

“……不。”眼看着託尼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艾麗婭越發鑑定了要快點離開這個世界的想法,“我一直把你當弟弟看待。”

“沒有人會想和自己的弟弟談戀愛的,託尼。”

艾麗婭知道這一番話稍微有些過分,但是這也是最快速讓託尼死心的方法,她對託尼並沒有別的心思,所以也不想讓託尼抱有其他的期待。雖然做法有些投機取巧,但這一週的任務她的確已經完成了,現在需要的只是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讓系統把她送走。

果然聽了她的這番話,託尼少見的沉默了下來,艾麗婭心中有些抱歉,但又有些無可奈何,“我不是故意要這麼說的,但我想我們都需要冷靜一下……我先回房了。”

她剛一起身,手腕就被重重的一拽。

對託尼她是從來不會防備的,或許是她幾乎從小看着他長大,也或許是因爲在幾十年後他是衆人皆知的超級英雄。

簡單的休閒t恤下是經過鍛鍊的優秀觸感,艾麗婭被這麼一拽,下意識的一手撐在了託尼的胸口,通過手下的觸感她才發現五年前那個整天傲嬌的小屁孩也已經成熟起來了,鼻尖環繞着的是獨屬於託尼身上的並不濃郁但卻不得不承認有些吸引人的香味。

託尼按住了艾麗婭想要抽走的手,同時攔腰把人往自己的懷裏一扣,儘管心裏有些忐忑,但當他真的把自己喜歡的姑娘擁入懷中的時候,託尼頓時就不想放了。

“你摸也摸過了,難道是不想負責嗎?”沒臉沒皮的託尼如此說道。

艾麗婭嘴角一抽,有些僵硬的身子也因爲他這麼一句話放鬆了下來。

她推了推,沒推動。

“好吧……”艾麗婭有些頭疼,她又不能真的對託尼動用武力。

在得到至關重要的詞後託尼眼睛一亮,順勢連着擁着她的力道也放鬆了一些,艾麗婭連忙從他的懷裏退了出去,雖然託尼因此有些失落,但顯然他現在的關注點在其他的方面。

“爲了慶祝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你想去哪裏玩?無論是哪裏我都可以帶你去,馬爾代夫?普羅旺斯?還是……”

“等等!我們並沒有在一起!”艾麗婭連忙打住了託尼的話頭,讓他繼續說下去說不定連以後結婚要去哪裏蜜月都會蹦出來,“我只是想說,我最近想去旅行。”

不給託尼插嘴的機會,艾麗婭接着說道,“如果你真的喜歡我,至少我希望追求的過程可以浪漫一些。”

“明天我就走,在我走後如果你能在一週之內找到我,那我們就在一起。當然我不會那麼輕易讓你找到,如果一週之後你還是沒能找到我,那就趕緊放棄你的那些念頭。”

在沉默了片刻後,託尼便答應了。

在他看來這和答應了他的追求並沒有什麼區別,艾麗婭和他整整相處了五年,這五年以來就算她有再大的能耐,託尼也都見識過了,所以他一貫自信的認爲一週內找到艾麗婭輕而易舉。

斯塔克家找個人還不容易嗎?

只是託尼卻隱約覺得有些不安,這種不安來的莫名其妙,因此在遲疑了片刻後,他便忽略了這種感覺。

終於擺脫了託尼的艾麗婭一回到房間就立刻叫出了系統,離開了這個世界。

就算託尼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在這個世界上找到一個系統虛擬出來的人,這一點她無比的放心。等到一週之後,託尼找不到她也就死心了,這世界這麼大,託尼總會找到一個他更喜歡也更適合他的姑娘。

艾麗婭呼出一口氣。

系統的傳送一如既往的簡單粗暴,在得知她迫切希望早日完成任務的心願後,系統直接將她送入了下一個世界。

還沒來得及睜開眼睛,迎面撲來的窒息感第一時間充斥了艾麗婭的大腦。

身體下意識的掙扎,傳送帶來的不適宜完全褪去後,她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對上了一雙熟悉的綠眼睛,脖子被緊緊勒住,缺氧的感覺讓艾麗婭來不及去細想那一瞬間掐着她脖子的罪魁禍首眼裏閃過的遲疑和困惑。

她一腳把他踢翻在地。

重新掌控呼吸的感覺相當不錯,艾麗婭把視線移向那被她踹翻的傢伙。

無論什麼時期的洛基果然都是戰五渣。

話說,她這是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如果讓她一下子接受,恐怕有點困難。只不過在看到被她一腳擱到在地上的洛基時,這種熟悉,伴隨着不斷穿梭時空帶來的茫然失措一下子形成了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

以至於一時間,艾麗婭沒有了反應。

可以的話,她是想要好好坐下來理一理思緒的,但顯然另一個人並不打算給她這個機會,又或者他不想給她機會,但在這麼兇殘的一擊之後,洛基有點吃不準現在自己該怎麼辦。

他更甚至比艾麗婭還要茫然。

洛基被艾麗婭那麼一腳踹在地上,也並沒有真的受什麼傷,但他吃不準現在站起來會不會又被打,到時候打不過實在太丟臉,所以乾脆的就保持着那個姿勢,躺在地上打量着對方,硬是想要營造出一種,就算現在姿勢難看了點,但也看上去邪邪的,就是很刁很淡定的感覺。

“呵……”

估計客廳的大理石地板躺久了還是有點涼的,洛基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從地上爬了起來,並且嘴硬的說道:“中庭人看來也並不是一無是處。”

……

這麼一句話終於拉回了艾麗婭神遊的注意力,她看了一眼對她而言事隔多年沒見了的熟人,有些微妙的皺起了眉頭,忍不住吐槽:“你一直把中庭人掛在嘴邊,既然你不是中庭人,那難道你還是什麼迴廊人?走廊人之類的?”

原諒她走失多年的幽默感並沒有能把眼前的人逗笑,反而對方的表情更爲的陰沉了。不過艾麗婭並不在乎,說到底,曾經差一點就把她給掐死了的仇還沒報完。

更何況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現在這個時間她的母親還沒有死,倒不如也許是因爲並沒有親眼看到母親的屍體,艾麗婭至今對這件事還沒多大的真實感,但防範於未然還是有必要的。

就不知道這一次的任務是……?

【任務目標:洛基,請獲得宇宙魔方,並將宇宙魔方交至任務目標手中。】

宇宙魔方?

一個新的名詞的出現,讓艾麗婭沉默了片刻,她看着被她一句話嗆的暫時不知道怎麼迴應,似乎也沒辦法對她出手的洛基,突然露出了一個微笑。

在仙宮的時候雖然看不見,但是艾麗婭卻是時常笑的,但現在她並沒有失明,那雙湛藍的眸子如同海水一樣沉靜溫和,僅僅是帶着點笑意,那種熟悉的笑但又帶着一點不一樣的感覺。

如果當初艾麗婭沒有失明,她笑起來應該就是這樣的吧。

明知道眼前的人類不可能就是自己幾乎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但洛基還是不由的愣了神。他自己都不記得多久沒有見過艾麗婭了,自從她消失之後,似乎就再也沒有音訊了,這種不告而別的做法,顯然也加深了當他在人類的地盤看到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人時,所感到的氣憤。

洛基不知道爲什麼他會感到這麼生氣,他向來不是一個意氣用事的人。但他至今無法忘記,當他推開那扇門,看到艾麗婭憑空消失不見時,內心有多麼的慌亂,那是一種他從未有過的,被人所遺棄的失落。

無論出生如何,他在奧丁手下長大,可以稱的上應有盡有,但是隻有洛基自己知道,他唯一真正擁有的,恐怕就只有那個一直陪伴着他們長大的姑娘,儘管那也是他精心設計之下才變得密切的關係,但他卻也十分的肯定,在艾麗婭的心裏,他是比托爾更重要的存在。

這無需置疑,多年來洛基苦心經營下的關係,他也願意相信,即便是在往後選擇擇偶對象的情況下,艾麗婭一定也會戀慕着他,他從不否認自己的優秀,他也值得她的喜愛。

仙宮裏又有誰會比他更優秀呢?

洛基神情複雜的看着那張熟悉到彷彿印刻在靈魂上的面孔,這一刻他都有些忘了仙宮與中庭之間巨大的差異,他開始思考起了艾麗婭失蹤之後變爲人類的可能性。

“洛基。”

他聽到她這麼喊他。

“?!”猜測彷彿變化爲了現實,無論是她的笑容還是她喊他名字時,那種溫和柔美的聲音,都將真相直白的鋪開在了他的面前。洛基卻仍然並不太肯定,這是不是眼前這個狡猾的中庭人又一個陰謀。

艾麗婭卻不是很在意有沒有得到洛基的迴應,她上前一步,就如同曾經的過去一般,伸手想要撫上他的臉頰。只是她的手在半空中便被扣了下來,洛基先一步的拽住了她的手,讓她沒能如願的進一步執行對他的碰觸。

在仙宮的日子,洛基就像是艾麗婭的人形抱枕,對於她的碰觸從未有過一次抗拒,現在這樣也意味着洛基並沒有能相信她就是曾經的艾麗婭。

不過,那又怎麼樣。

艾麗婭反手握住了洛基的手,他的手一如既往的冰涼,也不知是因爲北歐神話中他的身世,還是因爲艾麗婭體溫過高,從認識洛基到現在,艾麗婭已經習慣了他冰涼的溫度。

她雙手握住洛基的手,將它攤開附在臉上,這種舉動在仙宮的時候洛基沒少幹,所以艾麗婭做的熟練而又順手,她一字一句真真切切的說道:“你想要宇宙魔方嗎?”

就在這麼一個情況下,平時都不怎麼開口說話的系統突然出現,刷起了存在感。

【請問寄放在系統處,有一個未取出的世界獎勵,是否要領取?】

獎勵?

艾麗婭一愣,她看向自己的左手,左手的中指還帶着託尼不知道什麼時候給她戴上的戒指,那麼還未取出的獎勵是指……在仙宮遇見洛基時的那一次?

艾麗婭並不急着想要知道她在那個世界得到了什麼獎勵,於是便在心中告訴系統,並不需要現在領取。

【該獎勵系統無法存放,取消領取將會直接銷燬,是否確定取消?】

一直以來系統的獎勵與其說是獎勵,不如更像是紀念品,讓艾麗婭每一次看到那些事物的時候能夠回憶起一些值得高興的事,直接銷燬……實在是有些不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