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是戰士們立刻扛起好似糉子的雲天,直接向着前方走去。

被人扛在肩上,動彈不得的雲天也打量着四周。

這裏看起來像是一個訓練營,各種器械也都是嶄新的,而且很多設施還沒有做好。

這大興土木的營地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呢,雲天當然不會知道了。

現在他就很想知道,爲什麼自己一回來就要受到這樣的待遇。

一路走進軍營之中,佔地遼闊的軍營裏,一棟棟的營房整齊劃一。

而中間的一棟三層辦公樓,此時還亮着燈。

“報告!”

梁山來到三樓辦公室的門口,恭恭敬敬的喊道。

“進來!”

很快,立刻就傳來了迴應,雖然沒有看到人,但云天當然聽得出,這可是老爸的聲音。

緊跟着梁山推開房門,雲天被人直接扛進了辦公室裏。

“報告天龍,抓捕任務完成!”

梁山一揮手,兩個戰士這才把雲天放在了地上。

“很好,下去休息吧!”

坐在辦公桌後的天龍,滿意的點了點頭。

而此時雲天打量着房間裏的幾個人,除了天龍之外,還有頭狼、白頭雕以及紀勇。

“這是什麼情況!”

站在那裏的雲天,一臉無辜的看着老爸,這老爸是怎麼當的,竟然讓人抓兒子。

“梁山打繩結的功夫確實不錯,他家以前就是屠戶,這繩結真是夠精神!”

頭狼一臉微笑的走了過來,伸手一點點的打開了捆綁在雲天身上的繩索。

而他的話,頓時讓幾個人笑了起來,就連天龍也忍不住笑出聲。

“你們是不是覺得這樣很好玩啊!”

一臉無辜的雲天,看着眼前的幾個傢伙,這四個人加起來都快有兩百歲了,竟然還玩這麼無聊的東西。

“這不是好玩,這是爲了保護你!”

隨着繩索被打開,雲天不由的揉了揉麻木的胳膊。

坐在那裏的天龍,則恢復了嚴肅,對着雲天說道。

“用繩子捆上就叫保護?”

看着父親的模樣,雲天真是有苦說不出,被稀裏糊塗的捆了一天,這那裏算是保護。

“你可知道,現在有多少殺手正在追殺你?你現在在國際上的懸賞,已經超過天龍了!”

紀勇靠在沙發上,看着一臉發矇的雲天,他在回國的路上,就被人盯上了。

如果他走出候車大廳,恐怕立刻就會有人對他襲擊。

畢竟那懸賞可是一筆龐大的費用,所有傭兵團和殺手都趨之若鶩了。

“這算不算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原來是這麼回事,不過也不用用繩索捆上吧。

但話又說回來了,若是知道有人要殺自己,按照雲天的脾氣,一定去找出來。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的雲天,看着眼前的四個人,算起來他們都是自己的親人。

“你還美,這一次你闖的禍還不小嘛,若不是最後戴罪立功,你足夠判刑了!”

擅自離境可是軍人大忌,足夠判他一個叛國罪的了。

天龍板着臉,自己可是龍組的龍頭,當然不能任憑兒子爲所欲爲了。

若不是最後毀掉了天堂集團的陰謀,這一次最少也要讓他知道點苦頭。

“現在算不算是將功抵過啊!”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坐下來的雲天端過眼前的茶水,狠狠地喝上了一口。

“你以爲是菜市場呢,這件事情哪有那麼簡單!”

天龍看着自己的兒子,這小子這一次真是胡鬧。

但沒辦法,他和自己的秉性一樣,又怎麼可能放任不管。

可犯錯就是犯錯,不是說有功勞就可以抵過的。

“最多降級處分唄,反正我也沒有檔案,還能如何?”

說到處分,雲天一臉的不在乎,黃泉小隊的人自然是不會有檔案存在了。

至於降級嘛,對他來說就更加的無所謂了。

“根據上級決定,黃泉小隊暫時全體禁足,取消一切任務,你們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裏!”

就在雲天滿臉不在乎的時候,天龍的話頓時讓他愣住了。

這可不是降級處分,但卻是雲天的**。

“別啊,我錯了還不行嘛,我寫檢查,我檢討,我保證不犯,別不讓我們戰鬥啊!”

雲天立刻一臉堆笑的走到天龍的面前。

不讓他打仗,那絕對是他最難熬的事情,沒有任務的輕鬆對他來說就是噩夢。

“給我老實點,這裏不是家裏,這是軍令!”

天龍板着臉,冷冷的對着雲天說道,這可是上級下達的命令,他也必須要服從。

在家是老爸,但現在他可是上級,軍令如山,身爲軍人,他必須執行。

“好了,這不挺好,放鬆一下,現在龍族正在籌備,這段時間我還在規劃龍組七營,正好你們留下來幫忙!”

紀勇急忙站起身來,拉起雲天就走,這件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容不得雲天討價還價。

就這樣,連拖帶拽的把雲天拉出去,房間只剩下天龍、頭狼和白頭雕了。

“不讓黃泉小隊出動,天龍大隊解散,那外邊的事情誰去解決?”

頭狼看着天龍,這件事情可不是開玩笑的,外邊很多事情,若是不出動黃泉小隊,那怎麼解決啊。

“這是國際形勢,反正我們要靈活運用!”

天龍長長的嘆了口氣,雙眉緊鎖的看着窗外,這是上級對於雲天的保護,但對於軍人來說,可是一種懲戒。 當看到雲天向着營房走來,潘瑤和唐曦第一時間跑了出去。

一頭撲入雲天懷抱的兩女,死死的抱住了他。

羞澀此時已經蕩然無存,這種生死離別之後的擁抱,包含了一切。

摟着懷中的俏佳人,雲天長長的出了一口。

回家了,回家的感覺……不怎麼好!

“禁足就禁足唄,反正又不是沒被關起來過,剛好可以休整一下!”

牛博宇走到雲天的面前,錘了捶他的胸口,一臉笑意的說道。

“就是,沒被關過禁閉,怎麼算當過兵呢!”

紅龍也沒有半點的責怪,拍了拍雲天的肩膀,最起碼他完整的回來了。

“好吧,剛纔他們也說了,這段時間我們可不能就閒着!”

一路走回營區,這黃泉小隊可是有着自己的特權。

獨門獨院的房舍看起來舒服無比,但是卻並不是一種享受。

可以說,他們是被關在軍營之中,不得外出一步。

畢竟現在雲天可是徹底的暴漏身份,這一次面臨的追殺將會威脅整個小隊的安全。

處於對精銳力量的保護,上級要求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確保一切萬無一失。

尤其是黃泉小隊的隊員,更是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安全。

所以坐在這小院之中,連電話都無法使用的他們,算是享起了清福。

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可以什麼都不做。

龍組剛剛成立,五部也分別建成,按照天龍的規劃,龍組正在一點點的開始運營起來。

有之前七大軍區各自的特種部隊,組成龍組最強的戰鬥力,天部和地部。

天部是由三年以上職業的特種軍人組成,基本上保持了原本的編制。

畢竟七大軍區常年訓練的默契程度,並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搭配的。

現在,整個天部一共有七個隊伍,每個隊伍都由曾經的特種部隊隊長帶隊。

也就是說,曾經的天狼大隊成爲戰鬥小組,由頭狼作爲隊長,白頭雕出任副隊長。

夜虎大隊更名爲天虎大隊,利劍特戰大隊更名爲天劍大隊,狂龍特戰大隊改名天威大隊,虎鯊三棲特戰大隊更名爲天鯊大隊,東方利刃大隊更名爲天刃大隊,飛虎連更名爲天鷹大隊。

別看這七支小隊或許人數不多,但卻各個都是精英,而且按照未來的構想,天部將會增加到十個戰鬥小隊。

除此之外,地部將接納七大軍區所有的特種兵後備人才,由專業的教官負責培訓。

作爲爲天部輸送人員並且出動小任務的地部,則是由飛天虎作爲隊長負責。

風部自然是又由曾經天幕小隊的隊長史炎,連同紀勇配合暗影特工組成。

這樣一來三大部隊集結完畢,而雷部則是武器開、研製的軍工後勤,也同意劃撥龍組之內。

至於神部到底是什麼,紀勇兵沒有和他們說。

“會不會黃泉小隊自成一部啊?”

聽着雲天的複述,四個戰友都是一臉的興奮,這神部除了黃泉小隊之外,又有誰能夠擔此重任。

“我猜應該是,但是現在被禁足,所以他們纔沒有和咱們說吧!”

雲天做在那裏,眯着眼睛的他看着天花板,這裏可是軍營,雖然吃喝不愁但沒有任何娛樂。

吻安,撓心小嬌妻 被關在這小院子裏,就連跑步都只能在健身房完成。

“他們還能關咱們一輩子嗎?”

紅龍一臉的不在乎,他是不相信會把黃泉小隊就這麼一直關着。

尤其是天龍大隊不在了,很多任務恐怕除了他們之外,根本沒有人可以完成。

凶宅筆錄 “最起碼不會少於三個月吧!”

潘瑤坐在雲天的身邊,給他撥了一個橘子皮說道。

“哎,等到風部消除影響,應該就差不多了,我現在真想出去會會那些殺手!”

唐曦撫摸着自己的無聲弩,雲天走後他們就被集結在這裏了。

無奈的她真是感覺到渾身不舒服,恨不得出去轉轉。

她現在都開始懷念訓練和任務的日子了,一想到雲天出任務,幾個人其實心裏都憋着火呢。

“天天吃飽睡,睡醒吃,真是無聊死了!”

牛博宇伸了個懶腰,以前作爲一個想要虛度一生的他來說,這絕對是一種天堂的生活。

但是,現在他又開始懷念那整天提心吊膽的日子了。

這股熱血沒地方泄,真是愁壞了人。

“剛纔回來的時候,紀勇交給我們一個任務,現在龍組準備修建訓練營,讓我們也出點主意!”

接下來的日子絕對是非常枯燥的,或許是爲了幫助他們排解時間,紀勇才把事情說了一下。

龍組現在需要訓練營,而且是各種各樣應對未來戰爭的訓練營。

所以也希望他們出謀劃策一下,初期的想法就是金、木、水、火、土、雷、風,一共七所訓練營。

各個訓練營自然包含不同的訓練,例如木,自然就是深山老林的叢林訓練。

水則是潛水、水下作戰爲主的訓練地點,而風則是戰鬥機、直升機駕駛,雷則是坦克、火炮的操控力。

七所訓練營現在也僅僅只是一個想法,還需要各方面人員的填補意見。

於是紀勇把這個任務交給了黃泉小隊,畢竟他們現在可是最強悍的戰鬥小隊了。

“這個一定很好玩!”

無聊之下,這算是唯一的排解方法了,聽完了這個不算任務的任務,五個人暫時也算是有任務了。

於是每天,五個人起牀之後,就開始圍坐在一起討論着這種各樣的訓練方式。

七所訓練營也漸漸的從他們的繪畫中,到了最後的圖紙上。

無聊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猶如五隻被關住的雄獅,他們只能老老實實的蟄伏着。

但對於雲天來說,卻也不算是特別無聊,畢竟入夜之後,偷偷潛入潘瑤或者唐曦的房間,可是一件快意人生的事情。

“怎麼了?看你最近心情不好?”

https://ptt9.com/5189/ 吐氣如蘭的唐曦,靠在雲天的懷中,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轉眼間就兩個月了。

天天在院子裏轉來轉去,本來開始就不怎麼願意的日子,現在更是一種折磨。

而她也現,這兩天雲天的雙眉緊鎖。

“和李清揚分開兩個月了,也不知道他調查的怎麼樣了,到現在一點消息都沒有!”

雲天撫摸着唐曦的秀,長長的嘆了口氣。

原本李清揚就是去尋找關於智狐的女兒,中途得知雲天出事這才趕過去幫忙。

智狐現在已經被滅口,而他的女兒,是唯一挖出那隱藏在隊伍之中叛徒的線索。

但是轉眼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月,李清揚依舊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個關鍵性的人物,可是挖出內鬼最重要的一環。

雲天也知道,高層之所以要將黃泉小隊禁足,也是處於這隱藏在隊伍中暗刃的存在。

到現在依舊是毫無頭緒的調查一直都在持續,但只要一天沒有找到內鬼,所有人都不會安全的。

雲天更知道,只要內鬼被找出來,到時候就會有解除禁閉的日子,這可惡的傢伙到底是誰,是雲天一直想要尋找的。

而且,這個傢伙可是揹負着好幾條戰友的血債,一想到他,雲天就不由的握緊了拳頭。

若不是他引狼入室,也不會讓哈士奇爲救自己犧牲,更不會有天龍大隊差一點全軍覆滅的一天。

這筆血債,他一刻都沒有忘記過,這筆帳也一定要由他親手了斷。

“你一定可以找到他的,我相信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