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是波塞冬一頭黑線(-_-||| )……

事實上他真的一時沒想起來……對了,他們這是在他自己的地盤,大海中而不是大地上……

“謝謝,我不是阿瑞斯,沒有找打的興趣。”波塞冬沒好氣的瞪了紗織一眼,沉默了一會,咬牙切齒地道。他怨念啊!這個暴力的女人!如果她真有心的話,自己最初使用的水幕恐怕連三下都擋不住……

而且……別以爲我不知道,自從宙斯不知道去哪兒了以後,他那一干家當,不止是勝利,連克拉託斯(強力之神)、和比亞(暴力之神還是女神?總之當初就是他們在宙斯的命令下,強行把普羅米修斯鎖在了高加索山上滴。) https://ptt9.com/111522/ 幾乎全都跟着你。放眼整個奧林帕斯,除了你以外,也沒人控制的住他們。而且你的力量其實基本上是與宙斯差不多的吧!如果當年他能勝得了宙斯,如今他也不會是海皇了!跟你打,難道我找抽嗎?

“那就發誓吧!”於是早料準了波塞冬的想法的紗織,於是再次說道。

“用人類的話,你這叫做強買強賣!”波塞冬憤憤的看着這位明擺着一副你不答應不行態度的某女神,大道。

“有意見?”紗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嫣然一笑,道。

“你總是這樣,難怪會嫁不掉!”於是謀神打了一個寒顫,怨念地道。好吧,雅典娜最近在抽什麼瘋?怎麼總是在笑?哦——!他的雞皮疙瘩……

不過答案很顯然,紗織並不買賬,只見她昂着頭,毫不在意的笑笑,道:“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有能耐娶我的人還沒出生呢!”

“你……真不可愛!”某神瞪了她一眼,無比怨念的道。

紗織聳聳肩,道:“要可愛,埃奧斯比較可愛!下次趕早一點,去跟她聊聊吧!只要你不怕得墨忒耳不高興!”於是潛臺詞就是:反正她從來都與可愛無緣。論可愛還是埃奧斯可愛,連阿佛洛狄忒都嫉妒她。不過如果你不想跟父神一個下場,還是不要向父神學習比較好,雖然你們是半斤和八兩。

“你……”讀懂了紗織的潛臺詞,波塞冬終於無語了,“你”了半天,也什麼都沒“你”出來。

“我怎麼了?”紗織無辜的瞥了他一眼,問道。

“你……你……我發誓……”

於是波塞冬妥協,紗織成功完成目標,並永遠的終結了與波塞冬關於大地的戰爭。至於波塞冬會不會反悔,紗織並不擔心,要知道,神對於諾言從來都是非常守信的!因爲沒人想被斯提克斯請去喝茶。

好吧,喝完茶還能不能回來,這是個問題……

而那幾位黃金哥哥們嘛……事實上他們覺得自己此趟更像是一個擺設……

……

於是在紗織的“強買強賣”政策下,原本便是想給紗織找找茬的波塞冬不得不妥協了,在他無奈的指着斯提克斯河許下誓言之後,這件海皇事件終於和平解決了,而朱利安自然也在消失第十天後,終於再次出現,雖然失去了記憶,但總得來說他還是好好的嘛~!

而人間這場下了足有十天的傾盆大雨,與滔天海嘯,幾乎死了數十萬人的天災也終於告於段落了。大水花了幾天的功夫終於全部退去,看着重新恢復平靜的世界,與時隔N多天終於再次開工的太陽,與駕着他那輛黃金太陽馬車重新上工再次開始巡天的阿波羅,紗織覺得自己此次也算是功德圓滿了。

當然,值得一提的還有,在犯了那麼多錯之後,重新回到聖域的加隆。一回到聖域之後,卡妙重新鑽回了自己水瓶宮的書房,繼續看書大業。

而撒加嘛……他畢竟還是代理教皇,於是自然又是被拖去處理各種各樣的事務,面對着眼前一大堆的閒雜事務,事實上要不是他已經幹了十三年的話,他還真的會被累趴下。至於自家的那位女神大人,顯然她都說了,對這種權利之類的事情沒啥興趣了,自然也不能指望她。

於是,這一次終於回到了聖域,這是自家的地盤,終於沒人在管着的米羅,毫不客氣的把加隆做過的所有事情,全部一股腦兒告訴了所有黃金聖鬥士。

正如漫畫所畫一般,加隆在受了米羅十四根“猩紅毒針”之後,被米羅止住了血,因爲這裏現在只有同伴了。

而其他人呢?

咳咳~~!還記得紗織臨行前留下的話嗎?

雅典娜臨走時發下話來了,讓他們好好修行,領悟第八感,爲聖戰做準備。可是說領悟就領悟,哪來的這麼快?

不過沒關係,既然有人能做到,那麼他們就一定能做到,最多也就費點事而已。

於是率先說出表率的便是沙加,第一個做到的是前任處女座阿釋密達,而他不也是處女座嗎?都是處女座,他幾乎不用想就能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

在經過紗織上次所說的之後,沙加覺得,既然說在第八感不在這個世界上,那麼他可以用的方法就只有兩種,一種便是封閉七感,另一種就去另一個世界尋找……

很顯然,自我封閉七感顯然很麻煩,看來他還是直接去冥府試試吧!

於是,顯然十分聰明的沙加,在冥府坐了十二天之後,他終於在紗織的小小幫助下領悟第八感了。事實上,紗織出手幫了他一小點忙的原因就是,在她看來,如果沙加再不醒來的話,那麼他就真的要成佛了……

沙加終於在冥想N多年之後,成爲了自阿釋密達之後,第二個領悟第八感的黃金聖鬥士,可是這同時也說明了,領悟第八感是足夠有難度的。

……

與此同時,紗織也宣佈了一件不大不小,甚至算不得好的一件事……

那就是她要在8月30日去友克鑫……

友克鑫是什麼地方?別人不一定清楚,不過身爲代理教皇的撒加顯然再清楚不過。那是一個黑幫聚集的混亂城市,而且還有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拍賣會。而那個世界上地下拍賣會最大的拍賣會,就將在九月一日至十日召開。

好吧,這實在是一個與咱們女神大人不相干的地方,你說她沒事跑過去幹嗎?感化世人?好吧,他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這種事情與他們的女神徹底無關。那她到底想幹嘛呢? 楓橋驚世錄 而且還是在這種敏感時候,如果說不是爲了拍賣會,鬼都不信!

於是紗織一開口,便遭到了一直反對……

可是她早就答應別人到時會過去呀~!這可怎麼是好?你們不讓她去,那不就是明擺着要她爽約嗎?身爲女神她怎麼可以爽約呢?

顯然這是不能的,神明是最重視承諾的生物,既然說出口,那就不能反悔……總之一句話,那就是她去定了……

好吧,既然無法阻止女神大人去那種地方,那麼他們只好陪着吧!一切以女神爲重嘛~!

可是,難道一起去嗎?顯然這是不可能的。那到底是那些人陪着紗織去呢?

咳咳~!還記得紗織給他們的任務吧!就是領悟第八感的那個。爲了不耽誤他們的修行,於是紗織便決定,在8月29日以前,能領悟第八感的人就可以陪紗織一起去友克鑫……

當然,請記住,他們可不是出來玩的……

不過,相比大家都看出來了,這其實只是個接口而已……

可憐的孩子們啊,爲了第八感,總之先奮鬥吧!

……

作者有話要說:經過一場實在沒啥質量,甚至不算打的戰鬥之後,在波塞冬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波塞冬妥協了。其實……經過事實證明,彼此太過熟悉也不是什麼好事啊!

於是,《聖鬥士》篇到此暫告結束,下一章開始進入《獵人》之友克鑫篇,至於冥王篇嘛……請繼續關注……

鑑於《聖鬥士》篇暫告段落,於是奉上黃金哥哥全家福……

灰常有愛的Q版~~

比較常見的一張,集體便服……

……

最後依舊是……

55555555~~~不要霸王我~~~~否則……否則……我……

抗議霸王~~~

插入書籤 陽光明媚,天邊的雲朵變換着身姿,微風拉出一條條美麗的曲線。

這是友克鑫,陽光燦爛的午後,意見露天咖啡館中,紗織正悠閒地坐在這裏,端着一杯卡布奇諾,欣賞着路邊的景色。

紗織悠閒地嘆了一口氣,感受着路邊行人,不論男女投來的有愛慕、有豔羨、甚至嫉妒的各種各樣的目光,其實被人行注目禮的感覺真的挺好。

是的,如果你是個絕色美女,身邊被五個不同類型的美男環繞,你的感覺也一定跟紗織差不多。不過此刻紗織的想法,卻並不如一開始那般美滋滋了。好吧,美女們,你們盯着歸盯着,這個我管不着,不過你們也沒必要拿這種刀子眼秒殺我吧!好在她當時沒有一時衝動把所有黃金哥哥們全部帶上,果然太過顯眼了……

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除了某人意外,怎麼舉止、表情似乎都有些不自在的五人,紗織滿意的笑了笑。

這樣多好~!整天那一身明晃晃的就怕別人看不見你們嗎?放心!你們已經很搶眼了,不必再靠那個來奪人眼球。

可是對於那邊五人而言……休閒裝?見過!至於穿嘛……你在開玩笑嗎?他們從小不是生活在聖域,就是在修行,哪有時間注意這些?即便有也早就爛了……對於穿慣了聖衣的他們,這一身裝扮還真不是一般的不習慣。而且再加上,周圍不斷投來的彷彿要把他們吞下肚子的狼一般的目光……

哦~!我的雅典娜啊!咱們真的不能走嗎?你看,即便是擺着一張撲克臉的修羅,腦袋上都不自然的滑下了幾滴汗了。

於是讓咱們再看看同樣坐在紗織身邊的撒加童鞋,事實上教皇就不虧是教皇,在羣狼的目光下,仍然能保持一副穩重、優雅的舉止,不受半點影響的模樣。

好吧,撒加童鞋,你是怎麼做到的?

撒加優雅的笑了笑,這些小事哪能跟他曾經的血淚史相比?

事實上他上次爲了與女神大人一同去參加朱利安?梭羅的生日宴,而被女神大人拖上街的那一次的記憶,至今還讓他映像深刻。不僅在一系列各種各樣的高級定製服裝品牌店中轉了半天,試過N多件不同風格的服裝,一邊要承受這種狼一般的目光,一邊還要注意防止被人揩油……好在,最終還是女神大人解救了他……

人都是在學習中成長,你們還是自己想辦法吧!某雙子此時明顯有看戲的意思……

不過,很顯然,米羅童鞋覺得自己非常可憐。首先把撒加撇開不談,在他看來,此人坐了這麼多年的教皇,應付這種東西自然不在話下。而一旁的卡妙嘛,則直接的在釋放着冷氣,成功的使得別人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敢靠近?你也不怕被凍成冰棍嗎?而修羅則乾脆的釋放着殺氣,整個人彷彿寒光閃閃的利劍,不想死嗎?那就離遠一點吧!那麼燦爛的小獅子艾歐里亞呢?好吧,連這位可愛熱情的小獅子表情都十分凜然,可是爲毛還有一股讓人不敢輕易冒犯的王者之感呢?

於是他就成了最可憐的人,他既沒有冷氣也沒有肅殺之氣可以拿來用,難不成你讓他拿猩紅毒針來嚇人嗎?

他可憐兮兮的瞅了瞅紗織,紗織見狀露出一個笑容,然後好心情的伸出一隻手,對米羅道:“米羅,來左手!”

米羅乖乖的伸出左手……

“右手~!”

同樣乖乖的伸出右手……

“兩隻手~~!”

再次奉上兩隻手……

於是紗織笑了,笑的燦爛無比。她笑着摸了摸米羅的頭,道:“乖!”

再接着,米羅終於反應過來了……

他一頭黑線,十分無語的看着紗織,顯然女神大人把他當成寵物了……

就在他鬱悶之時,只見紗織再次笑眯眯的道:“米羅乖!來,爪子~!”

爪子!?於是米羅童鞋再次鬱悶……

他幽怨的瞅了一眼某女神,只見那位女神大人正好心情的拉着他的手,正在幫他剪指甲……

至於猩紅毒針麼……還是算了吧!省的被雅典娜大人給剪了……

……

好吧,爲什麼來的會是他們呢?而最先領悟第八感的沙加呢?

自沙加率先領悟了第八感之後,第二個領悟的自然是一直都有神的化身之美名的撒加,雖然咱們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總之他是做到了,於是加隆不幹了,這位一直以來都最隨着哥哥腳步的童鞋,很快在不久之後,也成功領悟了第八感。

可是想要自信領悟第八感是沒那麼容易的,雖然沙加首先成功了,但不意味着別人都能成功。於是秉承着樂於助人的優良品德,不管沙加童鞋是真樂意,還是假樂意,沙總之他最終還是擔任了這個辛苦的工作,那就是指導其他人。

於是到了八月底的時候,終於所有人都成功完成任務了,畢竟從三月底到八月底這麼長的時間,如果都無法領悟第八感的話,那麼他們也沒資格成爲黃金聖鬥士了。

可是到底該讓誰陪自己去呢?紗織有些爲難。

沙加不想去,他顯然是對那種骯髒的地方不敢興趣,在他看來那裏的人比魑魅魍魎也好不到哪裏去,既然自己拿他們無可奈何,那麼秉承着眼不見爲淨的原則,他寧願自己坐在沙羅雙樹下打盹……哦~,不!是冥想。

穆也不想去,因爲他打算回一趟帕米爾,打算再去修一些聖衣。

阿布羅狄也不想去,因爲他最近看中了沙加的沙羅雙樹園,打算在自己雙魚宮的旁邊再看一大片花田,鑑於他這一段時間,估計有的忙了,於是還是讓他歇息吧!

至於童虎老爺子嘛……人家任務重大,咱們還是暫且不要打擾人家比較好!

而撒加則是自告奮勇,他顯然是不放心紗織去那種地方。事實上在他看來,那種地方還是不去爲妙。不知道爲何,紗織忽然覺得,最近撒加的舉動越來越有向那位女神控學習的感覺。

米羅去自然是紗織的意思,上次把他們帶去亞特蘭蒂斯,結果什麼都沒讓人家做,顯然紗織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於是這一次你們繼續。

米羅去了,卡妙自然不能不去。

同理,鑑於在聖域期間,米羅與加隆這總是喜歡針鋒相對的特性,於是某家長華麗麗的決定,不帶上他。紗織看看那位家長,好吧,你們家的事,還是你們自己做主,她不插嘴……

修羅是個好童鞋,不僅居家旅行,殺人越貨的好幫手,而且還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廚師。自從得知了自己在聖域吃的所有菜都是出自這位童鞋之手,於是紗織決定華麗麗的帶上他。

而艾歐里亞則是紗織爲了彌補上次過十二宮的時候,溜號了這位小獅子的緣故。誰叫紗織每次看見這位童鞋毫不在乎,一臉燦爛的陽光式笑容,自從爲他家哥哥艾俄羅斯正名之後,他就經常一臉笑容,那陽光燦爛的,都能晃了阿波羅的眼。紗織瞅瞅他,唉……還是帶上他吧!

於是名額確定,便有了今天這一幕……

……

這樣一羣顯然的人坐在一起,所能吸引的自然不只是各類普通男女,當然還有一些麻煩人物。例如眼前這位……

正直九月,天氣依然保持高溫,可是眼前這個男子卻依舊穿着一身黑色西裝。即使紗織不用一直保持着凝的狀態也認得出此人。瞧他一張天生的娃娃臉,笑得陽光燦爛,一頭黑色短髮,如同黑夜一半。紗織打量着這個男人,總體來說這是一個娃娃臉美男,一副純情小生模樣的傢伙,當然這前提是她如果沒看見此人腦袋上蒙着跟受傷似的繃帶的話,也許她真的會相信此人乃一純情小生……

汗……

其實她早就知道,在友克鑫一定會遇上不少熟悉的人物,不過顯然她沒想到第一個遇上的竟然會是庫洛洛……

好吧,如果是在過去紗織還會對此蜘蛛頭有所忌憚,而現在嘛……不僅又黃金哥哥們護着,至少她好歹也還是個女神,雖然身上有一個令人鬱悶的誓言,不過想動她?嘿嘿沒可能~!

“你好,請問你是古拉杜財團的城戶紗織小姐是嗎?”庫洛洛一臉陽光的表情,道。

紗織禮貌性的微微一笑,道:“是的,你是……” 雖然她也知道你的名字,不過裝傻還是要的。

好吧,他竟然已經知道她的名字了!可是庫洛洛到底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她已經這麼有名了?即便臨時調查也沒這麼快啊!他們之前又不認識……

“我是庫洛洛?魯西魯,曾經在海商王梭羅家的朱利安公子的生日宴上見過你!”於是就在紗織疑惑的時候,庫洛洛道。

(-_-|||)朱利安的生日宴?她怎麼不知道庫洛洛也有跑過去?難道又是看上了人家家的什麼東西了?好吧,請容許她提朱利安默哀1秒鐘,能被庫洛洛瞧上,朱利安還真不是一般的“好運”……

紗織一聽,立刻擺出一副我不明白的表情,眨眨眼睛道:“是嗎?可是我怎麼沒見過呢?”

“哈哈!大概是當時你和你的男伴正在與梭羅先生聊天,所以沒注意到我吧!”庫洛洛毫不在意的笑笑,目光又落紗織身旁的修羅身上,這張空落落的桌子上只剩下他們二人。庫洛洛頗有深意地道,“不知城戶小姐是否介意介紹一下,這一位是……”

“當然不介意。”紗織抿着嘴,優雅而高貴地道,“他的名字叫做修羅,是我非常重要的人之一,硬要說的話,應該就像親人吧~!”

“修羅?我記得在東方某個古老的國度中,有一種古老的語言叫做梵語,在那種語言之中,有一位強大的戰神就名叫阿修羅,莫非這個名字就來源於這個?”於是庫洛洛童鞋的博學之處,再次顯現。

“是哦!庫洛洛先生真的很博學呢!沒想到連這種事都知道~!”顯然紗織是真的沒料到此人連這種事都知道。

“我只是喜歡看書而已!”庫洛洛笑道。

“這是你的愛好嗎?”雖然答案她早就知道了,不過問還是要問題。

“算是吧……”庫洛洛沉思了一會,道,“城戶小姐平時有什麼愛好呢?”

“我?”紗織眨眨眼睛,頗有深意的道,“大概是看戲吧!”

看戲?這一次愣住的是庫洛洛,這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回答他。於是庫洛洛目光由掃向修羅道:“那麼……修羅先生,你呢?”

八零農家小福寶 修羅張張嘴,剛想說什麼,卻被紗織笑着搶先道:“他最喜歡的無非就是練刀、磨刀唄!一位刀劍狂人而已~!”

總體來說她也不算說謊,這的確是修羅的愛好,只不過,那把刀就是他自己而已。

見紗織搶了他的臺詞,修羅也沒有說什麼,他默默地看着紗織,女神大人這麼做一定有她的意義。想着修羅看了一眼庫洛洛,正好對上庫洛洛看過來的探究的目光……

這個傢伙不簡單!修羅皺了皺眉頭,他潛意識覺得這庫洛洛很危險,如果他要對雅典娜不利的話……

想着,修羅不由活動了一下手……

同樣也注意到庫洛洛看向經常不動聲色看向修羅探究的目光,她沒有說什麼,同樣也裝作一副什麼都沒察覺的模樣,盡力使自己看上去就如同一個普通的大小姐一樣。

“真巧,我的夥伴中也有一個人十分喜歡各種各樣的刀。”庫洛洛笑道。

“是嗎?這還真巧呢~!”紗織笑着道,她當然知道庫洛洛說的是誰,幻影旅團中,似乎也只有信長喜歡這些東西了,飛坦那是一個超級S,又有虐待癖,喜歡刑具與拷問而不是刀劍這一類的。

……

於是當卡妙、米羅與撒加、艾歐里亞四人拎着一大包東西回到這裏的時候,便看到這樣一幕……

只見他們的女神大人正一派優雅高貴的模樣,與一位長的娃娃臉一副書卷氣的男子正在說笑着,而他們那位修羅童鞋雖然一副死魚臉,不過太過熟悉自己同伴的他們自然看出了他隱藏的一身戒備……

他們互看一眼,然後走了過去……

……

作者有話要說:《獵人》篇在開,首先從庫洛洛開始~~~~

首先是,嚴重有頭部受傷嫌疑的庫洛洛……

不知道哪個版本的某撒,雖然依舊是大美男一枚,不過爲毛看上去有些不習慣叻?

着裝超級華麗的卡妙,如果這麼走在街上那該……

超級受的米羅~~~~~!乖~!米羅~~!伸爪子~~~~~

居家旅行,殺人越貨必備,真人菜刀修羅~~~~~

一直沒露面的小獅子,某鬼虧待鳥你啊~~~~~~~~!於是終於出場了……

這一章的圖有點多,不過最後依舊是……

55555555~~~不要霸王我~~~~否則……否則……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