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於是納甲土屍追蹤牛老爺和三夫人的氣味,他帶著眾人離開了麻石村,大約十多分鐘之後,江帆等人追蹤到了西峰村。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納甲土屍手指著西峰村的一座房子道:「主人,牛老爺和三夫人就關押在那座房子裡面的地下室里!」

「我靠,原來宇文成才把牛老爺和三夫人偷偷轉移到這裡來了!」王旭驚訝道。

西峰村距離麻石村並不遠,這裡也是宇文成才的一個秘密聯絡點,他這一招的確高明,只不過他沒有想到納甲土屍的鼻子如此厲害,可以追蹤氣味。

江帆一擺手,「王旭,你帶著人立即把這裡控制起來,我和傻蛋去救人!」江帆吩咐道。

江帆和納甲土屍遁入地下,悄悄地進入後院的地下,這裡是地窖改造的地下室,牛老爺和三夫人就被關押在地下室裡面。

地下室的石門口站著兩名護衛,江帆使出隱身符咒,穿牆進入地下室之中。牛老爺和三夫人被捆綁在一根石柱上,江帆顯出身形,牛老爺吃驚:「江帆!」

江帆急忙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我們是來救你們的!」江帆迅速解開捆綁在牛老爺和三夫人身上的繩子。

隨即江帆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你可以打開石門了!」

納甲土屍立即從裡面護衛背後冒了出來,裂空奪魄槍對著兩人的腦袋一刺,撲哧一聲,裂空奪魄槍來了一個穿糖葫蘆,兩名護衛腦袋被刺穿了。

納甲土屍一甩手,那兩名護衛屍體被甩了出去,接著納甲土屍裂空奪魄槍刺中石門,砰的一聲,石門碎裂。

「老丈人,小的來了!」 婆婆媳婦小姑子 納甲土屍對著牛老爺喊道。

「傻蛋,你帶著他們離開這裡,我來斷後!」江帆已經聽到許多腳步聲朝著地下室來了。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拉著牛老爺和三夫人遁入地下,帶著他們去門外的王旭那裡。

江帆迅速在地下室裡面布置了幾顆符彈,站在門口望著那些衝過來的護衛,「老子在這裡呢,你們來吧!」江帆對著那些護衛招手道。

「哦,有人來救人質了!」

那些護衛蜂擁地朝著江帆沖了過去,江帆迅速縮了進去,他穿牆到了隔壁,等到那些護衛沖入地下室裡面的時候,他引爆了符彈。

一連串的爆炸聲,那些護衛慘叫起來,不少人被炸得血肉橫飛,沖入地下室的護衛死掉一大半。

江帆迅速冒出地面,「哈哈,你們這些笨蛋,中計了,我在外面呢,人質已經被救走了!」江帆嘲笑道。

「抓住他,不能讓他逃走了!」那些護衛立即打開門一起沖了出去。

江帆立即給了王旭一個手勢,王旭對著埋伏在四周的青龍處一揮手,四周立即弓弩齊發,嗖!嗖!那些護衛立即慘叫倒下。

頃刻之間,那些護衛全部被殺死了,剩下的幾名護衛見勢不妙轉身就往屋裡逃。江帆一擺手,王旭帶著青龍處的成員沖入屋裡,用弓弩擊殺那些護衛。

大約十多分鐘后戰鬥結束,王旭帶著青龍處成員出了屋子,「老大,屋裡的人全部幹掉,沒有發現宇文成才。」王旭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你們打掃了戰場吧,沒有留下什麼痕迹吧?」江帆問道。

「老大,我們清理了戰場,沒有留下任何痕迹。」王旭點頭道。

江帆揮手道:「撤!」

江帆帶著人迅速撤離,王旭等人悄悄地從後院進入牛府,江帆和納甲土屍帶著牛老爺和三夫人從大門進入牛府之中。

在牛府的客廳之中,牛府的三位小姐,還有大夫人和二夫人看到牛家旺和二夫人安全回來了,他們抱頭哭成一團。

等待他們哭罷多少,江帆對著牛老爺道:「牛老爺,最近有不少人打你牛府的主意,你可以不要隨意出去了,否則今天的事情還會發生的。」

「呃,真搞不懂,他們為何要我的牛府呢?」牛老爺驚訝道。

「呵呵,也許看到你的牛府風水好吧!」江帆笑道,他當然不能說牛府有九陰地煞局,九陰地煞局裡面還有北甲大帝的寶藏,就算說了牛老爺也不會相信的。

「呃,真搞不明白,我牛府最近出這麼多事情,還有人看上了牛府!」牛老爺搖頭道。

江帆扭頭望著納甲土屍道:「傻蛋,你就負責牛老爺的安全吧,要貼身保護他!」

納甲土屍喜悅道:「是的主人!」心裡大喜道:「哦,這可是我拍老丈人和丈母娘馬屁的大好時機呢!」

黃昏過後,天剛剛暗下來,江帆靠在床沿想著如何對付這三方的勢力。閆帥面帶喜悅地進入屋裡,「老大,麻石村盛家的人和大風國的人發生衝突,雙方死傷了幾十人呢!」閆帥喜悅道。

「呵呵,這些都在我的意料之中的事情!」江帆笑道。

「老大,我就搞不懂,牛老爺和三夫人被我們救走了,大風國為何還要去麻石村呢?」閆帥不解道。

「呵呵,因為大風國根本不打算釋放牛老爺和三夫人,他們是分頭行動的,我們救走了人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才發生了麻石村的衝突。」江帆微笑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是說呢!」閆帥點頭道。

「今晚肯定有事情發生,他們綁架牛老爺不成,絕不會善罷甘休的,說不定會逼迫牛老爺賣出牛府的!」江帆皺眉道。

「呃,不會吧,剛才大風國和盛家孩子發生衝突,他們意見不一致,怎麼會逼迫牛老爺賣出牛府呢!」閆帥搖頭道。

「雖然他們發生衝突,但是利益會讓他們再次聯手的,他們都知道牛府裡面有九陰地煞局,如果他們霸佔了牛府,那進入九陰地煞局就方便多了!所以我估計他們今晚會派人來找牛老爺談判!」江帆搖頭道。

「老大,我看牛老爺是不會賣掉牛府的,談判不成他們是不是會採取行動呢?」閆帥擔憂道。

「如果牛老爺不肯賣掉牛府,他們可肯定會暗殺牛老爺,霸佔他的府邸!」江帆望著窗外皺眉道。

「呃,他們不怕驚動了官府嗎?」閆帥吃驚道。

「呵呵,你忘記了他們三方合作了!城主是盛家的人,他們可以隱瞞這件事情,就算把牛府的人都殺光了,上面也不會知道的!」江帆笑道。

「哦,那我們該怎麼辦?如果被他們三方霸佔了牛府,那北甲大帝的寶藏就危險了!」閆帥皺眉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肯定不能讓他們霸佔這牛府,一但牛老爺拒絕賣府邸,他面臨的就是暗殺,甚至大規模的劫殺,憑我們這些人恐怕應付不了呢!」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那我們該怎麼辦?」閆帥望著江帆道,他頓時沒撤了。

「哎,這就是我們今晚要面臨的困難!最好的策略是瓦解他們的聯合,可是如何瓦解呢?」江帆茫然地望著窗外,外面已經一片黑暗了。

江帆腦海里閃現一系列方案,可是都被一一否決了,他在屋裡徘徊著,閆帥看到江帆眉頭緊皺,他也跟著江帆背後走來走去。

「我靠,沒有好的辦法瓦解他們啊!」江帆皺眉道。

「哎,難道只有瓦解他們的聯合,就沒有其他方法了?」閆帥搖頭道。

聽到閆帥這句話,江帆沉思起來,腦海里突然產生一個大膽的想法,他停下腳步,露出喜悅笑容,「我有辦法對付他們三方聯合了!」江帆喜悅道。

「老大,你想出什麼策略啊?」閆帥驚訝道。

江帆對著閆帥招手,閆帥急忙靠近江帆,江帆對著閆帥的耳邊悄聲嘀咕著,閆帥露出驚訝之色,「呃,這方法也太大膽了吧!牛府可是有內奸啊,萬一被他們發現就危險了!」閆帥吃驚道。

「傻蛋已經查出內奸了,我們就是要利用這個內奸傳遞消息出去,讓大風國、大甫國、盛家三方找我們談判!只要他們找我們談判,我們就和他們來個聯合開發!」江帆微笑道。

「老大,我現在是擔心,牛老爺會同意我們這個計劃嗎?」閆帥皺眉道。

「呵呵,我肯定會讓他同意的,這也是為了他們的生命安全!」江帆笑道,他早就打定主意了,只要使出攝魂術,牛老爺還有什麼不會答應他的。

江帆立即帶著閆帥去找牛老爺,牛老爺在住處,他正滿臉愁雲呢,最近發生這麼多事情,他完全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牛老爺,我家主人來了!」納甲土屍已經聞到江帆氣味了。

牛老爺急忙到了客廳,江帆和閆帥正好進入客廳,「牛老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您商量!」江帆微笑道。

「哦,江帆,你有什麼重要事情呢?」牛老爺驚訝道。

「最近牛府發生這麼多事情,想必你也很心煩,我就是為這件事情來的,我可以幫你解決這些事情。」江帆微笑道。

牛老爺驚訝地望著江帆,「哦,說說你的具體方案!」

「我的方案就是你暫時把牛府交給我管理,你把牛府的房契交給我,對外就宣稱我是你的親戚,牛府已經賣給了我,以後誰要買牛府,就找我談判,讓我來應付這些煩心的事情!」江帆望著牛老爺道。

牛老爺吃了一驚,「呃,這恐怕不妥吧!」牛老爺搖頭道,他真的不放心江帆,害怕弄假成真,江帆把他的牛府霸佔了。

江帆笑了,「牛老爺,你的命都是我救來的,你還擔心我會霸佔你的牛府啊!如果我要霸佔早就霸佔了!我是擔心你的安慰呢!今晚肯定有人找你轉讓牛府,如果你拒絕的話,那他們就會暗殺你,或者綁架你的家人!」

「呃,他們是什麼來頭,連官府管不了嗎?」牛老爺吃驚道。

「呵呵,這裡面一共三方勢力,其中一方就是盛家的勢力,你說官府會管嗎?」江帆笑道。

牛老爺臉暗淡下來,他疑惑地望著江帆,「呃,既然三方勢力這麼大,你為何要幫我?」牛老爺驚訝道,他覺得江帆必有所圖,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江帆露出一絲笑容,「呵呵,牛老爺,我之所以幫你,是這裡面涉及很多問題,我無法告訴你,而且你知道了就更加危險了!你只要按照我說的話去做,我保證你們牛府上上下下都安全!」

牛老爺思索片刻,最後他點頭道:「好吧,我就答應你了!牛府的房契就交給你了!我馬上集閤府里的家僕,宣布把牛府賣給你了,以後牛府就歸你管理了,我暫時居住府里。」

牛家旺知道江帆來歷肯定非同一般,他看到了江帆手下王旭帶著的那些青龍處成員,江帆能夠救自己,就說明他不會害自己的,在目前這種情況下,牛老爺也只能按照江帆的說法去做了。

牛老爺立即喊來牛管家,通知府里所有僕人集合,「牛老爺,我們肯定不能以這種面目做你的親戚,我們去裝扮一下再來!」一道光一閃,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消失不見了。

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立即進入符咒世界易容裝扮,江帆打扮成一位三十多歲的絡腮鬍子男人。

納甲土屍裝扮成皮膚黝黑,二十多歲的僕人,他的手裡的裂空奪魄槍換成了骨刺。閆帥裝扮二十七八歲,山羊鬍子的男人,就像江帆的護衛。

片刻之後,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出現在客廳,「牛老爺,你看他們還認得出我們嗎?」江帆笑呵呵道。

牛老爺吃驚地望著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吃驚道:「哦,我,一點也認不出來了!」

「呵呵,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您的遠房侄兒,我就牛大江,他叫牛小帥,他叫牛土蛋!」江帆笑呵呵道。

牛老爺差點沒樂了,「呃,好吧,你們隨我去大廳,我當眾宣布把賣給你了!以後牛府就歸你管理了!」牛老爺點頭道。

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隨著牛老爺到了大廳,牛老爺站在大廳上方,「諸位,我今天召集大家來是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事情宣布!」牛老爺一臉嚴肅道。

牛府也就剩下十多名家僕了,他們都驚訝地望著江帆、閆帥、納甲土屍三人,就連牛家三姐妹也十分詫異地望著江帆三人。

「諸位,這位是我的遠房侄兒牛大江,我已經把牛府賣給他了,最近牛府事情太多了,我已經身心疲憊,無法管理牛府了,以後牛大江就是你們的主人了,我就暫時住在府里,不再管理牛府事情了!」牛老爺宣佈道。

他說完把牛府的房契拿了出來當著眾人的面交給了江帆手裡,江帆接過房契,面帶微笑道:「諸位,從現在開始我牛大江就是牛府的主人了,你們的待遇和職責都不變,以後有任何事情就來找我!」

那些僕人都一齊點頭,牛家三姐妹十分驚訝,拉著牛家旺道:「父親,我們牛家何時蹦出來一個表哥啊?」

江帆面帶微笑走到牛家三姐妹面前,「呵呵,幾位表妹,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江帆微笑道。

「哼,懶得理你!」牛英茂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了,牛米米和牛碧銀也跟著牛英茂背後走了。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江帆笑了笑沒有說話,他手指著其中一名家僕道:「王記牌、牛派、朱小寶,你們三人留下,我有事情交代,其他人可以走了!」

那些家僕都主僕了大廳之中除了江帆、閆帥、納甲土屍外,只剩下王記牌、牛派、朱小寶三人,他疑惑地地望著江帆,心裡有一點點緊張。

這個三個人就是大風國、大甫國、盛家買通的內奸,江帆望著三人眼睛,他使出攝魂術,三人立即目光獃滯起來。

「你們三人聽著,我是牛大江,我現在是牛府的主人,原來的到府里來捉拿符魅的人已經離開了…」江帆把這些信息植入他們三人腦海之中,使得他們按照江帆所說的去彙報情報。

王記牌、牛派、朱小寶三人一齊點頭,「好了,你們快去給你們的主子彙報去吧!」江帆的聲音在他們的腦海里響起。

隨即江帆收回攝魂術,王記牌、牛派、朱小寶三人清醒過來,他們立即離開大廳,急匆匆地去彙報去了。

閆帥驚訝地望著江帆,「老大,剛才是怎麼回事,這三個人為何這麼聽話呢?」閆帥驚訝道。

「呵呵,我給你示範一下吧!」江帆立即對著閆帥使出攝魂術,閆帥的眼睛立即獃滯起來。

「閆帥,你眼前是一隻大的木桶,木桶里是熱氣騰騰的熱水,你可以洗澡了!」江帆微笑地對著閆帥腦海里發出信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