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旁邊夏家人所在的位置。

聽到孫池昌那番話之後,夏家人也終於明白了。

嚴經緯不是坐牢七年么?為何出獄之後,就是池昌集團的主人。

敢情,這是當年他父親嚴開疆的布局!

「嚴開疆不愧是嚴開疆啊!」夏淵一臉佩服,道:「恐怕誰也沒想到,當年嚴氏集團竟然早有準備,嚴開疆竟然還給嚴經緯準備了數百億資產的池昌集團,厲害!厲害!」

夏淵的話,令周圍夏家人點頭不已。

在京城大家族的絞殺之下,竟然還能重生,太厲害了!

「可惜,嚴開疆再厲害,卻生了個嚴經緯這麼廢物的兒子!」

「是啊,這種情況把池昌集團暴露出來,不是找死么?」

「為了新公司的面子,讓池昌集團處於風口浪尖,值得么?」

「嚴經緯,太廢物了,如果我是嚴經緯,我一定把池昌集團隱藏得好好的!」

夏家人,紛紛都表示嚴經緯太廢物,在面對京城大家族趙家的壓力之下,只要腦子稍微正常一點,都不會把池昌集團暴露出來。

「建國,去把這件事一字不漏的告訴趙爺!」夏淵冷笑著說道。趙爺在車裡,應該聽不見孫池昌那番話,把這個重磅消息告訴趙爺,恐怕趙爺會更看重夏家。

「是!」

夏建國連忙跑去。

「池昌集團完蛋了!」

「哈哈,嚴經緯,太狂妄不是好事!」

「這傻小子,腦子真秀逗了,今天這種場合,暴露出池昌集團,難道就能比得過我們這邊么?」

夏家眾人,都覺得很好笑。

mpv車內。

「趙爺,事情就是這樣!」

夏建國把剛才聽到的事情,和一字不漏的和趙馳疆說了出來。

「有意思!」

雖然趙馳疆語氣平靜,但他的眼神裡面,已經充滿了怒火。

嚴氏集團,竟然沒徹底滅掉!

而是化身為池昌集團!

七年前,嚴氏集團的崩塌是他親手主導的,而如今,卻說嚴氏集團並未滅掉,而是依舊擁有數百億的資產!

這不是打他趙馳疆的臉么!

「沒想到,真沒想到!」

趙馳疆眼神之中,露出陰狠之色:「嚴開疆,你倒是讓我意外了,可惜,你兒子心太急,把池昌集團提前暴露了出來,這一次,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看著 謝如蘇端起,一口飲盡。

謝晉朗回來的特別急,像是害怕她們兩個之間相處會出問題,直接一拉門衝進來。

哪知包廂里氣氛雖說不是特別活絡,卻也沒他路上想的那麼糟糕。

動作太急,沒剎住,差點沖中間桌子上,謝如蘇和秋煙目光都落在他身上。

秋煙更是杏眸微睜,帶著驚訝。

謝晉朗摸頭尷尬笑笑,「嘿嘿,蘇蘇,栗子買好了。」

從身後拿出兩個油紙包,放到謝如蘇桌前,甜甜栗子香隔著油紙包傳來,引人饞蟲。

謝如蘇剛解開油紙包,準備給謝晉朗那邊遞幾個,就見謝晉朗已經自己坐回秋煙身邊,從懷裡掏出一個油紙包,放到桌上打開,自顧自開始剝栗子。

然後遞給秋煙,動作堪稱熟稔,「秋煙,你吃,可香了。」

他買的時候嘗了一個,覺得好吃,就多買一包,拿回來給秋煙吃。

謝如蘇被打擊,抬起的手不著痕迹收回。

她這是做什麼?

找虐?

秋煙接了栗子,卻沒有放入嘴中吃,而是伸手遞給謝如蘇,一笑,「趁熱吃。」

糖炒栗子還是熱的時候最好吃。

謝晉朗這才反應過來,他竟然沒先給謝如蘇而是給了秋煙,抬頭看謝如蘇,果然見後者臉色有些不好。

面上笑笑,手上飛快剝了好幾個放到謝如蘇油紙包上,討好道:「蘇蘇快吃,二哥嘗了,真的好吃。」

「二哥慢慢吃,我還有事,先回府了。」

謝如蘇霍然起身,拿起沒解開的那包栗子,給了謝晉朗一個眼神,扭頭往門口走。

謝晉朗手突的握緊,目光緊緊看著謝如蘇,「蘇蘇···」

謝如蘇腳步頓住,回身,走到桌邊,一把抓起謝晉朗剝好給她遞過來的橙黃栗子,扭頭離開。

「啪」一聲,門從外面合上。

「秋煙,這···」

「沒事阿朗,蘇蘇沒跟你生氣。」

秋煙笑著解釋,溫柔聲音如羽毛般拂過謝晉朗焦躁心上,令他頓然放鬆。

如果生氣就不會轉身回來拿剝好栗子。

終究是孩子,有些孩子氣正常。

謝如蘇領著攬秋攬月袁珊榮走出茶館,將手裡油紙包遞給攬秋。

之前在茶館的時候,攬秋攬月就趁勢將買的東西放到茶館後方謝晉朗馬車,所以現在幾人是一身輕。

攬秋是吃貨,一看見吃的哪還會管其他,自然樂意至極開始大快朵頤,順帶承擔起給所有人剝栗子工作。

謝如蘇手裡收握著謝晉朗剝好那幾個栗子,塞入口中。

二哥說的沒錯,確實好吃!

她看似賭氣離開,其實只是為了消解秋煙之前疑惑。

在她說那句話的時候,秋煙眼中滿滿都是包容,包容之外,還有一些疑惑。

而謝如蘇要做的,正是消除秋煙對自己疑惑。

這番行徑,總能讓秋煙對自己重新改觀,覺得她只是一個有孩子氣的小孩。

秋煙和薛家關係謝如蘇還沒查明,但看今日情況,她在二哥心中地位非凡,若她真是薛家派來的人,對二哥打擊,無疑巨大。

所以對於秋煙,謝如蘇還是下意識保留幾分。

「小姐,那家店裡的衣服好好看,咱們去看看。」。 下午五點,琶洲展覽館官方公布了一個消息,瞬間引爆全網,震撼了無數網民。

全國範圍的書畫愛好者都瘋狂了。

「畫展的最後一天,將會展出傳說中的天機玄圖。」

「啊啊啊,馬上訂票,我要去看。」

「華夏十大古畫之一的天機玄圖,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原來已經被官方收回了。」

「琶洲展覽館放大招了,直接秒殺所有畫展。」

「天機玄圖,我來啦!」

一片的沸騰。

柳家花園。

「天機玄圖竟然會被拿出來展覽,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明天姑姑一定會去看吧。」柳芊芊眼巴巴地看著坐在面前安靜看書的絕色女子,這兩天姑姑對她進行的特訓練習,讓她感覺到枯燥無味,早就想出去走走了。

「芊芊,你還不了解姑姑嗎?」柳蔓蔓說道,「明天琶洲展覽館肯定是人山人海,姑姑怎麼可能會去呢。」

「姑姑,我和姐姐去,給你多拍幾張照片回來,你不是很喜歡天機玄圖嗎?」柳芊芊提出了建議,這才是她的最終目的,她當然知道姑姑不會去人多的地方。

絕色女子將書本放下,美眸落在柳芊芊身上,「今天把題做完,而且沒有錯的話,明天就能出去。」

柳芊芊哀嚎了一聲,流露出可憐兮兮的樣子。

柳蔓蔓笑了笑。

整個柳家,應該說整個百花宮,也許就只有姑姑能夠治得了芊芊這個小魔女了。

柳蔓蔓眸子望著姑姑,從小到大,她的目標就是成為姑姑這樣的人。

琴棋書畫,舞藝精湛,功夫強大,早有傳言,姑姑的實力是百花宮第一人,連宮主也不如她。

百花宮聖女,柳如雁。

關注了天機玄圖的人不僅僅只有柳家,羊城各家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震撼住。

「之前還有人用天機玄圖來要楚塵的命,現在看來……那個人已經凶多吉少了。」

「我有預感,天機玄圖與我有緣,明天我去看了天機玄圖后,必定黃袍加身,掌管天下糧倉,大富大貴。」

「醒醒,你手中的單子快超時了。」

羊城遠郊,一輛車徐徐地停在了一座守衛森嚴的監牢前。

楚塵出示了證件之後,門口的警衛紛紛敬禮,開門讓車子進入。

負責接待楚塵和江曲風的是一名中年警官,濃眉大眼,身材魁梧,動作凌厲,姓屠名田剛。

「這座監獄囚禁的罪犯都不是普通人。」屠田剛一邊走一邊跟楚塵兩人介紹,「整個粵省這樣的監獄只有三個,所關的都是一些擁有著特殊本領的人,也可以說這是特戰局專用的監獄。」

擁有著特殊本領的人犯下的案子,普通的民警自然束手無策。

譬如趙封羽,一身奇門之術,如果不是江曲風出手,想要抓他,實在太難。

這座監獄內的強大武者同樣也有不少,譬如眼前屠田剛,楚塵看的出來,是一名先天武者。

三人很快來到了關押趙封羽的牢房。

趙封羽的雙手戴著手銬,雙腳被精鋼所制的鐵鏈鎖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