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早上,辰時,一百多個人已經來到一樓大廳,沒有彷徨和不安,只有興奮與激動,看着壯觀漂亮的大廳,這將是他們以後要工作的地方,而且是風嵐國獨一無二的,怎能不激動。

雲飛已經把訓練科目教給阿福了,今天要將阿福介紹給這些新人。

“各位好,我是雲來客棧的掌櫃白雲飛,這位名叫林永福,從現在開始,他,是你們的教官,你們要按照他的要求進行培訓項目,如果你們達不到他的要求,那麼我只能說聲抱歉,下面,有請林永福教官講話.”雲飛介紹道。

“大家好,我叫林啊。。永福”阿福一直想着別緊張,但還是緊張了,記了好多遍自己的大名,還是差點說錯,惹得衆人一陣大笑。阿福繼續說道:“掌櫃的任命我做你們的教官,接下來幾天我將培訓你們禮儀、菜餚酒水知識以及熟悉客棧內的設施等等,我不會辜負掌櫃的對我的信任,所以我對你們的要求會很嚴格的,凡是達不到要求的,只能請你離開,有些東西錯過了就是錯過了,相對於那些沒有被錄取的人,你們是幸運的,所以希望你們把握住機會,套用掌櫃的一句話:相信我,沒錯的!”

阿福這番話,對於阿福來講,是很大的進步,估計也是跟每天晚飯要講話有關係,耳濡目染下,說話水平也漸長,雖然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講話,一開始有些緊張,但後來就很順溜了。

雲飛帶頭鼓掌,然後就把這人交給阿福,自己離開了,鍛鍊阿福的獨當一面的能力,也增加他的威信,方便以後管理。

雲飛讓石達開負責擺放桌椅,自己則跑去霓裳閣,好幾天沒來了,得來看看情況。雲飛來的時候,周補衣在客廳會見客人,雲飛也沒打擾,自己來到車間看看情況。

“掌櫃的”有人看到雲飛進來,跟雲飛打招呼,現在她們叫雲飛掌櫃叫的很順口也很誠心,雲飛看着車間里人多了不少,還好這個世界裏的女人都會女紅,所以找個人來基本都能做衣服,雲飛要等周補衣,所以就跟幾個師傅閒聊打發時間。

“你還知道回來啊,這些天又跑哪去玩兒了?”周補衣會見完客人,來到車間,一看雲飛在,氣就不打一處來。

“大姐啊,我的事很多啊,而且客棧要開業了,我總得安排處理吧。”雲飛冤枉地說道。

“算了,原諒你了,今天你來幹嘛?你的事忙完了?”周補衣說道。

“這不是來看看你嘛,怕你累着,我的事還沒完呢,抽空過來的。”雲飛腆着臉說道。

“還別說,我這裏還真有事,最近來了不少外地客商,也談了幾家分店,但是分店要裝修,這個別人幹不了,你來吧,不用這麼委屈地看着我,銀子少不了你的。”周補衣說道。

“我不是爲了銀子,這次真的不是!我那裏的訂單都摞了那麼一摞,現在只有明月在外面跑,總需要個時間的,這樣,等城主府那邊主體完工,我安排人,去給這些分店裝修,一家店去一兩個師傅就夠了,小工在當地招。”雲飛解釋道。

“好吧,那沒事了,你可以走了。”周補衣這真正是翻臉無情,轉眼無恩的典範啊。

“你你你真是無情無義啊,你沒聽過一首歌嗎?專門對付像你這種無情無義的人的。”雲飛說道。

“什麼歌?”周補衣好奇了,還有這種歌?

“是誰幫咱們翻了身哎~是誰幫咱們得解放哎~是親人白雲飛,是救星白雲飛。。。”雲飛哼哼道。

“咦,這歌挺好聽的啊”周補衣說道,雲飛眉頭一挑,心說,別光聽曲啊,關鍵是歌詞啊,周補衣沒理他繼續說:“只是你唱出來,白瞎這首歌了。”

“好吧,我還有一件事,邀請你和你們周家的家主,五月一日到雲來客棧新樓,參加開業典禮。”雲飛被打擊習慣了,轉臉就正色地說道。

“請帖呢?”周補衣伸手說道。

“我去。。。咱倆不用整那些虛的吧?”雲飛心說,尼瑪,城主都沒你架子這麼大,還要請帖,不給請帖就不去唄?

“必須要!否則顯得不正式!”周補衣堅持自己的想法。

“好吧,當你是自己人所以纔沒帶請帖的,既然你堅持,那麼給我支筆”雲飛遺憾地說道。

周補衣不知道雲飛要筆幹什麼,不過她要請帖是爲了給她發親周海川也就是周家家主的,她不想讓周海川把雲飛看低了,所以要求雲飛禮數要周到。

雲飛接過筆,直接在窗戶上撕下一張紙,開始寫了起來。。。

“你寫什麼?“周補衣問道。

“寫請帖,你不是要嗎?“雲飛頭也沒擡地說道。

周補衣氣的想笑:“你這是寫請帖還是寫訃告呢?請帖有用白紙寫的?”

雲飛想想也是,氣糊塗了,然後又跟周補衣要來寫請帖用的紙,繼續寫。。。

“你爹姓什麼?”雲飛擡頭問道。

“你說呢????”周補衣黑着臉說道。

“哦不,你爹叫什麼?我這請帖上難道不用寫名字?”雲飛也覺得很尷尬,問人家爹姓什麼,這不是懷疑人家不是親生的嘛,找罵都是輕的了。

寫完了請帖,雲飛沒好氣地把請帖扔給周補衣:“以後不跟你玩了,俺找可愛的小小去咯~”雲飛開始鬧孩子脾氣了,不知道爲什麼,雲飛在周補衣面前就是不夠淡定,難道這就是宿命?

蘇府。

“小小,在彈琴啊”雲飛說了一句廢話。

“快要召開賽詩會了,我得抓緊時間聯繫啊”蘇小小說道。

“哦,賽詩會啊,我不去了,行不?這邊還忙着,霓裳閣那邊連貨都供應不上,再宣傳,估計客戶能把周補衣給逼死。”雲飛打退堂鼓了。

“不行,必須得去!”蘇小小說道。

“爲什麼?!”雲飛問道。

“因爲我發現你這個‘僕人’好啊,到時候琴棋書畫比不過她們,我就跟她們比僕人,哼哼,你不會讓我失望的是吧。”蘇小小說道,雲飛一頭黑線,還得比僕人。。。。

“這個不好吧,萬一我大發神威,不但把她們的僕人比下去了,還把你風頭搶了,那多不好啊,我還是不去了。”雲飛說道。

“不行!別說這個了,你今天來又要幹什麼?借丫鬟?我的那些丫鬟現在就等你來召喚了,每次她們上街回來就變的很興奮,問她們怎麼回事,她們也不說。”蘇小小說道。

“呵呵,她們估計是被認出來了,成名初期,很享受被追逐的感覺,以後估計她們會煩死,不過我今天來不是借丫鬟的,是邀請你和城主參加客棧的開業典禮的,不知道你爹有沒有空。”雲飛說道。

“哦,要開業啦?裏面我還沒有進去看過呢,放心,那天我爹保證有空,即便沒空我也給他騰出空來。”蘇小小保證地說道。

“哦,那用不用寫個請帖?那樣正式點。”雲飛想到了周補衣要請帖這回事,雖然自己生氣,但是確實顯得禮貌正式。

“不用,我爹你還不知道?他不興這一套,而且每次回來都要把你誇一遍,我耳朵都聽出繭子了,那天,就是開發佈會那天,我爹纏着我問了一個晚上,煩死了。”蘇小小抱怨道。

“這樣啊,那就這麼說定了,開業那天我就在客棧恭候你們父女倆光臨咯~”雲飛聽人家誇自己好,頓時眉開眼笑的。

接下來的幾天雲飛挨個送請帖,全部是親筆寫,親自送,誠意絕對沒得挑。

四月三十日,雲來客棧。

“衣服都收到了吧?”雲飛問道,衆人都開心地點頭。

“明天,我們將踏上新的征程,你們準備好了嗎?”雲飛再次問道。

“準備好了”雖然沒有那些士兵回答的那麼整齊,不過心情是一樣的。

“現在各人回屋收拾東西,半個時辰後,我帶你們到新的居所,然後熟悉一下新客棧的環境,同時跟新來的認識認識,好了,去吧。”雲飛吩咐道。

一個時辰後,雲來客棧新樓大廳(以後只稱呼雲來客棧了),所有人排起隊伍站好。男女各一邊,還有一隊是廚師隊伍,都穿上了新發的工作制服,男的是白色襯衫,黑色領結,黑色西褲,黑色皮鞋。女的是白色大領V字口襯衫,脖子上系藍色絲巾,下穿黑色制服裙,矮跟皮鞋。其中有連個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紅色旗袍,是做門口迎賓的,廚師則是白衣白帽白圍裙,看着這些人,雲飛也覺得特別養眼。

“明天開始,你們將正式上崗,這幾天李永福教官已經給你們做了各種培訓和介紹,相信你們已經瞭解了自己的工作流程,希望明天你們能好好表現。下面我安排下工作,李永福,負責管理所有男女服務員,具體怎麼做你知道,我就不說了。李有茂爲後廚廚師長,梅有才輔助,希望你們能帶領廚師團隊做出更好的美味佳餚來服務我們的客人。陳月如和趙無霜負責前臺接待和收銀,同時,陳月如負責掌管整個客棧的運營,如果有解決不了的問題,你們就找她,白雪我另有他用,暫時不安排了,另外我會派幾個人過來做安保工作,如果客人有無禮要求,受到欺負了,就找他們,我們要全心全意爲客人服務,但也不是受了委屈就忍了的,你們處理不了就來找我,我給你們做主,好了,你們先互相熟悉熟悉吧,明天要來不少客人,都精神着點。“雲飛安排道。 「現在只有再造出一個道靈,我們所在的這個虛空世界才算是完整的,大家就都有希望修鍊到最巔峰。這是我們三個大帝能想出來的最可行的辦法,也算是我們三個為當年所做的事進行補救。」光明大帝說道。

楊恆一直以為道靈是不可能被人造出來的,但是他看到三個大帝胸有成竹的樣子,心裡也有些焦慮。

如果真的被人造出一個道靈來,讓他身上這個真正的道靈該怎麼辦?

他趕緊對道靈問道:「他們說的方法能不能成功?」

「有可能會成功,成功之後,新形成的天地規則之力就會將我給湮滅掉。而且人造的道靈掌控命運虛空的話,四十九個大世界都可能會走向毀滅。」道靈冷冷地回道。

楊恆不知道道靈的後半句是不是真的,但是前半句已經讓他心中大駭。

如果他身上的道靈被湮滅,那他也不可能活的了。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修士同意再造一個道靈,楊恆心裡越來越急,開口問道:「萬法大帝,人造道靈這個方法到底要如此操作,成功的幾率又有多少?」

「方法我開始已經說過了,就是合我們眾人之力,讓一個人進入命運虛空中,吸收命運虛空中的信息。再造天地規則之力。」萬法大帝回道。

「你說的這個命運虛空我們都沒聽說過,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而且你開始不是說連大帝都無法接受裡面的信息嗎?現在要讓誰去做這個實驗?」楊恆接著問道。

他現在什麼也不管了,只能想盡一切辦法來組織三個大帝再造道靈。

萬法大帝聽到楊恆的語氣中有一絲忤逆的意思,讓他的神色微變。

光明大帝主動開口回道:「命運虛空是確實存在的。我們三個大帝都知道這件事,不可能騙大家。進入命運虛空的修士,主要是用他的聖靈去吸收無窮的信息,慢慢形成一個新的道靈。這個修士很可能會失去意識。」

「那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樣做可能會顛倒整個命運虛空的規則,毀滅這個混沌世界,讓一切重歸到最原始的虛無狀態。」楊恆接著問道。

他知道他現在的修為站出來說話,根本就沒什麼分量。也很可能阻止不了三個大帝想要再造道靈的想法,但是不到最後關頭,他肯定不會放棄。

「命運虛空是一樣的,感悟出來的天地規則也大徑相同,根本不會像你說的那樣會毀滅這個世界。」萬法大帝冷聲說道:「現在方法已經告訴你們了,你們有誰願意犧牲自己,成就他人的就站出來。」

楊恆現在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暗自祈禱沒人會站出來。

他轉頭往四周看去,大部分的修士都面面相覷,似乎都沒有要犧牲自己的意思。

「站出來的人不需要修為多高,至聖境界初期和巔峰都可以。你們要想著,犧牲一個,可以讓後面越來越多的修士都能成為大帝。你們的犧牲也是值得的。」萬法大帝又慫恿道。

「他們三個這麼熱切的想幫人突破到大帝,可能是出了這個虛空世界之後遇到了什麼困難,需要更多的幫手。」道靈氣憤地說道。

「那他們為什麼要組織這次浩劫,如果任憑這樣發展下去,不是也能有人成為大帝嗎?」楊恆問道。

「他們肯定知道用這種邪惡方法成就的大帝,實力要遠遠超過他們,會對他們有威脅。而且他們需要的幫手肯定不是一兩個人。」道靈回道。

楊恆想想也覺得有這個可能,人都是自私的。三個大帝不可能因為想彌補自己的過錯而這麼熱心的想辦法,讓其他修士成為大帝。

過了片刻,廣場上沒有一個修士站出來。

楊恆心裡剛剛鬆了口氣,聽到萬法大帝冷聲說道:「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你們今天沒人站出來,說不定我們三個用不了多久就會離開這個虛空世界。到時候會不會再次發生什麼浩劫就不知道了。你們應該為那些修為低的人想想。」

真卑鄙!楊恆心裡暗罵道。

萬法大帝說完不久,一個楊恆沒見過的至聖境界瘦小修士突然站了出來,說道:「既然大家都不站出來,就讓我來犧牲自己吧。希望能幫到這個虛空世界中的其他修士。」

其他修士看到終於有人站出來,馬上就騷動起來,一個一個興奮不已。

特別是四個大聖,好像自己馬上就能成為大帝了。

「哈哈,好。你叫什麼名字?」萬法大帝的語氣開始有些激動,對瘦小修士問道。

「他們都叫我『蘇波聖人』,只是不知道三位前輩說的命運長河要如何才能進去?」瘦小修士問道。

萬法大帝滿意地點了點頭,回道:「我們三個大帝會暫時建造一條通往命運長河的通道,要不然憑你們現在的實力是進去不了的。進入了命運長河之後,需要這裡的百位聖人聯手攪動命運長河,向你灌輸命運信息。」

「通道什麼時候可以建好?」蘇波聖人接著問道。

「用不了幾個月,你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就先回去交代一下吧。大家一年之後再到這裡來集合。我們現在就去建立通往命運長河的通道。」萬法大帝朝著廣場上的眾人說道。

楊恆看到周圍的修士都往四處散去,他也不好再逗留,和無極大聖朝著道靈大世界飛去。

「等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看到希望了。」半路上,無極大聖有些激動地說道。

他看到楊恆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問道:「這個方法還真的有可能讓這個虛空世界所有的修士都成為大帝,你怎麼看起來好像有些不開心。」

「我只是擔心這個方法失敗之後會對四十九個大世界會有影響。」楊恆回道。

「三個大帝自己都有家人在這裡,如果會有危險,他們肯定不會去嘗試。你還是好好修鍊吧。可能不出幾十年,你也能成為大帝了。」無極大聖笑道。

楊恆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找個地方準備修鍊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靜不下心來,腦子裡一直在想著人造道靈的事。

現在只有一年的時間,即使他在一年裡不停的修鍊,最多也只能突破一個境界,也不可能左右三個大帝的想法。

「聖靈想要孕育出天地規則之力形成道靈也需要不少的時間,你只能看看能不能在他們成功之前想到什麼辦法阻止他們了。」道靈說道。

「即使我這段時間能修鍊到大聖,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們還是去虛空中看看吧,或許能找到什麼辦法組織他們建立前往命運長河的方法。」楊恆突然做出了決定。

過了片刻道靈才回道:「好,我現在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一大半,如果我現身的話,說不定能讓他們改變人造道靈的想法。」

楊恆馬上就和無極大聖告別,自己駕著風舟,在虛空中尋找三個大帝的蹤跡。 雲飛一大早就起牀了,可能是新環境睡不好,也可能是興奮吧。客棧東面,店鋪後面,建了一排二層樓,留作員工宿舍,但是其中又仿照原來客棧的後院,建了一個四合院,雲飛和李大嘴等人就住在這裏,一是懷舊,二是大家也都不想分開,不過多了幾個房間,是給白拓和戰無雙留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