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明白。”

······

叫幽月邪光的盜賊已經隱去身形,對方顯然也已經發現,戰鬥一觸即發。

“TMD,幽月雲,給臉不要臉是嗎,想打!好,老 子今天就讓你們一個個躺着回去,都給我上。”嗜血傲天把雙手劍一揮,戰鬥正式打響。

炎風還是沉住了氣,並沒有衝上去幫忙,然而一旁觀戰的他也是暗暗心驚幽月的實力,戰術意圖非常的明顯,而且配合默契,以5敵10毫不示弱。

反觀嗜血這邊就比較亂了,人數是對方的2倍居然還先趟人。

就在嗜血傲天把劍一揮的同時,幽月的盜賊同時出手脫住了其中一個治療,而他們的弓箭手和魔法師的合力攻擊也秒掉了嗜血右邊的治療,沒有讓他們形成治療互相加血的尷尬局面。

但是儘管幽月雲治療在強悍也架不住嗜血的8個人攻擊,最前面的鐵狼瞬間被秒,兩個遠程職業暴露無遺,但他們並沒有後退,如果現在退卻只會讓己方的治癒者陷入危險的境地,治療要是死了就在也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如此硬頂着攻擊法師、弓箭手、盜賊3人合力又放倒了嗜血的另一名治療。

嗜血傲天看到本方人數佔盡優勢還多倒了一人,頓時大怒起來:“艹,幽月的,敢殺嗜血的人,都給我先砍幽月雲。”

看來這個嗜血的老大遊戲經驗非常的缺乏,現在去移位殺治療無疑要浪費大片的傷害,幽月雲也在他們改變目標的同時勉強保住了隊伍中其他3名成員的性命。

當他發現嗜血的人都衝着他來時,便往後急退,躲入了一顆樹的背後,這樣遠程職業就無法攻擊到了。

然而這又給了幽月這邊機會,趁着嗜血改變目標,法師和弓手又聯合斃掉嗜血其中的一個鬥士,瞬間場面變成了7比4。

不錯不愛 嗜血又倒掉下一人,這時意識到戰術失誤的嗜血傲天馬上改變策略,在組隊頻道里叫道:“不要追了,讓幽月雲躲着好了,其他人都給我先殺魔法師,盜賊隱匿去騷擾幽月雲。”

這樣,沒有治療的回覆,幽月魔影脆弱的身體同時被4個人攻擊到,血量陡然被打殘,幽月雲則快速從樹後閃出一個氣療術爲他加上來一點,但是瞬間又被嗜血的一個盜賊從身後偷襲,第二個治療條沒有讀得出來,幽月的魔法師便或做一道白光回城了。

這時幽月邪光也幹掉了嗜血的一個魔法師,然而一出隱匿狀態,盜賊柔弱的身體頓時被各種打擊也回城了。

現在幽月這邊只剩下幽月清音這個弓箭手和他們的老大,爲了最後一絲希望幽月雲完全不理會盜賊的騷擾給自己頂了一瓶生命藥劑,便專注的加起弓箭手來。

雖然這暫時挽留了一會弓箭手的性命,但是由於差距太大幽月清音在最後帶走嗜血的一名成員後,也白光環身回了心城。

“哈哈,可以助手了。”嗜血傲天喝住了不停攻擊幽月雲的盜賊,並讓他回來。現在場上就只剩下殘血的幽月雲和嗜血一方5個人,其中嗜血鐵盾和嗜血魔風都在。

“哼哼!看到沒,你們幽月真是不堪一擊啊,就死剩你一個了,不是我饒你一命的話,你也一樣得死。”這樣的戰況,居然嗜血傲天還有臉羞辱幽月雲。

本來這場戰鬥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來,敗的是嗜血。10 對5居然還損失了一半人,如果10個人協調好一點,損傷人數根本不該超過2人。

“哼!”冷哼一聲,幽月雲並不理會。

“怎麼樣,爆裝備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原來嗜血不殺人居然是打裝備的主意,也確實,如果用殺人的方法爆裝備,出來的機率肯定不盡人意,何況對方是治療,只要不用傷害技能則不會觸發是惡意PK,爆出裝備的機率就更加渺茫了。(治療職業在戰鬥中不攻擊別人不會紅名,這大概是系統知道治療最難練級,而對他們的一種寬限吧)

“少廢話,要殺就殺,裝備我是不會給你的。”

“真不識擡舉,好!給老子···殺。”

·····

這一切都看在炎風的眼裏,他可以坐視幽月成員無辜的死去,但是當他看到嗜血傲天齷齪的嘴臉,竟有些忍不住了,何況他在心裏還是頗爲欣賞幽月雲的冷靜、果斷、而且重情義。

所以炎風動了,他悄悄的5秒一停的潛行着,終於在嗜血傲天說出那個‘殺’字的時候,趕到了嗜血魔風的身後,這個之前被他秒過一次的法師。 現在嗜血中還剩一個鬥士、一個法師、一個盜賊、一個弓箭手、還有他們的老大劍士。

之所以選擇從魔法師開始,則因爲魔法師是最容易被物理攻擊秒的職業,他的防禦和血量均比較低,況且前期都還沒有學到保命技能的時候,法師就越發顯得脆弱了。

爲了彌補人數上的劣勢,就必須一擊秒掉一個纔有機會。

嗜血傲天殺字一出口,這個法師便對着幽月雲凝聚起小火球,而他本人也衝上去一個劍氣打向了幽月雲,盜賊也大搖大擺的和鬥士一起緩步上前,顯然以爲勝券在握,弓箭手根本也都不用技能,直接平射。

的確,一個沒有多上傷害的治療,能對5個人做什麼呢。但是這就大錯特錯了,他們會爲自己的輕率付出代價。

幽月雲並沒有坐以待斃,他還是往自己身上丟着治療,以他的性格不到最後是絕對不會放棄。

咚~

戰鬥提示:“嗜血傲天的劍氣對幽月雲造成92點傷害。”

戰鬥提示:“嗜血**的箭矢對幽月雲造成51點傷害。”

戰鬥提示:“嗜血鐵盾的怒斬對幽月雲造成85點傷害。”

戰鬥提示:“嗜血天天的匕首對幽月雲造成45點傷害。”

4個人的傷害立時讓幽月雲的血量只剩下一點血皮,當然這其中還有兩個人的傷害是普通傷害,他們狂妄的沒有用到技能。

基本上只要魔法師的小火球出手,就能秒掉他,可是他在也沒出手的機會了。

已經潛行到嗜血魔風身後的炎風果斷出手,紫色匕首%20的攻擊加成一開,【暗襲】瞬間出擊,在陰影中高高舉起的匕首迅捷的鑿下,割裂了法師脆弱的布甲濺出兩行血花。

咚~

戰鬥提示:“你的暗襲命中嗜血魔風,造成220點傷害。”

法師受到攻擊,手上凝聚的火焰瞬間被打斷,雖然這次沒出暴擊,但是魔法師脆弱的血量也所剩不多。

而且他竟然和上次一樣呆呆的站着一動不動,一幅‘任君均採摘’的模樣。這實在是因爲來的太突然了,本以爲萬無一失居然會橫生枝節,而且他還聽到了戰鬥提示,又是上次秒掉他的那個可怕盜賊的名字,就更加不知所措,顫抖的喊叫起來:“又是····”

盜賊也並沒有給他機會,收回的匕首化做【弱點攻擊】再一次出手。

咚~

戰鬥提示:“你的弱點攻擊命中嗜血魔風,造成122點傷害。”

咚~

戰鬥提示:“你殺死嗜血魔風,屬於惡意,紅名一小時。”

‘你’字還沒叫出來便化做一道白光回城了。

由於之前是幽月的人先出手,所以嗜血都算做正當防衛,而炎風攻擊的是白名,按照系統對惡意PK的懲罰,殺一人紅名一小時,最高可累加到10小時,期間死亡掉兩級。

一擊得手,炎風並不做停留,迅速翻到一顆樹的後面,爲下一次隱匿而脫離掉戰鬥。

反觀嗜血的其他4人一個個驚愕不已,居然會有人在他們眼皮底下殺人,而且是一個人,這根本就是對他們的挑釁,不對!人都已經殺了,這完全是宣戰。

也就是他們一驚的時間,幽月雲纔有機會給自己施加治療,同時啃了一瓶爲數不多的藥劑,本來治癒者不需要生命藥劑,不過一般聰明一點的治療都會略有配備以便應付突發事件。

就這樣治療的血量瞬間從血皮拉滿一大半,並且他還迅速的從嗜血的包圍中穿插出去,向着救他一命的那個盜賊方向跑去,由於炎風是隱藏着名字的,所以他還並不知道是故人相逢。

“給我追。”突然生出的變故讓嗜血傲天狂躁不已,而就要受死的治癒者居然還逃了出去,他就更加暴跳起來。

終於幽月雲也躲進了盜賊所在的那顆樹的位置,可惜這時候炎風已經脫離戰鬥隱匿掉了。

嗜血鐵盾最先追到樹後,揚手就給了治療一劍,幽月雲知道救他的人就在周圍所以也並不慌亂頂着給自己施加治療。

咚~

戰鬥提示:“你被炎龍的暗襲命中,損失392點氣血,暴擊。”

頓時,嗜血鐵盾從剛纔同伴被殺的氣恨到追擊幽月雲的痛快,再到現在被一次攻擊打剩殘血的驚訝,以及系統提示的炎龍這個他碰到過的,可怕的盜賊名字時,絕望從心底升起。

咚~

戰鬥提示:“你被炎龍的弱點攻擊命中,損失氣血250點氣血,暴擊。”

咚~

戰鬥提示:“你已經死亡。”

“呃···啊。”

這次嗜血鐵盾的叫喚並不是系統的摹擬,而是他自己對恐懼的發泄。

“是你!”然而幽月雲也終於看到由於攻擊顯出身形的盜賊。

“嗯,好久不見。”炎風淡淡的道。

“你又救了我一命。”

炎風微微一笑說:“先別說那麼多,解決眼前的事情要緊。”

點點頭,幽月雲開始把自己不多的血量擡滿。現在的場面瞬間變成了3對2,已經有所逆轉,至少炎風這方還有治療,PK中有治療和沒治療是有着質的區別的。

嗜血鐵盾的死亡,也讓嗜血其他人有了清醒的認識,對方是一個高手,而且裝備絕對比本方任何一個人都好,要不然一個鬥士怎麼會死那麼快。不過炎風到是運氣了一把,連續兩次出暴擊,何況鬥士並不是滿血。

可能是接到死去兩人的密語,嗜血傲天知道了盜賊的名字,而且開始交涉起來。

“朋友叫炎龍是嗎?我們無怨無仇,何必爲難呢。何況這只是嗜血和幽月的私人仇恨,你還是別插一腿了。”嗜血傲天說話的同時還示意自己一方的盜賊隱匿身形。

“怎麼說?”炎風並沒有回答嗜血傲天,而是問向幽月雲。

難得幽月雲此時還有調侃的心情:“你大可以把我交出去,然後和嗜血修好撒。”

頓時炎風臉色一變叫道:“可惡。”果斷向後揮出匕首,居然正是對着說話的治療。

幽月雲也是驚訝不已,怎麼可能!當初他認識的炎龍可不是爲一句話不合就動手的人。

“嚓。”

炎風舞出的匕首帶出兩道在空氣中暴露的血痕,並且讓隱匿中準備偷襲的盜賊顯出身形,而且頭上冒出兩個數字“-102,-93。”

正準備發動偷襲的盜賊,居然被先發現而且被超高的攻擊命中,他此刻的心情和前面死去的兩人一樣,對眼前這個和自己同職業的盜賊心生懼意,如此高的傷害直接把他沒有滿血的300點的血量打剩十位數。

只要還沒分出勝負炎風怎麼會停手,【弱點攻擊】平平的刺入呆若木雞的盜賊身體裏面,冒出‘-120’點過量傷害。

咚~

戰鬥提示:“你殺死嗜血天天,屬於惡意,紅名一小時。”

咚~

系統提示:“你的攻擊加成效果消失。”

匕首足以讓炎風有囂張本錢的屬性消失了,不過基本上也分出了勝負,2對2,而且本方有治療。

原來如此,治癒者在心底歇下一口氣,還以爲剛纔的話觸怒了炎風。不過幽月雲還是口脣微張情不自禁的感嘆道:“好高的傷害,好敏銳的洞察力。”

然而正在往樹後方向移動的嗜血最後兩人,看到本方盜賊瞬間喪命也戛然停住了腳步,本來準備讓盜賊偷襲,然後外面的兩人同時包抄打個措手不及,現在居然被對方發現,不光又損失一人,而且還大勢已去,他們在也沒有足以和炎風抗衡的本錢了。 一時間嗜血傲天和唯一剩下的弓箭手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攻擊還是該逃跑。

“頭,我看我們還是跑吧,打不過啊。”嗜血**有些不自然的說,他可不想喪命,等級這麼難練,然而一旁的劍士似乎沒有這個打算。

“閉嘴,五個人幹不掉兩個人,傳出去我們嗜血以後還怎麼混。”雖然嘴上強硬,可是嗜血傲天的臉色並不好看。

“但是現在都只剩兩個了,更沒希望了···”

嗜血**‘善意’的提醒直接被劍士瞪了回去,不敢在往下說了。嗜血這個組織是剛成立沒有多久,各方面都還沒有像幽月那樣多年的凝聚力,不過人數衆多也不容小覷。

“炎龍,你真的要和嗜血做對嗎?大概你還不知道我們嗜血的實力,好!我就告訴你,嗜血核心成員將近10000,外圍成員不計其數,況且最近又有後臺老闆全力的支持,我們可是準備在這裏大幹一番,如果你識像就最好考慮清楚後果,要知道你面對的是《創世》中最大的一個組織,得罪了我們以後你連安生之處都別想有。”嗜血的老大還是不打算放棄,對着他們用力的喊道。

狂妄的用言語威脅,想讓炎風屈服,但是這恰恰相反,他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威脅,本來打算如果剩下的兩人選擇逃走,他不會趕盡殺絕,不過現在他有些生氣了。

“隱匿”

盜賊身形逐漸變的透明直至完全消失,他慢慢的靠近剩下的兩個嗜血玩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