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星輝出來之後並沒有展示多強的實力,就算是龍皇沒有準備強者,自己也要低調一下,於是就暴露出了鬥尊的實力,可是就算是這樣,對上面前這一羣參差不齊的人來說,還是綽綽有餘的,先是幹掉了幾個意圖破壞船隻的,然後有殺掉幾個意圖反抗的,當葉辰過來之後,這些人已經老老實實地蹲在原地了,沒人敢跳海,因爲在這裏跳海就是在找死,這下面的海族不會讓你輕輕鬆鬆的回去,或許大船不敢攻擊,但是當你是小船或者是單人的時候還不敢攻擊你嗎?

於是這羣人很配合的被葉辰給遣送回去了,這些是海盜,雖然名聲不咋樣,但是海戰的經驗是絕對豐富的,將他們交給陸雲等人,在這個即將戰鬥的時候,還是有些用的,雖然不是大用,但是這也是爲楊振做的一點貢獻了,因爲這羣人都是送給楊振,然後再有楊振的名義交給陸雲,這樣先是掃滅了海盜這一個獎勵,之後這羣人還能在海戰中出力,多少對楊振的王位有些幫助,雖然現在基本已經內定是楊振的太子了,多多做點事情獲得多的支持這件事楊振是不會反對的。

於是楊振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功勞,而做這一切葉辰等人卻在海上慢悠悠的駛向龍島呢,本來葉辰不打算殺掉掌舵手的,因爲本來就只找了這麼一個不懼龍族的掌舵手,不過再後來變了主意,因爲在水手中,一個年輕的小夥子蘇拉自告奮勇的說自己可以,於是就讓他試了試,然後就殺掉了掌舵人和那個背叛的水手。

本來是招募了不少的水手的,但是因爲要押送海盜回去,又去掉了一半,剩下的也不多了,每天又分出一點些人來睡覺晚上好看着船,因此船上顯得空蕩蕩的。

不過也沒人在意這些,因爲只要不是遇上**煩,一般沒問題,而一旦遇上了**煩,這些人有沒有也都是那回事了,現在是冬天海上的風暴很少會出現,基本上就沒有,所以水手多了其實也沒什麼用。

看着空蕩蕩的甲板,葉辰倒在欄杆上,看着下面奔涌的大海,縱然是這幾天看慣了大海,但是每一次看海,都會感覺到大海的遼闊,讓葉辰的心境有所昇華。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伊月的聲音在葉辰身後響起,葉辰回過頭,正好看見葉辰拉着薇兒的手站在葉辰身後。

“好一句有容乃大!”葉辰略微思索一下感嘆道,“以前我只是在想象中見過大海,本以爲沒什麼,不過是無邊無際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在海邊的時候我改變的自己的看法,那時候我認識到了大海的遼闊,不過在航行在海中的船上,我有更深刻的體會到了大海的浩瀚。”

“我感覺我們修煉一途就像是從一滴水開始,然後慢慢地彙集成了一股小窪水,然後成了一個水潭,之後是慢慢地成了一條小河,之後是江,最後匯涌成大海!”葉辰低聲說道,“可是有多少人在其中慢慢的消失,水滴有多少,水窪有多少,很多,不計其數,可是大海呢,只有一個!”

“這就是想等級一般,越高的越少,而低等的卻死命的巴結比自己高等的,然後被別人吞噬,變成別人上進的墊腳石。”葉辰低聲一笑,搖了搖頭。

伊月卻笑着對葉辰說道:“見過河吧,那對比起水窪來,河有什麼特點?”

“特點?”葉辰想了一下,“河的水要比水窪的水多得多。”

伊月笑了:“那你知道水窪是怎麼形成的嗎?”

葉辰茫然的看了看沉靜的大海,搖了搖 ,伊月笑了笑道:“水窪形成了其他的東西,但到底來說都歸結到了水上,大海也是有水滴組成的,你看到了大海接收江河的水,但是其實大海還在向外輸送水!”

“向外?”葉辰有迷茫了,看着伊月。

“當然了,這個問題很簡單的,這個世界只有這麼大,所以呢東西都是固定的,而江河的水不斷地注入大海,如果海水不輸送到外面的話,那早就把大陸給淹沒了,而你去問問,在這些漁民的眼中,大海的水漲過嗎?”薇兒輕輕笑着說道,“其實每一個世界都遵守着一個平衡!而這個平衡是無法打破的,就像是這水一般,你看的是他不斷地注入海中,其實在海中還有着一部分蒸發到了空中,之後成了雨降落下來,再形成水窪!”

葉辰點了點頭,有些明白了,葉辰本來以爲索取只是無限的,卻沒想到居然還會有這一個平衡的循環,默默地思索了一段時間,葉辰笑了,衝着大海礦喊了一聲,以示自己的興奮,大海雖然遼闊,但也不是沒有邊際的,雖然索取無數,但是還是有回報的。

當一個人站在了巔峯,那他就要有所付出,而一旦不想着付出,那他就打破了這個平衡,可以試想,如果大海只進水,不出水會是什麼場景:大海沒有了循環變成了一潭死水,或許在開始誰會上漲,但是到了最後在沒有水注入的時候,這團水就會變臭,變髒。

有什麼實力就要有什麼責任嗎!葉辰默默地想到。 這裡是武煉大陸,到處都有修練的武者,這裡廣闊無垠,無邊無際,在這裡只要是修鍊的武者,他們目標無非之有一個,那就是成為天地間的至強者。

在大盛王朝的炎陽郡有一位少年,他曾經目標也是這樣,現在依然是這樣。

「看,那廢物又出來丟人了!」

「這廢物三年前是這樣,現在依然是這樣。」

「要不是他爹護著他,他早就被趕出凌家了,還輪得著這廢物在家族中掛著凌家少爺的名號,混吃混喝。」

「唉,不知道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曾經的天才,落得這番模樣。」

凌浩剛從自己房間出來,聽著周圍眾人的嘲諷與惋惜,心裡說不出的苦澀,想當初,他三歲淬體,七歲打通武脈,僅僅用了四年時間,就以出色的天賦驚艷四座,整個炎陽郡都被他所震驚。

可現在,他卻是聞名炎陽郡的廢物,整整三年都無所進步,一直處於淬體一重。

這都是因為一次午覺,正是那次午覺將他從高高在上的天才瞬間衰落成一無是處的廢物。

凌浩最終頹廢,整天無所事事,到處惹人嫌棄。

凌浩的腳步再次微移,朝著大門走去,他的心中充滿了無力與絕望。

「吆!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天才』嗎?」

凌浩隨聲望去,看到一個滿面春光意氣風發的少年,凌浩不用想都知道,這是他的表弟凌威。

「有事么?」凌浩的聲音略微有些無力。

「凌浩,你不會還停在淬體一重吧!像這樣的廢物,點早點滾出家族才是好事,留在這裡只有被欺負份。」看著眼前這個廢物,凌威絲毫不留情面的嘲諷道。

「凌威,你到底想怎樣?」凌浩撕心裂肺的吼道。

「呦,還漲脾氣了。」凌威帶著嘲諷的話語,朝著少年小腹打了一拳。

凌浩頓時吐出幾口鮮血,以他淬體一重的實力在凌威那淬體五重面前,絲毫無還手之力。

所謂淬體,便是運用特殊的方法對肉體進行錘鍊,從而使自己的肉體變得更加強大,只有擁有堅韌的肉體,才能成功凝聚出武之源,從而打通武脈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

而凝聚武之源是每個武者的必經之路,武之源不僅是一層境界,它還是武者必須得有的東西,因為武之源如其名是一名武者儲存武氣的地方,所有的武氣都在那裡儲存與誕生。

而武氣則是武煉大陸中主要的力量,每名武者所爆發出的戰鬥力,都取決於武之源內武氣的多少。

凌浩就是因為無法吸收天地間武氣,才在這三年內,一直原地踏步在淬體一重。

「這就是力量嗎?我曾經也擁有力量,而且比這更強大,可為什麼會突然消失……」凌浩忍著劇烈的疼痛,喃喃道。

「看你的樣子,你難道還陶醉在以前榮耀中嗎?廢物!」凌威說著就又給凌浩的肩上來了重重的一腳。

「咔嚓!」只聽見骨骼的碎裂聲,凌浩倔強的忍著肩上的疼痛,鮮血不住的從他的衣袖中流出,染紅了他的雙手,看起來頗為刺眼。

不過凌威看著凌浩的手臂,不急反笑:「斷你一臂又怎樣,你這樣的廢物,留在世上也是註定頹廢一生。」

說著凌威又朝凌浩的另一條手臂踢去。

「住手!」一位身著青衣,面容蒼老的中年人喝道。

「五伯!」凌威看見來人,正是凌浩的父親,凌蒼天。

凌威此時面色極為不好,被當面看到自己欺負人家兒子,他從心底害怕這個五伯,這個五伯不僅是凌浩的父親還是整個凌家除族長之外的第二人,年近五十的他已經打通了九條武脈,成就武脈境九重。

凌蒼天看了看抱著一隻鮮紅手臂的凌浩,頓時一股強大氣息從他身體中爆發,是屬於武脈九重的氣息。

凌威被這強大的氣息所驚嚇,他連忙向他父親所住的地方跑去。

「哼!」凌蒼天見他的兒子被欺負氣憤之極,朝著凌威一拳轟了過去。

淬體五重的凌威哪能挨得下這處於武脈境九重的憤怒一擊。

感受著迎面而來的恐怖勁風,凌威頓時癱軟在地,他漸漸的感覺到自己的胯下一陣騷熱,他竟然尿了,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凌威感覺到自已經離死亡不遠了。

「爹……住手。」凌浩虛弱的出聲道。

凌蒼天聽到自己兒子虛弱的聲音,立刻停止了對凌浩的攻擊,連忙將凌浩抱起,朝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留在原地的凌威,此時正獃獃的癱軟在地上,胯下的尿騷也無法將他驚醒。

……

「浩兒……」凌蒼天靜靜的坐在凌浩身邊,滿臉的擔憂讓他原本就蒼老的面容更加的苦澀,他想起了三年前那個意氣風發的凌浩,那時候的凌浩帶給了他諸多奇迹,也讓他從心中真真感謝老天,感謝老天賜予他一個充滿奇迹的少年。

「爹…」凌浩虛弱的聲音響起。

「浩兒,你醒了。」凌蒼天蒼老的面容露出一絲欣喜的笑容。

「都怪爹沒用,沒有保護好你。」凌蒼天看著凌浩身上的傷,頓時老淚縱橫。

「爹別這麼說,不是爹沒用,是我沒用,我是個廢物。」凌浩的嘴角露出一絲自嘲。

「啪!」凌蒼天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凌浩臉上。

「記住,你不是廢物,你是我凌蒼天的兒子,絕對不能輕易放棄!」凌蒼天強忍著眼淚嚴肅的說道。

凌浩感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卻出奇的露出一絲微笑,那微笑中帶有著自信的情緒。

「爹,我知道這些年,因為我的關係讓你沒少受爺爺的冷落,我真的……」凌浩苦澀的話語中帶著濃濃的自責。

「沒關係,只要你沒事就好。」凌蒼天簡單的話中帶著無盡的溺愛。

凌浩此時,正一個人躺在床上,他靜靜的思索著,他為什麼會無故退回淬體一重,他翻來覆去,無論怎麼想,都沒有頭緒。

「老天,我就睡了一個午覺而已,你就要這樣懲罰我,為什麼!為什麼!」凌浩用嘶聲力竭的吼聲來表達此時他心中的憤怒。

「這是誰家的小孩,這麼吵,打擾本神休息!」

無緣無故傳出的聲音讓凌浩大驚。

「誰!」凌浩驚慌的說道。

你看看你胸前的玉佩,便知道我是誰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葉辰,伊月和薇兒兩個人也不說話,就站在葉辰的身邊看着海,知道葉辰不再迷茫,兩個人便一同回到房間。

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每天白天在甲板上曬曬太陽,晚上就回房間修煉,十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而經歷過海盜之後幾人就再也沒遇到什麼麻煩,修正了幾次方向之後,龍島的輪廓出現在遠方,遠遠地一看,龍島上郁郁青青的一大片樹木。

找了一處比較安全,隱蔽力較強的位置,將大船放在這裏,之後伊月等人駕馭着小船慢慢的前往龍島,並跟這些人留下一個約定,五天若是還沒有回來,那大船就可以離開了。

“要開戰了,感覺怎麼樣。”葉辰在小船中笑着問道。

星輝咧嘴一笑:“還能怎麼樣,興奮啊!到時候給我一個強點的。”

幾個女孩都沒有理會兩個人,圍在一起說話,但是內容也脫不了是龍島,沒有人臉上露出怯弱,有的是興奮。

幾條監視着衆人的龍在離着龍島只剩下一天航程的時候就離去了,龍皇知道了消息之後,緊鑼密鼓的佈置着坑殺葉辰的事情,其中也順便去找了找那個王凱大人,得到了王凱大人的話之後才放心的坑殺葉辰。

小船在海面上不斷地波盪,靠近龍島的時候葉辰就感覺到了龍島上的殺機,而且天空中飛的護衛龍島的龍看向葉辰的眼神有些憐憫,這樣葉辰一陣窩火。

慢慢的接近了龍島,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巨大的金黃色的巨龍突然出現在龍島上,然後變成人形,笑眯眯的看着葉辰,渾身沒有一絲殺氣,看起來就像是在迎接賓客一般,伊月眼睛微眯,因爲龍皇位僞裝的太像了,而星輝不知爲什麼,在龍皇的身上感覺到一絲熟悉的感覺,不過這種感覺是星輝很討厭的。

“你們終於來了,我還以爲你們要過了你們的年之後纔回來的!”龍皇笑眯眯的說道,“來,現爲你們接風洗塵!”

龍皇一招呼,突然天空中飛起了數百隻巨龍,各色的巨龍相互交織着,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其中有一隻白色巨龍,而在龍皇的身邊也站着五個人,這應該是龍族的五大長老了葉辰心想。

看到龍族這麼大的陣仗,葉辰等人有些受寵若驚,一臉震撼的看着龍皇,龍皇親切的拉着葉辰的手,然後招了招手,“來來來,來到了龍族你們就是最尊敬的客人!不要拘束。”

看到龍皇僞裝的這麼好,幾個人也跟着演戲,反正是絕對不能在龍皇露出爪牙之前對付龍皇,跟着龍皇慢慢的往裏走,天上的巨龍在表演了一會後就散了,幾個人走了過來,葉辰眼睛一眯,正是當初在哈森鎮的金戈等人。

看到了葉辰之後,跟葉辰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就跟着葉辰一起走向了龍島的深處,路上介紹了給葉辰介紹了五大長老,分別是,水火金木土五系的族長,實力也都是神級的巔峯,這個結果讓葉辰多少有點驚訝,因爲人族到現在也不過只有幾名巔峯的神級。

葉辰也介紹了星輝等人,不過實力上說的就低了不少,都是鬥尊境界的,慕容雅心則是大斗師,這個也沒有隱瞞,龍皇笑着點了點頭,但是眼中的卻有些意外,因爲以往就算是有天才,也絕對不會有人能突破到葉辰的這個層次,這纔多長時間,葉辰和伊月居然都是鬥尊巔峯了,差一步就可以入神級,而且也聽到了幾隻監視葉的龍說,葉辰殺死過高階的神級,不過已經身受重傷。

在葉辰身上,龍皇還是能感覺道那股高等龍族的威壓,這樣龍皇吃掉葉辰的想法更加急迫了,因爲他想要突破修爲還是不算難的,但是想要進化,那卻是難上加難,難於上青天了,因爲血脈的凝練可不像是修煉那般的簡單,只要吞噬夠了足夠多的能量衝擊一下就可以了,血脈的凝練首先要有強大的精神力感知到自己體內的高等的血脈,其次還要不段的淬鍊那一絲血脈讓他不斷地壯大,然後才能慢慢的將自己身體內的鮮血通過那一絲血脈凝練成更高一級的鮮血,當血液全部完成的時候才能進化。

而進化的難度首先就體現在血脈的感知上,這些龍族低劣的身體內基本都沒有高一點的鮮血,,更別提感知到了,就算是有,也在出生的時候因爲莫名的原因被龍皇處死,然後鮮血在被龍皇採集,不過這樣的成功率本來就低,就算是採集到了能不能煉化還說不定,這就導致了到目前爲止,龍族也只有過一名龍皇進化成神聖巨龍。

而如果吞噬就不一樣了,龍皇如果能把葉辰吞噬掉,在運轉龍族特有的心法,到時候葉辰體內的龍脈再少,也會有一點被煉化,而葉辰體內的那絲龍脈已經不知道比龍皇高了多少層次了,煉化一點,也足夠龍皇進化了。

感知到了龍皇看自己的眼神,葉辰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先不說是龍皇能不能戰勝自己,就算是贏了,自己想逃誰能攔得住!這些天的修煉已經讓葉辰徹底的進入了一個瓶頸中,只需要一個契機,葉辰就能突破困龍,一躍化龍。

跟着龍皇慢慢的走向了龍皇的洞穴中,剛一進來,葉辰敏感的感覺到了這裏面的氣氛詭異,看着其他的四個人也都微微有些驚訝,也放下心來,而星輝心中卻泛起了滔天的巨浪,這股氣息他怎麼能不熟悉!慕容雅心心中也有些驚訝,頓時知道了這裏爲什麼會有魔族,看向星輝那平靜的臉龐,慕容雅心也不知爲什麼多了一絲底氣。

龍皇的洞穴中擺着諸多的果子,而凳子和桌子則是龍皇用財寶堆積起來的,看的衆人一陣目眩,不過也沒有太過於驚訝,龍族本來就是愛財的種族,多一點也沒什麼可驚訝的。

龍皇的洞穴裏面的人不多,只有龍皇五大長老,和金木水火土五系的下一任的族長,以及葉辰等人,至於暗龍族,因爲現在還上不了檯面,而且龍皇把它們隱藏的還很深,因此也就沒出現,不過經過了白雪的告知,在附近的一個島嶼上,就是暗龍族的棲息地。

在龍皇的洞穴中,龍皇僞裝的很和藹,甚至如果不是知道了龍皇不是什麼好東西,葉辰就不再相信白雪的話了,不過雖然表面上葉辰對龍皇相當的親近,潛意識裏葉辰還是對龍皇有着十二分的警惕,笑面虎最可怕。

在龍皇熱情和歡迎之後,葉辰幾人告辭後,龍皇給幾人安排了一個巨大的洞穴讓他們休息,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龍皇安排的正是白雪的洞穴,白雪自然沒有推辭,帶着幾人去休息了。

進到白雪的洞穴中卻意外的發現白雪的洞穴中沒有一點的財寶,好奇的看着白雪,白雪解釋道:“我覺得這些東西真的很沒用,平常也用不到,所以也就沒有收集了。”

意外的看了白雪幾眼,之後就鬱悶了,沒有牀褥什麼的,怎麼睡覺,龍皇已經說了明天在跟葉辰說龍族遇到的麻煩,而今天就讓葉辰先好好的玩一玩,葉辰自然也沒有拒絕,只是這晚上睡在地上多少有些潮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