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山狼立即給巴祖卡打電話。

就這樣又等了兩天那邊卻依然沒有消息。

“就算他們來也可能是利爾蒙德不認識的人。”重拳說,“也就是說我們從機場後的他們行蹤的可能性不大,沒準他們改走了水路也不一定,畢竟這裏是個島,除了天上還有水中的路線可走。”

“可是這就奇怪了,我們佈置的很詳細,那問題究竟出在哪兒呢?”幽靈苦着臉怎麼也想不通。

“的確奇怪!”本·艾倫也是一臉的愁容,之前的一切計劃就這麼落空了,究竟問題出在哪裏?

“下一步怎麼辦?”山狼問。

“看來我們低估了敵人的能力。”本·艾倫皺着眉,“再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把人撤回來,能用的都帶走,然後燒了這個地方。”

“那俘虜呢?”幽靈問。

“帶走,暈倒伊拉克,給他們點顏色看看。”本·艾倫站起身,“我就不相信,我們‘黑血’對付不了這麼一個‘血刃’。”

“運人走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們現在是在西太平洋上的一個島國,要把幾個俘虜弄到伊拉克去難度不小。”山狼說。

“這個問題交給你解決,不,這裏所有的問題都交給你。”本·艾倫起身,“獅鷲,跟我去辦點事情。”

“是。”獅鷲起身,將自己的裝備帶上跟着本·艾倫出了門。

“這個問題很棘手。”山狼託着下巴說。

“實在不行就裝進集裝箱,到伊拉克也用不了多久。”幽靈說。

“讓我想想。”山狼有些撓頭。

這件事暫且放下,山狼先組織人手將這裏所有可以用的東西全部運走,說來這裏的東西還真不少,足夠他們組建一個新的的落腳點,既然不能找敵人出氣,那就把他們的東西都搬空。

兩天後“黑血”馬尼拉北郊的落腳點正式建立完成,有了“血刃”的“無償援助”可算是給他們省了不少錢。

“這地方不錯,只是我們該走了。”幽靈站在門外看着湛藍的天空說。

“不錯是不錯,就是離居住區太近了。”軍醫抽着煙說。

“更保險,不引人注目。”重拳說。

“好了,差不多了,我們走。”山狼從裏面出來。“隊長和獅鷲呢?他們可一直沒露面。”重拳說。“不管了,他們會找個自己。”山狼說,“這個用不着我們擔心。” 伊拉克北部,戰區,伊拉克政fu軍控制區的一個小鎮,鎮子裏的居民早已爲了躲避戰火的而逃離家園,毫不誇張地說這裏已經變成了一座死城,滿街的垃圾和腐爛的屍體,空曠的鎮子充滿了死亡的氣息,建築物的牆壁上滿是斑駁的彈坑,到處都是戰火留下的痕跡,戰爭給這個國家帶來了無數的災難,自從第一次海灣戰爭到現這二十來年中伊拉克的老百姓就沒過上過安穩日子,無休止的制裁讓他們缺東少西,二次海灣戰爭開始到現在戰火就沒有熄滅過,不管戰爭的目的是什麼他們都沒有得到應有的也是他們最需要的——安定的生活環境,他們看得對多的就是證成千上萬的人死在戰場上,不管是本國人還是外國人,不管是正義的還是邪惡的,他們都在這片土地上流血,讓生活在這裏而又無法離開的人不得安生,民主和自由只有在吃飽飯的前提下才能談論,否則都是扯淡。-

鎮子前面的廣場上詹姆斯、馬歇爾、肖恩被捆在三根木樁上接受者烈日的炙烤,這就是他們和利爾‘蒙’德的待遇完全不同的地方,利爾‘蒙’德現在已經被送到巴黎接受最好的治療,他現在是|“黑血”的座上客,而這三個卻是地地道道的階下囚,詹姆斯以爲使用‘藥’物的關係,腦部受到刺‘激’,現在已經出於一種半白癡的狀態,他現在唯一的價值就是活着作爲‘誘’餌存在。

“他們真的會來嗎?”幽靈坐在屋頂上看着荒蕪的遠方,這就是本地的“特‘色’”,荒蕪,空曠,一覽無餘。

“誰知道呢!”山狼躺在地上看着天,“這是獸人布的局,希望對方能來吧,否則我們就白來沙漠了,我不喜歡這個地方,其實我們都不喜歡,對嗎?重拳?”

“我討厭沙子。”重拳將望遠鏡丟在一邊說,“在這麼看下去我的眼睛都快腫了,連個鳥都看不見,這種地方居然也有鎮子,也能住人,真是無法形象他們在這裏是怎麼生活的。”

他們是分散在鎮子裏的幾個地方通過單兵電臺‘交’談,爲了防止遭遇偷襲,他們在各個方向都佈置了人手,盯着四周,防止敵人突然出現。

佳餚記 “等這三個傢伙被曬‘成’人幹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橫炮打着哈欠說,“這種地方擺明了就是個陷阱,他們不會那麼傻吧?”

“既然是引‘誘’敵人上當爲什麼不派更多的人手?就我們幾個感覺太孤單了。”巴祖卡說。

“隊長肯定有自己的安排,我們服從就是了。”山狼從地上爬起來,“這個地方方圓幾公里連一棵樹都見不到,我們在這裏還是有優勢的,敵人來的第一時間就會被發現。”

“哼,敵人來多了我們撤退也是個麻煩,怎麼跑都是活靶子。”重拳很不以爲然。

“後面的兩輛重型悍馬可不是拿來玩兒的。”幽靈回頭看了一眼停在不遠處的悍馬車,“真想爽爽。”

“你是想開車還是想玩兒上面的轉輪機槍?”橫炮問。

“當然是開車,這種車的駕駛樂趣是無窮的,等閒下來一定買一輛當座駕開,那才叫爽。”幽靈一臉的嚮往。

“行了,我們還是繼續監視吧,我們手裏有他們三個人,足夠他們冒一次險來營救的了。”山狼說。

“要是知道詹姆斯已經招認了一切,估計他們不被氣死也差不多,我倒真希望詹姆斯被他們就回去,看看他們怎麼處着這個已經嚴重泄密的傢伙。”重拳說。

“他要是真被就回去什麼結果你肯定是看不到了。”幽靈說,“不過可以肯定的他們不會留下他的‘性’命。”

“不是我話多。”埃克斯斟酌了半天才開口說道,“儘管我們帶了足夠的裝備,但確實有點人單勢孤。”

“這個不用擔心,隊長那組人肯定在某個地方等着支援我們。”山狼倒是一點都擔心。“都說了這方圓幾公里連一棵樹都沒有,他們能埋伏在哪?”橫炮打着哈欠說。“至少……我們有遠程武器,雖然我不是獅鷲,無法保證一英里外的‘精’度,但至少我能只能卻的幹掉進入八百米範圍內的目標。”山狼將l115a3狙擊槍彈‘藥’放在身邊的臺子上,旁邊還有一支m16a3放在一邊備用。

“已經兩天了,他們再不來三個俘虜就快死了,怎麼感覺他們不打算來救人呢。”重拳撿起望遠鏡繼續看着遠處情況,“是不是隊長沒把消息放出去?或者效果沒預計的好?”

“不可能,隊長已經下了挑戰書,而且是通過傭兵網和情報渠道發出去的,可以說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們不來臉就丟大了,以後就別想在這行‘混’下了。”

“說到底還是爲了那份名聲,可笑的理由。”重拳冷笑,“不過,沒了名聲就沒了生意,無奈的原因。”“那我們該怎麼辦?繼續等?”橫炮又問。“除了等,你還能想出別的辦法嗎?”重拳看了看天,從背囊裏拿出單兵口糧苦着臉說,“開飯,md,只能吃這些東西,真是太爽了!”

很快太陽西轉,到了傍晚,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顆顆冒出來重拳有點困,在這裏兩天多了,除了喝風吃沙子真沒有任何可以解悶的事情可做。

清澈的天空上星雲彌補,燦爛的銀河閃着銀‘色’的光芒,沙漠唯一的好處就是沒有污染,空氣通透‘性’好,儘管重拳不喜歡沙漠,但他卻非常喜歡這裏的星空,每顆星星都那麼的近,彷彿是一枚枚的寶石鑲嵌在深藍‘色’的天空中。

“山狼,這麼安靜的夜晚給大家唱首歌吧!”重拳對着單兵電臺說,“給我們無聊的生活添點‘色’彩。”

“還是不要破壞這‘浪’漫的氣氛了,寧靜纔是沙漠最永恆的主題,不要破壞這裏的特‘色’。”山狼說。

“如果不到處都是該死的沙子我還真喜歡這裏的夜空。”重拳說,“這份寧靜和清澈可不是其他地方能照的到的。”

“凡事都有他美麗的一面,我也不喜歡沙漠,但在這行中我們卻無法避免進入沙漠執行任務,這就是人生的無奈。”山狼透過夜視望遠鏡看着空曠的荒漠,遠處沙漠和荒漠的沒有明顯的界限,這裏是過渡區。

“至少這次我們有充足的飲水,否則我們只能和跑過屍體的井水,那可不是我希望的。”重拳說的是鎮子裏的幾眼神經,裏面水源充足但卻跑滿了屍體。

“那也是水源,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也是要喝的。”橫炮來了一句,“快餓死的時候人‘肉’都吃。”

“我可沒那個愛好。”重拳趕緊搖頭,他聽着都覺得噁心。

幾個人就這麼稀裏糊塗的聊着直到深夜,爲了保持戰鬥力山狼讓一部分人先休息,輪番負責監視鎮子外面的動靜,畢竟這裏地勢開闊,一覽無餘,不需要太多的人手。

凌晨一點多,重拳多少有些睏意,就在這個時候幽靈突然說話了。

“重拳……”耳機裏幽靈呼叫。

“幹‘雞’‘毛’?”重拳有點不耐煩。

“三點鐘方向,距離兩百,看看有什麼不同!”幽靈說。

“什麼?”重拳調整了一下夜視望遠鏡,那邊除了沙子還是沙子。

“那幾個隆起的沙包是怎麼回事?”幽靈再次提醒他。

“沙包?我怎麼沒看見?”重拳又認真地看了一下,果然看見了兩個沙包,並不明顯,如果不是仔細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我記得……白天的時候好像還沒有,我只記得那邊有兩米多寬半米不到半米深條河溝,沒記得有沙包啊!”

“白天有沒有我不知道,但剛纔我發現他和之前的位置有點不一樣。”幽靈說。 奴家不是掃把星 “確定?”重拳問。“不確定,不過我們可以試試,如果有問題一槍過去就知道了。”說着幽靈將一邊的l115a3狙擊槍挪過來,這次他們帶了三支這種高‘精’度狙擊步槍,雖然給他們用有點‘浪’費,但在這空曠的地方的確用得上,遠距離的狙殺是非常有震懾作用的,至少能延緩敵人的進攻速度,同時可以破壞車輛,有效的阻擊敵人,原本他們打算帶上幾支巴雷特過來的,但因爲重武器不是那麼好高也就作罷了,畢竟他們要對付的只是一支僱傭軍,而飛正規軍,是不太可能有需要巴雷特對付的目標的。

“嘭……”一聲如雷的悶響在荒漠中回‘蕩’,望遠鏡中重拳清晰的看到那團沙包炸起了一團血‘花’,旁邊的沙包突然裂開,一個翻出來向後一滾消失不見了。

“果然有問題。”幽靈冷笑,“他們是接着那條河溝爬過來的,幸虧我發現的早。”

https://ptt9.com/85483/ “靠,是我大意了。”重拳撓了撓頭,“抱歉。”

“兩百米以內,估計他們是剛到,這下算是暴‘露’了。”山狼‘插’話道,“今晚註定不尋常,大家‘精’神點。”“不用了,他們來了。”橫炮說,“七點鐘方向,裝甲車兩輛。”山狼立即回頭向那邊看去,可是這一看他就愣住了:“大爺,裝甲車……” 三輛裝甲車成“品”字形排列衝破夜‘色’的掩護出現在毫無遮擋的荒漠中和黃沙的‘交’界地帶,只是距離較遠,還在千米之外。,

“這算是給我們的意外驚喜嗎?”幽靈罵道。

“你確定我們要對付的是一支僱傭軍嗎?”重拳透過望遠鏡仔細看了看那幾輛裝甲車。

“這一點我確定;但我不確定來的是不是僱傭軍。”山狼略帶喪氣的說,他看了看手裏的狙擊步槍,“這玩意兒沒啥實際用處了。”

“至少來的不是伊拉克軍隊,也不是美軍,這裝甲車很破,很多地方都是後焊接上去的鋼板,一看就是從正規軍手裏繳獲的或者撿來的破爛,然後七拼八湊起來的,能開就不錯了。”幽靈仔細看着裝甲車說,“武裝的可能‘性’更大,只是他們和‘血刃’有什麼關係?是幫兇還是同夥?”

“幫兇和同夥的問題先別考慮,我想知道怎麼對付這三個烏龜殼?我們可沒準備反坦克武器。”重拳說。

“沒關係,鎮子雖然規模不大,但至少給了我們迂迴的空間,既然打不過我們就走,但前提‘弄’清他們的身份,然後我們就撤。”山狼說。

“那我們豈不是白來一趟?”橫炮問。

“獸人的命令是要我們引出敵人,但沒讓我們全殲敵人,所以,所以沒必要硬拼。”山狼很吃驚敵人會動用裝甲車,但卻並不擔心如何脫身,現在是晚上,這對他們的撤離很有利。

“看來這是一次較爲艱難的戰鬥。”巴祖卡說。

“我們只要‘弄’清他們來的目的就行了,如果是來救人的那麼他們的身份就不用懷疑了。”山狼對着裝甲車的方向開了一槍,這完全是試探‘性’攻擊,根本沒期待能起什麼作用,很快裝甲車上的機槍和三十毫米機關炮開始還擊,但完全處於盲‘射’狀態,漫無目的的從鎮子的橫向掃‘射’,可以說他們是在示威,也可以說他們給自己壯膽。

“果然沒有夜視設備。”山狼說,“裝備這麼簡陋,看來他們不是僱傭軍。”

“那就奇怪了,既然不是僱傭軍他們來這裏幹什麼?是來和我們‘偶遇’的?這也太巧合了吧?”

“不知道,看看他們是不是來救人的就知道了。”山狼說,“或許他們只是被‘血刃’僱來當炮灰的,剛纔準備潛入的敵人可比這個高端多了,大家注意,敵人很可能趁‘亂’從其他方向進行攻擊。”

“如果他們不是‘誘’餌,也不是來救人的怎麼辦?”重拳還是不明白,“是不是就說明我們在敵人來之前遇到了一羣白癡?真是那樣的話我們可以回去買彩票了。”

“你怎麼還不明白?如果他們不是來救人的那就簡單了,也就是說他們的目的和我們屁關係沒有了,我們走就是了。”幽靈從屋頂上跳下來轉移陣地,敵人的掃‘射’正在向他的位置延伸,‘逼’得他不得不躲避一下。

“我靠,還不是一個結果,都得跑。”重拳說。

在裝甲車的掃‘射’下,很多房舍被炸塌,部分已經燃起大火。

“這裏是國民衛隊的控制區,就算是邊緣他們也不至於這麼命不長明目張膽的把裝甲車開過來吧?”橫炮對敵人的出現表示很不理解。

“這裏不是國民衛隊的主要防線,這個鎮子也不是什麼戰略要地,失去和佔領的唯一區別就是‘浪’費兵力,這一點雙方都知道,所以這個鎮子對他們來說都無關緊要。”

“對,我們的目的是看他們救不救人,不是和他們拼命,主要是我們也沒那個實力。”山狼看了一眼不緊不慢靠近的裝甲車,“你說他們是不是在全速前進?”

蜀山魔門正宗 “這速度?全速?”埃克斯沒明白,“難道是他們是在也快不起來了?”

“這種破裝甲車能跑這麼快就不錯了。”重拳又換了個地方,還沒和敵人正式‘交’火,他已經被敵人的掃‘射’‘逼’得到處‘亂’竄,其他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他們怎麼不開坦克過來?直接把這裏夷爲平地。”幽靈沒好氣的罵道。

“看這三兩破裝甲車就知道他們窮的的東西,七拼八湊的在一起勉強能走就不錯了,坦克到他們手裏能開起來?我表示懷疑。”山狼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裝甲車靠近鎮子卻束手無策,沒有重武器也只能如此。

“轟轟轟……”一連串的機關炮彈炸得鎮子裏硝煙瀰漫,看看得出他們的第一個打算就是給他們來個下馬威。

裝甲車的速度並不快,但路程卻並不遠,沒用多少時間就靠近了鎮子,幽靈設置的地雷只有一枚炸到了裝甲車的腹帶,將之‘逼’停,其餘的全部落空,畢竟這裏地形太開闊了,敵人可以從任何方向靠過來,他們又沒有太多的地雷,所以這次地雷設置算是很失敗。

在另外兩輛裝甲車的掩護下被炸斷履帶的裝甲車上的人下來衝向鎮子,另外兩輛裝甲車也開進了鎮子,想着鎮前廣場推進,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爲了去就詹姆斯他們。

“去廣場就好辦。”幽靈冷笑,那邊他埋了地雷,雖然不能將敵人炸死,但至少能毀了他們的裝甲車。“轟轟……”裝甲車果然中招,被炸得橫在了路上,車裏的人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但車子是沒法繼續再走了,後面的裝甲車也被堵住,想通過這條路到廣場是不可能了。“注意,他們下車了,至少有三十人。”重拳躲在鎮子邊緣地帶的暗處端着m16a4突擊步槍打着冷槍,這個距離簡直都不用瞄準,很快三個敵人就被他幹掉,等敵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不知去向。

“三十個還不算多。”幽靈打了幾枚槍榴彈過去在,其中一枚正好打進敞開的裝甲車‘門’,幸虧大部分的人已經下車,否則這下損失可大了,槍榴彈是不可能炸燬裝甲車的,只是裏面沒來得及下來的一個敵人和司機被炸死。

“我說的是兩輛車上下來三十個。”重拳補充道,“還有一輛裝甲車上的人還沒下來。”

“我靠,他們是不是把車上所有的東西都拆掉用來塞上了人?”幽靈罵道。

戰鬥一開始就慘烈無比,劇烈的爆炸在鎮子裏不斷的響起,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下山狼他們佔盡了優勢,敵人的雖多,但卻佔不到多大便宜,只是山狼他們每次都是冒着巨大的風險靠近敵人發動突襲,這纔給敵人造成了較大的傷害。

“他們就快到廣場了,那幾個俘虜怎麼辦?”橫炮見敵人推進夠快有點着急。

“不管他們,儘量消滅敵人有生力量,不能白來一趟,怎麼也得讓他們付出點代價,就算是炮灰我們也得儘量滿足他們做‘灰’的願望。”山狼說。

“只要他們下車就好辦,我可是在廣場附近佈置了不少地雷,可不能‘浪’費了。”幽靈冷笑着說。

“所有人注意,以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爲主,他們不是僱傭軍,所有沒必要留活口,殺吧,儘量殺。”山狼一邊‘射’擊一邊說。

“‘血刃’不親自出馬,居然‘弄’一批武裝過來打醬油。”重拳連着摔出去好幾沒手榴彈。

“那就別讓他們這麼輕易的達到目的。”山狼端着槍從側面遇到敵人背後發動進攻,在這種近距離巷戰中他們的靈活主動的作戰方式發揮了最大的優勢,這三十個敵人簡直是腹背受敵,不過凡是有利就有弊,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中也給他們提供了更多的藏身地點,所以山狼他們就算在勇猛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全殲這些敵人。

問題在於山狼他們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就算髮揮最大威力也只能在短時間內佔到一些便宜,畢竟敵人數量太多,而且大多都是戰場上‘摸’爬滾打下來的,不是他們幾個人就能輕鬆搞懂的,何況還一輛裝甲車這繼續推進,敵人也開始利用火箭彈等威力反擊,這對他們都是致命的威脅。

“這麼打不是辦法,敵人火力太密集,壓力太大。”巴祖卡一邊轉移陣地一邊說道,“我們的火力太差了,實在是太吃虧了。”

“差不多了,不強求,大家向撤退地點集結。”山狼見大家堅持不住了就下達了撤退命令,“幽靈,那三個傢伙‘交’給你了。”

“放心,這三個傢伙我一支看着呢。”幽靈已經到了預先選定的制高點,敵人最後一輛裝甲車已經繞路到了廣場,幾個士兵已經從上面下來直奔困在柱子上的三個人。

幽靈端起狙擊步槍將瞄準鏡的十字線對準了馬歇爾的頭,他正在被從柱子上解下來……只要幽靈一動手指馬希爾就會瞬間爆頭,可是幽靈又改變了主意他收回壓在扳機上的是指,甚至移開了貼在瞄準鏡上的頭:“差點忘了,現在現在還不能殺你……”這麼以停頓詹姆斯三人已經被恐怖分子‘弄’下來塞進了裝甲車裏…… 鎮子裏戰鬥‘波’及面非常大,幽靈在很多地方設置了炸‘藥’,並不單單是地面上有地雷那麼簡單,而是在牆上,房屋上都有炸點,他本來就沒打算單單靠爆炸那點威力來對付敵人,這些建築物的碎片能很好的增加殺傷力。所以大量的房舍在戰鬥中毀於一旦,滿地都是瓦礫會建築廢墟,敵人的死傷慘重,橫飛的建築物碎片給他們製造了巨大的麻煩,不到二十分鐘的戰鬥已經出現了十餘人的傷亡,就算是這樣他們還是在努力的掩護着救人之後正在返回的裝甲車撤離,因爲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所以沒必要在這裏糾纏下去,他們也清楚在沒有夜視設備的情況下,這裏很吃虧,退走纔是目前最明智的選擇。“真TM頑強,不知道‘血刃’給了他們什麼好處,傷亡這麼大還在賣命。”重拳後到遠處看着正在發飆的敵人。

“幽靈,你怎把俘虜給放了?”轉到廣場西側的橫炮大怒,因爲他沒看見俘虜的屍體,而且敵人僅存的裝甲車也已經開走。

“對,是我放的。”幽靈不急不緩地說,此時的正站在一間房舍的屋頂上看着正在被敵人護衛着撤退的裝甲車說。

“搞什麼?”橫炮沒明白幽靈的意思,但他確定幽靈不會平白無故的放人,肯定有他的用意,只是他怎麼也想不通其中有什麼奧妙。

“這樣吧,我給你變個魔術。”說着幽靈拿出起爆裝置,“看裝甲車。”然後按了下去。

“轟轟……”幾聲連續的悶響中裝甲車被炸得四分五裂,上面的七八名敵人也跟着被炸成了‘肉’醬,原本還在抱怨被趕下車的敵人被掀翻在地,還有人受了不清的傷,見到這個場面他們都不由得一陣後怕,如果不是被趕下來,現在肯定也跟着屍骨無存了。“我靠,你在他們身上裝了炸‘藥’?可爲什麼沒被他們發現?”橫炮終於明白了過來。“是,不過不是在身上,而是在肚子裏,我喂他們三個吃了一公斤的C4,這辦法真是屢試不爽。”幽靈說,“原本我打算把這留給‘血刃’那些王八蛋的,可沒想到那些王八蛋進入不‘露’面,只能這樣了。”

“我靠,你這真是夠絕的。”橫炮驚得一身冷汗,他曾經聽幽靈提過,埃比尼亞他們用類似的方法幹掉了總統莫迪,沒想到他又這麼幹,只是他奇怪是幽靈是什麼時候下的手。

“不能幹掉‘血刃’的人也得給他們的走狗們點教訓。”幽靈一邊說一邊穿過兩條街到了藏車的地方,橫炮和毒‘藥’已經先到了,他們正將車從僞裝下面開出來。

“這是我的位置,讓開。”幽靈拉開車‘門’將橫炮扯下來。

“我靠。”橫炮顯然沒有心理準備,直接被幽靈丟在了地上。

“後面去,機槍‘交’給你了,我們去給這些敵人點顏‘色’看看,記住,能殺多少殺多少。”幽靈說。

“這主意不錯。”橫炮大喜,立即鑽進了車裏將轉輪機槍對準了前方,“走走走。”

“毒‘藥’,你在這裏等其他人。”說完幽靈開着重型悍馬就衝了出去,兩條街外重拳和山狼正在和敵人周旋,敵人在遭遇重創之後並沒有‘亂’了陣腳,而是改變了之前撤退的打算開始進攻,這麼做唯一的解釋可能就是他們被‘激’怒了。

幽靈將車大搖大擺的開過去堵住路口,橫炮調轉槍口開始掃‘射’,每分鐘六千發的‘射’速產生的威力可不是一般武器能比的,密集的彈雨摧枯拉朽的將遇到的一切打成碎片,幾名沒來得及躲避的敵人甚至連吭一聲都沒來得及就變成了‘肉’泥。

“山狼,你們撤吧,這裏‘交’給我們。”橫炮興奮地大叫,“這些王八蛋,我忍你們很久了。”“收到,你們小心。”山狼也不戀戰,叫上重拳撤走了。“真TM爽,哈哈哈……”橫炮狂笑,長久以來他還真沒如此痛快的戰鬥過,在老隊員面前他從不敢如此放縱,今天總算是得到了一次發泄機會。“十點鐘方向,屋頂,RPG。”幽靈提醒他。“想偷襲?想得美!”橫炮調轉槍口,屋頂上那傢伙立即變成‘肉’泥,RPG直接被彈雨打爆,將屋頂徹底炸塌。

在強大火力的攻擊之下敵人被打得‘亂’了陣腳,僅存的十幾個人開始後退,顯然他們已經頂不住了,幽靈開着車緊追不捨,強大的火力之下這些敵人抱頭鼠竄。

“差不多了,適可而止。”山狼在耳機裏提醒幽靈,“目的達到,我們走。”

“走……”幽靈有些戀戀不捨的調轉車頭向鎮子另一側開去,那邊山狼等人正等着他們。

“爽……哈哈,爽……,可惜時間有點短。”橫炮意猶未盡的說。

“好了,我們該走了,仗有的打,不要太‘迷’戀,我保證你有厭惡的一天。”山狼在耳機裏說。

“我們走。”重拳拍了拍開車的毒‘藥’,“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是,長官。”毒‘藥’將車開起來跟着幽靈想鎮子外面駛去。

很快他們就遠離的小鎮,從這個角度看國剛剛發生戰鬥的鎮子北側硝煙瀰漫,零星的爆炸聲和槍聲還在繼續,殘敵一程驚弓之鳥,還在不停的胡‘亂’‘射’擊。

“乾的真爽。”橫炮從炮塔上下來,“只可惜對方不是‘血刃’的人。”

“別急,他們總會‘露’面的。”山狼說。

兩輛悍馬車奔‘波’了一夜到達伊拉克的一個軍事駐地,這是本·艾倫給他們的地址。

“獸人躲在這裏?”重拳有點不相信。

“我們可是伊拉克北部的確的最大投資商,別那麼缺乏自信好嗎?”山狼下了車舉着雙手前往哨卡,雖然他們開的是軍用型悍馬,但貿然闖關絕對會遭到營地裏的猛烈攻擊。

“什麼時候我們也成了資本家?”重拳搖了搖頭,他這才發現,原來他們的多重身份中只有傭兵一項是最低等的。

“公司產業越來越大,你們這些大股東真該回家坐着收錢。”橫炮酸溜溜地說,他沒有那麼多的辜負,所以非常羨慕他們的這種身份。

“你以爲我不想?”重拳橫了他一眼,“但這些該死的敵人老是老找麻煩,我在加坐在數錢都數不安穩。”

“也是,遇到這麼一羣死纏爛打的敵人的確讓人頭痛。”橫炮嘆了口氣說。

“所以,還是先把這些敵人都‘弄’死才能安心。”幽靈從車上下來蹲在路邊‘抽’煙,“我們不在這段時間獸人他們究竟幹了什麼?現在我們這個隊長真是越來越神祕,很多事情都是在事後告訴我們。”

“還是不關心這些的好,獸人肯定有自己的考慮,我們聽命行事吧,那樣還能輕鬆一點。”重拳無所謂地說。

這時前面的山狼已經登記好了,揮手叫他們過去接受檢查。

“幽靈,走了,我們可以靠近哨卡了。”重拳招呼他。

等到了營‘門’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軍醫已經等在那裏,但是按照規定他們必須接受檢查,並且將武器彈‘藥’封存,直到他們離開這裏之後才能還給他們。

“你們總算是過來了,一點消息都沒有,讓人乾着急又毫無辦法。”軍醫說。

“沒辦法,我們很忙。”重拳擺出一副很欠揍的表情說。

“獸人呢?”山狼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