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你!”

“是你…”

兩人同時驚訝的出聲,隨即便看到懸崖下方的美麗女子,嬌柔的臉頰泛着微紅。

此女正是在這一屆新生中各項測試都達到第一,其天賦就是烈禹都自嘆不如的雨涵。烈禹還在風華酒樓裏看見過她。而雨涵也曾在測試中見到過烈禹,出於烈禹的天賦,雨涵略有關注過。

所以兩人在這個情景見到實在有些驚訝和小小的尷尬。

在這尷尬的氣氛中,烈禹輕咳了一聲,開口道:“真巧,你怎麼也會在這?”

烈禹打破尷尬,雨涵也逐漸把微微埋下的頭,擡了起來,柔柔的道:“能拉我一下嗎?”

“好!”烈禹點了點頭,寬大的手掌伸了過去。

用手鋝過額前的髮絲,雨涵臉色再次微紅了起來,但還是握住了烈禹的手,微微一用力,嬌軀在懸崖下放輕輕躍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

雙腳落地,雨涵頓時快速的掙脫了烈禹的手掌,眼睛轉向別處。“你也是接了尋找火炎果的任務吧!”

望着那妙曼的身影,身上披着淡白色的素雅長裙,很好的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曲線,僅僅是修長的脖頸間露出的一小塊白皙如羊脂般的肌膚,就足以讓人爲止砰然心動。

“恩,是的。”烈禹悻悻的聳了聳鼻子,依稀還能聞見空氣中殘留的香味,但又覺得有些唐突,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兩人再次沉默了起來!

“那你現在還差多少沒有完成?”雨涵撇了一眼烈禹,又看了一下下方近在咫尺的火炎果,遲疑了一下後問道。

“我接手的任務是,一顆火炎果,和十頭斑紋虎。現在也只是斬殺了七頭斑紋虎而已。”烈禹有些尷尬,來到學院後山的森林已經兩天了,要不是因爲前面的兩件事情耽擱,怎麼也不會有這樣慘淡的成績。

雨涵顯然也沒想到烈禹來了這麼久才斬殺七頭斑紋虎,從上次學院新生測試的時候,她就注意到,烈禹當時還只是一個後天玄氣中期的武者修爲,就能有那麼強悍的攻擊力和敏捷。可此時明明看對方已經突破了後天玄氣中期了,實打實的是一個後天玄氣後期的高手,可來森林這兩日才這點成績。

烈禹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我開始的時候也只是在尋找火炎果,偶爾遇到一兩頭斑紋虎纔出手斬殺,但火炎果是在太難找了!”

雨涵撲哧一笑,捂嘴笑道:“火炎果的確難找,但也不是你這麼找的,火炎果是生長在懸崖之中,這雖然在學院的任務處都有註明,但火炎果一般只有到了正午的時候,有強烈陽光的照射,纔會逐漸變紅,所以你找了也是白找。”

“啊!”烈禹微微一吃驚:“這個我倒是不知道!”

誘夫 “其實世界上有很多靈草都有規律的,比如天蓮花,它雖然非常珍貴,但是它只會在大雪過後,在陡峭的懸崖之中才能發現它的蹤跡。”

雨涵看了看不語的烈禹,出聲問道:“我現在也只差一顆火炎果了,但這顆火炎果是我們同時看到的,要不就你先拿着吧,你再幫我一起去尋找一顆,這樣行吧?”

說完不到烈禹回答,便出手把那嬌嫩得火紅的火炎果摘了下來,微笑的遞給烈禹。

“這…”

烈禹有點不好意思了,本來這株火炎果是他好不容易找到的,而對方也是同一時間找到,自己雖然非常需要,但人家畢竟是女孩子,烈禹倒有些不知道該接還是推辭。

“呵呵!”

雨涵走上前去,一隻手抓住烈禹的右手,把火炎果塞到了烈禹的手中,笑了笑道:“一會兒你再幫我找一株就行了唄!”

每一株火炎果中只能生長處一顆果實,所以也沒得分,而雨涵說得也在理,烈禹不好推辭,倒沒有矯情,收了下來。

兩人在周圍仔細尋找後,並沒有看到另外生長的火炎果,便爬上懸崖之上。

“走吧,我知道有個地方一定有火炎果!”

看着有些沮喪的烈禹,雨涵微微一笑,便先一步朝前方走去。嬌柔的身軀,在陽光的照耀下,留下一個妙曼的身影。 山中裊繞,在這森林之中居然還有這等陡峭的懸崖。

當烈禹走到此處時,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煙霧瀰漫的懸崖下白茫茫的一片,肉眼看不見底。

只此向下望上一眼,就讓人有些眩暈!

“喏!就在那兒!”

雨涵纖手向一個方向一指,那個地方早在昨日她就發現了,不過礙於危險,並沒有出手摘下。

烈禹順眼望去。在那陡峭的懸崖邊上,一株火炎果正生長在那裏,透着嬌嫩的鮮紅。

Wωω● ttκā n● C O

雖然是生在在懸崖邊上,但並沒有多大危險,旁邊有着不少荊棘阻擋,要不然,就算是再珍貴的靈草,烈禹也不敢前去摘取。

“我來吧!”

打定主意後,烈禹對着身後的雨涵說了句。他並不是逞能,畢竟你要讓一個女孩子去那麼危險的地方。那也並不太好吧!

烈禹慢慢的移動身子,靠近火炎果,有些緊張,但他還是對着後者笑了笑。示意沒什麼!

雨涵看到烈禹居然獨自前去,有些驚訝的看了看烈禹的背影,本要挪動的腳步,又放了回來,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穩定心神,深呼了一口氣,烈禹在離得火炎果半米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

這裏是一個斜坡,不能在往前移動了!

一隻手貼着地面,另一隻手伸向那顆通紅的果實。緩緩的靠近了火炎果,手指馬上就要接觸到火炎果了。

就在烈禹心中激動的準備一把抓住那果實時,後面的雨涵一陣驚呼。

“小心!”

烈禹聽着‘小心’兩個字的時候,同時感覺到了一絲冷氣,頓時一個激靈。一咬牙,手掌往火炎果一抓,頓時一顆圓潤的果實落到手心。

同時身體向後一仰,一道冷氣從身邊滑過。

這時,烈禹纔看清楚那是個什麼東西,一條白色的小蛇正纏繞在旁邊的荊棘之上,這條小蛇不僅小巧,且能夠發出一道冰芒。這樣的妖獸,在後天妖獸中也算罕見。不過看對方的實力卻並不強大,只是在後天中階層次。

要是在平時的話,烈禹絕對不懼怕它,但是此刻烈禹正在懸崖邊上,即使仰着身子,也很難躲避攻擊。

小巧玲瓏的白色小蛇再次發出一道冰芒,烈禹只能快速的向右移動,同時手玄氣凝聚,朝着對方發出一記攻擊。

要是在平時的話,這道攻擊足夠讓小白蛇這樣的妖獸斃命,但此刻因爲是躺着的原因,攻擊的目標偏移。

雨涵在一聲驚呼之後,就往這邊衝了過來,剛好烈禹發出一道攻擊打偏。

小白蛇發出噝噝的聲音,當再一次攻擊烈禹時,趕過來的雨涵手中多了一把細劍,灌輸了玄氣之後,一道劍芒滑向小白蛇,小白蛇立馬變成兩截。

呼,烈禹鬆了口氣,剛剛好險,剛要出聲感謝雨涵,臉色微變,連忙伸出左手去拉了一把。

原來雨涵在跑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在懸崖邊,可是當發出一道攻擊時,劍芒把小白蛇斬斷之後,雨涵腳下的石頭鬆落,一下就坍塌了。烈禹反應及時,連忙伸出左手抓住。但因爲墜落的力度,向下方一頓,烈禹心中一驚,雙腳纏繞着身後的荊棘,終於停止了下墜。

不過此刻還不是鬆氣的時候,烈禹因爲雙腳纏繞荊棘的緣故,兩人並沒有掉下去,但這樣下去也是非常危險。

“快上去!”烈禹對着緊緊抓住自己手腕的雨涵說道,自己因爲雙腳着力,根本沒有辦法爬上去,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先讓雨涵先上去之後,再拉自己上去。

雨涵猶豫了一下,想了想,還是對烈禹點了點頭,手一用力,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輕盈的便翻了上去。沒有絲毫的停歇,便抓住了烈禹的雙腿,向上拉去。

烈禹和雨涵同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望着那萬丈懸崖,兩人都不禁冒出冷汗,要是稍有不注意,便會跌落下去,屍骨無存!

“對不起!”雨涵臉色有些難堪,畢竟是因爲自己把對方帶到這個地方,爲自己摘取火炎果的。又因爲自己的疏忽,對方又不顧危險來救自己。

烈禹無所謂的笑了笑道:“沒什麼,大家都沒錯,要不是那條白色小蛇的原因,我們也不會遇到這樣的事。”

烈禹剛想要說話,突然心中一震,雨涵也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和烈禹同時向另一個方向看去。

連綿不絕的大森林之中,四條身影快速的向前方遁去。而後面卻是跟着一羣速度奇快的蒼風浪。這一羣蒼風浪大概有着二三十隻左右,單論蒼風浪的實力大概在後天中階算是比較厲害的了,實力也僅次於同時後天中階的斑紋虎。

烈禹與雨涵快速的離開懸崖,來到了茂密的森林之中,便看到這一幅情景。

一羣的蒼風浪?這幾個學員是怎麼惹來的這麼**煩。

要說在森林之中,能夠遇到這麼多的蒼風浪,卻是非常少有的事,蒼風浪雖然以羣居爲主,但像這樣的森林中,一般都是四五頭,七八頭爲一羣算比較多的了。這樣的森林中,遇到二三十頭蒼風浪,那就是倒黴透頂了。

凌風欲哭無淚,自己在學院中,雖然不是在學院實力非常強悍的存在,但尋常的蒼風浪、斑紋虎也能夠輕易斬殺的,可是這次卻遇到了少有的情況。

老天,就是兩隻蒼風浪都可以把自己搞得無比狼狽,別說這麼多了。所以沒有絲毫的猶豫,便帶着身邊的同伴快速離開。

可是蒼風浪在後天中階妖獸中雖然不是最厲害的,但卻是速度最快的妖獸了。幾人即使使勁的逃跑,可還是被追了上來。

一臉苦笑的凌風心裏悲呼不已,恐怕這裏便是自己幾人的葬身之處吧!

突然,凌風看到前方有兩道人影靠近,距離有些近了的時候,凌風纔看清楚,頓時大驚。

“兩位快跑,後面是蒼風浪!”雖然心中驚異,但還是好言出聲相告。

這人倒是還可以,烈禹心裏小讚了一下凌風。要是放到一些小人身上的話,多一個墊背的豈不更好!

“我們攔住它們應該沒問題吧?”烈禹撇過頭,對着雨涵道。

雨涵笑了笑,表示沒有問題。

手握長劍,體內的玄氣微轉。烈禹施展着天涯行,快速的靠近了那狼狽不已的幾人。! “嗷~”

一聲聲高亢的狼嚎聲響起,這幾個玄武學院的學員不禁臉色蒼白,離得最近的蒼風浪也就數丈距離左右,並且越來越近,這樣一直往前逃,絕對逃不了多遠,就會被這兇殘的妖獸所追上。倒不如停下來,跟它拼個魚死網破。

凌風看到不顧危險而來的兩人,眉頭皺了皺,咬牙停止了向前。身邊的幾個學員也停了下來。凌風來不急多說,看着呼吸之間便到身邊的狼羣,怒吼一聲,便迎了上去。

凌風是一個剛剛進入後天玄氣後期的武者,一般應付兩頭蒼風狼雖然狼狽,但問題不大,三頭蒼風狼就相當的危險了。而除了前面近在咫尺的幾頭蒼風狼外,後面至少有着二十左右的數量。

其他學員不禁頭皮發麻,雖有些驚恐,但是看到凌風學長已經進入戰團,另外還有兩個看似不弱的學員前來相助。爲了保命,還是奮力的朝着蒼風狼攻擊而去。

“嗷嗚~!”

一道劍光劃過,一頭蒼風狼身軀被劃開一條口子,鮮血橫飛,但並沒有身受重傷,依然撲向了那名青年。

“嗤!”“嗤!”“嗤!”……

劍影飛舞,不少的學院都掛了彩,其實他們都算幸運的,在這裏的幾人,除了烈禹、雨涵兩人是後天玄氣後期外,就只有那個叫做凌風的青年是後天玄氣後期了,這還只是跟烈禹一樣,剛剛突破不久。

其餘幾人都是後天玄氣中期,就是最強的一個,也只是後天玄氣中期巔峯而已,雖離後天後期僅只一步之遙,但始終未有跨過這到瓶頸。

這四個後天玄氣中期的學員,每一個僅能對付一頭蒼風狼而已,其餘的蒼風狼都默契的撲向實力高一點的三人。

烈禹手持長劍,猶如毒蛇一般,劍影飄忽,鮮血四濺,一頭蒼風狼應聲倒地,迎接而來的又是數頭蒼風狼的圍攻。

“刷!”“刷!”“刷!”

一頭蒼風浪到在烈禹腳下,烈禹空隙之間一看,雨涵手持細劍,身子宛如鬼魅一般的躲閃這蒼風狼凌厲的雙爪

凌風也是趁着大樹的掩護,斬殺了一頭蒼風狼,但此刻身邊卻有着四五頭蒼風狼。凌風握着巨劍的雙手,微微顫抖,臉上蒼白。但面臨危險,也只得揮劍抵擋蒼風狼凌厲的雙爪。

烈禹眉頭微皺,情況相當危急,雨涵倒是不說,那詭異的身法,和猶如流水般的攻擊,比自己也是要強悍幾分。可凌風和那四個學院已經是面臨危險,要不是大部分蒼風狼都圍向雨涵與自己,恐怕已經被強悍的蒼風狼所撕咬了吧。

而自己這邊雖然憑着天涯行的身法,倒是能夠躲開蒼風狼的攻擊,但是如此多的蒼風狼,卻讓他有些吃力。

握着長劍的雙手已經隱隱出現了一絲細汗,說明他此刻也非常緊張。

“噗!”…

一個學員的手臂被蒼風浪咬住,這個學院痛呼一聲,手臂被齊深深咬斷。

烈禹暗呼糟糕,不能眼看着這名學員被蒼風浪給殺害吧!

狼羣中又是一陣狼嚎聲,烈禹揮劍逼開一頭蒼風浪,身子一動,便閃身過去營救那名學員。

那名被蒼風浪咬斷手臂的學員反應也是及時,強忍着手臂的痛楚,順勢向地上一滾,躲過了那蒼風狼鋒利的牙齒。恰好烈禹正好騰出手來,逼退了那頭蒼風浪。

“大家靠在一起,縮小範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