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呀!龍韓傲也發現,面對劉靜馨,自己那自信就會歸零,生怕一個不小心,一個不注意,就會消失,真的好怕。

就連龍韓傲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你這是沒有安全感吧!龍韓傲,以後我會給你安全感的,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的,相信我,你以後就不會在是一個人,不管未來怎麼樣,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這樣的龍韓傲真的很讓人心疼,更讓劉靜馨心疼。

就在這個時間,劉靜馨下定決心,這輩子,只要他不背叛自己,那麼自己就會一直都會在他的身邊。

「馨兒,我相信你,這輩子,哦不,應該是生生世世,我都認準你了,你逃不了的,我絕對不會放手的。」

龍韓傲笑了,真心的笑了,有多久了,心情沒有這麼好,有多久,沒有感受到這麼辛福了。

「你先不要高興的太早了,我都說了我是有條件的,你要是做了神對不起我的事,那麼對不起,我絕對會消失的。」

見到他高興,劉靜馨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自己從小就以為自己是孤兒,除了魑魅,就沒有感受到親人的溫暖。

「我絕對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我絕對不會讓你有機會離開的」

龍韓傲很有自信,他絕對不會讓她有機會離開自己,這是她在給自己的機會,也是自己給自己一個機會。

看著劉靜馨的笑容,是那麼的美好的,美好的讓他有有些捨不得破壞。

『母后,兒臣知道這樣是自私的,但是兒臣真的不想在一個人了,兒臣一定會保護好馨兒的,如果他們逼急我了,我絕對不會在忍讓了,我會跟那個人說清楚的。』

「那現在我們都在一起,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關於你的事情了,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為了公平起見,你也要告訴我你的事情,這樣我才能多多了解你呀!」

這個男人,自己的什麼事他都知道,但是他的事情自己一點都不了解,現在自己也應該了解了解,這樣才知道自己以後是跟著一個怎麼樣的男人在一起。

「你真的想知道嗎?」龍韓傲寵溺的看著劉靜馨,伸手捏了捏她挺翹小巧的鼻子,溫柔的問道。 「我想知道你所有的事情,你願意告訴我嗎?」

劉靜馨不確定龍龍韓傲願不願意告訴自己,要是換成自己,自己肯定是不願意告訴其他人的吧!

「只要你想知道,我都願意告訴你」

龍韓傲微笑的看著劉靜馨,眼中的寵溺是那麼明顯。

「真的嗎?你真的願意都告訴我嗎?那麼現在我最想知道的是,對於那個位子,你有什麼想法?」

原本劉靜馨不想問這個問題的,但是既然他那麼相信自己,自己也應該相信他的,不是嗎?

「其實,對於那個位子,我沒有什麼想法,我討厭那個位子,我更恨那個位子,如果不是那個位子,或許我的母后就不死了!」

說到那個位子,龍韓傲周身的氣場逐漸冷了下來,都是因為那個位子。

「你的母后不是病死的嗎? 誤惹夜帝:神祕老公帶回家 怎麼就跟那個位子有關係了?」

劉靜馨不懂,雖然早就猜到陳皇后的死,不是那麼簡單的,居然真的還有內幕,更是跟那個位子有關係,確切的說,應該是那個位子上的那個人有關吧!

「我的母后,她······不是病死的,是因為······」

說到這裡,龍韓傲就不知道怎麼說下去了,周身也漫起了悲傷的氣息了。

「好了,不想說就不要說了,我會等待你願意說的那一天的,現在我們先想想要不要進宮吧!」

劉靜馨不願看見這樣的龍韓傲,連忙轉移話題。

龍韓傲緊緊盯著劉靜馨的臉,看的劉靜馨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劉靜馨很是疑惑,難道自己的臉上有什麼,可以讓他這麼看著自己?

「馨兒,這樣上解人意的你,讓我更加捨不得放手,我也絕對不會給你離開我的機會的。」

龍韓傲知道她是怕自己傷心,這樣的她,更加讓自己喜歡的不得了。

「你今天是怎麼了,變傻了呀!這句話你都說了好幾遍了,你不膩呀?」

劉靜馨有些好笑,今天的龍韓傲真的有些幼稚,那句話都說了好幾騙了,真是的。

「馨兒,你嫌棄我!」

龍韓傲有將幼稚進行到底的趨勢,現在都開始撒嬌了。

千億狂妻:好想跟你談戀愛 「龍韓傲,你是不是病了呀!今天怎麼怪怪的呀?」

劉靜馨絕對感覺龍韓傲今天有問題,讓她超級不適應的,特別的奇怪,不似以前的高冷了。

「我沒有事,就是太高興了而已。」

劉靜馨翻了翻白眼,你這哪裡只是太高興了而已,你簡就是高興過頭了,高興的腦子都秀逗了。

「龍韓傲,我現在很火大,我也知道你想我進宮,但是我們不能一直這樣逃避著,既然現在我們在一起了,那麼我就不希望你還有事情瞞著我,如果你現在不想說,可以不說,我可以等,但是現在你必須告訴我,也必須跟我進宮。」

「馨兒,我······」

龍韓傲有些苦惱,但是更加高興,他家馨兒真是聰明,什麼事情都知道了呀。 「唉,我家的馨兒就是聰明,這樣都能猜得出來呀!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呀!」

龍韓傲還是不願意告訴她,不是不相信她,只是不願意她知道的太多,會有生命危險,更加不願意她進宮見那個人。

「龍韓傲,你是不是不願意相信我,既然你不願意相信我,那麼就不要將我留在身邊」

劉靜馨其實很不想跟他吵架,畢竟今天是他們確定關係的第一天。

她知道,他是怕自己危險,但是她不是生長在溫室里的花朵,她想站在他的身邊。

「龍韓傲,我知道你是擔心我的安全,但是我不是生長在溫室里的花朵,我更加不像那些千金小姐一樣的女人,我要變成可以站在你身邊的女人,我不需要你的保護,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劉靜馨了,你也知道我前世是做什麼的,我以後的人生肯定不平靜,如果現在我不鍛煉,那麼以後要是你保護不到我了,我又該怎麼辦?你告訴我,我以後該怎麼辦。」

不是劉靜馨想這樣,她未來還有事情要做,她的母親還在等著她去救,她不可能一直活在他的保護傘下的。

「馨兒,我知道,是我太自私了,沒有站在你的立場看事,對不起,我不想你去見那個人,我不是要阻止你什麼,現在我明白了,我不會讓你有危險的,我會排除一切讓你有危險的人事物的,我也不會過分的保護你,我也希望你會站在我身邊,跟我並肩作戰的,我會幫你找到伯母,我也不會查出當年要害你的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龍韓傲想明白了,他明白劉靜馨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不是溫室里的花朵,自己又為什麼對她情有獨鍾,不就是她的堅強嗎?不就是她與其他的千金小姐不一樣嗎? 帶着媽咪闖豪門 那麼自己又幹嘛要斬斷她的翅膀呢?讓她無法飛翔。

「你能明白,我很欣慰。」

劉靜馨終於心情變好了,他的心情,她能理解,但是她前世是個殺手,就算現在跟他在一起,但是還是沒有適應依賴人。

「馨兒,你要答應我,千萬要注意安全,這樣的你,有咩。後悔將你就在身邊,我怕我會保護不了你」

龍韓傲真的怕了,小的時候沒能保護好母后,現在如果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沒辦法保護好,那該怎麼辦。

如果自己不是生長在皇家,那樣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事,這麼多的危險了,更不會讓馨兒也跟著自己隨時都會陷入危險之地。

「你放心,我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你絕對能保護好我的,你要相信你自己,再說了,現在我也可以修鍊了,我相信,我肯定不比你差的。」

劉靜馨很自信自己的天賦,畢竟看之前劉新成那麼的驚訝,就知道自己的天賦肯定不凡了。

「哈哈……我家的馨兒,一點也謙虛,也不害臊,臉皮真厚呀!」

龍韓傲高聲笑著說道。

雖然嘴上那麼說,但是龍韓傲也感覺道他家馨兒的天賦不凡,比起自己只高不低。 「馨兒,我不是不想你進宮,只是現在還不是時機,那個人,現在還不配見到你,相信我」

龍韓傲知道在玩捉迷藏,已經沒什麼意義,不管怎麼騙,都沒辦法騙過她,還不如直說。

「那好吧!那我現在肚子餓了,有什麼吃的嗎?」

劉靜馨是真的餓了,在剛才就餓了,昨天晚上到現在什麼都沒有吃,不餓才怪呢!

「都準備好了,我們吃完了,去清風山莊,靈越她們應該去收拾了,你還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吩咐李悅去準備,從今天開始,風就是你的暗衛,他會在暗處保護你的安全的,你要是不方便做的事也可以叫她幫你做哦!」

龍韓傲邊說邊,抬手朝著暗處做了個手勢。

從暗處閃出了兩個黑影,跪在地上。

這一下,讓劉靜馨驚訝了,她是知道暗處有人,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是兩個人,之前自己明明感受到的是一個人呀!

這兩個人的的實力真的很高,剛才好像沒有感受到這個冰冷的人,看著這個人的實力比那個要高很多了。

「馨兒,他們兩個,你都見過的,風以後就是你的暗衛了」

劉靜馨明顯感覺,那個叫風的人,對自己有意見,這樣的人,隨時都有會背叛自己,倒是另外一個,還不錯。

劉靜馨笑著看著雨,看的雨渾身都不舒服。

見自己的馨兒對著雨笑,龍韓傲就渾身的不舒服,周身的氣場逐漸下降,看著雨的眼神都有殺氣冒出來了!

見到尊上這麼看著自己,雨的心裡就發顫呀!

『王妃,你大人大量,放過我吧!不要在對這屬下這麼笑了!你知不知道,你再這樣笑下去,屬下的小命會不保的呀!』

「龍韓傲,我能不能換一個,我不要那個冰冰冷冷的,可以不?我要那個,嗯,那個不錯,我要換那個一個。」

劉靜馨好像沒有感覺到周身奇怪的感覺,還說出了一個讓雨更加心驚膽戰的話。

現在雨,真的很想對天大喊「尊上呀!你沒有看見嗎?王妃是故意的呀!王妃呀!你不要這樣呀!您老人家饒了小的吧!您老人家沒看見尊上都快要殺了小的嗎?」

龍韓傲斜斜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雨,聲音充滿可磁性道:「本尊知道馨兒是故意的,不需要你來提醒,你是不是最近皮又癢了,嗯······」

「啊······尊上誤會啦!雨不是那個意思啦!尊上饒了屬下吧!」

雨真的有苦難言呀!他今天這是招誰惹誰了,居然被王妃給惦記上了呀!是哪裡惹到了王妃不愉快了。

原來是剛才雨想的太入迷了,所以一不小心就把心裡想的都說出來了,這才讓龍韓傲聽見,雖然不是很大聲,但是以龍韓傲的修為,想聽到還不容易嘛!

「行了,行了,龍韓傲,我就要他,那個冰冰冷冷的,跟你一樣,我身邊有一個你就夠了,再來一個像你一樣,冰冰冷冷,我會瘋了的,所以,就換這個奇葩吧!」 「奇葩?馨兒什麼是奇葩呀?」

對於劉靜馨說的奇葩這個詞,龍韓傲表示不懂,不懂呢?那就要問了,這不就問了。

「是呀!是呀!王妃你為什麼叫我奇葩?我明明就叫雨呀!」

雨也是疑惑了,自己明明就是叫雨,王妃幹嘛要叫自己奇葩,怎麼聽都感覺怪怪的呀!

「額······要你們管呀!我樂意這麼叫,你有意見呀!」

這個龍韓傲,雨問就算了,他也跟著問,明明就知道我不是原來那個劉靜馨,明明就知道我是二十一世紀回來的,說的話當然是跟二十一世紀有關的呀,等他們下去了,一定要找他算賬。

「扣扣······王爺,宮裡來人了」外面傳來了齊管家的話。

宮裡來人了,看來接下來的事有意思了。

「喂,龍韓傲,你老爹哪裡來人了,你不出去見見嗎?」

聽見劉靜馨的話,跪在地上的風和雨都震驚了。

只是兩個人心裡想的不一樣。

雨的心裡是想著『王妃真的好帥呀!膽子好大呀!居然敢這麼叫皇上,真的厲害,以後跟著王妃絕對有好玩的』。

風的心裡卻是想著『這個六家大小姐,真真是沒禮貌,居然如此叫皇上,真不知道,尊上為什麼看上她,而且用情至深,以後肯定會害到尊上的,不行,一定要找機會跟尊上說說』。

在房外的齊管家也聽見了,心道:『這個王妃膽子真的好大,不過這樣的王妃,才配的上自家王爺,只是現在還要面對一切危險,唉,王爺這一生太苦了,還好現在還有王妃的陪伴』。

龍韓傲寵溺的揉了揉劉靜馨的小腦袋道:「你想去嗎?不管你想不想去,我現在都不想你去,因為,現在的他還不配。」

「你就算不見,那我們就去找吃的,我真的餓了」

劉靜馨也知道,剛才龍韓傲就說了,現在還不讓自己去見他老爹的,所以剛才才會那麼說,一是想再試試,二是故意調侃他。

「馨兒真調皮,齊管家,沒有聽見王妃的話嗎,還站在房門外幹嘛,你們也下去吧!以後就讓雨跟著王妃吧!」

龍韓傲哪裡不知道她是故意的呀!心裡喂喂嘆了口氣,當年的事,目前真的不能讓馨兒知道,如果讓她知道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讓她陷入危險。

「好啦,好啦,知道你擔心我,還不信任我,那我等你自願告訴我,事就先放下,走,我們去吃早飯。」

說完就拉著龍韓傲朝著外面走去,她真的餓了,這一下又一下的耽誤,都快餓死她了。

龍韓傲寵溺的搖了搖頭,這丫頭,真真是不知道怎麼說,但是這樣的她,他不討厭,反而更加喜歡。

站在屋外的齊管家卻著急了,雖然當今皇上很疼愛自家王爺,但是兩次來請,都沒能請進宮,這要是換成再好的脾氣的人都會生氣的,這真的聽了王爺的話,不去理會,肯定會出大事的,所以特別著急。 「王爺,公公還在前面呀!不能不見呀!」

齊管家特別緊張,王爺太任性了,這樣不行,一定要讓他去見見。

「齊管家,你先下去,讓我來,放心」劉靜馨也知道,龍韓傲這是不想讓自己去見,但是不代表他自己也不去。

「龍韓傲,你真的不去見見那個公公嗎?要是宮裡傳來什麼消息呢?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來做什麼?」

「嗯······」龍韓傲就是不回答,故意吊劉靜馨胃口。

「嗯什麼嗯呀?你到底要不要去見呀?」

劉靜馨突然發現,在他的面前,以前引以為豪的脾氣,都不復存在了。

而龍韓傲就是喜歡故意逗她生氣,那樣的劉靜馨看起來更加有生氣。

「喂,你說話呀!」

劉靜馨快被氣死了,躲在暗處的雨看的目瞪口呆的,原來尊上還可以呀!

「龍韓傲,你到底說不說話呀?氣死我了,我是欠你的呀!我現在命令你,去見那個公公,聽見了嗎?」

劉靜馨現在超級火大,不是說這個男人是高冷的,現在這是怎麼樣?

「好,為夫什麼都聽你的,我現在就去見,好不? 宅女的逆襲 現在你先跟齊管家去吃早點,我一會過去找你,乖」

龍韓傲知道不能在逗她,不然會示意其反的,所以見好就收了。

「什麼為夫,我都還沒嫁給你呢!」

「你不嫁給我,你要嫁給說呀?嗯······」

這下變成龍韓傲生氣了,這女人居然沒有要嫁給自己的自覺,難道她還想嫁給別人不成。

「好了,好了,我真的快餓死了,你你還讓不讓我吃早飯了,你趕緊去見你要見的人,齊管家,我們走」

劉靜馨說完就不理會龍韓傲的怒氣了。

在一旁的齊管家現在不都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

心道:『老奴在王爺身邊這麼多年來,除了陳皇后,還沒有人敢這麼命令王爺的,就算當今聖上都要好聲好氣的哄著王爺,這個新進的王妃單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呀!既然都敢命令王爺,更讓人不相信的是,王爺居然還聽她的話,去見宮裡來的人呀!今天真真是大開眼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