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女子終於開口了,“你又是什麼人?爲什麼把我們關在這裏?”

“我不是說了嗎,我是在救你們,你看我這裏的靈氣多濃郁,你們身上的傷都好了吧,還不謝謝我。”三毛這句話倒是沒有錯,這裏濃厚的靈氣讓他們兩個身上的傷勢恢復了一大半,臉色也好了很多。“是不是講一講你們的事情?反正我也不知道?說假話我也信。”

女子看了一眼已經睜開雙眼的男子,開始講起他們的事情。

(以後每天兩更,中午一更,晚上一更。請大家繼續支持,有花的請投上一朵。元魔謝謝各位了。) “我是血族的莎莉。他是殭屍一族的將臣。”女子緩緩的道。

“停停,你是說這個傢伙叫將臣?”女子點了一下頭。三毛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好像是自語道:“他叫將臣,太能扯了。”

三毛和薛易可是訊息共享,他知道在前世,將臣可不是一個一般的人物,那可是殭屍一族的老祖宗,沒有將臣就沒有殭屍一族的出現。“這個半死不活的,實力也不怎麼樣的傢伙怎麼也叫這個名字?”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莎莉看到三毛不讓他說了,以爲自己說錯了什麼。

“哦,沒什麼,我只是感到這傢伙不配這個名字而已。”三毛大大咧咧的說道,他根本就不過其他人的感受。

“你說什麼?”將臣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躺在地上的身子硬是坐了起來,雙眼瞪得像是牛眼,死死的盯着三毛,“你憑什麼這麼說我?”

三毛兩個眼窟窿的黑白火焰突然閃動了一下,惡狠狠的道:“你還真的不配。我告訴你,在另一個世界,也有一個叫將臣的傢伙,他也是殭屍,不過,他是所有殭屍的老祖宗,是天地間最強者之一,所以我說你不配這個名字。”

毒女狂妃 聽到三毛的這些話兩個人都是一愣,“另外一個世界?將臣是殭屍的老祖宗?這傢伙不是腦袋被魔驢踢壞了吧?”兩人同時想道。“你怎知道有另外的世界,還知道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哈哈哈。”兩人都禁不住笑了起來。

三毛知道兩人根本就不相信,就是換做自己,他也不相信這種天方夜譚的說法。

“哼,不管你們信不信,我說的這些都是事實,那個世界的強者根本就不是你們所能想象的。好了,你接着說。你們爲什會被追殺,不可能真的是因爲私奔吧?”三毛沒有理會他們的表情。

莎莉有點不好意,臉蛋兒竟然也變得有點緋紅。“難道你們真的是私奔?我竟然猜對了。嘎嘎嘎,男歡女愛嘛,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過也不至於三個那麼厲害的高手追殺你們吧?”三毛嘎嘎的笑道。

莎莉看了將臣一眼,才道:“我在血族也就是一箇中等家族的一員,可是因爲我們家族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到了一個我們不應該得到的東西才惹來了殺身之禍。”莎莉開始講起了她的遭遇。

原來,莎莉的家族在血族大陸也就是一箇中等偏下的家族,他們自身的勢力也就能保持不被人吞併,可是三個月前他們家族得到了一個不應該得到的東西,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他們家族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保住這個東西。

那個東西是一把血紅色的短刀,刀身和刀把都是血紅色,刀上還有一個刀鞘,刀鞘也是紅色的,整把刀顯得詭異無比。

這把刀是他們家族的一個族人在家中的一個假山上發現的,本來那個假山上什麼都沒有,可是三個月前,在假山的頂端突然多了一把全身都是血紅的短刀,那個發現的族人知道這不是家裏人丟失的,因爲這裏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來。於是,那個族人從假山上拔下那把血紅短刀送到了族長那裏。

莎莉是族長的一個孫女,因此也有幸見到這把短刀,莎莉把那天的事情記得很清楚,因爲那天是他他家族滅亡起始的一天。

當莎莉的爺爺拿到那把短刀時,就感到血紅短刀的不同凡響。

他們家族的很多人也都得到通知去看,莎莉葉在其中。等家族重要的人物都到了後,莎莉的爺爺便用體內的魔力催動血紅魔刀,魔刀突然間散發出一團血紅色的霧氣把他的爺爺給包裹了起來。

無窮的血紅霧氣鑽到他爺爺的體內,血霧的能量實在是太強大了,沙粒的爺爺“砰”的一聲就展開了他背後的雙翅,金黃色的翅膀散發着耀眼的光芒。這是血族大公爵實力的象徵,只有達到大公爵的實力才能擁有金色的翅膀。

可是莎莉卻看到她爺爺的金色翅膀慢慢地朝紫金色變化,這是突破大公爵實力的標誌,也就是說莎莉的爺爺一瞬間由大公爵突破到帝王級別的實力。這種變化讓他們家族的其他看到的成員興奮不已。

因爲擁有一個帝王級別的人,就代表着跨入了血族的第一梯隊的家族行列,用用了很多讓人羨慕的特權,另外就是還能發展更多的後裔增加自己家族的勢力。

知道莎莉爺爺的翅膀有一半變成紫金色才停止了變化,血霧又重新回到血紅短刀之中。莎莉的爺爺收回自己的翅膀,用手拔出刀鞘中的短刀。

讓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以莎莉爺爺爲中心,一道直徑五米的刺眼的血紅色光柱沖天而起,而屋頂根本就沒有任何阻擋作用,就好像不存在一般。莎莉記得他當時就跑到院子裏,只見到一道血柱直插天宇,刺眼的紅光在千里外都能用肉眼看得清楚。當莎莉把這些告訴屋子裏的爺爺時,他也就知道事情恐怕不好了。

急忙把刀子重新放到刀鞘裏,刺眼的血柱也隨即消失。

但是,血紅色的光柱沖天而起的那一刻,整個血族的人都感到自己體內的能量沸騰,就好像自己的實力突然增加了。

血族和別的種族也差不多,當時莎莉的爺爺就知道自己的家族可能要被滅族了。

莎莉的爺爺把短刀交給莎莉,讓他帶着短刀去找殭屍一族幫忙,因爲雖然血族和殭屍一族因爲一些觀念而鬧成了死敵。但是,萬事都沒有絕對,血族莎莉和殭屍一族的將臣就是好朋友,雙方的家人都知道,只是誰都沒有阻止。

莎莉帶着血紅短刀去找將臣,因爲莎莉的家族和將臣所在的地方是兩族的交接地,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將臣。請求將臣幫他一把。

可是將臣的實力也就是銀屍的實力,煉神反虛中期的實力,而莎莉也因爲血緣關係,實力也剛剛達到大公爵實力,和將臣的差不多。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讓將臣的親朋好友幫忙有點不現實。

最後將臣決定帶着莎莉逃到洪荒大陸,因爲那裏很危險,但相對來說也很安全。

臨走之前,莎莉要求到家族那裏去看看,也就是因爲這一趟被其他的血族發現了,接着就是無休止的追殺,只是沒有想到將臣會一直陪着莎莉。

一開始只是一些實力低下的追殺,可是等到追殺者全都被殺,血族派來的追殺者的實力越來越強,到最後竟然派來的大公爵頂峯實力的血族來追殺。

三毛聽了一點都不相信,“我感到你說的很不可信啊?他們不會派實力更高的血族來追殺你們嗎?如果一個血族帝王級別的人來追你們,你們恐怕連血族大陸都出不了吧?”

“我們說的都是事實,信不信由你。”將臣冷哼道。

現在的小命可是在三毛手上呢,莎莉沒有像將臣那樣生氣,她哭笑了一聲,可能是想起了家族被滅吧。擦了臉上的眼淚才又接着道:“他們並不知道那把血色短刀在哪裏,因此大部分人都在我的家族附近搜索,和審問被捕的人,所以纔沒有拍很多人來追殺。另外就是我們血族是一個高雅的種族,沒有人會拉下面子追殺我們兩個小人物的。”

“難道他們就不怕那把刀被你帶在身上嗎?那樣讓你們逃了豈不是很可惜。”三毛仍是不相信。

“你不知道,這把刀發出的那道紅色光柱有多璀璨,能量波動有多強,因此他們不會相信一個身上沒有任何能量波動的人會帶着那把短刀。而那把短刀在沒有出鞘時,就和一把普通的刀沒有任何區別。因此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我的身上,再說我還是一個女子,在血族的地位是很低的。另外,你以爲每一個強者都能隨時動手啊?那這個世界早就亂成一團了。”莎莉接着解釋道。

“嗯,有點道理,應該有什麼協議和規則約束着這些高手吧。不過我還是有點不太相信。哦,對了,能不能讓我看看那把刀。你們放心,我不會要你們那把刀的,我的法寶多的是,可惜我沒有帶在身上,不然也讓你們看看我的,嘎嘎嘎。”三毛恢復了平時的大大咧咧,三毛很想看看什麼樣的一把刀,竟然引得血族高手都出動了。

將臣和莎莉對視了一眼,莎莉對三毛道:“那你能不能先把我們身上的藤條去掉啊?這樣你讓我怎麼拿啊?”

三毛看了莎莉一眼,“嘎嘎嘎,小姑娘,不要和我耍心眼,我放了你沒問題,不過你要老實點。對了,我要告訴你,在這個地方就是一般的神靈來了也要任我擺佈,所以呢,我勸你不要衝動。”說完,用手一指,他們兩個身上的藤條全都消失了。

藤條一消失,兩人就動了起來,全都全力衝向三毛。三毛沒有動,只笑着看着兩人。在他的小天地裏,三毛就是天就是地,就是無所不能的老天爺。

兩人的動作在三毛看來奇慢無比,在他們來到三毛身前一尺之處就再也不能前進哪怕一點點,他們兩個好像在水中游泳一般,可是絲毫也不能前進一分。

“你們兩個小傢伙,我說了話你們竟然不相信,坐下。”兩個人一下子就蹲到了地上,直摔的兩人臉色發青,都發出了一聲悶哼。

“你到底想怎麼樣?”莎莉有點急了。

“沒什麼,我就是想看看你所說的那把刀,我說過不會害你們的,不然你們一位自己能活到現在嗎?你也太小氣了,沒有我好爽。”

莎莉臉上露出猶豫不定的神色,隨後一咬牙還是拿出了那把刀,把他遞給了三毛。

三毛接過來仔細的看了看,整把刀都是血紅之色,仔細看去,刀上就好像有一個無邊的血海,直吸人的心神。

三毛擺手就把這片區域和其他的區域隔離開,他想拔出刀看看,怕刀氣傷到自己好不容易收集的神樹仙草。

一聲龍吟之聲,三毛拔出了血紅色的短刀,整把刀都散發着詭異的紅色,一道光柱直衝而起。一下子就衝到了空間的邊緣,“轟隆隆”紅色光柱和還未開闢的混沌空間發生激烈撞擊,發出一聲巨響。

整個空間都動盪了起來,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三毛一看不妙就急忙又把刀插到刀鞘裏。頓時,血紅光柱消失,空間也恢復了平靜,被血紅光柱擊出來的混沌裂口也慢慢的閉合了。一切又恢復了。

而莎莉和將臣去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道混沌裂口和三毛,不知他們這是怎麼啦。

(哭求鮮花) 三毛又仔細打量着手中的血紅短刀,發現島上並沒有任何文字或者是說明這把刀的東西,他心裏還真有點捨不得這把刀,雖然不知道這把刀的名字,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是一把曠古絕今的絕世魔刀。

看了地上已經回神的兩人,把刀扔給了莎莉,“果然是一把好刀,怪不得你們家族會被滅,如果得到這把刀祭練得如意,真不知道能強到何等地步,嘎嘎嘎。兩我都想把你們滅了,然後奪寶,嘿嘿嘿。”

莎莉急忙把地上的刀收了起來,看了三毛一眼“這是什麼地方,難道是你自己開闢的空間,我曾經聽我的爺爺說過,只有神才能自己開闢空間,而且如果沒有特殊的技巧空間還是死的,不能存放活物的。你難道是神靈?”將臣的雙眼也緊盯着三毛。

“神靈麼?”三毛說着一動手指,一顆閃爍着寶光的果子落到手中,張開骨頭大嘴就狠狠的咬了一口,“我可不是那些垃圾神靈,我是,我是······”說到這裏,三毛楞了一下,嘀咕道:“我是什麼啊?仙嗎?不像。鬼?也不像。魔,有點像,嗯就是魔了。”

莎莉將臣在地上像看神經病似的看着自言自語的三毛,三毛擡起頭對兩人接着道:“我是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第一魔,三毛真人。嘎嘎嘎。”

莎莉將臣聽了都搖了搖頭,莎莉道:“魔嗎?沒聽說過,不過我聽說有很多人自稱是魔,不過他們也就是看不慣一些神靈才這樣做的。這些也都是我從書裏看來的,你難道也看不慣那些神靈嗎?”

三毛搖了搖頭道:“我還沒有見過真正的神靈呢?不過真正的魔和神靈的修煉方法是不同的,魔的修煉方法可以讓實力提升很快,那些神靈的實力我看不怎麼地。”

不說話的將臣竟然插嘴道:“前輩,我看你還是小看神靈的實力了,我們殭屍一族雖然也看不慣那些神靈的行爲,但是我們的前輩說過,神靈的實力和勢力並沒有那麼簡單,他們表露出來的只是表面的而已。”將臣竟然滔滔的講了起來“我們殭屍一族的很多前輩就曾經和那些神靈戰鬥過,雖然殺了很多的神靈,但我們也損失了很多,這都是因爲我們殭屍一族身體原因才知是重傷。不過到現在還有很多前輩在沉睡恢復傷勢。”

“哦,是嗎?有意思。”三毛聽了將臣的話,一口吞掉剩下的果子,咋咋嘴道:“不知道你的那些前輩的實力有多強?”說着又用手招來幾個果子,扔給莎莉和將臣每人一個,:“很好吃的,還能提高你們體內的能量的。又能潤潤嗓子。吃了接着說。”

莎莉和將臣面面相覷,這樣的果子拿來潤嗓子,眼前這位大神般的骷髏還真不簡單,在家族裏這些東西他們可不是能經常吃到的。兩人狠狠的吃了起來。

“起來吧,跟我欣賞一下我搜集的這些神樹。我可是從龍族的地盤上挖來的。嘎嘎嘎。”三毛得意的在前面走着。

莎莉將臣也慢慢的放下了警戒之心,他們感到三毛並沒有惡意。

整個空間有方圓十多平方公里,這裏沒有別的,全都是接着果子的神樹仙草。莎莉和將臣來到樹叢中,只感到靈氣濃郁的像水一般,呼吸了幾口渾身舒服,三個月來的疲勞全都消失不見了,兩個人貪婪的大口呼吸着。

三毛在前面走着,頭也不回的問道:“怎麼樣?評價一下。”

“我們家族裏也有幾個這樣的神樹,不過那上面接的果子都蘊含着魔法元素,和你這不一樣,我感到你的要比我們家族的好。”莎莉很羨慕的道。

將臣等莎莉說完了才問道:“前輩,您說您是從龍族裏挖來的這些神樹?他們真的沒有人阻止您?”

“當然了,我不怕告訴你,我的小兒子做的烤肉差一點毒死很多神聖巨龍,不過他們連一句話都沒敢說,嘿嘿嘎嘎。我就是大搖大擺的挖來的這些樹,那些莎莉所說的元素神樹我都懶得看上一眼。你小子好想知道些什麼,說說看。”三毛有點想小傢伙龍兒了,那個小傢伙太調皮了。

“前輩,您有所不知。先說我們殭屍一族。我們殭屍一族人口很少,而且很少發展人類後裔,因此我們每一個人的實力都很強,而且實力增長很快,這都是因爲我們的血統很純的原因。因爲我們的人口少,因此我們殭屍一族很團結,上下等級分別也很弱。因此我們在出生後都能有機會去我們的聖山接受族長的洗禮。在哪裏我看到了很多東西,也知道了很多。”將臣娓娓的道來,說着還看了莎莉一眼。

三毛和莎莉知道他的意思,血族的等級太嚴厲了,低等級的血族在高等級的血族眼裏什麼都不是。

將臣接着又道:“我記得我又一次亂跑就不知怎麼地跑到了我們殭屍一族的神果園。我看那些果子就摘了一個準備吃,可是一個老殭屍過來沒讓我吃,而是摘了另外樹上的果子給我吃。我摘的就是前輩你剛纔給我們吃的,後來老殭屍給我的就是莎莉所說的了。”

“有什麼不同啊,你快說啊?”莎莉慢慢地忘記了滅族的憂愁,開始恢復少女的本性了,催促將臣道。

將臣看了三毛一眼,見他好像是在聽着自己說話,就接着道:“那位老殭屍前輩抱着我告訴我,我摘的那個果子是真正意義上的神果,只有修煉到一定階段才能吃,不然就會爆體而亡,而蘊含魔法元素的果子,只要是修煉之人就可以吃,普通人也可以少吃一點。好像是神果裏蘊含的能量很強大。”

“這麼好的神樹神果,我們族裏都很寶貝的。我很納悶龍族怎麼讓你隨便搜刮,哦,不是,送給你。”將臣急忙改口道。

“嘎嘎嘎,你們想吃就儘管吃,我這裏管飽,嘎嘎嘎。這是一個問題,等我以後再問龍族的族長一聲。我想問一下追殺你們的三個人的實力怎麼樣啊?”三毛也不太清楚問什麼龍族沒有阻止自己搜刮這些果樹,一句話就給擋過去了。

莎莉高興地歡呼了一聲,一手摘了一顆就啃了起來。將臣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快速的摘了兩個大吃了起來。

三毛看着兩個人開始動起了心思,自己出來就是爲了本尊薛易所說的建立自己的勢力,擴大自己的影響。看着這兩個人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

血族和殭屍在前世,可以說是東西方的妖魔代表,現在把他們給收做自己的弟子好象不錯,三毛心裏嘰裏咕嚕的打算着。

“用什麼來吸引他們呢?金錢?太垃圾了。法寶?還可以。修煉法訣?他們自己好像都有自己家傳的法訣,不過自己好像很好,也許能吸引他們,力量,自己應該可以給他們,再就是幫他們報仇,嘿嘿。”三毛心裏丫丫着。

三毛看他們已經消滅了好幾個果子,開口問道:“你們以後打算怎麼辦?”

一問到這些事情,興奮的臉上隨即不滿憂愁:“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就我一個人了,我的親人不是死了就是被抓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將臣在旁邊安慰了莎莉幾句,對三毛道:“我打算陪着莎莉在洪荒大陸躲上一段時間,等我們的實力變強了再出去。”

“嘎嘎嘎。”三毛大笑了一陣,“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兩個,洪荒森林很危險的,以你們的實力根本就立不住腳,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滅的可能。不怕告訴你們,我當時也是有人罩着才能達到現在的實力,能夠在洪荒森林稱霸一方。你們?實力還是太弱了點。”

莎莉和將臣聽了都不說話了,他們也聽家族的前輩說過,洪荒森林裏危險重重,實力強大的魔獸更是不計其數,以他們的實力,稍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一些魔獸給滅了。

“我有個提議,不知你們有沒有興趣聽一聽。”三毛打蛇隨棍上,先嚇唬他們一下,接着在給他們一點甜頭希望。

莎莉和將臣都望着三毛一臉希冀,將臣一拱手道:“希望前輩能指點一下,前輩的大恩晚輩絕不敢忘。”莎莉更是跪到了地上。

“嘎嘎嘎,不知道你們希不希望自己的實力提升呢?”三毛開始辦起了大灰狼。

莎莉將臣有點不知所措的望着三毛,他們當然知道提升實力是有代價的,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嘿嘿,很簡單,就是拜我爲師,我到現在還沒有收個徒弟呢,我竟然輸給了玄黃那個木頭噶大,哼哼。怎麼樣?你們考慮考慮。”三毛沒有逼迫他們。

將臣道:“拜師到沒有什麼?只是我們殭屍一族都有自己獨特的修煉方法,我拜你爲師後,你能教給我什麼?”“是啊,我們血族也都是一傳承學習家族祕技的。你能教給我什麼啊?”莎莉也不太相信三毛。

“這麼說就是,只要我有法訣提升你們的實力,你們就拜我爲師?”將臣和莎莉都點了點頭。“好,我就給你們說,我當然有法訣提升你的實力。不過練功方法有點殘忍,特別是莎莉,那可是非人的練功方法。”

“只要能提升實力,任何痛苦我都能忍受。我一定要報仇。”莎莉哭喊了起來。

“好,這是血神經,只要你能練到最高境界,就能身化萬千,成就最高的無相血魔,厲害無比,不過練功方法你自己看看吧,練不練自己決定。”三毛把一團精神力傳到莎莉的腦子裏。

看着將臣渴望的眼神,三毛對他道:“殭屍的修煉方法我也有,我就給你一套煉屍神訣,這套煉屍神訣練到最高境界能達到飛天神屍地步,到時飛天入地,天地之間哪裏都可去的,不過呢,我要告訴你,這套法訣沒有人練到最個境界,因爲大部分練到殭屍帝王就再也不能寸進,我也不知道原因,不過這套法訣絕對是殭屍一族的至高法訣,練與不練也是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不強迫你們。”三毛也把一團記有法訣的精神力送到將臣的腦子裏。

三毛看着他們盤坐在地上,自己也吃着果子坐在一把石椅子上,等着兩人的決定。

(早上傳一會兒,求花。求收藏。) 玄黃山,玄黃觀。

Wωω¤ ттkan¤ c○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