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血氣開始翻滾,劇痛襲來。

噗!

一口鮮血直接吐出,隨後她雙腳離地。

衝擊的力量讓她無法站穩。

砰!

她的身體撞擊在牆上,牆體隨之坍塌。

轟隆!

白錦在地上滾了兩下,最後艱難抬起頭看向周序的方向。

那是一位黑暗中的男子,無法看清容顏,但是這一刻卻如同黑暗中的噩夢。

「你…」

噗!

鮮血隨之吐出。

她想逃了,她知道自己肯定在哪得罪了這位前輩。

跟聖子有關?

她不知,可現在必須要逃,然而陣法中,她無法動用法力。

要被自己害死了。

「額,居然真的擋住了。」看著對方活蹦亂跳的,周序有些驚訝。

聽到這句話,白錦心神大亂,不敢有絲毫逗留。

直接吐出一口精血。

隨後鮮血包裹著她消失在原地。

血遁。

看著對方離去,周序明白了一件事。

真有修真者著啊。

一念至此,他轉頭看向另個人。

對方動了。

「想偷襲?」周序心中警惕,直接動手。

「不好,逃不了。」秋淺心驚,只能與對方較量。

但是…

一拳將白錦重創,到底是什麼級別的人?

周序的步伐很快,不過呼吸間,就來到了秋淺跟前。

一拳轟出,直取對方臉面。

轟!

在將攻擊到到對方的瞬間,他感覺到了一股助力,非常強大。

他下意識加強了力量。

咔嚓。

是東西破碎的聲音。

隨後一拳落下。

嘩啦!

有碎片飛出,劃過他的手臂,接著周序感覺自己打到了對方。

砰!

對方被他一拳打飛了出去。

當他想繼續攻擊的時候,發現人已經沒了。

「這個比剛剛那個厲害不少。」

周序驚訝。 拿到異能罐以後,張東海根本沒敢等,立刻裝上了!

然後就傻眼了。

他拿到的異能罐是九州島的土地神,這個島神是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生下來的,而張東海顯然缺少這一步驟:他沒有被這兩大神生下來。

你看,這就有點麻煩了。

但異能罐肯定也不是讓張東海再去投一回胎,它給出的辦法是讓他去管這兩個日本古神喊爸媽並得到對方的回應。

張東海覺得這是一個RPG異能,就是需要他先跟著異能演一遍戲,演完就可以有異能了。

不管是喊爸媽而已,這有什麼呢?

他立刻百度出這倆日本古神的神廟在什麼地方,準備立刻飛過去喊爸喊媽。

做好準備后,張東海就飛走了。

謝霜這裡就讓史密斯全程監-視。

她把沙漏拿回去給九尾狐看。

九尾狐碰都不敢碰,說:「這是個充滿神力的東西。」

謝霖很奇怪:「你為什麼不能碰?你不也是神嗎?」

九尾狐搖著大尾巴說:「你誤會了一件事。我並非神,而是神話時代的獸。對普通人類來說,我可以稱為神,但對真正的神來說,我卻不是神。」他繞著沙漏轉了一圈,說:「使用它需要消耗的是神力。如果人類來用,用一次會消耗三年壽命。」

謝霖懂了,說:「這是不是說神用它其實也會消耗壽命,但神的壽命太長,所以三年無所謂?」神話中的神明睡一覺就幾千年起步,三年可能就是三分鐘。

九尾狐點點頭:「對人類來說,壽命太短,所以最好不要用它。」

謝霖把九尾狐說的告訴蝙蝠俠,說:「這個BUG型道具非常恐怖。」

綜合張東海和九尾狐兩者的說法,這個沙漏其實普通異能者也能用,不就是三年命嗎?人活一百歲,扣除前二十年和后十年,剩下七十年,拼著用怎麼也能用個十次八次的,而且這是個在戰鬥中能起到決定性作用的道具啊!

這麼一想,好像三年壽命也不是不能付出的代價,畢竟每一個異能者都是把腦袋綁在褲腰上的。

但一旦這麼想以後,那使用它的異能者很快就會死了。

因為它只能倒轉三分鐘時間,雖然可以幫助異能者幹掉對手——但你能保證你只遇上十次對手嗎?

一旦消耗掉的壽命反應到身體上,手腳反應都變慢了,那可能下一秒打不過就死了。一個老態隆鐘的老先生和一個三十歲的青壯年是完全不同的,而這個沙漏卻有可能在短時間裡把人變成老人。

打起來的時候,誰能精心計算自己到底用了幾次?

看起來好用,其實異能者用它就是在付自己付不起的價錢。

蝙蝠俠說:「這就可以理解為什麼那幾個普通富豪能得到它了。」

張東海和簡青林在臉書上看到幾個外國富豪炫寶,發現是異能道具,跑過去一通搶,結果一個搶到貞德聖劍,一個搶到沙漏。

那幾個外國富豪的下場就不必提了。

能拿到異能道具上臉書炫耀,這智商基本已經告別人世了。

他們都能拿到的東西,除了鈔能力之外,還有就是原本的主人很可能早就死了,這些東西流落到不知什麼人的手裡,又流了出來。

因為假如沒有虛擬屏的話,一般人拿到異能罐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啊,可能就當成一般的罐子呢?

幾個外國富豪能知道是異能道具,很可能還是託了鈔能力的福呢。

謝霖已經讓史密斯去追查這些外國富貴是從哪個門路買到這些異能道具的了。

她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花錢。

畢竟打打殺殺多粗魯啊,能花錢買道具又有什麼不可以呢?

電腦們幫她賺錢,她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銀行里有幾個零了。

她決定把這個沙漏帶到斯德哥爾摩讓斯潘塞也看一看,看看他碰到沙漏有什麼感覺,假如他能用,又不必擔心壽命問題,那這個沙漏就放在他那裡,必要時決定勝局也很好。

她起程前,史密斯給她發了一條信息加一張圖。

張東海去日本了。

張東海跑到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在神話中誕生的高天原去認親了,他還在網上訂了幾家日本神社,要搞個挺大的儀式。

謝霖:「……」

她只是摸了一把異能罐,沒裝配上,不知道它有什麼要求。現在看起來好像還有點複雜?

謝霖:「他在網上都搜過什麼?」

史密斯:「日本神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生過哪些神明,還有日本法律。」

謝霖:「什麼日本法律?」

四個小時后她就知道了,張東海買通了日本的律所,請了日本律師,不知道他是怎麼操作的,他竟然利用日本法律規定真認了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當父母。

謝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想像力不夠,她問蝙蝠俠:「你知道日本的神伊邪那歧和伊邪那美嗎?」

蝙蝠俠:「知道啊。」因為謝霖要去日本,他才調查過。

謝霖:「他們不是真人吧?」

蝙蝠俠:「根據日本的神話和歷史,似乎現在有學界學者認為這兩人在日本古代是存在的。」

謝霖:「那日本法律支持普通人認這兩人為父母嗎?」

蝙蝠俠:「???誰幹的?」

有錢能使鬼推磨。

張東海不知從哪裡請的日本律師,硬是把張東海這個外國人搞到了日本神明的名下當養子。

雖然沒什麼可繼承的,張東海連姓也不必改,整件事像一個荒誕劇。

他這麼搞,簡青林自然知道了。

他比張東海還早一步到日本。上一回他過來就悄悄發展了幾個屬下,為了避免搞出第三代吸血鬼,所以他只是表達了一下身為神話生物的自己,就輕輕鬆鬆的成了幾個日本富翁的座上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