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時間匆匆過去,自比武招親中天蓮門大敗的消息傳開后,幾乎整個大恆都陷入了振奮之中,大恆底蘊薄、不多穩定的局勢頓時穩定了許多,所有心有不軌之人都沉寂了下去。

同時,方圓數百勢力境內隨著消息傳開,引起的震動越來越大。

無數人震驚、好奇,所有勢力都加重了對大恆的態度、以及防備和忌憚。

甚至頗為遙遠的上品勢力、和第七境及其以上的強者,都收到了一些消息,大恆正式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不提外界的震動,比武招親之後,龍慶等大恆眾人就一直忙碌著。

龍慶等人處理著陰極派之事,還有要加入大恆之人的事情。

岳飛帶領著軍隊快速趕到原陰極派、現大恆之地的邊境,重新布防,與天蓮門大軍對峙,氣氛一度極為緊張,每個人似乎都聞到了大戰的氣息。

不過就在第三天,天蓮門率先撤兵了,越來越多的天蓮門軍隊、弟子返回腹地。

岳飛請示了一下還在療傷的董恆后,也開始撤兵。

到了第六日,雙方在邊境對峙的,就剩下了天蓮門兩千萬大軍、百萬竅穴境弟子、五百自我境、二十位神意境,由二太上長老林如炎、四太上長老鐵世雲率領。

大恆方面,只剩下了岳飛率領著四百萬竅穴境大軍、以及一千萬普通守兵。

那四百萬竅穴境大軍就是身為大恆軍團長、岳飛親自執掌的軍隊,也可以說是大恆第一軍團,裡面如今也不缺第五境強者了。

雙方撤兵,毫無疑問、雙方的壓力都是大減,一時間、雙方甚至有些平安無事的樣子。

這也讓許多人失望不已,他們都還想著天蓮門與大恆死拼,不過董恆與鍾四海顯然不想死拼了。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種和平只是暫時的,雙方一定會有一場生死決戰,就看誰先有把握出手了。

第八日,董恆閉關療傷的飛天船回到了無疆王城,陰極派之事也基本都處理好了,只是龍慶鄭和以及祝傾城幾人的臉色都不是多好。

第九日,董恆出關開始處理各種政務,召見各級官員和任命官員。

第十三日,自比武招親、大恆威勢大漲后,董恆召開了第一次大朝會。

「臣參見大王,大王萬壽無疆。」

莊嚴大氣的凌霄殿中,大恆所有的三品及其以上官員,和無疆王城五品以上官員齊聚,紛紛恭敬而肅穆地彎身行禮。

「免禮。」最上方,董恆高坐龍椅,俯視眾人,淡漠又極具威嚴的聲音清晰的響遍大殿。

閉關療傷九日,他的傷並沒有痊癒,不過也並無大礙了,只需靜靜療養即可。

而他那白了的頭髮,也已經用手段恢復了黑色。

「謝大王。」眾人直起身,在這大殿中,他們幾乎都升起了緊張之意。

……………… 哪怕是在外面聲名顯赫的散修,名譽天下的大學士、天賦驚艷的天才,都情不自禁地升起了這一抹緊張。

董恆隱藏在冕旒之後的雙目略微一掃,輕輕橫睥了一眼一旁的鄭和。

鄭和立刻會意,恭敬的微微彎身行了一禮,才面向眾人,從容不迫地拿出一封聖旨、打開大聲念道:「奉天承運、王上昭曰:封王成龍為護國院國士、位居二品。

封方言喻為吏部尚書、位居從二品。

封張霸靈為護國國士、位居從二品。

封李純德為護國院國士、位居從二品。

封林海為護國院國士、位居從二品。

封胡文源為利州神城城主、位居從三品。

…………

封王道為吏部左侍郎、位居從三品。

…………」

一道又一道任命下達,此次大恆攜大勝之威,無數人才紛紛加入。

如今大恆的強者絕不比普通的中品勢力少。

其中第六境強者共五名,文修方言喻,頂替龍慶封為吏部尚書,暫時從二品。

武修王成龍、張霸靈、李純德、林海四人,統統加入護國院,除了王成龍二品,其他四人暫時從二品。

第五境共有二百來位,文修四十三位,二十二位在朝堂,為尚書、侍郎等職位。其餘二十一位為神城城主。

武修護國院共八十一位,加上王成龍四大第六境強者,實力最強。

其餘還有五十來位加入了軍隊和神城城主。

軍隊有三星將軍十九位,第五境強者共六十餘位,一半在岳飛的第一軍團,剩下的又有一半在天衛軍,其餘的為各大神城主將。

剩餘還有二十多位第五境強者,分別加入了天羅地網之中、以及其它用途。

……

聽著這一道道任命,大殿中絕大部分人心潮澎湃,不知不覺中,大恆已經有了如此規模!

中品勢力指日可待,更上一層也有很大可能。

這加入的眾多強者,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而原靈雲門董無靈、李文蘇、高金源等人更是心中百味陳雜,從沒有想過的,也從來不敢想的。

短短不到一年時間,當初的靈雲門、就變成了如此大物,還連續打敗天蓮門,前途光明無比。

只是可惜……

原六大勢力的人心情同樣複雜,與李文蘇他們心情更相同的是、他們感覺到自己在害怕。

原本他們是大恆的頂樑柱,可是現在以他們的實力、在這強者如雲的大恆王朝,卻好像已經變得可有可無了!

他們如今都占著高位,李文蘇幾人地位、甚至比方言喻這等第六境大學士的品級都高,靠的不就是元老身份嗎?

總裁舉起手來 可這個身份又能管多久呢?

沒有實力,他們都覺得別人看他們的目光有些異樣。

連李文蘇這些元老都擔心,更何況原六大勢力的烈青松、熊蛟等人。

他們也不過是比張霸靈等人、還有其他第五境強者早加入或者說早投降一些而已。

而且李文蘇等人還有後宮那位在,又有董無靈這位王室宗正在,可他們呢?

他們可什麼都沒有。

不止他們,蕭瑟、蔡文鵬這些六部尚書也是如此,畢竟相比較後來加入的那些第五境文修,他們的優勢不大甚至沒有,只是佔了個先來而已。

各部左右侍郎、各神城城主可都是對他們虎視眈眈。

相比較於這些人的緊張沉重心思,剛剛加入大恆受到冊封的眾人、則是心情不錯,絕大部分頗有意氣風發的神采。

董恆默默看著這一幕幕,大恆一點一點到達現在這個地步,他心中的興奮不比別人小,只不過心中更大的雄心壓下了這些興奮而已。

不過他也很清楚,在這強盛興旺的表面下,大恆依舊是各種隱患。

就如這麼多強者加入,對於整個大恆來說,好處是很多,但其實壞處也不少,比如眾人的忠誠度、凝聚度。

但如果他想要快速發展大恆的實力,這又是必不可免的。

畢竟自己培養、等國子學院那些人真正成長起來,時間太長了,他不想等、也等不到。

那些人跟不上他的腳步,他只有吸納外界人員這一條路。

而且現在這還是經過嚴格調查塞選后、除去幾十位第五境強者的結果,那幾十人要麼是有名的無惡不作之人,要麼是其他勢力的卧底,如今並不多缺少第五境強者的董恆並沒有要。

同樣,他也清楚李文蘇等人的憂慮,更明白新老人的衝突遲早會爆發。

新人實力強大,但地位品級卻是比實力較弱的老人低,現在還好,時間一長、自然會不滿。

這都是人之常情,不過他並不在乎,因為他自信,只要他在、就能鎮壓一切,這些人再怎麼鬧也無濟於事。

更重要的是,強者生、弱者亡,世間不變之真理。

老人如果真的跟不上了,那他也不會客氣,因為他不會停下來等任何人。

這偌大的朝廷,何嘗不是一個戰場,只有有實力生存下來的人,才算是精英,才能繼續站在這裡。

他所能做的,便是盡量提供一個比較公平的戰場,給所有人一個機會,同時如果見哪個人跑偏了、不守規矩了,便伸下手將其撥正、或直接覆滅之。

漸漸的,鄭和已經說到了末尾,許多人不禁將餘光看了一眼站在文官之首的龍慶。

龍慶被方言喻頂替了禮部尚書之位,其他幾部尚書都有人選,他難不成真的……

尤其是夏瀟,心裡不禁閃過一絲陰霾,隨即又恢復了過來。

片刻后,鄭和收起了聖旨,所有被任命的人立刻躬身行禮:「謝王上。」

董恆右手虛抬,示意眾人免禮。

眾人起身,鄭和又拿出了一封聖旨,眾人心頭凝重,靜靜聽著。

鄭和打開聖旨、凝目一看,無聲無息中看了一眼龍慶,嚴肅念道:「奉天承運、王上詔曰:龍慶自跟隨寡人以來,盡心儘力、屢立大功,今特封為副丞相,位居從一品。」

「臣謝王上。」龍慶神色自若,依舊的溫和,不慌不急地行禮道。

「嗯。」董恆略一點頭,對於一位副丞相,哪怕是副的,也是極為重要的,所以特地用了一封聖旨來封賜。

大殿中,其他人心情也並不平靜,這可以說是大恆第一位一品官員了。

哪怕是從的,也是一品,至於同為從一品的董無靈,那只是王室宗正而已,並不能在眾人心裡引起震動。

護國院、軍方眾人皺皺眉,龍慶居然真的成了從一品官員。

畢竟龍慶是文官,文官有了從一品,他們護國院和軍方可還都沒有。

不要小看這一點,龍慶現在是唯一的一個從一品,可以說是百官之首了,軍方、護國院自然而然便低了文官一頭。

夏瀟面色平靜,雙手隱藏在官服大袖之下,緊緊握了一下又鬆開了,顯然他心裡也並不平靜。

跟龍慶亦敵亦友、甚至惺惺相惜這麼多年,雙方一直以來都是並駕齊驅。

這一次,卻是被對方甩開了,即使以他現在的城府心性,也不禁忍不住心中不平靜。

沒有在乎眾人的心思,鄭和將那封聖旨送向龍慶,在其接住后又拿出了一封聖旨,「奉天承運、王上詔曰:今有祝氏傾城,才貌具德,寡人封其為傾妃,位居從一品。」

……………… 眾人對於祝傾城之事早就心知肚明,現在不過是王上正式宣布她的身份而已,待鄭和說完,眾人躬身一禮示意明白。

三封聖旨宣讀完畢,鄭和稍稍躬身後退了半步,向董恆一禮后才直起身來,靜立無語。

大殿頓時一片安靜,大殿下方眾人心思各異,目光前視、只有餘光向上方望去,時刻關注著那威儀如連綿山川般沉重、威嚴的身影。

「我大恆初立,事務繁多沉重,望眾卿齊心協力、興我大恆。」董恆緩緩說道,語氣中自然而然有著一種讓人心潮澎湃的感覺。

「臣萬死不辭。」眾人立刻齊聲應道

董恆略一點頭,目光一掃微微鎖定了夏瀟,聲音沉重而淡漠:「夏瀟,天蓮門最近如何?」

「回稟王上,天蓮門最近並無大的動靜,鍾四海仍然閉關不出,冷天淵總領境內事務,如今天蓮門境內雖仍然暗流涌動,但冷天淵等人足以鎮壓。」夏瀟抱拳一禮后,從容說道。

自天蓮門大敗,鍾四海重傷致殘,天蓮門的仇家還有不少人都蠢蠢欲動起來,尤其是董恆的懸賞,更是嚴重打擊了鍾四海和天蓮門的威嚴,使人對其的忌憚大減,許多人都不介意痛打落水狗。

那日之後,就有許多天蓮門中人身死,都是仇家趁這個機會報仇。

所以天蓮門才會撤兵的這麼快速和果斷,他們要撤兵鎮壓境內。

當然,這也是以鍾四海重傷致殘、對大恆根本沒有把握獲勝為前提。

因此他們摔先撤兵,以做試探,見大恆接著撤兵之後,才真正放心下來去鎮壓境內。

董恆略一沉吟,看向武將之首的岳飛:「岳飛,無寡人旨意、不得入侵天蓮門一步。但如果對方敢膽侵我山河一寸,滅之。」如今大恆之中入侵天蓮門的想法十分活躍,已經有許多奏摺呈到了他的御書房,所以他才在此正式向岳飛下達命令讓所有人明確他的意思。

「臣遵旨。」岳飛立刻應道,如今他身上的氣息越加沉毅,大將之風一覽無遺。

雖然他很少出手,但不管是大恆之人還是外人,對這個大恆唯一軍團長、都是重視無比,甚至比龍慶夏瀟鄭和還要重視,僅次李元霸。

「第一軍團擴充至五百萬人,自大恆境內招募,錢糧兵器一應事物自戶部、工部領取。」董恆口中命令道,心中升起了建立軍部的想法。

想要軍政真正分離,軍隊的錢糧物資不應該還掌握在戶部工部之中,應該成立軍部、掌握這些,以此來掌握軍隊。

不過想想人選,卻又不禁放下了這個念頭,如今的大恆的確沒有合適人選。

「臣遵旨。」岳飛再次沉毅應道,沒有興奮或其它情緒,倒是軍方其他人頗為高興。

頓了頓,董恆命令道:「傳旨、兩年後我大恆舉行文武科舉,取第三、第四、第五境之人,天下有志之士皆可參加,第六境可直入我朝,吏部和國子監操辦。」

「臣遵旨。」鄭和、方言喻和國子監監正張文若立刻應道。

大殿不少人心中有些慶幸,他們加入的早、不用通過科舉,如今大恆越來越強,各方面自然越來越正式嚴格,以後恐怕第五境強者都得通過科舉才能加入大恆。

當然,什麼時候都是會有意外的,但那種情況肯定不會多。

安靜三息,見眾人都沒有事情啟奏,董恆起身大袖輕揮:「退朝。」

「臣恭送王上。」眾人行禮,待董恆身影消失不見,才三三兩兩的退出大殿,向宮外而去。

「方大人恭喜恭喜啊!」

「林大人同喜同喜。」

······

「師兄,如今護國院恐怕要變天了!」

「放心,他們初來乍到、應該不至於太過放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