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時間回朔到幾天前————————————

「而且,我的本來目標就不是冰雪獅王號!而是那一件東西!舔舔!!!」夏洛特·佩羅斯佩羅舔著自己波板糖和拐杖糖的結合版的糖果手杖笑道。

「大哥,什麼意思?」夏洛特·康特發出猶如悶雷般的聲響,不解的問道。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們的真正目標,其實是海軍手中古代種·遠古巨猿果實啊!舔舔!」

「襲擊海軍,這樣子的事情,媽媽會允許嗎?」夏洛特·大福眉頭都凝愁在一起問道。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聽到后笑道:「你以為我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嗎?這件事,是媽媽臨走前特地吩咐我的!最近和百獸有些交易,這顆果實有用,這才是我們的真正目標。」

「可是,那艘海賊團中有著了足智多謀海軍中將·鶴和兩位已經達到中將實力,甚至遠超一般中將的祗園和加計,就憑藉我們,未免有些太吃力吧。」夏洛特·嘉蕾特沉聲道。

「誰說只有我們的?」夏洛特·布蕾那張邪惡陰森的臉蛋突然,露出一個恐怖、滲人,足以讓小孩止哭的笑容道。

「祗園和加計將會由我和傑克來阻攔,你們只要解決普通海軍和海軍中將·鶴,即可以!但是,記住鶴中將可以擊敗,絕對不能傷害到她。」

「發起瘋的卡普的恐怖,絕對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

當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推開船艙大門走進來之時,夏洛特家族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出現正震驚乃至震撼。

似乎不敢相信,他這樣的人物,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菲尼克斯·安看到BIG·MOM海賊團沒有攻擊自己,一時間摸不清他們在想什麼,也就沒有主動攻擊。

而另外一邊,夏洛特·佩羅斯佩羅舔著自己的拐杖,怪異的笑道:「看到,媽媽和凱多對這個果實很看重,竟然出動你們兩人。舔舔!」

「媽媽的命令!」

一個身材高大,有著一頭莧紅色短髮,肌肉強健,雙腿修長,雙臉頰各有道縫補的傷疤,臉上裹著白色圍巾的男子沉聲道。

「老大隻是不想將故事白白送給海軍!像這樣的動物系·遠古種,這樣的果實當然應該歸於我們百獸海賊團才對!」

一個綁著一條馬尾辮和兩條麻花辮,體格強壯,嘴上戴有金屬的顎,頭上與肩上分別戴有兩根象牙狀的裝飾,帶著長滿尖刺的柳釘,身披羽毛狀的大衣的男子語氣極度狂妄的吼叫道。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笑道:「夏洛特家的最高傑作·夏洛特·卡塔庫栗和旱災·傑克,看到這一次可以說穩操勝算了。」

夏洛特·卡塔庫栗卻搖了搖頭,沉著冷靜的說道:「鶴中將不是普通人。祗園和加計也非庸手,還是不要太輕敵為好。」

旱災·傑克不滿的對著卡塔庫栗道:「你就是太瞻前顧後了!你如果害怕,祗園、加計全部交給我就行了,你去搶果實!」

「那就拜託你了!」夏洛特·卡塔庫栗也不客氣,直接順著旱災·傑克的話開口道。

傑克聽到后,不禁沒有害怕的神色,反而雙拳重重對碰在一起,豪邁的大笑道:「交給我吧!」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笑容雖然不變,但是,心裡卻是吐槽道『還真的是一群戰鬥的瘋子!不過,這樣最好,目標都被傑克轉移走,我們的計劃正好可以更加順利的舉行。』

卡塔庫栗翹著二郎腿,坐在一個酒桶上暗念『希望,計劃一切順利。』

…….

陽光明媚的正午

船頭有著三口大炮,船帆上有著一個大大『鶴』字的海軍軍艦,正悠閑的航行在大海上,朝著海軍本部·馬林梵多駛去。

看著離自己基地越來越近,最多再有個三兩天路程就可以抵達本部之時,鶴戰艦上,不少人提著的心,別開始有了些許鬆懈。

祗園按照平常一樣巡視之時,突然,她看到海面上有著一艘迎面朝他們襲來的,沒有掛任何海賊旗,好像是巨型貨船的大船朝著她駛來之時,祗園微微揚眉,感覺到不太對勁,但卻又說不上哪裡不對勁。

畢竟,這個大海又不是海軍開的,沒有他們能走,其他人不能走的道理。

不過,祗園還是沒有放鬆警惕,張了張那紅潤水盈的朱唇道:「全員戒備!」

眾海軍聽到后,神情驚愕,眼神開始四處搜尋起來。

結果,找了半天,他們發現,大海之上,除了一艘緩緩朝著他們駛來的商船,就再無其他船隻。

想到祗園少將讓他們戒備一個商船,眾海軍不由得在心裡暗笑祗園少將,太小題大做了。

不過,既然祗園這麼說了,他們只好提起精神來,在心裡戒備。

然而,當海軍軍艦和商船緩緩接近,交錯之時,並無任何異樣。

眾海軍心裡一松,神情更加的懈怠起來。

然而,就在此時,商船下面船艙處,突然,一道巨大的黑影將船甲板裝了個粉碎,高越到空中,放聲咆哮道:「海軍們,你們傑克爺爺來了!!!」

祗園注意到后,瞳孔驟然收縮起來。

不過,身經百戰的祗園,在下一秒便冷靜下來。

只見祗園第一時間拔出放於腰間的金毘羅,雙腳底部力量猛然爆發,化作電劍般飛射而出。

「來得好!!!」

旱災·傑克是何等膽大的人物!

在原著中,一個人敢面對載有海軍大將·藤虎、前任海軍元帥·戰國、海軍參謀長·鶴髮動攻擊。

連海軍大將都不放在眼裡,他又怎麼會害怕現在連中將都沒有升到的祗園?

傑克在空中反手將放在頸子後面兩把下身直刀狀、上身鐮刀狀名為肖特爾刀的武器個取下來,雙手正握,凌空蓄劈。

一個身為百獸·凱多心腹,位列於三災之一,名震大海。

一個雖然海軍少將,但卻早已擁有遠超一般海軍中將的實力,未來海軍大將後補之一桃兔。

放眼整個大海之上,兩人都是一等一的強者。

而兩人兵器相撞的瞬間,一聲足以震穿耳膜的般的爆鳴聲響起。

天空在亮起一道刺眼奪目的白芒之後,祗園和傑克,紛紛落下。

祗園在落下之後,後退三步才停穩身體。

而傑克則是猶如從天而降的重岳,重重的壓在軍艦頭部,差點沒有憑藉自身的重量,將軍艦給掀翻。

「怎麼…旱災·傑克!!!」

從船艙里衝出來的加計看清楚來人後,臉色瞬間凝重起來。

眼前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貨色啊!

「小女娃子,力量不錯,但是,和本大爺比起來,你還差得遠了。」傑克用著殘暴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祗園,發出悶雷般的聲響道。

祗園並沒有辯解什麼,確實,論力量,女性的身體本來就比男性弱,再加上旱災·傑克又是動物系·古代種·象象果實·猛獁象的能力者,在力氣方面壓制她,倒也不足為奇。

祗園緩緩地將劍舉起來,雙手持利語氣柔軟卻不失英氣道:「那又如何?」

傑克聽到后雙眼裡的殘暴好似一頭快要衝枷鎖的惡獸,獰笑道:「真像將你撕碎后,看看你是否還能夠猶如現在辦你的臉上表情是否像現在這樣。」

「旱災·傑克,這裡可不是你能鬧的地方!退去!」鶴中將這個時候,氣定神閑的走出來,臉色、語氣沒有因為旱災·傑克的出現,而有絲毫的變化。

似乎在她的面前,旱災·傑克就和普通的不出名的小海賊沒什麼兩樣。

不過,她確實有這個底氣!

連凱多她都不怕,區區傑克又算的上什麼。

「鶴中將,好久不見!」

這個時候卡塔庫栗也出現在軍艦上,慢悠悠的走到旱災·傑克的身邊,和其並肩站在一起打著招呼道。 「雖然有預料到百獸會動手,但是,夏洛特·卡塔庫栗,你的出現。卻是在我的意料之外啊!」鶴望著卡塔庫栗道。

卡塔庫栗拉了拉自己的圍巾,從圍巾里散發出低沉、磁性的聲音道:「是嗎?那還真的是受寵若驚啊!」

「鶴中將,別來無恙啊!舔舔!」夏洛特·佩羅斯佩羅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自己的手杖,怪異的笑道。

望著逐漸登錄海軍軍艦的夏洛特家族的人,鶴眼中閃過一絲明悟道:「原來如此!你們打著要教訓菲尼克斯·安的名號,實則是想要偷偷地接近我們的航線。」

「海軍雖然有所警惕,但是,看到你們海賊船停靠於海面之上,也就以為是真的,將注意力過度集中在你們海賊船上,也就忽視一般商船。」

「至於從海賊船到商船上,恐怕,就是你夏洛特·布蕾的鏡子果實的能力吧。」

夏洛特·卡塔庫栗「啪啪啪」的鼓起掌來,眼神中閃爍著欽佩之色道:「不愧是鶴參謀,一下子便能夠猜的七七八八。唯一不對的是,找菲尼克斯·安麻煩,這個是真的。」

「只不過,在我們準備找他麻煩之時,他提前獲得了七武海的位置,所以,這個計劃夭折了。」

鶴聽到后淡笑道:「看來,菲尼克斯·安還被我們海軍救了一命啊!」

「鶴參謀,您別想著拖延時間,讓三大將前來了。我們已經喊我麾下的海賊團去鬧事了,三大將已經正被纏的脫不開身。舔舔!」夏洛特·佩羅斯佩羅怪異的笑了起來道。

鶴聽到后,笑容不變道:「我沒準備讓三大將前來支援我們!我只不過是提前通知卡普而已。」

聽到這裡,夏洛特·佩羅斯佩羅笑容突然一止,右手輕輕敲打著糖果手杖正色道:「看來,還是我太年輕了,原來鶴參謀,早已想好了退路。」

「小鬼,說話的時候別有其他動作!明明佔據有利的地位,卻還準備偷襲。」鶴一眼看穿夏洛特·佩羅斯佩羅的意圖,開口提醒著過度緊張,而忽略對手緩緩逼近的海軍道。

「上!!!」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見自己的意圖被鶴拆穿后,也就不遮掩,右手一揮間,兩道猶如是小山般魁梧體型的人物,第一時間朝著鶴衝去。

祗園看到后剛剛準備阻攔之時,突然間,她似乎感應到什麼,連忙縱身閃避。

只見祗園前腳剛走,後腳祗園剛剛所在位置,立刻被傑克的肖特爾刀給重重貫穿船甲板。

傑克看到后祗園躲開后,興奮的大聲叫喊道:「女人,咱們再來必過!」

傑克話音剛落,整個人就猶如出籠的猛虎,帶著排山倒海之勢的力量,朝著祗園發動快速攻。

祗園連忙左閃右避,猶如大海中的游魚一樣,輕鬆躲閃著傑克每一擊。或許在力量上,她可能不如傑克,但是,在輕巧方面,傑克是怎麼也趕不上祗園。

傑克看到后連續數十次攻擊被祗園躲開,不由得勃然大怒,鐮刀揮舞間,也不忘吼叫連連道:「女人,別閃躲,正面和傑克大爺硬剛啊!」

祗園充耳不聞,繼續按照她的節奏閃躲著,時不時還朝著傑克那猶如木樁般的巨大身體砍去,留下一道道傷痕。

祗園那裡被傑克給攔住后,加計連忙衝到鶴的面前,將武裝色霸氣熟練的纏繞於雙手之上,把暴然轟出。

雙拳對撞的瞬間,一股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擴散開來,整個人海面都都給影響的波濤洶湧。

一道道衝天水柱好似被點燃的連環爆竹

轟轟轟轟…

朝著四周擴散開來,蔓延數十米。

當水柱消失的那一刻,加計的對手立刻以來時更快的速度,飛快的往後飛去。

在兩人倒退之時,卡塔庫栗出現在他們倒退的路的中將,伸直手臂,張開五指,一手一個將倒退回來的夥伴給接住,聲音冷淡卻不乏關心的說道:「怎麼樣了?」

夏洛特·康特和夏洛特·卡丹茨兩人連忙摸著腦袋齊齊憨笑道:

「謝謝二哥!」x2

卡塔庫栗從自己手腕中取出名為:鼴鼠的三叉戟,望著加計聲音漸漸生冷下去道:「你準備對別人的弟弟,做些什麼?」

「看來,我們是必須一戰了!鶴參謀,你可以先離開,去往安全的地方嗎?」加計無奈的撓了撓頭,望著鶴道。

隱婚嬌妻,太撩人! 「哪怕退到大海的盡頭,也不會有安全的地方,笨蛋!」鶴語氣平淡的教訓道,將武裝色霸氣纏繞於雙手,莊重的說道:

「而且,作為海軍,怎麼可以因為對手強,而退縮呢!我們身後,可是背負著人民的期望和正義啊!」

本來心裡有些害怕的海軍,在聽到鶴的一番話,眼神漸漸堅定起來,握住武器的手也更加的穩健,不在顫抖。

正如鶴所說的一般,他們的可是冠以『正義』之名的海軍,他們怎麼可以退縮!

望著漸漸冷靜下來的海軍,加計不由得暗自自責到『自己怎麼會這麼蠢,如果,鶴參謀後退的話,那麼,其他人還會有抵抗的心思嗎?』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看到后這一幕,不由得有些不滿地說道:「看來,要費一番功夫了。舔舔!」

卡塔庫栗此刻已經不在說話,雙腳一踏間,便已衝到加計面前。

望著迎面刺來,裹夾著無與倫比狂暴力量勁風襲來的三叉戟,加計雙掌猛地一合,一記空手入白刃般,將三叉戟給死死夾住!

即便是這樣,那股強烈的勁風也吹的我加計臉上肉直打顫,好似被狠狠敲打后,顫抖不已的鼓面。

「你的職位配不上你的力量!」卡塔庫栗認真的說道。

「嘿嘿,竟然能夠得到夏洛特家族最高傑作的稱讚,,真是幸運不已啊!」加計額頭處留下一滴冷汗道。

「但是,這一場的勝利,我必須拿下來!」卡塔庫栗話音剛落,恐怖的力量通過三叉戟傳送到加計身上之時,加計臉色頓時大變,夾住三叉戟的雙手,猛地超上一推,身體猛地朝著暴退。

只見三叉戟落地后,立刻傳出「轟!!!」的一聲巨響,一個大洞出現在軍艦上。

加計不禁有些畏懼看了一眼地面大洞,嘴裡嘟囔道:「不愧是BIGMOM的孩子,力量簡直就和怪物一樣!」 在加計、祗園打的難分難解之時,菲尼克斯·安那裡,他的目標:冰雪獅王號終於出現了。

「愚蠢的大海,你們偉大的獅王回來了,喲嘻嘻嘻…..」

只見在BIG·MOM海賊團和黑梟眾人詭異的眼神中,冰雪獅王號帶著怪異的笑聲,猶如一把尖刀般撕破風平浪靜的海面,緩緩朝著眾人駛來。

望著猶如鑽石一般閃耀在陽光下的巨輪,菲尼克斯·安興奮的大聲說道:「這是何等的美麗!」

夜雨聲煩等人也真正的望著眼前的冰雪獅王號,眼裡充滿著震撼和激動,這就是他們未來的海賊船嗎?

簡直華麗的耀眼啊!

修長、誇張的流線型船體大到遠超八艘海軍戰艦加起來的大小,大的遠超所有人的想象。

或許論體型,這艘船不是最大的,但是,論華麗、耀眼、矚目度,恐怕就算是BIG·MOM海賊團的女王媽媽聖歌號亦或者莫比迪克號,甚至古蘭·泰佐洛都遠遠不如眼前的冰雪獅王號注目。

幽藍色的巨型船體,表面看上去和大海的顏色無比的相似,但卻比大海多添了一絲淺白。

而這一絲的淺白,卻多添一份虛幻,給人一種霧裡看花的朦朧感。

威嚴、霸氣的雄獅船首正在眾人的視野中,左搖右晃,跟吃了搖頭丸一樣。

冰雪獅王號的兩側有著張開的一對猶如好似黑曜石般,獸爪一般的迷你雙翼,給這一份船多添了一份可愛。

高大挺拔,晶瑩剔透的瞭望塔高高豎起,上面空無一人,似乎在告訴著眾人,它在等待人被人征服!

空蕩蕩的主桅杆沒有昔日海賊旗,似乎在表示的它是無主之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