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時間拖得越久,對他越是不利。

雖說在混沌底部走了一遭,又拜伏羲所賜他的實力有了長足的地步。

可如果有亞聖,甚至聖人親自趕來,想要順利逃回仙府就沒那麼容易了。

「噼啪!」

那寬達兩萬丈的雷翅震動之下,羅征巨大的身形輕輕一轉,準備飛遁而走。

而眾人們被羅征的氣勢所震懾,竟沒有一個人敢出手阻攔……

就在這時,唐晚爆喝一聲,「不要放他走!就算他變大了,也不過爾爾!」

這次他們唐家已損失了兩名大圓滿真神,如果還將羅征給放跑了,唐晚真不知道回去如何向唐侖交差?

然而唐晚剛剛開口說話,羅征龐大的身軀驟然邁出一步。

他揮舞著巨大的巴掌,已當頭朝著唐晚砸過來……

羅征修鍊荒神已有多時,對這巨大的身軀駕馭自如,雖說看起來龐大笨重,實際上卻靈活無比,速度之快遠遠出乎唐晚的預料。

等到唐晚反應過來時,他已無法避開羅征這一巴掌,只能將那口巨大的劍盾擋在面前。

「哐!」

唐晚的那口劍盾,在神域中也是入流的鴻蒙至寶,在羅征這一巴掌之下,頓時四分五裂。

巨大的力量透過劍盾蔓延到唐晚身上,那唐晚就如斷線風箏徑自砸入了一座山脈中……

「轟隆隆隆隆……」

唐晚徑自撞在了一座大山之上。

那座大山頃刻之間垮塌。

鬼醫墨凰:魔尊大人,別撩我! 垮塌的不止這一座大山,沿著方天域的這條邊界線呈扇形蔓延出去,一座又一座的大山開始挨個塌陷。

這一連串竟有上百座大山垮了……

倘若是其他的大圓滿真神,硬抗羅征這一巴掌,恐怕已是沒命。

唐晚在情急之下運轉厚土神道,將自身承擔的力量挪移在大山之中,算是勉強保住了一條性命。

可他現在甚至連從碎石中鑽出來的力量都沒有!

看到唐晚的下場,現場更加寂靜了。

在大圓滿真神眼中,唐晚的實力僅次於牧血蓉和東方太清,甚至比方恨少都強上一線。

唐晚都被羅征一巴掌扇的半死不活,其他大圓滿真神現在動手,豈不是與找死無疑?

海風呼啦啦的吹拂著,那些大山崩碎后,流動的海水倒灌而來發出嘩啦啦的水流聲……

就算是牧血蓉,在這一刻也閉住了嘴巴。

東方太清自遠處飛遁而來,他的臉色看上去蒼白無比。

羅征那一拳砸出來,將他砸飛了上百里之遙。

他的那隻鐵手,現在已化為原本大小,但在鐵手的手背之上,已布滿一條條細碎的裂紋,顯然羅征那一拳讓他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東方太清用複雜的眼神凝視著那龐大的身軀。

這一次圍捕羅征,還是準備不足。

儘管豪門聯盟非常重視,讓所有的大圓滿傾巢而出,可他們始終以為目標只是一名真神,修為最多也只是大圓滿境。

羅征的確只是大圓滿境,但現在的實力恐怕就連亞聖都難以與之抗衡……

他們現在一齊出手,也無法留下羅征,只會平添死傷!

眾目睽睽之下,羅征化為遁光飛馳而去。

那些大圓滿真神們都矗立在原地,同時望向東方太清,他們也想知道現在應該怎麼做。

「跟!」東方太清沉著臉擺擺手。

於是這些大圓滿真神們,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尾隨在羅征身後。

謹慎使然,這些大圓滿真神更是與羅征拉開了不小的距離,萬一這傢伙改變主意,他們也好四散而逃。

雖說他們是打不過羅征,但逃走還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於是一群大圓滿真神浩浩湯湯的跟在羅征後面,宛若保駕護航一般。

羅征在掠過華天命之際,目光悄然撇了他一眼,隨即悄然運用真元傳音道:「天命兄。」

華天命聽到這一絲真元傳音后,便是飄然而起。

真元傳音會在傳遞的過程中傳遞細微的波動,在場這些大圓滿真神都能察覺到。

為了避免其他大圓滿真神察覺,華天命刻意沖在了所有大圓滿真神的最前面,這樣他向羅征真元傳音的波動就不會為其他人所察覺,而且華天命這些年的表現,一向都是藝高人膽大。

旁人看華天命緊跟在羅征身後,也會認為華天命並不太懼怕羅征。

「羅征兄這些年不見,長足的進步已讓天命汗顏,」華天命嘴唇輕輕一動,以真元傳音說道。

「你潛伏在哪一家豪門?」羅征問道。

「東方家,」華天命道。

聽到這個答案,羅征略感意外。

他在大衍之宇中就曾聽星尾提起過,華天命有自己的宿命。

沒想到來了神域后,他果然與自己走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竟然會潛伏在東方家中……

但想到東方家,羅征的心中微微一跳。

當日他在地底與娘親相見,隨後動用靈烏修鍊之下,直接被娘親送出了神域。

娘親便是告訴他,那些聖人找到了娘親,直到現在,羅征都不知道娘親的命運幾何,她是否被東方純鈞抓走?

「你在東方家,可曾聽說過黎洛水這個人?」羅征忽然開口問道。

「黎洛水?」華天命未曾聽聞過這個陌生的名字,便是回答道:「不曾聽說過,這黎洛水是誰?」

聽到華天命的話,羅征的心境微微一沉。

他最害怕的是黎洛水直接隕落了,相比之下他寧願娘親是被東方純鈞他抓走,至少這樣羅征還有機會……

「她是我娘親,」羅征回答道。

「娘親……」華天命微微一愣。

「十年前,娘親為了救我將我強行送走了,她有可能落在東方純鈞手中,」羅征又道。

華天命的目光微微一閃,沉吟了一下才說道:「這些年,我很得東方純鈞的器重,可以隨意進出東方家浮島的任何地方,除了浮島後殿,我倒是聽東方家一位亞聖抱怨過純鈞大聖沉溺於女色,這些年不思進取……」

收到華天命的真元傳音后,羅征的眼睛驟然一亮。 「沉迷女色是什麼意思?」羅征急忙又問道。

「據傳是純鈞大聖迷戀上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就被安置在後殿,這些年來還屢次為她進入時間海,尋覓她原來的身軀,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否就是你的娘親,」華天命回答道。

「尋找身軀……」

羅征的心輕輕一跳,彷彿有一塊石頭落了地,心底深處傳來一股安心的感覺。

這樣說起來,這個女人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娘親了,她果然沒有死,而且東方純鈞還在幫她尋找身軀……

不管怎麼樣,終究沒有隕落……

華天命從羅征的沉默中察覺出異樣,隨即問道:「那個女人不會就是你的娘親吧?」

「應該就是了,」羅征回答道。

這一次輪到華天命驚詫了。

羅征的父親羅霄與牧海極乃是死敵,而華天命這些年也逐漸了解到真相,當初發動寰宇戰爭的牧海極,也不過是東方純鈞的打手而已,也就是說羅霄真正的仇敵,乃是以東方純鈞為首的豪門聯盟。

那羅征的娘親黎洛水是怎麼回事,怎麼東方純鈞又如此痴迷?

華天命也是倍感混亂……

現在羅征自然沒機會向華天命解釋太多,在他的前方數十里便是三個大域的交匯處,一旦從方天域和海皿域中脫離,他就會再度嘗試大挪移。

就在這時,東方太清再度開口向其他大圓滿真神真元傳音,「諸位,羅征進入蛇靈域后肯定會施展大挪移逃遁!蛇靈域中不禁空間挪移,我想再嘗試一次!」@^^$

就這樣眼睜睜的放羅征離開,所有人都非常不甘。

「怎麼嘗試?這傢伙實力比我們強一大截,他不來殺我們都是謝天謝地了,」一名大圓滿真神無奈的說道。

其他的大圓滿真神也都是一臉悻悻然,幾十名豪門的大圓滿真神竟被羅征一人所震懾,這實在是太丟人了,可看著那數千丈高的龐然大物,又有誰敢掠其鋒芒?

東方太清淡淡一笑,忽然問道,「他除了這幅身軀,真的比我們強那麼多嗎?若是此地的空間沒有被封禁,你們還怕他么?」

聽到這話,那些大圓滿真神眼睛都是微微一亮……!$*!

「對,他只是肉身強悍罷了,依靠的是極為強大的力量!」

「如果不是空間封禁,他休想碰到我!」

「說到底他還是一名大圓滿真神,並不是亞聖……」

實力層次越高,力量的作用就越不顯著。

到了聖人這個階段,都是施展大神通,鮮有純粹的力量較量,關鍵原因是很難將力量傾瀉到對方身上。

羅征的荒神之體的確是厲害,可一旦進入蛇靈域后,威脅就大幅度下降,誰會傻乎乎的站在那裡讓羅征砸?

屆時他們這些大圓滿真神不斷挪移之下,羅征必然不是對手!

「可羅征進入蛇靈域后也會施展大挪移,想要留下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牧血蓉淡淡的說道。

東方太清淡淡一笑,「好說,我將浮土鍾帶來了。」

聽到浮土鍾三個字,所有的大圓滿真神眼中都是光芒一閃。

這浮土鍾是一件空間法寶,整個神域中也只有這一件。

此鍾為空間神道的道碑下方的浮土所造,這些浮土無數年來堆積在空間神道的道碑下方,受到道蘊浸染之下,變得極為有靈性,固然用此土打造的空間法寶也是非凡的存在。

不過這些浮土被挖掘之後,空間神道的道碑一直都是懸空而立,這種材料也算是絕了,後人無法複製出第二件浮土鍾。

若是運用浮土鍾將羅征籠罩后,一樣能斷絕他大挪移的能力,屆時羅征就算實力再強,在眾人面前也是待宰的羔羊。

那些大圓滿真神們原本低落的士氣又漸漸高昂起來。

替身狂妃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東方太清的真元傳音的同時,華天命已將他們的打算原封不動「傳」給了羅征!

「祭出這浮土鍾也會觸動空間法則,招致統御石板的懲罰,所以東方太清會在進入蛇靈界后動用,」華天命低聲說道。

「我明白了,」羅征冷冷一笑,現在蛇靈界只有一步之遙,他自然不會傻乎乎的等東方太清祭出這法寶,隨即他對華天命說道:「若你能找到其他道子,還請他們前往瀧漩森林的仙府中來找我!天命兄,後會有期!」

話音一落,羅征竟驟然一個轉身。

在沒有任何徵兆之下,羅征那隻寬達一百多丈的巨手,就朝著東方太清拍了過去!

東方太清正盤算著祭出浮土鐘的時間呢,而其他的大圓滿真神也是蓄勢待發。

一旦羅征被浮土鍾禁錮了空間,他們就會再度出手……

萬萬沒想到羅征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會突然向東方太清發難!

「呼呼……」

看著羅征這一巴掌,東方太清的臉色也是大變。

方才他全力以赴之下與羅征對上一拳,他的那隻鐵手都瀕臨破碎,倘若自己被這一巴掌拍的結實了,後果可想而知!

他可不像唐晚那般修鍊厚土神道,能將自身所承的力量傳遞給大地!

「咻!」

咬牙之下,東方太清全力朝著下方猛然一沉。

羅征那巨大的手掌徑自從東方太清的頭頂掠過,這一巴掌帶起的狂風如同一條條鞭子,抽打在東方太清的頭頂,讓他的頭皮生疼。

一巴掌將東方太清避開之後,羅征背後巨大的雷翅猛然一閃。

「噼啪!」

羅征整個人已搶先一步踏入蛇靈界,扭過頭來朝著眾人微微一笑,整個人就開始不斷地縮小……

而在縮小的同時,他已施展大挪移構築出一條空間通道,隨即就消失在眾人眼中。

「追!」

「他只是大圓滿,憑藉大挪移跑不遠!」

「還有機會抓他!」

反應過來的大圓滿真神們也迅速跨入蛇靈界中,各自施展大挪移。

而羅征在施展大挪移的同時,「艮」字令已取在了手中,從空間通道中鑽出來的瞬間,他已將「艮」字令激活,而這「艮」字令再度構築出一條通向仙府的空間通道。

沒有絲毫的猶豫,羅征就鑽入了這條空間通道。 蛇靈域的這些大圓滿真神們不斷地大挪移,同時擴散出自身的神識,想要將羅征找出來。

可哪裡還有他的蹤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