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晚上,高揚到了楓葉網吧,找到光頭強,具體瞭解了一些東哥陳東的信息。知道陳東正常盤踞在東郊區的一間叫做百度的酒吧內。

孫彪三人也要去,高揚不讓。光頭強也要帶領十幾個手下前去助威,高揚說不用。

高揚要單槍匹馬一個人殺過去!

對於這樣的小混混,高揚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在重生前當特工的八年間,不知道經歷過多少出生入死的案件,殺的人也不少,都是些該死的通緝犯或間諜。

…………

百度酒吧。

東郊只是龍城的郊區,地理位置很偏,不算很繁榮,但是這裏的工廠多,所以外來打工的人口就多。

因此,一些娛樂場所每天晚上都爆滿。

此時,晚上十點鐘,正是百度酒吧最熱鬧最**的時刻。

百度酒吧的舞臺上,一隻三流樂隊正在嘶吼不知名的搖滾歌曲:“復仇吧!復仇…………”

高揚走進百度酒吧,就聽到這首音樂,莞爾一笑,覺得這首歌曲很應景啊!很符合自己此時的心聲,也符合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高揚來到吧檯,吧檯內一名服務生問道:“東哥在嗎?”

服務生警惕地道:“你找東哥幹什麼?”

高揚小聲道:“我是來給東哥交保護費的。”

服務生這才鄙視道:“哦,去吧,在二樓的一號包廂!”

陳東,我今天就讓你躺在一號包廂!高揚心中暗暗道。

百度酒吧,一號包廂內。

陳東正領着幾名得力手下,左擁右抱,喝着紅酒。

最近陳東勢力發展很快,已經搶了不少光頭強的地盤。

一名手下道:“東哥,那個光頭強也沒有什麼本事,聽說被幾個學生給捅傷了。”

另一名道:“多虧他受傷,我們東哥才能迅速發展壯大!”

剛說完,這名手下就被邊上的一人削了後腦,這人罵道:“三毛,你怎麼說話的,光頭強就算不受傷,我們東哥照樣越來越強,懂吧?”

三毛連聲道:“對不起啊,我說錯話了,飛哥!”

這個飛哥叫陳飛,是東哥的親堂兄弟,也是東哥的左膀右臂。打架也很厲害,是東哥這幫人的二號人物。

這時,陳東笑道:“兄弟們,你們說東郊這巴掌大的地方怎麼能容許兩個光頭存在呢?”

原來這個陳東也是個光頭,陳東幽默自嘲頓時引起手下一陣大笑。

接着,陳東嚴肅道:“你們聽着,以後,不僅網吧、酒吧我們要管,就是路邊的小攤小販也要管,不交錢的,給我砸,就像上午那個修車的老頭,不識擡舉,一個月讓他上繳二百塊都不給,以後其實小攤小販不老實的,就是他的下場!”

陳東剛說完,包廂門響了。有人敲門!

“進來!”

高揚走進包廂,一眼就看見坐在正中央一手摟一個美女的陳東。

剛剛在包廂外,高揚聽得很真切,就是這個陳東打了自己的老爸。

“你是什麼人?”陳飛道。

“我是那個修車攤的兒子,我是來交保護費的。”高揚收起自己充滿怒火的怒光,假裝唯唯諾諾很害怕的樣子道。

“算你懂事,只要交了錢,有什麼罩着你老爸的修車攤,什麼事都沒有了!”一個參加上午敲詐打砸的手下惡狠狠道。

“還有,我代我老爸給東哥陪個不是,我敬東哥一杯!”高揚說完拿起桌上的一瓶紅酒道。

“媽b的,你也配給我們東哥敬酒,把錢拿出來抓緊滾蛋!”又是剛剛那個手下。

高揚本來的目標是陳東,可是這個傢伙太讓人生厭了。

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高揚突然望向這名手下罵道:“我滾你媽呀!”說完掄起酒瓶就砸在他的頭上,這名手下頓時血流如柱,驚恐地捂着自己的腦門哀號起來。

這下變故突生,東哥這幫人反應未及,等他們反應過來時,高揚已經一人一腳將陳飛、三毛之流踢翻在地哀號。

東哥愣在沙發上,看起來很鎮靜。他身旁的兩個美女此時已經嚇得花容失色,瑟瑟發抖。這兩個美女也是明白人,看見高揚一步一步走到東哥面前,趕緊移開東哥的豬手,躲得遠遠的,免得殃及池魚啊,這個道理誰都懂。

高揚甩手就給陳東一個大嘴巴子,抽得陳東嘴角流血。陳東知道對方來者不善,沒有敢反抗。

高揚一腳踏在陳東的胸口,從小腿上抽出匕首,怒道:“老子今天就結果了你,你這個人渣,除了欺凌弱小,還能幹什麼!”

陳東咧嘴一笑:“栽在你手裏,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陳東出來混,早就知道遲早要還的。”

高揚道:“我問你,修車攤是不是砸的?我老爸是不是你打傷的?”

陳東道:“是,我承認!”

高揚笑道:“好!”聲音未落,從身後的茶几上摸起一個酒瓶“啪”的砸在陳東的頭上,陳東的光頭頓時鮮血淋漓,顯得異常恐怖。

陳東沒有像手下的一樣哀號,他畢竟是個老大,起碼有個老大的樣子。

突然,陳東的眼裏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

高揚剎那間感覺不對勁,這個陳東自打自己進來,就沒有動過身體,對自己表面上有點害怕,但是更多的是有恃無恐。

到底是什麼讓着合格陳東如此呢?

現在,高揚明白了!

因爲,陳東已經用什麼東西指在了自己的腹部!

高揚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把手槍!

一把可以秒秒鐘奪人性命的手槍!

只聽陳東囂張笑了起來,腦門的鮮血流在他的臉上,他的笑容顯得更加恐怖更加猙獰!

陳東慢慢站了起來,喝道:“你狂啊,你再狂啊!能打了不起嗎?” 拿着匕首的高揚突然間被陳東持槍制住,這出乎高揚的預料。高揚看着陳東猙獰可怖的面孔,想到了狗急也可以跳牆。

但是陳東不知道的是,高揚不僅很能打,而且是玩槍成長起來的!

他完全低估了高揚的實力,以爲一把手槍就可以制住高揚!

陳東錯了!

高揚提着匕首笑道:“你狠!”話音未落,高揚的左手已經握住了手槍,陳東沒有想到高揚竟然敢空手奪槍,情急之下扳動了扣機,哪知高揚的手指已經抵住了扳機,陳東想動動不了。

而高揚右手舉起的匕首已經狠狠的劈了下來,劈向陳東的左手臂!

一聲慘叫!

異常悽慘的叫聲!

頓時傳遍了百度酒吧!

陳東的左臂已經生生的悲高揚劈斷,躺在沙發上痛苦的哀號!

而那把手槍,高揚撿了起來,秒秒鐘將之拆了,一把手槍頓時變爲幾塊廢鐵。

高揚收起匕首,大踏步走出了一號包廂!

猶如上海灘裏的發哥一樣瀟灑豪邁!

…………

不久後的幾天,東郊的勢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因爲光頭強帶領人馬迅速搶佔了各個地盤。

事情並沒有就這樣完,一個再正常的不過的日子,天氣非常晴朗,給深秋的龍城帶來明媚的風光。東郊派出所的一羣警察衝進東郊中學,將高揚帶走,罪名是故意傷害罪。

高揚被抓,急壞了高加餘和王秀蘭夫婦,他們四處託人找關係,想把兒子弄出來,不惜把準備給高揚以後娶媳婦的幾萬塊錢也取了出來,說什麼也要把兒子保出來。

高加餘實在想不明白高揚平時斯斯文文,老實巴交的,怎麼會把人家的膀子給砍斷了呢?高加餘後來知道了前因後果,知道兒子是爲了自己纔去報仇的,心中更是悲痛不已。孩子現在大了,再也猜不透他的心思了。

高揚之所以被抓,是因爲陳東是東郊派出所副所長黃秋風的表弟,難怪這個陳東剛到東郊,便可以如魚得水,迅速發展自己的勢力,原來背後有後臺撐腰。

高揚一到派出所,就明白了這層關係,一個辦案民警有意無意的將黃秋風跟陳東的關係告訴了高揚,看樣子,這個叫李浩的年輕民警並不對付黃秋風。

到了派出所,高揚想起了那個貌美胸大的麻辣小女警,四處張望了一下,沒有看見。

那個黃秋風見李浩磨磨蹭蹭,訓斥道:“李浩,抓緊審問,玩了直接關到三號房。”

李浩應聲答應,心想不就傷了你表弟嗎,有必要將一箇中學生關到只關重大刑事罪犯刑拘房。

記錄完畢,李浩無奈只有將高揚送往三號房,突然,一個靚麗的身影跑了過來。

正是小女警唐羽!

唐羽得意的走到高揚面前,用一種終於逮到你的囂張口吻道:“呵呵,你終於落到姑奶奶我的手裏了!”

而且露出一種獵人獵到獵物時,特有的興奮。而高揚從唐羽的眼神卻看出自己將要被非禮、虐待的感覺。

高揚不忘調侃道:“美女,我們又見面了!”

李浩道:“唐羽警官,審訊結束了,我要送他進三號房了。”

唐羽笑一把奪過李浩的審訊記錄,道:“這個人的情況畢竟嚴重,由我重新審理一遍。”

李浩道:“唐羽,這樣不好吧,黃所怪罪下來你擔着啊?”

唐羽道:“有什麼事找我。”

說完,硬將高揚拉到一個專門的審訊室。

關上審訊室的門,唐羽頓時本性畢露,笑道:“我以爲你永遠不犯事呢,可是你這樣的小混混怎麼可能不違法亂紀呢?所以我那天說過,你千萬別栽在我的手裏,不然有你好受的!這才幾天哪,老天就把你送到我的手裏!”

唐羽說完不知道從哪裏變出一根警棍來,笑吟吟地逼近高揚…………

高揚想不到這個小女警唐羽是個有仇必報的角色,而且有點變態的感覺,不免緊張道:“你想幹什麼?你不能毆打犯人,我會告你的。”

唐羽道:“我不會打你,也不會罵你,我只會揍你!”

唐羽掄起警棍就打向高揚,高揚當然不會坐以待斃,輕輕一閃,唐羽撲了個空。唐羽繼續追打,高揚圍着審訊桌繼續逃跑。

唐羽愣是連高揚的衣服也沒有打着。

唐羽突然扔下警棍,道:“好了,我不追你了,你也不要跑。你給我做好了!”

高揚又回到原地,唐羽忽然變得溫柔起來,只見他先拿掉自己警帽,一頭中性發型顯得尤爲嬌俏。高揚不明白這個女警又想幹什麼?只能靜觀態變。

唐羽接着又解開了警服領口的鈕釦,露出潔白如藕的粉頸,高揚被唐羽這個動作嚇得不禁長大了嘴巴,睜大了眼睛。

難道她要用美人計?沒有必要吧?

Leave a Comment